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渔网缠住澳间谍潜艇


9月9日至10日,澳大利亚新闻网、《悉尼先驱晨报》、《澳大利亚人报》和《时代报》等澳洲主流媒体均报道称,曾于1978年至1992年间执行对中国和前苏联(俄罗斯)海军舰队与基地抵近侦察行动的老兵集体要求政府“正名”,将他们的绝密间谍行动定性为“参战”,从而获得更高的退役金。


讨说法,澳洲退伍兵要为间谍潜艇行动正名


本周,澳洲退伍军人协会将在珀斯召开年会。在本届年会召开前,一群身份特殊的退伍军人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讨说法”运动,呼吁退伍军人协会要求政府改变他们的身份定性,将他们纳入“参战退伍兵”之列,提高他们的荣誉,增加他们的退役金。


这些退伍兵均于1978年3月到1992年12月在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间谍潜艇上服过役,总人数有千名之多。


捅内幕,对华对苏(俄)侦察 “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澳洲退伍军人协会的《Reveille》报助理编辑约翰-盖特菲尔德在最新一期报刊上撰文称,尽管这些退伍兵因保密要求,或者本人不太愿意讲出所有的事实真相,但所透露的零散信息就足以证明,他们当年所执行的任务危险性丝毫不亚于参战。


据盖特菲尔德透露,在长达14年的时间里,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间谍潜艇曾先后对距离国土数千公里外的中国、前苏联(俄罗斯)、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甚至利比亚等国的海军舰只和海军基地实施秘密侦察,比如说“奥白龙级”潜艇曾远航数千公里,秘密抵近越南的金兰湾,对当时驻扎在那里的苏军战舰实施近距离观测,窃听苏军的通讯。又比如说“猎户座号”潜艇从英国返航澳大利亚途中,美英两国政府要求澳大利亚政府下令“猎户座号”改变航线,突入利比亚领海,对利比亚的黎波里、班加西、德尔纳和图卜鲁格的海军基地实施侦察,猎取利比亚海军的通讯信号。盖特菲尔德感慨地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潜艇艇长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失误,都有可能导致国际性事件,乃至灾难。如果发生意外,澳大利亚潜艇以及艇上的70多条人命就难保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间谍潜艇退伍兵在《Reveille》报上刊登了他“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亲历:“一般情况下,我们会蛰伏在距离侦察目标5海里左右,保持潜望镜的深度,静坐在那里窃听观察。用‘脑袋别在裤腰带’形容我们任务的危险性一点也不过分。为了不被对方发现,我们往往是白天坐在海底待机,或者执行侦察任务,晚上浮出水面充电补充氧气。如果侦察目标举行演习的话,我们还要分析他的战术动作,我们艇上的声纳还会捕捉敌舰只的螺旋浆推进海水的声音,然后算出敌舰的航速与性能。我们的通讯截听设备会记录下敌舰只通讯的信号,返航后交给我们的情报专家去分析。最危险的时候,我们的潜艇会潜到敌舰正下方,距离他们的舰首只有数米的样子,好拍下敌舰的水下部分影像。那时候稍有一点点的闪失,我们就会被敌舰锋利的舰首斩成两半!”


在中国南海,间谍潜艇“落网”被迫浮出水面


正应了“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脚”的俗话,1992年,正在中国南海执行监视中国舰队的“奥塔玛号”潜艇突然被渔网缠住无法脱身。为求自救,“奥塔玛号”被迫浮出水面,在中国军民监视之下斩断渔网,狼狈逃离南海。事件发生后,澳大利亚总理基廷和海军下令取消当年所有的间谍潜艇行动。


“奥塔玛号”的一位前艇员心有余悸地说:“就那么一瞬间,我们的感觉是赤裸裸地曝露在光天花日之下,四周全是眼睛。我们艇当时离开现场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掩面含羞而逃’。我们事后想,如果这事发生在他国的领海内,我们可能要么被俘,要么死无葬身之地。”


绝对机密,全澳大利亚只有五个人知道真相


这些间谍侦察行动如此之绝密,以至于全澳大利亚“只有五个人知道全部的真相”,许多时候包括间谍潜艇上的艇员都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究竟执行什么样的任务。


前潜艇艇长沃尔里奇透露说,潜艇间谍行动直接归国防部“信号处”负责。直接执行侦察行动的是“奥白龙级”的“猎户座号”和“奥塔玛号”两艘潜艇,因为就它们装备有非常先进的通讯监听系统。在“奥白龙级”潜艇退役后,接替它们的是澳大利亚自行研发生产的“科林斯级”潜艇。


