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他的黑色》中篇小说

xc198716 收藏 0 87
导读:《恋上他的黑色》中篇小说

我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

我的父母有和没有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他们长期在国外工作的关系,所以一年能见他们一个星期就已经很不错了。

从5岁后,我的生活就是和婆婆度过的(大家别误会,这里的“婆婆”是指外婆-_-),所以我跟我父母也就没什么感情喽。

爷爷(就是外公)走的早,就剩下我和婆婆‘相依为命’。也正因为如此,从小我就很独立自主。


我和婆婆住在我们小区的“花园洋房”,也就是所谓的“贵人区”。

这里是我父母在我14岁那年回国的时候买的。原本他们说是要买别墅的,但我从小就很怕蛐蛐、蜜蜂之类的小昆仲,和老鼠、壁虎之类的小生物。一楼通常是这些小家伙们经常出没的地方,而别墅,不可能没有一楼-_-^。

没办法,为了不再让我一天到晚看见那些小家伙而‘担惊受怕’,他们就买了一间一共300平米的复式房。4室2厅4卫的大房子(工人房除外。这里的工人是指保姆、佣人之类的人-_-)。

婆婆一间、我一间、爸爸妈妈一间(当然,他们在房间几乎没住过几天)。有一间稍小一点且没有卫生间的房间我把它当成书房了,里面放着我的宝物——书和电脑。


婆婆一直很疼我,所以我的童年并不缺少爱,也不孤独,而且很幸福。

因为婆婆的爱,我的个性没有扭曲。我是一个拥有乐观、积极、热情性格的水瓶座女孩。当然,偶尔也会小伤感一下……-_-^

我以为这样的幸福、快乐的生活(和婆婆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幸福、快乐的)可以过一辈子,可是……

婆婆在我初三下半学期,开学刚1个月的时候,因为不小心摔到,而去了另一个世界——天堂。

还记得我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就急匆匆的从学校赶到医院。

一路上我都默默祈祷着,希望上帝保佑婆婆没事……

可是一走进病房……我看到的却是毫无生气的婆婆那苍白的脸……


我飞奔到婆婆床前,哭着扑倒在婆婆那脆弱的身体上……

“婆婆,你不可以死……我不要你死去!你走了,剩我一个人……”我哽咽的已经不能继续,抬起泪流满面的脸,看着婆婆慈祥的脸孔……

“若轩乖,不哭……”婆婆看着我泪流满面的脸疼惜说,“不要难过,人都有这一天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可是……婆婆就是放心不下你呀……”

我留着泪,一个劲的抽泣,“婆……婆婆……我会……好好的活着的!会的……”也许是知道婆婆已经要去天堂了,我才会说这样的话让她放心的离开……


在我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话后,婆婆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之后我怎么回家的、怎么给爸爸妈妈打的电话我已经不记得了。

脑子里不停的出现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了(爸爸、妈妈根本就没被我列入亲人的行列里去!),以后我该怎么办?我一个人孤独、寂寞的能过活多久……


爸爸、妈妈没有回来,他们说我长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他们会寄钱回来的。

当我在听筒这边听到妈妈那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时,不仅对着电话大吼:“去世的是你的妈妈呀!你这个女人还有没有感情呀!?……”

后来说的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要做的是把婆婆的后事办好。


婆婆的后事就在街坊邻居的帮助下办完了。

在婆婆去世后,我把家里唯一的佣人辞退了。没有和朋友、同学、老师说过只字片语,甚至是最好的死党——阿什。

在婆婆去死后的1个月里,我几乎都没出门(什么“几乎没出门”,是根本就没出门好不好?),把自己封闭起来,终日以泪洗面……

婆婆的去世对我打击太大了,在这个城市,我唯一的亲人就是婆婆,父母……(我没有父母!从那天打电话给妈妈,听到她那冷冰的声音后,我就这样固执的认为了!我没有父母!)


