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女人香(转)

fdqlx 收藏 38 798
导读:危险女人香(转)

我的快乐搭档

“勇子,咱们去接老板吧,今天九点半开会。”我推开司机班办公室的门,一股顶鼻子的脚臭--大勇脱了鞋,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指间还燃着一截寸把长的烟,烟灰掉在地上,散了一片。

这就是司机班的办公室,不太大,但是有一张床。公司老板还是很体贴下属的,觉得他们一定要休息好才能够保证驾驶的安全,特意给他们配了张床在办公室。不过,勇子今天并没有在床上大睡,他总说,要睡就得好好睡,最讨厌刚睡着就被叫醒了。

他的脸冲着太阳,脸上泛起一层油光,看起来很是健康。他眉毛挑了挑,并未睁开眼睛,摇着头道:“秦秘书,得等老板来电话才能接,要不咱们去了也是挨骂……”他这样一副官腔十足神态和腔调让我想起宫里的太监。

“嗯,他来电话了。你就别动啊,一会儿迟了你就等挨骂吧。”我故意提高声音,好让隔壁人事部的经理常姐听见。勇子是老板的专职司机,在司机班里算是头头儿,可谓“一人之下”,所以大家都叫他班长。一般来说,奴才的地位是取决于主子的,当老板的司机自然不能和其他的几个打杂的司机同日而语。可是,奇怪的是,除了老板,他还特听常姐的话,大概因为常姐是人事部的头儿,管着他的奖金发放吧。在我们眼里,常姐就是公司的二老板。

勇子猪一样挪动了一下身子,又狠狠抽了一口烟,捻灭了烟蒂,道:“秦妹妹,小声点儿,常姐在那屋呢。”说着笑了笑,起身,把头发挠了两把,穿上鞋,那不愉快的味道忽悠了一下,仿佛弱了很多。

勇子不帅,不高,但是身材挺厚实,穿着也利索,感觉很可爱。他总是穿深色的衬衣,说,跟着老板混,得穿深色的才能显派。今天穿了一件赭红色衬衣,显得皮肤很白净,增添了几分帅气。一双黑皮鞋,从来都是一尘不染。只是每次他脱了鞋,就是让人恶心的臭味儿。幸好司机班都是男人,估计他们同类之间不会互相轻视。

他把手机揣进裤兜里,顺便提了提裤子,一指皮带:“怎么样,最新款的LV皮带。”

“一边儿去吧,假的。”我笑。

“说着了,六十块。”

“不值。”

我把手包又检查了一遍,手机,电话本,工作记录,早晨收到的香港那边来的传真和公司日报表,一样也不少。每天早晨接老板来公司,已经是我的一项工作内容。他会在吃早饭的时候,顺便问问我公司的情况和一天的安排,而我,必须要迅速、准确地做出回答,否则,就是工作失误。他最关心的,就是每天下午他走后,财务经理下班前给我的公司资金日报表。为了装这么多的东西,我特意换了一个大点儿的浅粉色包,夏天嘛,配什么衣服也合适。

今天就是。因为开会,我穿了一套乳白色的西裙,施了脂粉。大夏天的,怕汗水冲掉粉底,还特意买的所谓防汗的。可是,无论什么粉底都经不住汗水的冲刷,所以这几天我都是到了公司才化妆。这样,有公司的冷气,就好多了。

勇子乜斜着眼睛看我半天,说:“秦秘书,今天漂亮呀。”

我脸一热,道:“今天不是开会嘛。”

勇子开了深红色的道奇。我们亲切地叫它子弹头儿,真皮的椅子也舒服。我尤其喜欢副驾位,有带灯的镜子,可以照一路。这辆车是每天接送老板的专车,行在路上不夸张,却也不掉架儿,提速很快,满好。

一路上,上班人们的脸上行色匆匆。正是高峰时候,每个路口都堵了一群一群的人。再好的车,也不能从人们的肩膀上飞过去,勇子把喇叭按得山响,也无济于事。

“勇子,绕道走吧,赶时间要紧。万一晚了,你知道老板的脾气。”

老板骂人在公司是出了名的。任何的一点点错误,都有可能招致一顿惨骂。有些人受不了,辞职走了,因此公司人员流动很快。但是,可以,你走自然会有人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高薪之下都是人才。我来这个公司也是盯上了这工资。谁不爱钱啊,钱是很可爱的东西,只要你爱它,它就爱你。它可比男人听话多了,也比爱情好找多了。再说,公司的工作环境也是一流的。来面试那天,我就惊诧于公司设施的豪华。那么,在如此优越的条件下,老板爱骂人仿佛就不是一件坏事了。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家长作风”或者是“家族式管理方法”;再深刻一点,那是老板的个性,是一个成功商人不可或缺的素质。

