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疑案

382328538 收藏 36 161
导读:公园疑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 梦






站在那扇布满了蛛网以及覆盖着厚厚一层灰尘粒的小石门前,他的心开始有些踌躇不安起来。随着手中那个微型小电筒的光束不断地在门面上来回摇晃时,他不知道是自己的眼睛是由于害怕不安而变得不好使了呢,还是那两扇小石门尽过了那么多时日的被遗忘,那均衡不一的蛛网以及那模糊不清的粗糙石纹,此刻正尤如一张张牙舞爪的鬼脸,使得他从心底里不由自主地腾升起一股厌恶和恐慌感。



一种从未有过的沮丧和压抑向他袭来。他想要退缩了。



但是,那股时时膨胀着的好奇,以及对那个神秘而古老的传说——一种渴望被探个虚实的欲望正压倒着所有的一切,努力地支配着他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

瞬间,这股厌恶、恐慌、沮丧、压抑很快就被他绝然地抛到了脑后。



他有点做贼心虚地把手电筒朝四下里扫描了一下,尽管他心里知道,现在已没有一个人会知道这里,除了他自己之外,这世上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这里面的一切秘密了。



整个地下洞室四周围静悄悄的,手电筒带着那有点惊心刺目的光束在那狭窄的地洞间缤纷乱舞着,这让他徒然间心里更加有种说不出的不安和惊慌。他心慌意乱地拿眼角的余光瞄了瞄,看到的只是几束扩散着昏黄圆圈的光束印着那有些发暗发霉的石壁上。



很快,他就像躲避什么似的把手电筒照回了门面上,其实他心里也不并是真正地想确实一下四周围到底有没有人,此刻,他的心早已越过了他眼前的这两扇石门,飞到了门后边那个所隐藏着的神秘传说中去了。



小石门上的那具硕大的铜锁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根铜铁链歪歪斜斜地穿在了石门上的其中一个石孔中,继续履行着它原有的职责。铜铁链上面长满了青黑色的铜锈,还残带着几丝蛛丝网。石门上没有锁,这对于他来说无意是一种对他那股好奇心和欲望的鼓励。最终他顾不得再多想什么,把那石门往里边用力一推,那小石门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动静就轻声打开了。



迎而扑向他的是一股子充满着霉味的阴冷空气还有一望无际的黑暗。



他那身子骨在阴冷的空气中不由得轻微一颤,随即他用手摁了摁鼻子。但充满着霉味的阴冷空气还是接二连三地向他扑过来,或多或少地通过他的那个鼻腔进入了他的呼吸管道里。



他把石门往里又推了一丁点,同时,也把自己的身子向前挪动了一下。左手拿着的手电筒朝里面胡乱扫了一番,他看到的只是一个狭小的三面都是墙壁的小空间,小空间里除了充满霉味的空气和一股子略显潮湿的灰尘味道外,什么都没有。



他失望地把手电筒朝地下照着,地面上铺着的是暗黑的青石板。蓦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兴奋的微笑。青石板上刻画着的那副图案,和他此刻在上衣口袋中所藏着的那张发了黄的地图中所描绘的图案是一模一样。



他很快端下身子,伸手在门边和石壁间摸索着,不一会儿,他在石门边缝三分之一高的地方摸到了一个硬冷的小铁环,他用食指勾住小铁环,用力向上一提,青石地板顿时缓缓地向后移去,不一会儿,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段略有些陡峭的青石板台阶。



他略有些迟疑地探出点身子把手电筒朝台阶下面照去,手电筒的光束形成一个散发着银白色的光环,这昏暗模糊的光线合着台阶底下更加深不见底,黑暗无边。那台阶就好像是一个宇宙间的黑洞,把那仅有一丝微弱的电筒光线也全都吸在了里面。



他低着头望了望那青石板台阶,犹豫了一会,紧接着,他深呼吸了一下,一手握紧了那个手电筒,一手扶着台阶边上那潮湿阴冷的石头墙壁,然后踮起脚尖,顺着台阶上的那些脚印,一阶一阶慢慢地朝下走去。



那青石壁的阴冷穿透他的指尖,带着一种奇妙的恐惧和兴奋贯穿着他的全身。他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是惊喜?还是惊慌?或是一种对于未知的茫然,尽管此时,他的心里慢慢地有了一种感觉,那感觉就犹如有一双双阴毒的眼睛躲在黑暗中,在他的身边紧紧地盯着他,他的心里忽然有种无法言语的压抑,在心底深处慢慢扩散并一点点地噬吞着他的心,每往下走一步,他的心里就越觉压抑不安越沉重,似乎有一种炽热的火在燃烧着他心头的害怕和恐惧。



他放慢了脚步,尽管他的脚下,那束桔黄的灯光还在不停地乱舞着,但这束微弱的光茫还是驱散不了弥漫在台阶中的黑暗和阴冷的气息,他感觉到一种恐惧依然在慢慢地靠近地他,紧紧地包围着他,他不知道那是一种潜意识里所产生出来还的害怕和不安,还是因为四周围那手指尖所触摸着的阴冷潮湿的墙壁,所带给他的心理压力。此刻,他的想象力忽然变得无穷起来。他觉得在那坚不可摧的黑暗中有一具具裹在寿衣里的尸体正等着他。瞬间,就会死死地勒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变成了他们的同类。



此时,他有些后悔下来了,但如果现在折回去,但他心里却又是万分舍不得。最终,他停了下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空气依然充满了着一股霉冷潮湿的气息,这时,他忽然记起,自己的上衣袋里还留着一根香烟,此刻,正好拿出来把它给抽了,一来舒缓一下自己的那种紧张和不安的情绪,二来,也可以驱散一下这里那种充满了霉味和潮冷的有点窒息的空气。