当时,我一个人呆在婆婆的房间里,感觉在这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无限的恐惧、孤独涌上心头,我好怕……


我每一天都呆在硕大的房子里,看着窗帘外的光线由暗转亮,再由亮转暗……

当然在这一个月期间,也有人来我家按过门铃,不过我都是以充耳不闻的态度对待的。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1个月之后的一天。

“叮咚~”有人按门铃。

也许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挂了,再装作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话,自己这样死在家里也不一定的关系,我有气无力的从一楼的客厅的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准备去开门。

因为一直消极,终日把自己锁在家里……当然也没好好吃饭(真不知道我怎么活过那1个月的?),搞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一开门……

“鬼呀!”

原来是我的死党兼哥们——阿什(这个阿什的“什”字在这里念shen,什么的“什”。可不要念错喽!不然阿什会生气的。^_^)来了。

在阿什面前的,是一个蓬头散发、眼睛红肿(因为整天流泪,眼睛肿的比核桃还大=_=)、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我(这一点也不夸张,当时的我真的是除了皮就是骨头了-_-^)。

“阿什……”我叫住吓得转身就跑的阿什(我说阿什呀,你也太夸张了吧?-_-^)。

认出了我的声音的阿什马上转过身来,用吃惊的眼睛看着不成人型的我,“若轩?幽若轩!天哪~你怎么……”

在阿什的话还没说完之前,体力不支的我两腿发软,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阿什就在我身边……

“你醒啦?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你也真够可以的了,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医生说还好及时把你送来,要不然你的小命就不保啦。医生还说你严重贫血且营养不良。”

停顿了一下,阿什又说,“还有,学校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你们老师说要你好好休息,等回来她在把你缺的课给你补上。”

阿什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看着阿什关心又担心的脸,“谢谢你,我没事。”接着是一个微笑(勉强的微笑)。

“别笑啦,你现在的笑比哭还难看好不好。”

……


当天晚上。

我躺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上,再一次想起在天堂里的婆婆……

想起在婆婆离开人世前我答应过她的话,“婆婆,我会好好的活着的。会的……”


“幽若轩!你要好好的活着。一定要!这样婆婆在天堂里才能安息……”我这样对自己说着。

……

我没有说起关于婆婆死后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的事,阿什也很识相的没有问。就这样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

我出院以后,阿什就有事没事的往我这跑,又是要我按时吃饭,又是让我注意身体的,每天把我搞得头大。

不过,哥们就是哥们,不管你遇到什么苦难危险,他都会在你左右。


阿什是我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初中是同校,但不同班),从小就很照顾我。

因为我是冬天出生的孩子(我指的是阴历),所以在我们那一年出生的人一般都比我大。阿什就是其中之一。

阿什他有点大男子主义,常常摆出一幅大哥的模样。


说实话,阿什原来一点都不帅。

小时候,他胖乎乎的,小脸圆嘟嘟的。

人一胖就会显得眼睛小,阿什也一样。记得小时候他的眼睛很小的。

可是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会长呀?越大越帅气!

原本胖乎乎的身材被拉长了;圆嘟嘟的脸变成了尖尖瓜子脸;小的就一条缝的眼睛(有点夸张-_-^)也长大了。

身高更是178公分,整整高我一个头的!

每次和他站在一起聊天我都是仰式(说仰式有点夸张-_-^)。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说,“你站远点,不然我还得抬着头和你讲话。”

阿什每次都来一句,“这叫‘居高临下’,懂不?”

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说,“我得颈椎病你负责呀?”

“我才不管你呢!要站远,你站远不就好了。还有,跟我这样一个大帅哥站在一起可是你的福气!有很多女生想站我还不让呢!”说完,就是一阵令人想K他的狂笑。

这个极度自恋的家伙又再得意忘形了!-_-^

每每这个时候我就赏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扭头走人,把那个自大的家伙“丢”在那里。


不过阿什对我真的很好,像哥哥一样的照顾我。

婆婆走后,我因为过度伤心而没怎么吃东西一个月,导致营养不良。

在出院后的半个月里,都是阿什在照顾我,给我带他妈妈煮的鸡汤;带我走出婆婆死去的伤心、难过和恐惧;还帮我补课……

很快的,我就又回到原本乐观、积极、热情的个性……

但是……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乐观、积极、热情只是在人前的伪装而已。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无尽的感伤又会将我包围……


住院住了一个星期,出院后又在家呆了1个多星期,身体和心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要回学校了。

