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反间谍动作大片剧本

youwantme 收藏 5 757
导读:[原创]反间谍动作大片剧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税局谍案之神工谱

(电影剧本)

楔子:

2006年4月上旬。

大山环抱着一座巨型水库。水库边上有座寺院,广源寺,里边有不少僧俗在练武。一辆标有“地税稽查”的越野吉普车从寺院前公路上高速驶过。山上有座国民党时期的留下的破旧工事和一座孤零零的老屋。

车子停在一个山谷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税官下车。他没有穿税务制服,而是一件美军飞行夹克,胳膊上的星条旗闪闪发光,他叫戴望春。车上又下来一个50岁左右中年汉子,倒是税务制服笔挺,身材魁梧,走路的模样显出是个退伍军人。他叫葛振军。

葛振军:还是换上税务制服吧,小戴。你一身美国兵打扮和我去军工单位检查,别扭死啦。

戴望春:科长,咱们那制服哪有美军飞行夹克穿着舒服。这里又没人检查着装。

葛振军:那道是。

一个戴眼镜的女会计迎上去:二位税官真守时,请。

葛振军、戴望春和她握手寒暄。

戴眼镜的女会计领着他们在山谷里转了两个弯,来到一个大门口。大门口有2个手持“81”式步枪站岗的解放军战士。

戴望春到门卫室查验证件、文书,对值班的中尉说:怎么还在用“81”式步枪,怎么不用“95” 式呢?

值班的中尉对他的装束和提问有点反感:美国兵,怎么不扛战斧导弹来?!

一排排巨大厂房显现出来。葛振军、戴望春和那个戴眼镜的女会计走进其中一个厂房。

场景一

镜头特写:戴望春在财务室里查阅微机打印好的账簿,葛振军帮他翻凭证,倒水。墙上的时钟走了2个小时。

葛振军:小戴,有什么问题吗?

戴望春:该交的全交了。只是资金往来有点怪。

葛振军:那就用你的杀手锏软件,到他们财务系统上查。

戴望春:这是军工单位,万一我的杀手锏软件把军事机密给调出来了,可就不好了。

葛振军:你的那点小玩意也能?就是弄出来了,我们向毛主席保证,按照《征管法》的要求给保密就是了。再说,查军工单位手续挺难办的,,来这儿路又远,我们费半天劲儿总不能白搭,是吧?

戴望春叫来那个女会计打开微机上的财务系统,又支走她,拿出伪装成税务检查证的移动硬盘(里边装了各种黑客程序),连接在微机上,进行操作.几个隐藏很深的帐套被戴望春调出、打开、复制下来,还有些文件是特殊加密的, 戴望春尽管打不开,就偷偷复制下来。

戴望春让那那个女会计喊来财务处长:我估摸着你们要补点税,交点儿滞纳金、罚款啥的。

戴望春说完就在键盘上飞速操作,一系列税收问题暴露出来。

财务处长被搞得狼狈不堪:这些问题,我马上汇报老总,一定妥善解决。二位辛苦,我请客。我请客。

戴望春看了葛振军一眼,葛振军微微点头:别请吃饭了,都减肥哩。请我们打枪吧,谁叫你们是军工企业。

场景二

靶场上,财务处长和那个会计忙手忙脚给戴望春、葛振军压子弹。戴望春、葛振军轮番使用“79“、“81”、“95”、“64”、“92”各类长短枪射击。他们面前的几排啤酒瓶被打得粉碎。

葛振军:你这没当过兵的 ,枪法都撵上我这老兵了。你是特务吧?国民党特务头子也姓戴呀。说不定你们还是亲戚呢?

戴望春:枪法好,是科长教的。当特务,还得科长介绍。

场景三

地税稽查局

戴望春在摆满账簿的办公室里用微机破译那些特殊加密的文件,兵工厂的税收问题又暴露出来一些。一个名叫神工谱的文件,引起了极大的兴趣,因为打开这个文件的密码是一组华容道游戏。戴望春好不容易打开它们,发现这个文件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中国古代一些玄妙机械的图纸,如木马流车、诸葛连弩、流星鞋、五行门、悬魂梯等,第二部分是建在那个水库下边的兵工厂的建筑图纸,外观看着像个皇陵,里边采用八阵图排列,错综复杂,机关重重,第三部分是基于古代玄妙机械制造的现代高科技武器。戴望春吃惊不小,不过很快恢复平静。

葛振军进来,把戴望春看的东西当成了电脑游戏:别玩游戏了,邢局长找你。

戴望春赶紧退出文件界面,收好伪装成税务检查证的移动硬盘。来到女稽查局长邢敏芝的办公室。

邢敏芝40余岁,打扮得很像30岁的样子,见戴望春进来:小戴呀!葛科长说你偷偷复制了兵工厂的一些资料,查了不少税收问题,干得好。你真成咱稽查局的007了。快让我看看你的宝贝玩意。

戴望春:现在还不能给你,一是问题需要进一步落实,二是里边有些东西很哪个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邢敏芝:别又是泳装美女吧。这算不了什么。拿过来吧,

戴望春:不是美女,是机密。

邢敏芝:你连我也不相信呀?

