转标题: :狗日的这个时代行贿从小学开始!

有你的日子好 收藏 1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标题: 突然想骂人:狗日的这个时代行贿从小学开始!


标题: 突然想骂人:狗日的这个时代行贿从小学开始!


--------------------------------------------------------------------------------


昨天去听儿子老师上公开课,进校门时,蓦然看到一副横幅——“怀着感恩的心情去工作,去学习,去生活。”不自禁地突然竟有了些许感动。终于没见着“五讲四美三热爱”式的标语了。可见这时代终归还是在进步吧!有意识无意识地人们还是有点想要回归作为人类的原初情怀吧。走进教室,发现诸如“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一类从我的小学开始就几十年如一日未曾改变的标语。时代又似乎仍在陈腐与新生之间徘徊徬徨!


课程结合多媒体形式进行,基本按照素质教育的要求,遵从了生动活泼、形式多样的原则!课堂上我多少看到些媒体上介绍的美国课堂上的情景:教学相长,师生互动,同学相戏。看起来素质教育基本的技巧并不复杂,我们也并非不能掌握。素质教育是什么?按照我对素质教育的理解,素质教育的核心就是:知识的掌握以调动学生的内在兴趣为动力为途径,教育是纯粹的知识和做人的理念传输而拒绝功利!当教育做到这一点时我想我们就是素质教育了。


而我们具备这一条件了吗?我想大家不要和我一样被我所看到的这光鲜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我想说句官样的话:素质教育,任重而道远!前几日正想写篇:老师,你为何如此功利?为什么要把学生当作一件车床上的工业产品,而不把他作为一件艺术家手中的艺术品呢?拖到今天便又一起来思考了。本来艺术品的雕琢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而车间工人的流水线作业又是多么枯燥?但我们的社会我们的老师们乃至为数不少的家长却宁愿把我们的学校变成一个巨大的产品加工厂!


公开课是公开给领导、公开给家长们看的,当公开一经结束,一切又将回到我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功利的填鸭式的教育。这是儿子家长会时老师跟我们这些家长说的:“说虽然说现在是素质教育,可临到升学、高考时,分数就告诉大家这才是硬指标,大家还得围绕那根看不见的指挥棒转的。”前几日儿子又被留下来了,原因是作业忘带了,老师要求重做一遍。我去接儿子时正听见老师在对一个学生吼:“你干啥呢?一类字二类字都分不清。”呵呵,我这把年纪也分不清这玩意儿啦!儿子的老师是乡镇初中才进县城教小学的,经验并不足,因此有些吃力,儿子也常回来说:“老师经常冒火!”看来这素质教育在中国至少有两个方面入不了道的:


一个是社会层面:我们的教育还在承受着太多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附加于我们学校教育中的功利内容还那样沉重。从我小时候“穿皮鞋草鞋”之分水岭到现在就业市场学历的入场券功能无不如此。人才招聘,公务员考试动辄本科以上的硬件指标都刺激着大家的神经,没有人敢放下的这个生存的压力加剧着大家对教育的功利渴望,也促使大家和素质教育越走越远。研究生沦为扫厕之人,北大学子无奈操刀屠猪,遍街兜售古老的冰糖葫芦,这无不是现代版的黑色幽默。也扼杀着素质教育滋生的土壤。每个学校,每个老师,还有太多的家长都在这个功利的内容的压迫下屈服着,挣扎着。学校予老师的考核只有分数,家长予老师的期盼也只有分数。


另一个层面则是时代的沦丧,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现在的师生已基本背离了最基本的人伦。老师之所以能调进城里来,表面上看当然是公开招聘来的,但背后的隐情却是县城里流传的公开的秘密:老师入城三到五万的价码。我不想否认这个公开的秘密,因为我的职业就是处于反贪污贿赂的第二线的。如此惨重的代价下叫他们如何去作想?私下听人说:县城里的某小学“名校”老师年礼金收入过万,也有熟人私下告诉我想方设法进城也是冲此而来的,还有朋友不无自豪地说娃娃当学习委员了,原因是过年去跟老师下了个大礼。可见所言不假!


这次听儿子老师的公开课老实说我是受了些刺激的,儿子受关注的渴望似乎在受到伤害,他似乎象他的父亲一样保持了那种拘谨和敏感,他的自信心似乎在受到伤害。儿子的座位也调在最后一排了,而他读书要稍早些,他的个头是不应该排在后面的。我想保持宽容,因为不宽容便是对自我的折磨。我因此没有太发愤激之词。但我儿不是我,他的幸福是我这个无德无能的父亲的责任,我不想他受到伤害。因此我有些愤怒,而我压制着自己的这种愤怒。我和学校里我的小学老师——儿子他的姑婆谈了我的想法,她说她可以和老师协调一下座位的事,不过同进告诫我不要太敏感,不要把我幼年时的沧桑和忧患主观地加到儿子的学习和生活中去。于是我便平和了不少。但我关注的不只是我这犬子,还有这该死的教育!我曾对老师说过:对于孩子我想我保持着平常心,希望大家都保持那平常心吧。不过天知道我这平常心会不会伤害老师的自尊心啦?和当小学老师的同学交流这事时,他说:“说明你和老师协调勾兑不够嘛!”然后又挽回一句:“只是我的理解哈!”和儿子姑婆说时,她说没有必要,她说她会去协调!便不知所措了!如果说因为医德的败坏,出于对医生的恐惧,我慢慢地学习着增加着自己最基本的医学知识,充当了儿子的家庭医生。儿子长这么大少于上医院,从未打过针输过液,多半就是拜医生所赐吧。那么基于师德的败坏,面对教育这样一个如此浩大的工程我就实在无力承担下来了。


写着写着,写到这里时,心中那以暴易暴,以恶抗恶式的欲念便又在开始杀气腾腾起来!教我如何去回归?教我如何去忏悔?教我如何弃恶从善?那校园挂着的“怀着感恩的心情去工作,去学习,去生活”原来竟又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东西,所谓素质教育竟又是大中华与国际接轨的其它的一切一样不可徒具其形而已!


昨晚失眠得厉害,今晨起来头痛欲裂,突然便想骂人:这狗日的社会:行贿,从小学开始!***,这狗日的时代!



(本站声明:以上文章和观点仅供学术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站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