又过了2个月,期末考来临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而阿什也考上了另一所蛮不错的高中。


成绩单出来的那天,我去了墓园……

“婆婆,我考上了重点高中,你放心吧。”流着泪的我哽咽的说,“我会好好活着的……”

……


紧接着又是2个月的无聊生活。

在这期间,阿什也许怕我一个人又会胡思乱想、消极的过活,所以他一有空儿就来找我……

这2个月在朋友的陪伴下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开学第一天。

新学校在离我家5、6站路的地方。

今天,我穿上我钟爱的白色T恤和水蓝色牛仔裤,踏着轻快的步伐(这好像已经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白天的我是是乐观的。只有在夜晚,我才是感伤的-_-)去车站等公车……


到了学校。

哇!学校好大呀!

怎么上次来的时候忘记问我们班在哪儿了?


我置身于“茫茫人海”不知所措的看着人群……

哎~还是找个人问问吧!-_-^

咦?那个人好高呀!他……等等!他应该是男生吧?

远远的,我就看见人群里有一个正往教学楼走着人。有着一头及腰长发的这个人感觉并不是女孩了呀!因为他(她?)实在是很高……

不管了!先去问问再说!

等等!这个背影……怎么这么眼熟呀?怎么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了呢?-_-^


“学长,您好。”在还没有搞清楚对方是男是女的情况下,我已经开口了。不过看着身影,应该是男生没有错。不过他的头发……

我三步并做两步向前方那个看似眼熟的正在走路的人快步走去,拦住了他的去路,“请问高一4班怎么走?”

没有直接正视这个高我一个头以上的家伙,而是向他鞠了一躬表示礼貌。之后缓缓的抬头,看这个人……


哇!他真得很高,至少在185公分以上!我只勉强到他肩膀。

虽说他有185以上的身高,但他还是显得很单薄。瘦瘦的身体像一阵稍微猛烈一点的风就能把他吹倒一样。

人一瘦就会显得高,而在我眼前的这个人本来就高,再一瘦就显得更高了。

薄薄的嘴唇;挺挺的鼻子;(因为是从下往上看,所以当然是先嘴巴、鼻子,最后才是眼睛喽!^_^)他拥有一双咖啡色的漂亮眼睛,眼睛中充满了阴郁的色彩。他睫毛也好长哦!好像洋娃娃(说男孩子像洋娃娃也未免有点……-_-^不过那双眼睛真的很美)……哦,不!更确切的说,他更像是从日本漫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不过,这双眼睛看久了就会让人觉得很心痛。因为那双眼睛看上去是那么忧郁、那么冷,好像充满蓝色的冰霜。

他的眼神……给人一种拒所有事物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他身上一定有故事。”我自顾自的想着。

忘记是谁说过,看一个人身上有没有故事,只要看他的眼睛就好了……


皮肤白皙(应该算是苍白吧-_-?)的他感觉并不像是男孩子。而他今天刚好穿着黑色衣服,这让他的皮肤显得更加苍白。

再看看这家伙的头发……

我还记得报名那天,我还特意看了一下学校校规,里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男生不许流过耳的长发;不许挑染,不许穿奇装异服……

他的发型不但过耳,而且都已经及腰了!刘海也是长长的,几乎遮住了他那双即漂亮又阴郁的咖啡色眼睛。而披在身后的长发还挑染了几柳白色的头发(感觉有点像谢霆锋在《小鱼儿与花无缺》中的发型-_-^。不!更却确的说,他的头发要比谢霆锋在《小鱼儿与花无缺》中的头发还长),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花无缺嘛!

虽然我觉得卡通片里的男主人公有着长长的头发会很漂亮,但卡通归卡通,现实归现实,一个男孩子的背影像女孩,着实让我难以接受。

而我的头发,也才刚刚过肩而已……


等等……我是不是看了他很久?

这么这家伙一脸“你看什么看”的表情呀?

看着这家伙一脸不满的表情,我心里有点发毛……

虽然说这家伙的眼睛很迷人,但是那样冰冷的眼神谁看久了也受不了吧?


