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节铁血书库给丢了一段,这里补上

梦中将军 收藏 2 130

这一节本来字数就少,还被书库给丢了一段。更重要的是,本来就是“诗盲”的我,根据情节替陈老总做了一段蹩脚的诗,居然也给丢掉了。下面是VIP的章节。


南方集团军(三)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军长叶挺,此刻正站在地图前出神,思考着今后艰巨的任务。叶挺在接受组建新军的任务后,奔走在国民政府的高官之间,为了争取军费、编制、干部任命,克服了重重困难费尽了周折,终于在1937年10月正式成军。本来叶挺提出申请组办费16万元,结果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大笔一挥,最后只剩下6万元,气得叶挺找到蒋介石,提出这个军长没法干了,还是另请高明吧。新四军的军长除了叶挺,在蒋介石的眼里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且面对猖狂进攻的日寇,蒋介石急需这支力量。蒋介石示意陈诚利用老同学的关系,留住叶挺继续任新军的军长,把组办费也提高到9万元。叶挺提议把红军游击队改编后的部队称为新四军。叶挺的意图很明显,是希望这支部队继承北伐战争中“老四军”的优良传统。 “老四军”即北伐战争时期的国民革命军第4军。叶挺对第4军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在此期间,还到延安去了一趟,MZD热情地接待了叶挺,专门为叶挺设宴接风。并就组建新四军一系列的问题,同叶挺进行了详细的探讨,MZD提出了新四军主要领导人的人选方案,即: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周子昆任参谋长。MZD在延安抗大礼堂主持干部大会,欢迎叶挺。会上,正式宣布叶挺为新四军军长。MZD热情洋溢地说:“我们今天为什么欢迎叶挺将军呢?因为他是大革命时代的北伐名将因为他愿意担任我们的新四军军长,因为他赞成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所以我们欢迎他。”

叶挺也很兴奋,他在欢迎大会上说:“同志们欢迎我,实在不敢当。革命好比爬山,许多同志不怕山高,不怕路难,一直向上走,我有一段是爬到半山腰又折回去了,现在跟了上来。今后一定要遵照党所指示的道路走,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坚决抗战到底。”在叶挺动身从延安回到南方时,项英也随同叶挺一起,回到了临时设在武汉的新四军军部,就任新四军副军长。但是才过去几个月,又接到了中央军委的来电,说目前的形势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由我党的党员董良和战邪两位同志,在太行山发展的队伍,“八路军特别纵队”已经正式归属八路军,使我军的力量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日寇攻陷南京后,该部队派出百余人的“南京特遣队”深入日寇腹地,杀敌逾万给予日寇重创。之后进入了苏皖边界地区,现已发展到五千余人的规模,并且被正式命名为“八路军特别纵队南方集团军”。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开辟南方根据地和第二抗日战场,命令新四军并入八路军南方集团军,宣布了南方集团军的新任命。叶挺早就听说过在华北有一支“八路军特别纵队”,先后歼灭了五个日军师团,在全国引起巨大的轰动。日军占领南京后,据说又是这支部队,组成了突击队潜入南京,给鬼子造成巨大的伤亡和麻烦,同时解救了众多的战俘和难民,南方集团军就是以这支特遣队为骨干的。八路军特别纵队在所有人的眼里是个不解之谜,包括叶挺本人,所以他十分渴望同八路军特纵的人接触,亲眼看看这些被神化了的人物。项英对中央军委的安排好象有些不满意,曾经给ZNL发电询问能否留在南方,ZNL的答复十分坚决,项英毕竟是老红军老党员,尽管心里有意见,但是在行动上却绝对服从,但是他也同所有的人一样,对八路特纵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他要亲眼见一见这些神通广大,大闹南京的神秘人物之后再离开。

苑永贤副司令以雷官集为中心开疆拓土,在津浦铁路以东开辟了大片的根据地,不仅威胁津浦铁路,同时也对长江对面的南京虎视眈眈。派往藕汤、半塔集、六合等地的部队,如出山的猛虎势不可挡,主动出击四处寻衅,打得日伪军纷纷龟缩在据点,再也不敢外出烧杀淫掠。不仅进驻六合,还攻占了与镇江隔江相望的瓜埠,驱逐了国民党军统潜伏在瓜埠的头目徐熹,和青帮头目王锡三,强行解散了“忠义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由于部队在南京的威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地对日军实施攻击,尤其是在竹镇地区一举歼灭400余鬼子,还击退了千余鬼子的增援,使我军在苏皖一带名声大振。天(长)六(合)仪(征)三县爱国青年魏然、陈仁刚、印绳之、葛许光、李绳武等人,率领“苏皖边区抗日义勇军”千余人投奔我军;六合爱国人士张育之组织的抗日武装马集民团,也同我军接洽加入我军;六合、仪征爱国青年徐润芝、孙立坚、费放天、余雷等,率领“抗日救国青年团”、“仪六边区抗日游击队”投奔我军。投奔我军的其他各色武装和人员不计其数,尤其是南京战败后撤退到江北的国民党军,在知道就是这支部队在沦陷的南京纵横驰骋,屠杀大量的鬼子,解救无数的战俘和难民的时候,从四面八方纷纷投向我军,我军再次面临部队急剧扩张的局面。苑永贤司令员严令各团,保证质量控制数量,不得超出一个旅的规模,乘鬼子集中精力应付华北我军,无暇顾及江南地区的时机,立即抓紧时间转入休整,以担负将来的更大的军事行动。已经复原的“血狼团”再次出山,继续担负骚扰和攻击的任务。这样,我江北的部队达到了三个师,五万余人的规模,加上江南的新四军组成的一个师,南方集团军的总兵力达到了近七万余人。

