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曾经有人在笑!!

wyxyxy1980 收藏 242 9657
导读:“九一一”曾经有人在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1年9月11日傍晚7时许,当时新成立的留学生商会理事会在京城大厦俱乐部聚餐。理事中留美的甚多,7点7-8分的样子,有一位理事听到美国打来的长途电话,马上告诉在场的其他人,“在纽约有飞机撞了世贸中心。”正在吃饭的人群开始议论,但一会儿好几个人同时接到来自美国的电话,陆续地得到了更多的消息。这天傍晚回家的路上我也接到更多的电话,问我是否知道纽约撞机事件。


问题在于,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开始,有人的第一反应是,“妈的,终于有人收拾美国佬了。”给我打电话的不少人在问完我是否知道这个时间之后都附带了一点评论,这些评论确有幸灾乐祸的味道,“人不报它天报它”,“我们不能奈何老美,还是有人能奈何它”,“撞的好,可惜没有把五角大楼整个给撞毁。”在那天的不少新闻讨论空间中,在911新闻后面表达了高兴、兴奋和幸灾乐祸情绪的人可不在少数。直到今天我相信还是有不少中国人对于911并没有一般美国人民的那种痛切的感受,也并不是那种直接的对于恐怖主义的痛恨情绪。


为什么?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在911发生后接下来的几天中,有不少美国媒体记者注意到了中国民众中的这种幸灾乐祸情绪,他们也问我为什么?我们做了一点民调,我也询问了一些有那种感觉的朋友,不过老实说我在当时的第一反应中多少也有点兴奋的感觉。为什么?我觉得第一是冷战后唯美独大和布什政府明确奉行的单边主义政策的社会心理后果,在全世界其他文明的被压抑感中大家都对老大倒霉有点看好看的味道,这个我相信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感受如此;第二是对美交往中的长期民族心理挫折感使然,从驻南使馆被炸、EP3间谍飞机事件、对台售武以及明显的对于海峡两岸情势的操控,很多普通民众感到在这些问题上中国无法真正赢得公平与体面的结果,存在着需要宣泄的机会;第三是对于距离疏远的遥远事件的自然反应,根据费孝通先生总结的中国人社会交往注重“差序格局”的文化特征,人们对于同一事件发生在自己、周围人、远方人民和异族身上的反应差距很大,对于越疏远的人民有事看热闹的心理更强,实际上那次在场开会的留学生商会的理事们因多数在美有亲有友,甚至还有就在纽约的朋友,那种幸灾乐祸的情绪明显比较少。


在我看来,恐怖主义最大的罪恶是攻击手无寸铁的平民,而恐怖主义之所以会针对这些平民是因为他们身为一个强国的公民或者处在一个相对强大的国家的某个地点。恐怖主义的懦弱和无奈均在于当它无法与这个强国的军事与政治机器对话或者抗衡的时候,它选择让公众恐惧的方式来申言它的存在。如果911只是一个自杀式炸弹炸毁了五角大楼或者一个美国海军基地,也许这个故事就是另外一个角度,但是用那么多无辜平民乘坐的民航飞机,炸毁的是一座无辜平民所在的商业中心,这样的恐怖行动就变得十恶不赦了。如果我们作为中国人能够接受这种逻辑,那么迟早有一天也有那些深怀不满、不论是出于怎样动机的本土恐怖分子会把同样的手法用在这里。


然后问题还不是那么简单,这样一个显然的道理还是没有能让某些人在911时候的不发笑,这还让我联想到,在所有的社会交往中,和谐的本质是要求我们能够在平时就与多方面和不同距离的人们建立更多的联系,在发生问题的时候我们不仅能够得到同情与支持,也更能够产生对相关者的道义责任感;我们即使在有理有利有力的时候,也要给人以机会空间和说话的余地,那些没有机会者所累积的情绪也很容易转化成为不利的社会氛围甚至反对力量;而且的确存在着或多或少不容易察觉的差异文明中的潜规则,我们如果有比较多的了解,我们就能更加设身处地体会其他人的感受与需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