就在这时……

“若轩?你怎么在这里?”这声音听上去很惊讶,也很兴奋。

我寻着声音转过头去……“哇!雨枫学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学姐叫李雨枫,是我初中学姐,比我高一级。我和她关系特别好,就像亲姐妹一样。可是后来她初中毕业了,我也搬家了,我又把通讯录弄丢了(总而言之是没办法联络就对了!)……从此,我和枫学姐就再没联系。

今天在这里遇见她,真的是太~高兴了。


“我来找个人。你呢?怎么在这里?”说着,枫学姐已经走到我身边。

“我在这里念书呀!可是……我找不到我们班。”此时的我因为见到学姐太高兴了,所以早就把那个身高在185以上的“学长”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你还真了不起-_-^)。

……


之后学姐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她把她的手机号给了我,我把我的新住址和家里电话都告诉了她),学姐还把我送到我们班门口,之后又说了些她先去找人,晚上等我回家给她打电话之类的话就走了。

……

老师像对待小学生一样,给我们排座位,让我们相互介绍自己……

……

“幽若轩?你坐最右边第二排。”老师在讲台上,指着最右边的位子,示意就是那里。

“是。”我不紧不慢的走过去坐好。低头收拾东西……

“冷子寒。你坐幽若轩旁边的位子。”老师的声音再度响起,我没有抬头看要和我同桌的人是谁。

“……”没有任何声音回应老师。

当我怀疑‘到底有没有冷子寒这个人’的时候,不仅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可不得了,你猜我看见了谁?

就是那个虽然有185以上的身高,但身体却很单薄(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_-^),皮肤白皙,且拥有漂亮眼睛的男孩。

他的名字叫冷子寒?他也是高中一年级?他……

好多疑问在脑子里盘旋,想问,但还没下课呢……


就这样,老师的‘没完没了’和满脑子的疑问陪我度过了之后的10来分钟。

终于……

“叮铃铃~”

下课铃响起,全班沸腾,老师无奈的看了我们一眼,走出教室。

“你好,”我面带微笑,很友好地对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生——冷子寒——说,“刚才真的很不好意思。以后就是同学了,还请这位帅哥多多指教!”


老实说,他真得很……用什么词去形容他的样貌呢?对!很漂亮!要形容眼前这个男孩样貌,已不能用单单一个‘帅’字去形容了!

我相信有的男生是绝对帅气型的那一种。而在我眼前的冷子寒是比起帅气更美的那一种类型!


从侧脸仔细看他,和日本卡通片《百变小樱》中的审判者——月差不多。和《百变小樱》中的审判者——月一样有着尖尖的下巴,不知道是不是他穿黑色衣服的关系,总觉得他很瘦。

同样冰冷的眼神及表情,但又比《百变小樱》中的审判者——月的眼神忧郁了点儿。

我以为他的个性不像《百变小樱》中的审判者——月,可是谁知这个姓冷的家伙竟然也和审判者——月一样,个性冷漠、冰冷到极点……


“我对别人的事情没兴趣。”那个杀千刀的家伙依旧面无表情,甚至看都不看我一眼。

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我差点吐血。

等等!这家伙说的话怎么这么耳熟?这不是花泽类的经典对白吗(亏我还能在气到不行的时候想起这句对白的“主人”-_-^)?

他是不是‘花氏集团’的人呀!发型像花无缺,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像花泽类,他干脆姓‘花’好了!

“你以为自己是帅哥了不起是怎么得了?竟敢对本姑娘的微笑和友善不理不睬?好!你给我等着!小子!”

我在心里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也在瞬间冻结。我的高兴化成了熊熊火焰,在眼睛里燃烧……

我就这样恶狠狠的瞪着他,瞪着这个冷冰冰、杀千刀的家伙直到上课铃响起……


说真的,刚开始看他坐我旁边,我还有种‘亲切感’。就从他的那句‘我对别人的事情没兴趣’以后,我对我们班主任都有意见了!

“也不知道班主任瞎了那只眼(这样说真得很不应该,不过当时我在气头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竟然让那个高我一个头以上的家伙跟我同桌,而且还是和我坐第二排!他(这个他说的是冷子寒)后面的同学都比他高是怎么了?这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这个杀千刀的家伙傲慢无理、对本姑娘的友善不理不睬!”