前艇长沃尔里奇还透露说,他指挥的“猎户座号”潜艇先后16次执行侦察任务,而了解整体任务情况的只有澳大利亚总理、国防部长、武装部队总司令、执行任务的艇长和信号处处长五个人。执行任务的间谍潜艇上也只有五个人知道每次任务的详细情况,就连他们的航行海图都用帘子特意遮掩起来,而艇上的其它官兵根本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正在执行什么样的任务。


间谍潜艇“通常情况”下不会擅闯侦察目标的领海,但如果觉得冒险有价值的话,艇长会向澳大利亚最高当局提出申请,应该也是会获得批准的。不过,澳大利亚上下都知道,这样的行动风险实在太大,因为一旦间谍潜艇被击沉或者被俘获,那么肯定意味着澳大利亚政府得集体辞职,或者更糟糕。


政府松口,澳政府可能答应老兵要求


面对众老兵的要求,澳大利亚老兵事务部长布鲁斯-比尔逊表示,他已经认识到老兵们的要求,政府将对部分的行动和任务进行重新考虑与定性:“我们会结当时任务的性质,面对威胁的状况和环境的危险度进行重新评估的。”


如果这些老兵的要求得到满足的话,那么所有介入间谍行动的澳大利亚潜艇官兵都将获得参战老兵的相关荣誉,将被授以“优秀服役与战斗勋章”。


新闻小秘书:澳洲对华间谍活动由来已久


澳大利亚对华间谍活动有50多年的历史。50年前美国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达成的一项“英美(UKUSA)协议”,其内容为合作、协调美英及另外三个英语国家的间谍活动。


这五国利用其谍报技术及各自在地理上的分布,建立起一张间谍站点网络,在冷战时期形成了一部令人生畏的间谍机器,直到今天还在继续运转。事实上,美国及其间谍盟友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完全用于谍报活动的全球“影子”电信网,近年来中国就是其多数成员国的头号目标。


被它们用来截取中国通讯的窃听器简单的只是一枝玻璃纤维制的假树---一种被称为“棍子”的麦克风;复杂者如价值五亿美元的间谍卫星。假树枝以前曾被用在收集中国驻华盛顿使馆的重要情报上。


分布更广也更有效的是UKUSA散布全球的地面站,它们日夜监听一系列通讯内容,包括通过国际长途电话线传送的或通过高频外交电波传送的讯息。


国际间的电话交谈有相当一部分要通过高悬于世界各大洋上空约3.6万公里高处的国际通信卫星(Intelsat),它每天要传送难以胜数的电话、传真、电子邮件及电脑的原始数据。


美国及其盟国在许多偏僻地点安放了许多具有战略性的下载点。每个点都有两组碟形卫星天线,一组用于截取通信,另一组则把这些情报通过五角大楼的通信系统发送给国家安全局在各地区的情报中心以进行分析研究。世界上至少有三个类似站点被用来窃取进出中国的国际通信卫星信息。它们分别位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澳大利亚西部的杰拉尔德顿(Geraldton)镇附近;


二、新西兰南岛的怀霍派(Waihopai)镇附近;


三、美国华盛顿州中部陆军雅基马(Yakima)射击场内,这些是拦截太平洋上空卫星通信的主要站点。


除了技术窃听外,澳大利亚和美国还联手直接对中国驻外使馆进行间谍活动。1995年,中澳关系一度紧张,因为中国在坎贝拉的大使馆发现被安装窃听装置。后来才知道,这是美国和澳洲联合行动的一部分!


新闻小秘书:澳总理霍华德称中国军事发展不会威胁他国


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今年6月27日表示,中国的军事发展计划不会威胁全球安全,因为中国需要稳定的环境来发展经济。


到访中国前,霍华德在接受印度尼西亚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需要稳定的国际环境来发展经济和贸易,因此不会令其军备现代化计划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霍华德告诉印尼媒体,北京会把经济贸易发展放在军备之前。 霍华德表示,中国目前的首要目标是发展经济和处理国内事务,如缩小城乡差距等,军事问题会被放在较后的位置。并且,他相信美国对中国军事力量扩张的猜疑不会导致两国关系过分紧张。


他还说尽管澳大利亚的亲密盟友美国担心中国的军事扩张,但他对中美两国的关系前景感到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