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雅典娜的橄榄枝,插在帕特农神庙古老的残垣间;掬一捧爱琴的泪水,凭吊被人遗忘的国王;怀揣荷马的箴言与特洛伊的神话,在沙滩上期待阿波罗赐予的最后一抹斜阳;穿越时空,在蓝白相间的国度守望众神的殿堂……

——题记

对于希腊,最初的印象大概是小时候听说的神话故事,那时就被梦一般的人物所吸引,常常会在暖洋洋的午后搬一把小板凳坐在阳台上,傻傻地幻想有一天能漫步于众神的殿堂,探寻长久以来所守望和追寻的那份神秘。

长大了,希腊不再仅仅是充斥着神秘和美好的幻想国度,而是实实在在的一段辉煌历史。从课本中知道了苏格拉底、荷马史诗、希波战争、雅典卫城……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入,渐渐对希腊有了更为感性的理解,因此也越发地向往。心里觉得那是个神圣的不得了的地方,甚至做梦都没敢奢望能走近,只是那么远远地望着望着。

希腊是爱琴海上一个飘荡的神话,传承着悠久的历史,斑驳中映射出一个震撼人心的文明。这是所有尘世凡人心灵与梦想的归依之地。从果实丰硕的橄榄枝头飘出淡淡的幽香,翻过奥林匹亚山巍峨的身躯,掠过帕特农神庙的残垣断瓦,穿过米诺斯王宫深深地地下殿堂,将整个希腊拥抱在祥和宁静的橄榄树间。想必那游走歌唱的荷马也曾在这片淡香中感受恬静与幸福,在浓荫之下为奥德修斯探寻到了回归的路。夜幕掩映下,巨大的木马推进了特洛伊,海伦的绝世风华倒映在明月初升的爱琴海上。许多个世纪的沧桑,依旧磨灭不了“阿伽门农黄金面具”的熠熠光辉,在有如幻想的英雄史诗中见证了迈锡尼时代的辉煌。昔日为祭祀雅典娜而修建的华美的神庙,早已在战争的烽火中灰飞烟灭了,残留下的仅仅是饱经战火洗礼废墟,尽管如此,当年雅典娜与波塞冬争夺时撒下的橄榄树叶,却已遍布整个希腊……

蓝得透明的爱琴海滋润了这片古老与现代交融的土地,在这里,每一片瓦,每一块砖,都记载着当年恢宏感人的故事。登上卫城,俯瞰大半个雅典,宙斯神庙中残留的几根大柱子依旧有着擎天之势;埃雷赫修神殿的石檐在少女们的头顶化作一篮鲜花,映衬着飘逸的裙角和缕缕秀发;不远处有座拜占庭式小教堂:蓝顶,白墙,朴实无华,却大方清秀,回廊上坐着一只猫,从它的回眸中可以窥见希腊骨子里渗出的安逸和谐。穿行在雅典深邃的小巷中,有种被历史召唤的感觉。随处可以听到悠扬的琴声和深情的歌唱,静静倾听,好像这歌声是在呼唤众神,与一个曾经辉煌的文明做着心灵的交流。坐下来,品一杯醇香的酒,心神便在这个暖暖的下午慢慢扩散开来。

斜阳慢慢地走进爱琴海,卫城静静地矗立,空气里弥漫着橄榄油的味道。回首而望,落日的余晖铺洒在古老的希腊大地上,雅典娜的身影仿佛还徘徊在空中,神庙和废墟渐渐隐去,奥林匹亚山上的众神也不见了踪影,爱琴海却涛声犹存。他们一起融入了希腊的一寸一土,守住了从不曾停下脚步的时间。

高举自由与祥和,以雅典娜的名义,希腊守护着过去,拥有着现在,守望着未来。种下了曾经的古老文明象征:爱琴的橄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