在心里不停的抱怨着老师,这会儿又讽刺起了他的名字……

“冷子寒?这个名字也很符合他的个性嘛!看来,他的父母还蛮有先见之明的……”(众:连他的父母你也不放过呀?某幽:没错!!!众:看来是不能得罪小心眼的女人。某幽:你说谁小心眼?众:没,没……啊!别打我……-_-^)


我不是那种很八卦的人。

我是属于事不关“己”,己不过问的那种人。

更准确的说法是:我是只关心想关心的人、事、物而已。相反的,我讨厌的东西我连提都懒得提。

冷子寒这个目中无人、傲慢无理的混蛋,竟然对我的友善无动于衷!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就这样,我和这个叫冷子寒的,个性也冷到极点的人井水不犯河水的一起同桌过了几天,直到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五,阿什来我们学校……

今天星期五,放学比以往早。

我一边心不在焉的收拾书包,一边想着一会儿回家后上网去论坛看帖子……


学校门口。

咦?今天学校门口怎么这么多人?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见校门口围了一堆人。

人们(人们指的是学生)围着一辆深灰色的汽车。

由于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那辆车,我没办法看清楚车的牌子即款式,以及这辆车的主人……

等等!那个是……冷子寒这个杀千刀的(在人群中认出他绝不是他气质好,亦或是他长得帅!只是他的身高……让人认不出也难-_-^)!

他怎么会在人群里?他不是很孤傲吗?


我说过,我讨厌的东西连提起都懒得提。

在这几天的班里上课,我对他的态度也是视而不见、当他透明的那一种。

现在当然也一样,目不斜视的大步向前……


我刚踏出大门,走到停着深灰色的汽车旁边……

“若轩!”有人叫我。

这个声音是……

一转头,看见阿什站在深灰色汽车旁对我嬉皮笑脸。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绷着脸、火药味十足地说,“-_-你来干嘛?”

阿什很了解我,一看我这样问就明白了。

这时我才发现人群中除了阿什和冷子寒还有一个胖乎乎的男生以外,其余的全是女生-_-^。

阿什在对我微笑;那个不知名的胖乎乎的男生在和几个女生说话;而冷子寒则不知道在想什么,把目光放在好远好远的地方……

什么嘛!冷子寒那个家伙就算是现在,置身于“美女堆”之中,还是一样傲慢无理、冰冷到极点的样子!


只见阿什从里三层外三层的女生中挤(说“挤”是不是很夸张?-_-^)出来,来到我身边,“你怎么啦?火药味十足哦。谁惹你生气了?告诉哥哥,我帮你K他!”

“你得了吧!”我看着这个自大到不行的家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怕你被人打得满地找牙!”

“怎么会呢?”阿什依旧嬉皮笑脸,丝毫没有因为我损他而改变,“对了,一会儿我和子寒他们去PUB,你也一起吧?”

我的耳朵有问题了吗?阿什说的子寒是指冷子寒吗?他们认识?


“阿……阿什呀,你说的子寒该不会是他吧?”因为阿什说的话太难以置信了,所以害我都开始结巴了。

结结巴巴的说着,再顺势抬起右手,用食指指着站在离我有5公尺距离,一脸孤傲的冷子寒。

“对呀!在初中的那三年里,他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呢!你不知道吗?”看我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阿什问。

听到这里,我怎么也不相信地摇头。

我和阿什在同一所中学,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这号人物?一定是我那事不关“己”,己不过问的个性所至。

“你那一幅表情是什么意思呀?”阿什看我五味杂陈的脸问。


“我们是同班同学。”

我满脑子都是冷子寒这个混蛋傲慢无理得脸,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阿什的问题,已经有一个人替我回答了。

冷子寒这个杀千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阿什身边,用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爆出惊人“内幕”。

阿什听后瞪大眼睛,一脸不相信的膜样。

“喂,你干吗一幅‘怎么可能’的样子呀?同班同学怎么了?我告诉你,我们不但是同班同学,我们还是同桌呢!”说完,挑挑眉毛以示抵抗!

什么嘛!跟我同班很让人丢脸吗?干嘛一幅那样的表情呀?死阿什!臭阿什!等着回来我再找你算账!