根据南方虽然少山地,但是水网地带较多,不利于行动的特点,为了工作需要,MZD亲自批准给予南方集团军2架米-8直升运输机,南方集团军为了加强同北方根据地的联系,建立了一个十分像样的机降场,使我华北和山西根据地的运输机可以自由往返。叶挺根据中央军委和MZD的指示,提前将新四军军部直接移往泾县的云岭,新四军的四个支队也开始向皖南运动。四月,ZNL、叶剑英、战邪三人,来到半塔集的南方集团军临时司令部,战邪一下飞机,苑永贤司令员就同战邪司令员抱在一起,激动得失声痛哭。除了ZNL和柴聪伟政委几个少数来自未来的人,谁也不知道性格开朗,足智多谋的苑永贤司令员,为何今天如此失态。其实苑永贤以及所有来自未来的战士,除了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年龄稍大一些接近四十岁外,年龄都不满三十岁,在另一个时空中也就是个连排级干部。来到这个时空迫于形势,却担负起指挥千军万马的重任。自从率领南京特遣队离开华北集团军,一直在敌后孤军奋战,按照当时基地党委会制定的战略意图,历尽了千辛万苦,在苏皖一带建立武装并站稳了脚跟,今日见到了老首长又怎能不激动呢?叶挺、项英等新四军高级干部也到达半塔集,在ZNL主持下举行了南方集团军第一次军政会议。会议上ZNL宣布正式成立南方集团军,有关人员的任命如下:

苑永贤任司令员,授中将军衔;

柴聪伟任政委,授中将军衔;

叶挺任副司令员,授中将军衔;

周子昆任参谋长,授少将军衔;

新四军副军长项英调回太原另有安排;

原南方集团军任命废纸,原新四军的部队由集团军统一整编成一个师,师长为陈毅,政委为谭震林,副师长为张云逸。同时制定出南方集团军今后战略发展的重点,战略重点很简单,那就是以上海、南京为阶段性战略目标。八路军副总司令战邪,宣布了南方集团军司、政、后三大机关的人员任命。

司令员苑永贤和政委柴聪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心中敬佩已久的老一辈革命家,见到ZNL和叶剑英时的激动程度,与战邪和董良在延安时相差无几,唯一略感到有点不自在的是,自己居然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员。叶挺和项英等人对把上海和南京,作为我军最终要夺取的目标战略感到不以为然,认为以我军目前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实现这个战略目的,甚至认为这是带有左倾色彩的战略构想。但是,在当天晚上乘米-8直升机,到南方集团军临时司令部所在地半塔集时,一上飞机叶挺等人便吃惊不小,隐约地感到ZNL所说的一切不是凭空想象。及至视察了驻半塔集、藕塘、雷官集等地的部队后,吃惊的同时彻底地信服了,我军窥视上海、南京不是没有道理。我军精良的装备,过硬的单兵素质,给叶挺留下很深的印象。虽然目前还缺少大口径火炮,但是据苑永贤司令员讲,守着津浦铁路根本不愁,一旦具备了攻击的能力,鬼子的军列就是我军的补给车。

在雷官集,苑永贤司令员请大家吃了顿板鸭。雷官板鸭因其产地雷官集而得名,是当地历史悠久的传统特产,自清朝同治年间问世后,以其精湛加工方式和传统风味享誉大江南北。板鸭制作采用宰、卤、晾、煮四道工序。板鸭外表色泽光洁,呈乳白色,食之肥而不腻,松嫩可口,咸淡适中,味鲜醇香,诱人进食。ZNL等人交口称赞,这年头能吃一顿这样的美味实属不易。席间,ZNL频频向大家敬酒,勉励所有人要团结一致,坚持独立自主的发展方针,在南方开辟出抗日第二战场。

叶挺对这位年轻的司令员充满了好奇,和苑永贤坐在一起边喝边聊,谈话的内容涉及十分广泛,最后他不得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司令员,他的学识和军事指挥方面的造诣令人惊叹,更对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感到震惊,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北伐战争时的“叶挺独立团”,对夺取上海、南京的信心倍增。苑永贤十分诚恳地对叶挺说:“叶副司令,您是北伐时期的老前辈,我很年轻需要您的帮助,今后我有考虑不周之处,您可一定要给我提醒!”。“苑司令员年轻有为,率百余人在南京斩倭寇逾万,救国民无数,当为我国军界奇才。能在司令麾下尽一分薄力,实乃叶某三生有幸。”叶挺也诚恳地说。两人商定,新四军的万余人组成一个独立师,按照中央军委的总体战略,将目前的三个师布置在苏皖交界,以及津浦铁路两侧地区,独立师布置在皖南的泾县,并以此为中心开辟根据地,作为我军的战略后方,军部设在泾县西二十公里处的云岭地区。以后随着部队的发展,将开辟皖西的大别山根据地,并争取向河南境内渗透。

陆续开到皖南的新四军部队,经过整编后总共兵力达13000余人,丢掉了连数量都不足的破枪烂炮,完全按照华北集团军的标准装备起来,新型的抗日-1型系列武器足量装备,从头到脚是草绿色的新式军装。经过系统的军政训练,整个部队发生了质的巨大变化,再也不是武器破烂,游击习气浓厚,缺医少药,缺粮少弹,战斗力低下的游击队。取而代之的是,兵强马壮,装备精良,战斗力已经超过同等规模的国民党军,有同日军打运动战能力的正规军。少将师长陈毅兴奋之余赋诗一首:昔日人比枪炮多,缺衣少食难过活。如今铁流泻千里,荡涤河山灭贼倭(此诗系本人胡诌,还请陈老总在天之灵不要见笑才是)。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