然而,内心深处,我还是很怕挨骂的。毕竟,女孩儿的脸皮儿薄嘛。我于是买来很多有关心理分析和察言观色的书籍,来作为对付老板的武器。好在来公司一周了,还没有挨过骂,甚至老板连过硬的话也不曾说,每次见了我,都是笑眯眯的,以至于,让我觉得那笑不都是虚伪的了。

但是今天的会议,是我来这个公司以来第一次参加的全体会议。昨天常姐就说了,这个会议很重要,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我才格外上心。当然,我来这里做秘书不是没有目的的。我知道,在这个城市做地产商,必须在政治上有雄厚的关系才可以做大、做好。那么当老板的秘书,每天在老板身边做事,自然和领导们的接触就相对多一些。和他们混熟了,若能遇到一两个有良心的,我就有可能找到一份更有保障的工作。毕竟自己年龄也大了,也要为以后成家做打算了。

车拐上一条小路,人也不那么多了,只是从倒车镜可以看见后面扬起了一路的尘沙。

我在心里把所有有关会议准备的事情又过了一遍:临走的时候,已经沏好了铁观音,等老板来的时候该不会太烫了;会议室的卫生我检查过了,摆上了一束花,花是早晨花店送来的,新鲜;所有的部门经理我一个个地打电话又通知了一遍,尤其是销售部和项目规划部的两位经理,因为今天会议的大部分内容就是有关这两个部门的。再,就没什么了吧……九点半,九点半会议准时开始,现在八点二十分,再有七、八分钟,就可以到老板的别墅了,他吃饭二十分钟,返回二十分钟,或者再耽误十分钟,不会晚,应该不会晚。

子弹头的制冷很好。可是,不知不觉的,我的鼻尖微微冒出了汗。







“勇子,再开快点儿。”我不由催道。

车微微加了速,却越发颠簸了。这条路是城市里遗留下来的某个村子的路,年久失修,许多地方的沥青都像时间久了些的指甲油一般,一块块地脱落,露出黄色的地皮和白色的尘土。路边炸油条的棚子底下,有人在“呼噜噜”地端着一碗豆腐脑儿喝。路过的瞬间,我看见漂在上面的几叶绿色的菜。

自从房地产经济热起来以后,这些城市中的村落成为了开发商的必争之地。因为几乎它们都位于城市中心,属于不可多得的黄金地段。而随着城市的发展,这些村落越来越少了,当然价格也越来越高。既然暂时不搬迁,那些村民们也自行搞着“市场经济”:把临街的房间开个门到街上,就可以作门脸儿了,能租到很好的价格,无论你是理发还是开饺子馆,没人管。或者干脆让下岗的自家人开间杂货店,坐着就来钱,何乐而不为?因此,一路看来,小小的店面比比皆是。至于卫生嘛,就不必理会了。以前面向黄土背朝天、喝碗水水底都是泥沙的日子也是有过,也没见死人。

“妈的,这么脏,回去还得洗车。”勇子骂道,“要不是为了赶时间,打死我也不走这条路!”

“行了,你没看见人家还你扬起来的土里在吃早饭啊。”

柳暗花明。车再一拐,展现在眼前的就是一大片新开发的别墅住宅,自动大门,门口还是那个和蔼的老头儿。老头儿看见我们的车,挥了挥手,于是,自动门上面的红色灯一闪一闪地亮着,门,慢慢打开了。

车行在这样的路上才让人舒服。听着车胎和地面微微的摩擦声,看着车缓缓绕过门口的假山喷水造景,然后静静地行在栽满了梧桐树的路上,心里别提多爽快了。洒满了绿茵的路的两边,是一座座颜色鲜艳、式样新颖的别墅,其中许多家已经住了人,停了各式高级的轿车。

小区绿化也很好,见不到土面。尽管风沙大,可是这里一律是碧油油的草地,仿佛连空气也染绿了。草地上雾蒙蒙地喷着水,一株株美丽的蝴蝶兰,五颜六色的,飞得煞是好看。小区很大,跨越了一条河,于是临河便建了几座高层,也因了河景,这高层的价格一点儿也不比别墅的价格便宜。成功的商人啊,永远比消费者多走出一步的棋。