再看看冷子寒,嘴角扬起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讽刺笑容(其实是你看人家不顺眼,才当子寒的微笑是讽刺的微笑吧?你找死吗?不敢!不敢!),好像在嘲笑我的孩子气。

即使是似笑非笑的、具有讽刺意味的微笑,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

从没想过,一个冷冰冰的家伙笑容会这么好看……

单薄的嘴唇扬起形成的弧线是一种不可言语的美。而在他的左脸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有时真的很佩服自己“对事不对人”的个性。

一般人,只要跟哪个人有过结,那你就会看那个跟你有过结的人什么都不顺眼。

我跟冷子寒这个傲慢无理、冷酷无情的家伙也有过结,而我却还能看到他身上的美!

他对我的友善表示的不理不睬,我对他态度不好,是对事不对人中的“对事”;他的笑容的却很美,我称赞他,是对事不对人中的“不对人”。

哎~我又再胡哈拉什么呀?揪回主题……


这时我才打量起冷子寒,这个高我一个头还多的瘦弱男生。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棉布的短袖衬衣,一条黑色的宽松长裤,下配黑色球鞋。

很奇怪,他的衣服、裤子、鞋子几乎都是黑色的。开学也有几天了,仔细回想,我几乎没有见过他穿出黑色以外的别的颜色的衣服。倒不是因为他没有换衣服的关系。


曾经在论坛上看过有关于《寂寞是什么颜色》的一个讨论贴。

妹之山残(一个在网络中忧郁,在现实中乐观的“网虫”。也是我很喜欢的网络“写手”。之所以称她为写手是因为她说过,自己写东西只是问了想说话。)在那个讨论贴中这样说道:“寂寞是黑色,我觉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当中,充满了无穷的恐惧。时间久了,就会习惯。这种恐惧也被另一种感觉代替,而另一种感觉就是寂寞,又孤寂又安全的感觉。寂寞的黑色把我自己藏起来,我看不到别人,同样的,别人也找不到我……”

我想,冷子寒大概也和妹之山残一样,都是寂寞的。而黑色就是他寂寞的外衣……


呵!他还真高!跟阿什这个身高178公分的家伙站在一起,他仍旧高出阿什半个头。

依旧单薄的嘴唇;挺挺的鼻子;还有被阴郁和冰霜冻结的美丽眼睛。

长长的眼睫毛随着眨眼或是呼吸上下起伏。

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一阵微风出来,让他的长发随风飞舞……


打住!幽若轩!你可别忘了,眼前这个拥有185以上的身高;身体单薄;皮肤白皙;有着漂亮眼睛和美丽笑容的男孩曾经对你的友善不理不睬……


正当我望着冷子寒的笑容胡思乱想出神的当儿,阿什的声音响起了,而且几乎是惊呼-_-^!

“哇!若轩呀,你走‘桃花运’了哦!要知道,在我们五十国中,子寒可是最受女孩子欢迎的哦!”

“他?你是说这个冷冰冰的家伙?”我不屑的语气糟来周围‘围观’女生们的白眼。

“子寒冷冰冰?不会呀!子寒平时挺随和的。”阿什笑笑的说着,再瞟了冷子寒一眼。而冷子寒这位大哥拽拽站在阿什身旁,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好像我们说的是别人,亦或是他就是‘聋子’!

“除非……”阿什看向我,故意卖关子的把那个“非”字的后音拉的老长,而后又偷瞄冷子寒一眼,看他没什么反应就又说,“除非是他喜欢的女孩。”

听到这话我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

“他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就会激动,但他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有……”

“阿什,你的话很多哦。”冷子寒冰冰冷冷的声音响起,阻止了阿什继续说下去。

现在是怎么回事呀?O_O这家伙不是没有在听吗?

阿什听了冷子寒的话,一反常态的乖乖闭上了嘴,这倒是新鲜事!

“阿什,我们走吧。”冷子寒那冰冷到极点的声音再度响起,让我听了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好。”阿什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

冷子寒一个转身向后走去,突破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怎么说得和打仗一样-_-^),来到深灰色跑车旁……


这辆车是他的吗?他有驾照?