他把手放进衣袋里摸索着,半响才颤抖着微微有些痉挛的手指,从衣袋里摸出了那支烟来,那烟已在衣袋里被压得有些变了形,烟头的一端已散着几缕被挤压出来的细长的烟丝,他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把那烟拿起来,放在鼻子低下用力地吸了吸。那烟草的香味在他的鼻腔内慢慢地扩散一直顺透到了他的肺部,此刻,他觉得这烟草味是世界上最好闻的一种味道。他用干涩的喉咙咽了一下唾液,用舌尖的几许唾液把略有些干裂的嘴唇舔了一下,最后他迟疑地伸出舌尖把那几缕烟丝舔进了嘴里,烟丝含在嘴里有点苦,也有点涩,但这很让他着实地振奋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同时也增大几倍自己的胆量。最后,他舒展着眉头,把那已嚼碎的烟末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

空气开始变得愈加阴冷,那是凄彻肌肤里的阴冷,他在心底里暗暗骂了一句脏话。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幽绿色的莹光把时间指向了12点30分。他心里一惊,想不到时间过去了那么多了,他决定不再耽搁时间了,他迟疑了一会儿,决定不抽这只烟了,他把烟放回了衣袋里,正当他把手电筒的光束对准台阶继续往下走下去时,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起初细若游丝,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慢慢传来,但不一会儿,那声音逐渐变大,渐渐地他听清了,那声音听在他的耳朵里犹如一个古老的祭师在辽阔的草原上的圣坛前吟颂着那些令人难懂的诗经,声音低沉肃穆且带着一丝怨恨,他忽觉得胸口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郁闷和压抑,过了好一会,他镇静下来,细辩着声音的来源,终于他发现那声音是从那黑乎乎的台阶深处传出来的。



他拿着手电筒朝那依然黑不见底的台阶扫视着,台阶用一种深沉凝滞的黑回望着他。他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和不安。只有那声音依然用一种不急不慢平缓的调子在他的四周围回响着。他犹豫着,他想回上去,但是一看,自己的顶头上也是黑乎乎的一片,此刻,他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界,他的大脑在昏浊中沉思了片刻,突然,那声音消失了。他屏住了呼吸倾听着,彻底的寂静,无限延伸的寂静。他的心得到了暂时的平静和放松,他刚要喘一口气,忽然,他听到了另一种声音:“咚,咚,咚……”那是一种脚步声,一种沉重带着一种压迫感,踉踉跄跄的脚步声。瞬间,恐惧像电流一样再次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惊恐地睁大眼睛,身体僵硬地站立着,心脏剧烈地狂跳着,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那种心跳,那感觉好像要从他的体内窜出来一般,肺部开始有些隐隐作痛了。大脑倾刻间变得冰冷而迟钝,仿佛用冰水冲过一般。半响,他终于回过神来,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开始细辩这声音的来源,究竟是从自己的头顶上方来的呢,还是从脚底下的那深不可测的台阶里来的呢?



他听了一会,失望了,因为他根本无法辩认那声音到底来自于哪里,脚步声越来越响,那声音似乎已近在眼前,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股股阴冷的潮汗从肌肤里渗透出来。声音的迫近,让他不得不快速做出一个决定,究竟是上去还是下去?最后他根本不让自己思索片刻,他一咬牙,把手电筒朝下探去,那一束桔红的光束在黑暗中像一道垂直的光缝。自己迈着那略有些发软无力的双腿,一边扶着那潮湿阴冷的墙壁朝下走去。



在他的心里,感觉自己仿佛整整走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台阶的顶端,声脚步声消失了,而手电筒里的电池也开始显示电源不足了,光色开始有些微微泛白。在手电筒微弱的光束照射下,他抬起那满是冷汗的脸,在他面前的又是石门,那是一扇高大的石门,石门上面没有铜铁链,却有一个暗黑色的铜环,那铜环上同样长满了青黑色的铜锈。铜环上没有什么刻物和雕饰。一个很普通的铜环,普通的他甚至看不出这铜环有什么异样之处。



他迟疑了一会儿,触手拿起铜环,铜环刚被拿起,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那石门自动向一边移去,转眼间便露出一个黑洞来。那个黑洞犹如宇宙间的一个黑洞,神秘不可测。突然间,他的手电筒没了光茫,黑暗立刻如潮雾般地蒙在他的眼球表面,像一个又黑又厚的面具,透不过一丝光线。他正当犹不绝的时候,忽然发现,黑色正在慢慢地退去,转眼间,那石洞的深处发出一束红光来。他见此不由得全身打了个寒噤。



蓦然间,一种逃的欲望在他心底穿梭,但是那束正慢慢不断扩散的红光却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吸引力,吸引着他那颗躁动犹豫不安的心。就这样,他呆在原地不动,张大嘴,瞪着眼观望着远处那处诱人的红光。那束模糊不清,影影绰绰的光线在向四周围慢慢扩散,隐隐约约闪烁着,渐渐地,那不再是一束光线,而是慢慢变成了一片红光,此时,他的心感觉快要崩出胸口了,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啊!”的一声,他感觉自己的头脑在发胀发热,内心深处的一股冲动让他无法再安静地呆在原地,一种好奇的强烈欲望,让他不再犹豫什么,他一个箭步跨入了石洞朝那片红光走去。



突然,身后传来隆隆的声音,那扇不知所踪的石门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身后瞬间关上了——



闹钟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他如受惊的小兔子般猛地从床上惊醒过来,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此刻,房间里一丝光线也没有,四周围如同那个梦境里的地下洞室一般——黑暗无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