戴望春:不是不相信,而是。。。。。

邢敏芝:别啰嗦,快给我。

戴望春:真的不能现在给你。

邢敏芝拿出一个工作日记本:戴望春你在上面都记了什么?

06年3月10日查出天择物贸中心地方各税137545.29元,邢局长指示按37545.29元结案,06年3月24日查出市第一高级中学地方各税548976.24元,邢局长指示按无问题结案。你在上面给我记黑账呀。想让我进检察院吗?

戴望春:不是邢局长你说的,把重要的事情都记在工作日记上吗?我的这个本子前段时间丢了,原来在你这儿呀。

邢敏芝:我从前说的,你听。现在说得就不听了。再问你一句:你复制的文件给我不给我?

戴望春:真的不能给你,《征管法》上讲了咱们有责任为纳税人保密,我把它给你,就是泄密,就是失职。

邢敏芝:说得好。你还敢记我黑账,有你记的就有我烧的。还有我要让你一辈子在税务局翻不了身,一辈子不会有政治进步。

邢敏芝说完拿出打火机点着工作日记,开始狂笑。没笑两声就发现火势异常的大,并且工作日记还黏糊糊的,怎么也脱不了手。狂笑变成了尖叫。戴望春赶紧找东西救火,然后奋力扑救。邢敏芝的尖叫引来葛振军等其他税官,人们合力把火扑灭。邢敏芝被轻微烧伤,她的办公室也被搞得乱七八糟。

邢敏芝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戴望春:等着,我活埋了你。

场景四

葛振军和戴望春在水库边上一块擦车。

葛振军:小戴,咱们邢局长屋里的火烧得够邪的啊。我在部队的时候倒学过那样放火。只有侦察兵或特务才会那样放火。

戴望春:侦察兵和特务还不是一样?

葛振军:侦察兵穿制服,能享受《日内瓦公约》里规定的战俘待遇,特务不能。

戴望春:又跟科长学东西了。

葛振军:我在部队当过侦察连长。依我看,咱局里最像特务的人就是你,小戴 ,戴笠的戴。说不定啊,这火就是你放的。

场景五

省重点高中----市一中校长办公室套间的床上。

邢敏芝躺在美男子校长窦玉堂的怀里,哭鼻子:这个戴望春,太可恶了,不给我移动硬盘不说,还放火烧我。让你的手下活埋了他。

窦玉堂:你太性急了。咋能硬夺。放火烧你,说明他很有特务天赋。你不知道,他可是祖师爷戴笠和大美人胡蝶的孙子。

邢敏芝:那又怎样?活埋了他,看他有什么天赋?

窦玉堂:我们是特工,不是刽子手。杀人是迫不得已,不能想干掉谁就干掉谁。对了,你的办公室丢什么东西没有。

邢敏芝:其它到没什么。就是我们和死鬼女记者袁远出去吃饭的发票丢了。

窦玉堂:看看,我说戴望春有天赋不是?内线说,神工谱确实被人复制出来了。有机会的人干这事的只有葛振军和戴望春。我们原本是派他们去试探兵工厂的保密措施。没想到,他们把真神请来了。我敢断定神工谱就在戴望春手里,这人留着有用。你呀,应该投其所好才行。你说过,他不是好色吗?我让程怀秀去摆平他。

场景六

渡假村游泳池边。

市一中英语女教师程怀秀穿着肉色泳衣和戴望春一块戏水,她面貌酷似影后胡蝶,个子很高,身材近于完美。

程怀秀:我个人就不能请你出来吗,戴哥?

戴望春仅穿泳裤在很不老实地看程怀秀:能啊,能啊。不过人常说:一声哥哥,公章一摞。我手里没有官印。这声戴哥,我消费不起呀。

程怀秀笑了,撩水到戴望春身上:还有多少俏皮话,都说出来,我喜欢。

戴望春:咱市里人都说:一中盖礼堂,全仗窦玉堂,一中起高楼,全靠程怀秀。你看你和校长齐名呀。

程怀秀:别给我灌迷魂汤啦。一进来,你就在偷看我,现在还在偷看。你个色鬼。

戴望春:说我是色鬼,我承认。不看你,说明我是太监。不过,。说到底是你约我出来游泳的,也就是说是你同意,我在游泳的时候可以欣赏你。

程怀秀:看吧,看吧。我现在年轻有副好本钱,等老了,剩下臭皮囊。谁还看?

戴望春一脸真诚:说句拼死吃河豚的话,你是光棍一条。我是一条光棍,咱们两条光棍不如配成一对。我愿意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老得哪也去不了,我会依然把你当成心里的宝。

程怀秀:这话当真?

戴望春:绝对是真心话!

戴望春说完,一下跳入水池,向远处游去。

程怀秀:你去哪?