“喂!想什么呢?”阿什这个臭小子看我在发呆,故意在我耳边大喊,差点把我耳膜震裂。

“喊什么喊呀?我又不是聋子!”我也不甘示弱,对着他大吼。

“喂!注意你的淑女形象。这里是你们学校。”说完,再挑衅的对我眨眨眼睛。

我气的牙痒痒!

“走吧!反正明天不用上课,一起去吧?”阿什肆无忌惮地说。

“我不去!”我嘟起嘴巴,想起冷子寒傲慢无理的样子。

“是因为子寒吗?”阿什凑近我,在我耳边小声说。


实在很佩服阿什的观察力,或者该说阿什是除了婆婆和雨枫学姐以外最了解我的人。

别看阿什平时嘻嘻哈哈的,我一个眼神、一句话、或是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他都能知道我的想法。

我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压的低低的,有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小女孩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还要强颜欢笑,之后被妈妈猜到“你受委屈了”的感觉。


“走吧。子寒人很好的。相信他不是故意让你难堪的。”

说罢就拉着我向深灰色的跑车走去……

刚突破重围,走到“围观”的人群里面,就听见一个人在跟冷子寒这家伙大呼小叫,“子寒哥,她不就是……”

寻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刚才和几个女生说话的那个胖乎乎的男生,在和冷子寒说话。

那个胖乎乎的男生有点像卡通片中很乖,很听话,但还有自己的思想,不是那种任人摆布,又对朋友绝对忠心的那种人。

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圆圆的身材(不是皮球-_-^)。也许是跟冷子寒这个瘦弱的家伙站在一起的关系,所以显得这个男生很健壮。当然,他也有着不同于冷子寒白皙皮肤的古铜色皮肤。

这个男生的身高和阿什差不多吧?由于他比阿什胖的关系,所以显得比阿什要高一点。


那个胖乎乎的男生好像很兴奋,当他说到“她不就是”的时候还用手指了指我。

怎么?你认识我?

我正纳闷儿着,就看见冷子寒给那个胖乎乎的男生使了个眼色,不让他在说下去。

现在是怎么样呀?怎么好像就我一个人搞不清楚状况一样呀?

就在我疑惑的看着冷子寒和那个胖乎乎的男生,再看向阿什让他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个胖乎乎的男生已经走到我身边,笑眯眯的说,“嫂子,您好。我叫龙也一。您叫我也一就好。”


什么?我的耳朵没问题吧?

“什么?你叫我……嫂子?”我疑惑的看着这个胖乎乎的男生,再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着。

“什么呀?我连男朋友还没有呢!怎么可能会是你嫂子呢?那你哥又是谁呀?”我在心里抱怨着……

“是呀!”说着,这个胖乎乎的男生又扬起一抹真挚的微笑。

我怎么看也不觉得这个胖乎乎的男生是什么不好的捣蛋鬼(这里的“捣蛋鬼”指的是和《那小子真帅》中的金哲凝一样的人。)呀!可是他为什么要在这里乱开我玩笑呢?


“也一,别乱讲!”冷子寒这个冷冷的家伙从车子旁边走过来,站到这个叫龙一的男生身边说。

“没关系啦!子寒哥。”这个叫龙也一的男生对冷子寒说着,又突然转向我,笑笑得说,“对吧!嫂子!”

“……-_-^”我无语。

我还能说什么呢?这孩子真挚的笑容让我发不起火来。

哎~算了。你高兴的话就随你怎么叫了。


“哇!今天若轩那根筋不对啦?也一叫她‘嫂子’她竟然没发火?”

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猜到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是谁了吧?没错!说这话的人就是该死的阿什!

只见阿什笑哈哈的对冷子寒说着。

“阿什!你想死吗?”怒火中烧的我对着这个嬉皮笑脸的、嘲笑我的人吼到。

“也一,你看见了没有?你的这位嫂子很凶哦!”阿什嘻皮笑脸的对龙也一说完,又对我挑挑眉毛。


等等!也一呀!你的“哥哥”该不会是指冷子寒吧?

嫂子?你说的意思是……我是冷子寒的……老婆?

晕死!

