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步》[转]

华夏怒吼 收藏 35 572
导读:《风之步》[转]

序言以及接触 文 / 植岸




序言



近几日,黄昏时候,在这条幽静的林荫小路上,常常看到一对形影不离的年轻人在侃侃相谈。温海风屏声敛气地听着张至真讲述她十年梦的人生,他全心全意想涉入她的梦境,不但是因为梦的精采、感动和纯洁,而且因为着梦里有着梁斯浩和这位女孩千古奇缘的爱情。他虽然没有梦里梁斯浩相同的身世与事业,但是他相信那就是他的化身。他跟张至真梦里的情人有着相同的模样,而且梦里梦外都是相同的第一次遇见的缘份。

故事的缘由必须从十年前讲起……



第一章接触

上帝睡着了



1榕树是广州园林的一道风景,中山大学幽径边上的榕树就体现了这风景的独特。下午两点多钟,校园走道上没有几人。草木茂盛的林园,文深吐墨的教学楼,这都流泄着深娃才智。静落在富丽繁杂的大都市里的这块芳土让人找到心灵的谥静。

有一双眼睛忙碌地搜索着这里的每一寸空间,似乎这里的每一寸气息是她需要的一副副灵丹妙药。鬼神不知地从拐弯处冲出来一股风。

“啊……”,“啊……”。“嘎”一声急刹车。

在风景里漂着的魂来不及惊醒,人已经歪倒在地上,张至真的裤子印上深深的车轮痕迹,骑车的人呆若木鸡的苍白。她盯着自行车上的人一眼,爬了起来,抖去身上的灰尘并自嘲地说“这帅哥真不长眼,美女不亲,偏来劫掠丑女。”说完若无其事地要走了。

骑自行车的人回到了现状,他一个劲地道歉:“真对不起!你没事吗?看看有没有撞伤?”像一个作错的兄长。

张至真见他诚恳地自责,便轻松回道:“叹!上帝睡着了!”并深吐一口气,又说,“我没事,你这样匆忙一定是有急事,你走好了,我也还有事情。”

帅哥一愣,骑着车飞快地不见了。

张至真感到小腿隐隐作痛,她跳着脚坐到路边的椅子上,巻起裤腿,“哇,”小腿被蹭得渗透着血,她吹了吹伤痕并自言道:“真是春眠太熟巧,处处碰伤口,昨天是内伤,今天是外伤,明天知多少!”天天愁着、忙着寻找工作,今天想找个地方换换闷气,现在心情被破坏了。眼前的温和恬静景象反增添了愁到深处心更忧。昨天背着行李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奔跑,搬迁的苍凉、无奈很清晰地又在脑子里回映。她眨了眨眼并深叹了一口气,不想让触及深潭的河源涨溢而出。

张至真忍痛绕着校园宣传栏认真地看着,看着……,顿时发觉自己的坐标离心中的所想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她很忧伤地离开宣传栏,又找个地方静坐下来。

离开大学校园大半年来,这一次是第四次失业。在这座大城市里奔劳,张至真发现自己的单薄如空袋的难立,不禁地想到充电,今天她就是怀着这种希望来到中山大学的。候鸟只要成功了千里的飞行就可以安定下家,她为寻找适合自己的生存与发展,千里迢迢地来到这座都市却依然为安定而怅惆。每一次失业又面临着寄人篱下的身无分文的无奈与痛楚。这一次,她不好意思去好友永楠那里投宿,而是投奔陈芸。半个月了,工作还是没有着落。朋友的脸色也开始掩饰不住了,最怕因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的张至真既羞愧又无奈,因此常常在外面把时间拖到很晚才回去。为了尽量让自己过得安心些,她总勤快地涮洗卫生间,清拖地板,清理厨房,尽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

校园变得热闹起来,看着一张张简单快乐的脸,她不禁想起自己曾经也是这般的轻松过,不为一个窝,一口饭而彷徨。

人生的黄金分割就在这不迈和迈的一步之间。

忧心忡忡的张至真离开了中山大学。

她回到朋友住宿的小区,路过休闲处时,看到小朋友们被亲人追嘻着喂饭,金色的夕阳叙照着周边的九里香栏栅,乐观的她不禁叹一声—好一个温馨的傍晚!

张至真踏进朋友的住屋如往常一样甜甜地招呼起来:“我回来了。”

“吃过饭没?”

“刚刚吃过,”张至真笑容可掬地回道,便在客厅里和朋友一起看电视,聊天。

“你真潇洒又乐观,工作不开心就轻松地重新找,”陈芸同事说,“我可做不到,真是羡慕你。”

张至真风趣回道,“美国人辞职是因为实力,而我是迷茫,迫不得已。如果我能有你这么好的岗位,我也会努力珍惜的。”

洗过澡后,伤口更叫疼,然而张至真在朋友跟前若无其事的平常样子挨到十点钟后,如往常般自觉回房间睡觉了。

又一个多思的夜晚过去!