戴望春回身:卫生间。

卫生间内,戴望春用里边的电话给民警袁柏通话:袁柏,我可能晚节不保,15分钟后来渡假村803房救我。

袁柏:30分钟后到,给你失身的机会。

戴望春走出卫生间对程怀秀暧昧地说: 我们去房间里玩牌好吗?

程怀秀顺从地跟他进了803房间。

场景七

窦玉堂办公室套间内。

窦玉堂被深夜的电话惊醒,里边传来程怀秀嘤嘤的哭声:我被戴望春耍了。他领我到房间后,拿出一把零钱跟我玩牌。我刚赢他了200多,就闯进来警察和联防队。他们说是抓嫖娼。那混帐一口咬定自己是嫖客,那200多零钱是嫖资。窦校长,我在郊区派出所,快来救我。

窦玉堂:好,好,好。可别说你是一中的老师,省重点高中丢不起这人。

窦玉堂四处活动,但是无效。程怀秀到是真被当作“暗娼“关了起来。

场景八

葛振军和戴望春奉邢敏芝的指示对一中税收问题展开复查。窦玉堂把他们安排在十分僻静的分校查账。分校刚盖好,还没有师生上课,只有十几个彪形大汉看守。

戴望春看着十几个彪形大汉:科长,我觉得有点怪。你看那些门卫都恁生猛。窦校长让咱来这么偏的地方。咱们还是回一中本部看账吧。

葛振军:有什么怪?还有妖怪呢。别神经过敏。人家窦校长是好心,给咱们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

戴望春起身进卫生间,碰见四个彪形大汉外边进来,杀气腾腾。戴望春感觉情况不对,转身想逃回葛振军身边。四个彪形大汉从衣服里拿出棍棒、麻袋扑过来。戴望春使出国民党军统特务惯用的点穴法

进行反抗。尽管身上挨了3棍,但还是冲出卫生间,一路大声呼救,朝葛振军呆的房间跑去。

窦玉堂和邢敏芝出现在戴望春面前,他们同时对戴望春伸出电棍,戴望春被一下打倒,昏死过去。

葛振军在屋子里喝了被下了阿普佐仑的水,感觉昏昏沉沉,就要睡去。听到戴望春的呼救声,还是冲了出去。迎面撞见窦玉堂和邢敏芝捆好戴望春的手脚,往一个麻袋里装。

葛振军大吼:邢局长,你们干什么呢?

窦玉堂对追过来的四个彪形大汉说:干掉葛振军!

四个彪形大汉,扔掉棍棒和麻袋,从腰里抽出砍刀,把葛振军围在当中砍杀。葛振军使出解放军侦察兵的格斗技术进行反击。葛振军很快夺过一把砍刀,打出重围。其他彪形大汉过来支援。葛振军砍翻三个壮汉后,逃到离车子三四米处。一颗子弹打在他的上身。葛振军跑进车里,血从车门里流出。

邢敏芝举着VSS微声狙击步枪还没有放下,枪口冒着清烟。

窦玉堂拍拍邢敏芝的屁股:敏敏,打得不错呀。我没白教你。

葛振军在车里,忍痛发动汽车,冲出一中分校。他左手打方向盘,右手在急救包里翻出云南白药。他先把保险子塞进嘴里,后把药粉洒在纱布上,捂住伤口,嘴里低吼:这不是抗税,这是越军埋伏。这是在哪?高平还是法卡山?快呼叫团里炮火支援。

黑白镜头:葛振军年轻时,在西南边境。和一队身穿65式军装全副武装的战友,遭遇越军埋伏。战友们纷纷中弹,触雷倒下。一个军官临死前对当话务员的葛振军下命令:快呼叫团长炮火支援!

葛振军手持报话机:凤凰,凤凰 ,呼叫火焰。呼叫火焰。

场景九

水泼过来的镜头。

黑屏。

用刑的声音。惨叫。

戴望春的声音:笨呐,60多年了,你们还是我们家老爷子教的那一套。

邢敏芝的声音:好样的,还真像007。想要新鲜,有的是。

戴望春的声音:不像007,像方志敏。

继续是用刑的声音,惨叫。

场景十

太阳很毒。戴望春被铁丝绑着来到那个水库边上。水库边除了窦玉堂、戴望春、邢敏芝,和4个打手外,一个人也没有。4个打手已经挖好了坟坑。

窦玉堂:还是交出来吧!戴税官。你喜欢美女不是?程怀秀不好?可以换大学生。

邢敏芝:想当科长也行啊。我让葛振军提前退休。

戴望春:都别恶心我了。

窦玉堂:好,不愧是祖师爷戴笠的孙子。看在祖师爷的面子上,我还要送你个大美女。就是埋在你旁边的女记者---袁远。你不是和你同学袁柏一块找他失踪的妹妹吗?这不找到了。她查我们学校乱收费就行了。还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实话告诉你,就是我让程怀秀打电话把她约到酒楼灌醉,我和你们邢局长把她活埋到这的。你小子能耐。很快怀疑到邢局长。还用放火的法儿找到我们去酒楼的发票。将计就计把程怀秀关起来打听情况。厉害呀。