不久,车就停了。

这是一座有着前后两处院落的房子,院子周围用铁栅栏围起,里面种着美人蕉。房子颜色古朴,门口有几级光滑的石头阶梯,阶梯上面雕着简单大气的花纹,让人联想起皇帝的御阶。后院搭着丝瓜棚,绿蓬蓬的叶子下面,垂着大大小小的丝瓜,一霎的阴凉。丝瓜棚下面,有一张石头桌子、几个石头墩子,和一把竹椅。老板喜欢坐在竹椅上细细地品茶,当然,屁股底下一定要垫上从美国带回来的、具有按摩功能的垫子,以消除一天的疲惫。

车,停在门口“嘀”了几声,就见小保姆推门跑下了石阶,把大门打开,迎了出来。她操着川音普通话和我打招呼:“今天早,老板还没起床。”

“还没起床?”我下了车,心里有些不大高兴——他明明知道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并且也打电话让我们来接的,可是……我的脚步不由带了些踌躇。

这房子我来了一周了,可是依然每天都有新的发现。我站在客厅中央的酱红色羊毛提花地毯上,感受着脚底柔软而有弹性的质地,再次四处打量。

客厅摆设并不张扬,充满了雄浑古朴的味道。墙壁上悬着一大副的国画:一片竹林,一轮明月,一个长衫长髯男子,弹琴望月。右上角提着王维的“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王维被苏轼称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看来一点也不假。我想,王维的画意该比诗情更出色才对,因为若没有这样一颗平静归隐的心,定然写不出来如此明透清幽的句子的。可是,对于他的画,我知道得甚少,只听说他有一部墨笔画,叫做“雪溪图”,却从未见过。在画的正下方,是一张巨大的紫檀桌,上面摆着一座石头盆景,里面小桥流水、绿苔峭壁栩栩如生。盆景边上是一方崭新的大砚台和笔架,笔架上悬着雪白的、不同规格的毛笔。桌子两边则是两把仿古交椅,上面铺着用黄色和蓝色的绸缎织成的垫子。墙角摆了一个高高的紫檀花架,上面摆着一棵造型别致的小松树。另一面墙上,裱着一幅字,上面写着“禅趣”,和那幅国画交相呼应,笔力遒劲。据说是不远处一座寺庙的一位有道高僧的笔墨。字的下面,端端正正的,是一座佛龛,金色的香炉里面的灰是冷的--看来老板的确没有起床,否则他第一件事应该是给佛上香。

我正看着,忽然楼梯那边传来了脚步声。抬头,竟然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

这个女人看起来大不了我几岁,刚刚起身的样子,穿一件丝质绣花分体睡衣,看起来腰身纤细。陶瓷烫的头发披散着,脸上没有脂粉,皮肤白净。她的眼睛有些浮肿,眼神却干净凌厉。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彭小姐”了吧,我想。

“彭小姐早。”勇子起身招呼。女人扫了勇子一眼,微微笑着点点头,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这女人的假笑很专业,我想。

“新来的秘书,秦姗。”勇子介绍。

女人盯了我几秒,也微微笑了笑,算招呼过,然后对小保姆说:“老板要吃药,把水送上去。”说罢,到饭厅开始吃摆好的早餐:一份水果,一杯牛奶,一小方蛋糕。

前几天来接老板的时候,都比这时间晚些,彭小姐大概已经去上班了,因此也无缘一见。公司上下没有不知道她的,我虽然只来了一周,却也略知一二。彭小姐在公司内的口碑还算不错,都说她为人谦和、清心寡欲。我想大概是因为她和老板的特殊关系、众人不敢触犯这个老板背后的老板,才只议论她的长处吧。

彭小姐出身不错,父亲是当地一家银行的行长,最早她在银行上班。那时侯,老板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做房地产,打算开工建第一期工程,缺少资金,就求到她的父亲头上,也就和彭小姐认识了。再后来,她就被老板收编到麾下,做了地道的“二奶”。可是彭小姐是有“理想”的,她既要金钱也要事业。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是银行的一个普通小职员,但是她一直不肯辞职。至于彭行长究竟为什么赔了女儿又赔钱,我就不得而知了。

在我的印象中,二奶应该是年轻漂亮的,是泼辣机灵的,要不怎么去和正室争宠呢?加上老板也算是个有钱的老年人,见多识广,那么彭小姐自然是美艳非常了。可是今天一见,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她也不过如此嘛。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