清晨,张至真半醒半睡地躺在床上等待朋友化完妆,出门上班后,她才会起床。朋友毕业于名牌大学,有一份可靠且高薪水的工作,有一个稳定的栖身之地。而她是一个没有名望的高校专科生,这种悬殊不能不说是成攻的起点,轻松的第一步早就决定在我们不能深知的学生时代。



两个星期后,张至真仍然没有找到工作。今天她没有出门,正是中午时刻,安静的屋里,她能听到自己不快活的呼吸,躺在床上睡不着便坐到厅里翻着书本,可是没有丝毫看书的心思,不禁踱起步来。之前,她常常在购书中心或是图书馆阅读喜欢的书籍来充实时间,可是今天,她心灰意懒,心里沉得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只觉得有东西堵压着胸口,脑袋也绑紧得难于喘气。这都因为昨晚朋友对她表示了一个厌倦的动作,张至真为此心乱如麻,觉得尊严受到了轻视,不想成为朋友、亲人的包袱,不想接受冷嘲与可怜的目光。可是现在不能不忍耐着无奈中酸寒的依靠。她不禁自问道:如果日子就是如此,自己是否会疏远亲人与朋友,这就是潜在的意识—失意的逃避吗?回家乡吧,也许不会这么酸寒,可是自己岂不成了捕俘?自从踏进这块热土后,就决心顶着风浪走过去,为了那执着的意愿。然而一次次的失败让她顿时迷失了,找不到迈开的方向。

一个不屈的怀着理想的魂体往往是一个不能主宰感情的人。

一时迷惘崩溃的张至真好想放声地哭,至少哭出来可以让自己变轻松,可是她哭不起来,她拿起钢笔如此地写下了:一声哭啼,一个魂体落地人间/在千川聚海的旅途中成长/熔铸。/那天,她张扬起独木舟的行程,/开始了裸裸的思想去/接受生活的洗礼,/汗程中慢慢垒筑起决堤。

高涨的威胁与险恶打着毁灭的旗号/劈脸盖面而来/摇摇欲坠了吗?/不!!/走出坠落的诱惑/哪怕是一步步/

来吧!/请施张你那恶舌毒爪/刺向我的胸膛/我屹立在你黑暗中

张至真放下笔,情绪慢慢地平静了。

一个坚强的生活者有千百种理由压迫自己去沮丧,终会屈服不了力量的崛起。



苦苦期待中终于迎来了令人倍感信心的面试机会。

从当时公司的简介招牌来看,应该是一家中型不错的企业。虽然公司坐落很郊外,但是现在她太需要一份工作,不管环境偏远,工作职位再低,只要是有几份企业文化氛围的公司,她都会努力争取。在车上的张至真暗暗想着,雨下得越来越大。

信心十足的张至真在大雨中寻访来到公司门口,门卫领带着她经过了噪音极大的一楼车间,踏上二楼行政办公处。她受安排在接待室等待面试。张至真环视起约有二十平方米的空间:一台陈旧的饮水机上架着一个空瓶罐,两张掉了油漆的背靠长木椅,报刊夹里挂着过期而破烂的报纸。

进来的女孩面无表情地要求张至真填表,又一声不响地离开,张至真填好表又坐待了十分钟,女孩终可带她去企管部接受面试。

一个二十多平方米而且简陋的企管部办公室内。

一年工作经验的小伙子企管部负责人简要地向张至真介绍公司的资历,并且简单了解她的工作经历。张至真看得出对方对她满意在心,便提出自己的要求资薪。小伙子又跟她随意地交谈几句后作出最后决定:“我同意你去观看工作室,可以接受你要求的薪水。目前,我们公司环境差一点,很快公司就要改新了,我希望你能来协助我,我们毕竟是同龄人。”像是作好某种勉强的开导。

张至真客气地答谢正离身之时,身旁一个衣冠很简素的男子随地吐了一口啖,并卷起裤腿,脱下湿透的布鞋。他是来面试的应聘者,由于受到了冷落,因此故意耍一连贯的野蛮举动。一片争吵声中,张至真心寒地跟随女孩来到实验工作室。实验工作室与车间连在一块,地面潮湿而脏乱,药剂味让人难于喘气,从几个实验室的工作员身上找不到一点工作中年青人的灵气。这也是张至真第一次见到这么不顾及员工的实验室环境。

回家的路上,张至真心感失望。这是一个打着幌子,其实管理非常缺陷,人才很虚空的公司。还有那个找不到共同语言的孤独小伙子企管部负责人。她不禁问起自己来:难道真是为了一时生存而逃避来这家公司,然后又是准备新的择业吗?悲伤间想起之前逃离的四家公司,比较中她才意识到三番四次的跳槽已让她走向一条下坡路。又是脑际间回映起曾经在工作岗位上的不满情绪和决定,不是较气公司的管理制度愚顿,运作生硬,就是公司领导的管制不清晰,要么就是不甘愿从事机械式的简单操作的工种。张至真不禁长吁一声,社会与工作完全不像她想象,她从未思虑过人情世故的教条作人,仅仅看着心中的那份理想人生。刚进入社会的她对人生的负面产生着洁癖,在初次接触里她对人生的负面格格不入。她是那样的清高而不甘冷淡地失去了忍耐与沉稳,她难于融洽现实的极限生活,而将自己置于没完没了的哀怨与失败里。

张至真在站点下车后已是中午一点多钟。人不管多么心累意疲,总会屈服于饥饿的命令。肚子饿得慌的她挑了个不起眼的快餐店,看了半天的菜单,才能选定最便宜的一份四块钱的蚝油面。现在吃四、五块钱的一顿饭已是奢侈。几分钟后,服务员冷冷地将蚝油面往她桌面上一推。张至真看着这块经过热水滚烫的面饼,上面安然地放着一勺蚝油没有菜叶、没有汤、面和蚝油是如此的黑白分明。她不禁想起长江与嘉陵江的重汇,重而不浊。她浅浅一笑地,这个物质世界贫穷就是低微,社会淘汰你,熟人惊避你,陌生人轻视你。张至真心里不是滋味却又津津有味地咬咀着这多味的面食。



大半年来,张至真徘徊在社会大门入口,自以为有三头六臂,可她在第一跨步中找不到去向,面对社会和生活,恍然间才发现自己是一个面对着巨人与猛兽的小孩。真是初生犊牛不怕虎,小孩没有畏惧的惊慌,而是跟自己说,是上帝睡着了!在初次的接触里,她无奈,她困惑,可是心里还在燃烧着,又在渴望着一丝丝光火。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