邢敏芝上去一脚把戴望春踢下坟抗:别跟他罗嗦,快埋。

众打手挥锨填土。

戴望春在坟坑里站起:丢人哪,窦校长,我家老爷子有你这嘴没把门的徒孙。等你挂了,我让他把你嘴给焊上。

一阵沉闷的枪声从一辆高速行驶的XX车上打来,挥锨的打手被打倒一个。其他的和邢敏芝、窦玉堂一块逃跑。戴望春趴在坟坑里毫发未伤。

车上跑下两个脸上涂满迷彩的人,他们一边朝坟坑这边跑,一边用79式微冲射击。三个打手全被打中,有的掉进水里,有的倒在水边。邢敏芝、窦玉堂跑得很快,而且在附近的大石头后藏了起来。

戴望春的屁股被人重重踢了一脚,戴望春爬起来一看,踢他的经是脸上擦去迷彩的程怀秀。

另外一个人顾不得搽脸上的迷彩就过来帮戴望春解身上的铁丝:我是袁柏,受惊了。望春。程老师是安全局打入一中的卧底。我也是才知道,现在我奉命配合她工作。我们来时遇上你科长了。他中枪了,伤很重。他说要请部队的老首长救你。我们把他送到医院才来的。


袁柏、戴望春、程怀秀挖出女记者袁远的遗体。遗体手腕上的手表还在走动。袁柏失声大哭,戴望春、程怀秀泪流满面。

这时一颗子弹打来,正中袁柏的眉心。袁柏栽到水库的旋涡里,不见踪影。戴望春、程怀秀赶紧滚入原来埋戴望春的坟坑。戴望春、程怀秀两个人身体叠在一起,嘴唇碰了一下。

程怀秀挥手打戴望春:色鬼。

戴望春拦住,把她护在身下。

又是一枪,程怀秀开来的车油箱被打中,火焰升起。车子很快爆炸。

窦玉堂放下VSS微声狙击步枪,对邢敏芝:看看,这才叫狙击手。

窦玉堂、邢敏芝驾车逃跑。

戴望春、程怀秀从坟坑里趴起来,发现手机已经被摔坏。

戴望春忍着悲痛从新掩埋好袁远的遗体:这里去市里还有50公里,到兵工厂也有20公里。你看,广源寺也在水库对面。我门们没了车子,手机也坏了。不如去我家老屋休整、休整,再做打算。他就在前面1公里的山上。

场景十一

山上孤零零的老宅,有点恐怖。

戴望春扭动祖宗牌位下的机关,一个暗道露出来。戴望春持手电,把程怀秀领进去。走了一段,戴望春打开电灯,一个巨大的地下工事显露出来。

大厅足有500平米,高有6米,上边有10盏大吊灯。(戴望春只开了中间的2盏)。四面都有七八个小门和上下的楼梯。大厅里摆成会场的模样,主席台上挂着孙中山的画像。

程怀秀:这是什么地方,戴哥?

戴望春:国民党军统特务的秘密训练基地。也是我爷爷、奶奶的安乐窝。

程怀秀:你爷爷奶奶是谁?

戴望春领她到一个小房间,上边挂着戴笠和影后胡蝶的合影,胡蝶怀里还抱着个婴儿:戴笠一身国民党少将制服,胡蝶穿旗袍。

程怀秀:你真是戴笠的孙子?

戴望春:戴望春:他们抱着的是我父亲。作戴笠的孙子很不光彩的!而且这曾经是绝密。

程怀秀:你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戴望春:9岁时,我和袁远、袁柏藏猫猫时发现的。我们小时在这玩,大啦,就在这自学特工教材、看军统档案。不说这些,再说,我就要哭了。你去左边第二个屋,洗洗澡,换换干净衣服。那是袁远的房间。我做好吃的,在网络监控室等你。

程怀秀:这里也能上网。

戴望春:我改造好了的。

场景十二、

程怀秀穿着袁远的衣服出来,显得有点宽松。

戴望春一身美军ACU,戴少将军衔,指着作好的两大碗鸡蛋面条:先吃吧。

程怀秀敬了个美式军礼:general。Yes ,sir!

戴望春:别笑我,我是铁杆军迷。

两人吃了一半。

程怀秀:我怎么觉得晕乎乎的。

戴望春:晕就对了。我给你吃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常用的TTK。这是我根据配方自己配的。

程怀秀:你太坏了。

戴望春:程老师,我核实完你的身份就给你解药。放心,我没邢敏芝他们那么坏,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色。

程怀秀昏过去 ,戴望春翻出程怀秀的证件,检查了一下,收好。

程怀秀被戴望春叫醒。

戴望春先把证件还给程怀秀,后拿出一张打印好的纸:栗平,女、汉族、1982年7月21日出生,籍贯河南洛阳。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现任市国家安全局侦察员,未婚。身高1米7,体重56公斤,三围85,60、90。上下身比例5:8.真是美呀。

程怀秀:怎么我连三围、体重都告诉你了。

戴望春:我根本就没问。是上次游泳时,我目测的。准吗?