……

之后又在校门口哈拉了十来分钟,龙也一说要去载自己的女朋友(怎么每个人都有恋人呀?搞得我这个从来没恋爱过的人好像异类一样-_-^),先骑机车走了,说是一会儿PUB见。

临走前还丢给我一句,“嫂子,一会儿一定要来哦!”

不等我反应,龙也一已经扭动机车油门,扬长而去了……

我真的是败给你了,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懂呀?我不是你嫂子!更不是冷子寒的老婆呀!!!┬_┬

龙也一走后,我想开溜的,却被阿什这个混蛋死拉活拖的拉上了车。可怜我那单薄的身体,怎么能经得住阿什的蛮力?呜呜~痛呀!┬_┬


坐着这辆深灰色的跑车回了家,换了一身看上去比较成熟的衣服,在镜子前照了照,走出家门,往深灰色冷子寒的跑车走去……


今天上学时穿了一件印有卡通图案的白色T恤,下配水蓝色绣花牛仔裤,再配上一双今年夏季“特步”的最新款的球鞋,很可爱的那种打扮。

可是阿什说我穿的太可爱了,一看就知道是学生,酒吧一定不让进。

我反驳说他们也一样。

但最后的决定却是把我送回家换衣服?!-_-^


老实说,再穿衣服上我可以称之为“百变女孩”。

我一直有着自己的穿衣风格,不会因为国际的流行趋势而影响!

我钟爱白色、水蓝色、蓝绿色。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白色的。

而不喜欢台女性化装扮的我,也只钟情于牛仔裤而已。


回家换衣服。嗯?换什么好呢?

外面还有两个家伙在等我,总不能让他们等太久吧?

算了,不管了,就穿这个!


走出家门,坐电梯下楼,慢步走到深灰色跑车旁。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辆车的牌子——标致,就是一个狮子像人一样站立着的那个牌子。


阿什背对着我,靠在车的左侧。

“阿什。”我轻轻的唤他,以示我好了,可以走了。

阿什不经意的转身,嘴上还吊儿郎当的叼着香烟。

就在阿什转过身看到我的时候,嘴上的香烟不禁从嘴唇滑落,他的眼睛瞪得老大,感觉快要掉出来了……

我看他呆愣在那儿,有点不放心得问,“阿什,你怎么啦?我穿这样很奇怪吗?”

被我这么一问,阿什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哇!若轩,你简直帅呆了!美毙了!”说着弯下身子,对车里的冷子寒大叫,“子寒,快看!若轩简直像个明星!”

什么嘛!这样大呼小叫德,丢脸死了!


我今天特地挑了一件红色(这在我的衣服中是很少有的颜色)的丝制吊带背心(就像Fir组合中的主唱经常穿的那种衣服),下配白色紧腿小喇叭牛仔长裤,在一双黑色细带的三分高跟的凉鞋。

刚过肩膀的头发被我盘在头后,手上还拿着一个白色的手提包。

为了看起来不那么孩子气,我特意在脸上抹了一层淡淡的粉,再在眼睛上抹了点儿蓝绿色的眼影,最后涂上“曼秀雷敦”的粉色唇彩。

这样应该不会再有孩子气的感觉了……


由于右侧的副驾驶座位上的玻璃窗没有降下来,我没有办法看到车内的冷子寒有没有在看我。

不过我的心还是狂乱的跳了几下,没来由的。

阿什不知道在和冷子寒嘀咕些什么,半天没有直起身子。

我极不自在的走到深灰色标致跑车的右侧,正准备拉开后门上车……

“若轩,你坐前面。”阿什的声音阻止了我的一切动作。

“为什么?”我很好奇地问。

“一会儿去接我玉美呢……嘿嘿,所以你坐前面吧!”说着,阿什才缓缓的站直身子,冲我坏坏的笑了笑。

“可是……”我支支吾吾地说着,很明显,我不想跟冷子寒坐一起,即使只是坐车。


这时,副驾驶的车窗降了下来,“走吧,玉美还等着呢。”冷子寒坐在驾驶座上,眼睛直视正前方,没有任何表情地说着。

但我听上去却不再冰冷,没有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很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调头就走,而是乖乖的坐上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坐在了冷子寒身旁……

也许就是因为那句话,那句不再冰冷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