程怀秀冲过来打戴望春:你这色鬼,我废了你。

戴望春任她打了几拳,才拦住:程老师,等办完正事再打也不晚。

程怀秀:戴望春,有什么屁快放?

戴望春:我和袁远、袁柏已经发现窦玉堂、邢敏芝他们是一伙受分裂势力和敌对国家控制的间谍。我们准备等拿到足够证据后就去找你们安全局报案。但是他们抢先发现我们,还杀了袁远。你说我是色鬼,我其实是该死的色鬼。你约袁远出来那天。本来我是用网络监控袁远的手机来保护她的。但是我贪看网上的美女,让电脑中了超级木马,操作系统给崩掉了。因为我好色,害了袁远。

戴望春放声哭起来。

程怀秀;你要告诉我的就这些?

戴望春:不光这些,经过我的网络监控,发现窦玉堂、邢敏芝他们不光要窃取神工谱,而且要炸毁水下兵工厂。要是那样,兵工厂里边的工人遭灾不说,水库也会被炸跨的,周边几十万的百姓全都在劫难逃!

程怀秀:他们要窃取神工谱我知道,但是炸毁水下兵工厂还不清楚,可能吗?

程怀秀:不信,来和我一块上网监控。

场景十三

邢敏芝的手机响了。

戴望春用电脑合成了市局局长的声音,并盗用市局局长的电话号码:小邢吗?我是郭建光啊。

邢敏芝:郭局长,亲自打电话来。有什么指示?

戴望春:小邢啊,你文凭硬,业务强,市局是公认的啊。不然不会把你当副处级后备干部培养。可你要注意上下级关系啊。葛振军受伤,戴望春失踪,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汇报呢?他们可是外出检查时出的事。

邢敏芝边搪塞边走进国民党留下的旧工事内。

窦玉堂正和手下开会;现在是晚上8点,3小时前,内线已经把水下兵工厂的地形图弄来了。那些明星大腕半小时前已经开始演出。我宣布行动正式开始!

邢敏芝:怎么不用一中的文艺社。他们的节目很棒的,还省钱。

窦玉堂打邢敏芝耳光:我怎么说都是一中的校长,是不会把学生往火坑里推的。古人都说啦;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窦玉堂又打邢敏芝耳光:怎么带手机进来。会泄密的。

窦玉堂夺过邢敏芝的手机一脚踩烂。

网络监控室内的窃听信号中断。

戴望春关闭电脑:程老师,这会你信了吧?我会阻止他们的。

程怀秀:戴哥,你一个收税的,行吗?

戴望春:收税的怎么了?抗战时,孙立人将军领导的税警团保卫过大上海,后来扩编为新一师,一直远征到缅甸。是抗日战场的王牌部队。收税的打仗也不含糊!

程怀秀:说不过你。行,咱们一块干吧。

场景十四

兵工厂礼堂里,台下座无虚席,台上表演非常精彩。一伙人潜入礼堂的中央空调机房,用匕首刺死工作人员,把四个装有麻醉气体酚酞尼的大罐子接到送风管里。

台上的演员,台下的卫戍部队和兵工厂职工全都昏过去了。

邢敏芝的声音:七成的守卫部队,八成的职工,这样摆平。玉堂你好聪明。

水库和兵工厂方圆40公里内的的3座桥梁、4个隧道、7个涵洞、2条铁路全被破坏。14名守卫全被VSS微声狙击步枪打死。

水库、兵工厂周边的电话线、网络线除前国民党军统特务秘密基地内的通讯光缆外全被割断,手机也失去了信号,。

窦玉堂带领一伙80人全幅美国三角洲特战部队武装,扛着C-4炸药的人,由两个内奸带路,直奔水下兵工厂。

场景十五

戴望春亲自架设加密的通讯光缆

戴望春盗接KH-12间谍卫星信号从网上监控这一切。程怀秀打电话联络安全、武警、公安和当地驻军。他们不时喝牛奶、吃面包,补充能量。

戴望春:联络的怎么样了,程老师。

程怀秀:各方面已经准备了3400人和480台车辆,但是道路、通讯已经被破坏。他们推进受阻,恐怕赶不上了。

戴望春:那空中通道呢?

程怀秀:市公安局刚买的两架空中巡逻直升机,正在紧急调试,1小时后可以升空。空军方面还在联系。

戴望春切换电脑屏幕界面:一支特战直升机部队正在实弹演习。

戴望春:这是总参的直属特战大队,他们离这里有120公里,他们能来就解决问题啦。

程怀秀:我马上联络。但他们是总参的直属特战大队,不是说来就来的。得层层审批,就是来了,能赶上吗,戴哥。

戴望春:你先联系,10分钟后南边仓库找我。

戴望春起身走向仓库。

场景十六

程怀秀走进仓库,不仅一楞。

戴望春一身国民党少将打扮(美式军装,配中正剑),手里拿者一把精致1911工艺手枪擦着。手枪管上有颗田黄石。他脚下摆满了各类二战时的美军枪械、手雷、子弹、军服、水壶、防水手电等杂务。

戴望春指着一个刚砸开的箱子:这些都是刚打开的,看样子保管得很好。应该都能用。去换上我奶奶的旗袍,戴上她的首饰,马上跟我走。

程怀秀:你要干什么?拍电影呀?

戴望春:我们俩亲自出马阻止窦玉堂那帮子人。别问了,赶快换。

程怀秀背过身换衣服:你要再敢作践我,我废了你。

戴望春,程怀秀收拾停当,准备出发。戴望春突然弯腰从边上拾起两双长筒马靴一样的东西:穿上吧,这是我跟袁柏根据《神工谱》里图纸赶作的流星鞋,穿上它负重80公斤徒步平均时速20公里。

戴望春、程怀秀脚穿流星鞋在地下通道里飞奔。程怀秀打着手电,呆望春不停的试验各种武器的效果。

程怀秀:我们这是去水下兵工厂的路上?

戴望春:我们去广源寺。

程怀秀:找武学泰斗行正大师帮忙呀?他都快90了。

场景十七

银须银眉的行正大师身披大红袈裟在蒲团上打坐。袈裟上缀有玛瑙、翡翠、琉璃,珍珠、象牙、玳瑁和红宝石。

他面前的佛龛突然裂开。

烟尘中,戴望春挽着程怀秀出来。

戴望春模仿戴笠的声音:30754 ,30754。

行正大师被惊呆了几秒钟,立刻站起来,挺直腰板,行国民党军礼:

戴老板好!胡小姐好!。

戴望春那出那把枪管上有田黄石的手枪。行正大师撕开蒲团,拿出一把枪管上有鸡血石的1911式工艺手枪。他们把手枪交换过来。

行正大师:田黄鸡血。

戴望春:精诚团结。

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行正大师老泪纵横,戴望春也是热泪盈眶。

戴望春松开行正大师:打开7号密道。

行正大师:是,卑职带路。

戴望春和程怀秀跟过去,行正大师一掌打翻他们两个:戴老板和胡小姐已经仙逝几十年,你们是什么人?冒充他们诓骗老衲。不说实话。老衲一掌要你们小命。

程怀秀:戴望春,又被你耍了。你装神弄鬼,扮你爷爷的鬼魂,还拉我垫背。

戴望春先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拉起程怀秀,抱在怀里:我叫戴望春,是你戴老板和胡小姐的孙子。这位是市国家安全局的侦察员栗平。我们找你有要紧事。

行正大师:我潜伏60年,还是被发现了。

行正大师说完就咬袖口服毒,戴望春推开程怀秀,一把拦住行正大师;忠义诚信,军统楷模,国光勋章,授之无愧。大师,我现在官拜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可保你平安无事。是吧,平平?

程怀秀:是呀,大师。我们也管戴局长喊戴老板哩。

行正大师:小戴老板,孙承祖志。身边又有这等美人,真有戴老板遗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戴望春:水库下面有兵工厂,大师潜伏60年,一定知道的。现在有人要炸毁它,我职责所在不能不拦。我要借7号密道一用,望大师帮忙。何况兵工厂一炸,水库肯定垮塌。水库垮塌,免不了生灵涂炭。望大师普渡众生。

行正大师:小戴老板既有信物,接头口令也对。怎能不借。老衲修行60年,怎能坐忍生灵涂炭。

场景十八

7号密道里。

戴望春:往这里走到头,应该是个水密门。从水密门往南游40米就到水下兵工厂的紧急出口了。国共两党都在此建立秘密工程,真是不谋而合。一定要注意分配好体力,因为那是在10米水下,可能还有蛙人阻挡。进水下兵工厂机关不少,恶战难免。平平,你一定要保重呀。

行正大师:小戴老板,此行如此凶险,为何不多带人手。

程怀秀:人数足有3000,但都被堵在外边。是戴老板带我冒险来到这的。

行正大师:小戴老板,弥天大勇。栗小姐,忠义可嘉。老衲再助上一臂之力,算是给戴老板进回愚忠。先上去。明天是我90岁生日,庙内已有270余名僧俗徒孙前来拜寿,庙内还藏有各类枪支弹药都可使用,数量足可武装一个营。老衲以性命担保,全归小戴老板调遣。

场景十九

广源寺大雄宝殿前。灯火通明,270余名僧俗肃立。

戴望春换掉国民党少将制服,身穿美军二战军装,大声训话:

各位师兄师弟,我要讲两个事。第一是向大家报告喜讯。行正大师60年如一日为国家安全做特殊贡献。明天国家安全部将派专人为老人家颁奖授勋。(人群先是议论,最后变成欢呼和掌声)第二先不说什么事?我们先温习老人家讲过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咱们老百姓就图个吃得饱饭,上的起学,买得起房,瞧得起病。可是现在有帮人要炸毁我们的水库和下面的工厂,毁我们工人的性命和饭碗,毁我们水库周边百姓的性命和饭碗。希望大家学习师爷爷,挺身而出!

一个工人站出来:老人家还说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兵工厂车工秦天良跟着戴局长灭了他们,

一个农民站出来:农民白玉柱愿意跟戴局长干。

两位军人站出来:海军张长龙,陆军黄小虎

僧人、市民也都站出来报名。

戴望春挑了16名高手,连同自己和程怀秀共计18人。其他弟子则由行正大师指挥清除地面上的特务。

行正大师打开武器库,人们武装好,跟戴望春、程怀秀下了7号密道。他们的装备是三挺M1918A2轻机枪,汤姆森冲锋枪14支,79式冲锋枪2支,18支1911勃郎宁手枪,每人MARKⅡ手雷4颗,火焰喷器一具。刺刀18把。子弹若干。每人一瓶白酒和2支防水手电.

场景二十

戴望春打头,人们从水密门门游出。

两个蛙人持APS水下冲锋枪拦住去路。

程怀秀给他们打手势让他们放行,他们不答应,还做出射击的样子。

戴望春手一挥,张长龙等6个人游过去,和他们打在一起。其他人继续前进。

一个蛙人开了枪,张长龙立即用刺刀割断了他的手腕,伤了手腕的蛙人浮了上去。

一个蛙人也要开枪,被人从背后扯断呼吸管。头上挨了一拳,沉到水底去了。

戴望春和一个僧人撬开紧急出口上边的铁箅子,带领大家游了进去。

场景二十一

昏暗的灯光下,数不清多少台阶的楼梯。楼梯的颜色是黑白相间。

使人们看到后目眩。

戴望春:这叫悬魂梯,就是利用给人造成的视觉误差,使人上下来回走动,直到累死。

秦天良:这赶上诸葛亮的迷魂阵了。怎么走,戴局长?

戴望春:悬魂梯本来是是防盗墓的东西,对付一两个人很有用。我们18个人手拉手,相互提醒,7分钟就可以过去了。团结就是力量啊!

程坏秀:我们就唱着《团结就是力量》过去。

人们携手共进,高唱《团结就是力量》走过悬魂梯。

人们来到悬魂梯的尽头,一个仅容2人爬行的地道露出来。

戴望春和大家一块喝白酒,拧衣服:,里边有诸葛连弩,大家一定要低头爬行,还有里边是零下5度。大家一定要坚持50分钟,坚持就是胜利。

地道内四面是冰,诸葛连弩贴着头皮打来。人们艰难爬行。

场景二十二

窦玉堂一伙人在内奸带领下顺利进入水下兵工厂。他们虽然遇到顽强抵抗,但是凭借优势装备和过硬战斗素质进展相当顺利。地下兵工厂54名守卫,死亡31名,伤13名,400多工人都被反锁在车间里或是绑在设备上。电力车间、主生产车间、仓库、实验室都被按上了C-4炸药。只有异常坚固的核心控制室在最后的10名守卫和8位值班工程师的殊死抵抗下未拿下。

地面上来支援的3400多名武警、公安,和当地驻军抛弃车辆、徒步以急行军的速度跑来支援。路上不断遭到地雷和冷枪袭击。死伤有26人。

总参特战大队也接到命令,登上国产直-9S特战直升机,赶来支援。

两架警用巡逻直升机在水库盘旋。一枚“毒刺”防空导弹射出,一架警用直升机当即中弹坠入水库。它旁边的直升机赶紧拉高。又一枚“毒刺”防空导弹射出,这架飞机被击伤。拉着黑烟撤离了。发射导弹的是邢敏芝。她刚扔下发射具,一把飞刀刺中她的后心。那是行正大师的一个徒孙投来的。邢敏芝倒地后,从腋下里拿出PPK手枪,两枪打死了行正大师的徒孙后自己也死了。

场景二十四


戴望春一行18人爬出地道,一个写着“火”字的闸门出现。

戴望春:这叫五行门,需要牺牲个人,才能保全集体。你们照我的样子做。

戴望春双手托起闸门举过头顶,脚下一股火苗蹿出,烧他的腿。

程怀秀要去救火,戴望春大喊:别管我,照我的样子做。

程怀秀钻过去,托起“水”门,一条水柱直冲她的头。

秦天良钻过去,托起“金”门,一根铁棒敲打他的后背。

白玉柱钻过去,托起“土”门,一条石锤撞击他的前胸。

黄小虎钻过去,托起“木”门,两根竹签扎穿了他的手。

人们迅速穿过五行门,来到一个大厅里。灯光一下亮如白昼。

大厅的高台上里摆着十几具蜡像一样的东西。

戴望春:这是咱们国家最新研制成功的战斗机器人。和它们配套的武器还没研制成功。目前他们只会徒手格斗。过了这一关,就到核心控制室了。

人们定睛一看,发现这些战斗机器人全是金庸小说里人物的模样。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郭靖、黄容、老顽童、杨过、小龙女、张无忌、陈家洛和萧峰。

人们一下子忘掉了一路上的艰险和疲劳,不等戴望春话说完,欢呼着“华山论剑”跳上台去比武。不一会儿,他们都被打下高台,惨叫声连成一片。

戴望春:战斗机器人可不是玩具!他们能学习你的招式,并且以你三倍的力量,二倍的速度反给你。看我的以柔克刚。

戴望春上台后左手轻轻抱住黄容的肩,右手轻轻搂着小龙女的腰和他们缓缓的往前走。两个机器人也迅速作出了同样动作。戴望春和机器人走了20米,那两个机器人静止不动了。

大家也以各种轻柔的动作挽着机器人,过了高台。


场景二十五

核心控制室内

戴望春把移动硬盘交给一个中年工程师:这是神工谱,完璧归赵。杨总,你们受惊了,我代表市国家安全局慰问你们,感谢你们。

中年工程师接过移动硬盘收好,打开广播:工友们,守卫们,我是总工杨汉雄。市安全局的戴局长领人救我们来了。我们的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戴望春把他请到一边,进行广播:窦玉堂,窦玉堂,赶快投降!赶快投降。不投降,把你作成鲫鱼汤!工友们,《国际歌》里唱了拯救我们只有靠自己,赶快挣断绳索,拿起身边的工具作武器,和我们一起战斗吧!守卫们,擦干身上的血迹,战斗到底!为祖国和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我最后要说的是:人民战争万岁,人民战争万岁!

程怀秀则翻出《保卫黄河》的CD广播出去。

工人们,守卫们很受鼓舞!他们相互帮助挣断绳索,砸开门锁,或拿起身边的工具或拣起牺牲警卫的武器冲出来,受伤的警卫也打起精神,重新开始抵抗。戴望春一行18人的老式武器雄风犹在,吐出一条条火蛇。

窦玉堂一伙受到了前后夹击,并且死伤5人。他们戴上防毒面具,放出了催泪瓦斯。

工人、守卫和戴望春他们被呛得咳嗽,流泪,打喷嚏。他们的反击被压了下来。

戴望春,咳嗽:杨总工,你们的防火设施怎么样啊?

杨汉雄,打喷嚏:XX牌的,民族品牌,世界领先。

戴望春:别作广告啦,你快打开他们。

自动喷淋的防火系统打开了,水把催泪瓦斯中和。工人、守卫又开始反击。战斗僵持下来。

戴望春:黄小虎!

黄小虎立正,敬礼:到!

戴望春看看他他被简单包扎的双手:手还可以用火焰喷射器吗?

黄小虎:我是硬骨头连的。手伤了,还有硬骨头,保证完成任务!

戴望春:黄小虎每喷一次火,工程师就把自动喷淋的消防系统打开5分钟,一定要配合好!这样才能打击了敌人,还不发生火灾烧着我们自己。听明白了吗?

黄小虎和工程师们:听明白了!

黄小虎的火焰喷射器喷出火龙,工程师随后打开消防系统,交替三次。窦玉堂一伙被烧死、烧伤28人。开始处于劣势。

总参的特战大队从戴望春的来的路径赶到了。他们迅速投入战斗,形势发生了一边倒的变化。窦玉堂一伙开始节节败退。他们被一队工人劫住。人们缠在一起,两方开始了白刃战。窦玉堂感觉大势已去,拿出爆炸遥控器,准备同归与尽。他的头被一个强壮的青年女工用钢管重重击中,昏了过去。女工拾起来遥控器,跑进核心控制室交给戴望春。

戴望春,拍拍女工的肩:还是工人阶级有力量。

场景二十六

水下兵工厂的战斗结束。窦玉堂一伙死69人,伤13人,连窦玉堂在内被俘13人。两名内奸失踪,5天后在水库边发现其中一人的尸体。 兵工厂工人死21人,伤70人,守卫死40人,伤6人,戴王春所带18人伤5人,总参特战大队死2人,伤7人。

地面上的战斗进行。行正大师的徒孙飞刀刺死邢敏芝后,众特务群龙无首。开始各自逃命。前来支援的3400名武警、公安和当地驻军陆续赶到会同行正大师的徒孙一块展开围捕。在没有发生新的伤亡的情况下,总计抓获特务53人,打死11人,但有4名特务逃脱。

场景二十七

水下兵工厂核心控制室内。

总参特战大队的上校:哪位是戴望春同志?

戴望春:我是。

上校递过来一个蜡封的信封:看后马上烧掉。

戴望春打开,里边是两个纸条。

画外音1、葛振军:小戴呀,我大意了。和平年代照样有战火。你比我警惕性高呀。我觉得你不干特务可惜了。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跟着我老团长干吧!

画外音2:戴望春同志,来吧,正式加入我们!你的税务制服虽然不舒服,可还是穿着吧。

结尾

稽查局长办公室

戴望春低头看账。

程怀秀:老公,你都当局长了还看账呀?

戴望春:兴人民医院长开刀,就不兴稽查局长看账了?平平,你的下一个公开身份是电影演员胡蝶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