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征文][原创]我的教师节文章《祭母文》

搏浪沙 收藏 8 372
导读:教师节征文][原创]我的教师节文章《祭母文》

这篇文章该不该发到这里我也很犹豫,但是今天的公车上有听到了这首歌“静静的深夜,星星在闪烁,老师的窗前,灯光明亮,……啊啊……每当想起你,亲爱的好老师……”,想起清明写的这篇文章了,通过论坛朋友的鼓励决定今天发到这里。我提前申明:因为母亲是教师,怀念11年前的她所以在忌辰前写了这篇文章,文章不想有所改动了。文章里虽然工作描写少,但是她得离去是在工作岗位上。希望大家不要攻击文章,谢谢!

……………………………………………………………………………………………………………………………………………………

清明,又到清明。“清明时节月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相信大家都读过这首诗,是不是每到这个节日,就会想起后面两句呢?11年前我经常想起的就是后面两句,也记不起清明这个节日和前面的两句诗句。记住这个节日是因为11年前母亲的去世。


母亲已经去世11年了,前一段时间看了一篇冯骥才先生的文章《白发》,“那次同母亲聊天,母亲背窗而坐,窗子敞着,微风无声地轻轻掀动母亲的头发,忽见母亲的一根头发北吹立起来,在夕阳里竟然银亮银亮,是一根白发!这根细细的白发在风里柔弱摇曳,却不肯倒下,好似对我召唤。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母亲也会老,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我禁不住扑在母亲怀里。母亲不知出了什么事,问我,用力想托我起来,我却紧紧抱住母亲,好似生怕她离去…………”。唉,母亲走的时候才48岁,头上看不见白发,我记得当时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好年轻,根本不像年近50岁的人,母亲当然有白发,但很少都隐藏在浓浓的黑发里面。现在记不清母亲白发的具体位置了,可我好想再次见到母亲的白发,哪怕是一头雪白的银发呀,让我为她轻轻得梳理一次,不想这也成了奢望。


母亲得病快,去世也快。记得是清明节过后查出了肝癌已经到了晚期,到了阴历五月初十就去世了。那时新麦快要成熟了,我座车去医院看望母亲,看见路两旁碧绿碧绿的新麦快成熟了,而我突然感觉到母亲吃不到了,没有想到成为了事实母亲真的没有等到那一天,生病到去世前后不到3个月。


母亲是一名教师,记事的时候母亲还没有返城在乡下教书,经常是她去上课,我自己在教职员宿舍玩。有时候,有些淘气的学生被母亲罚到教室外或是逃课,他们就带我去小河边玩,但是每次被母亲逮到就不会受到太严厉的惩罚。记得母亲去世后4年我去那个地方,居然还有人认出了我,说起母亲教过他呢,可是现在却人世两隔了!有了妹妹的那年母亲终于回到了城里,分配到矿上一所小学教书,可从此就更加的忙。因为,她是毕业班班主任,没有了时间概念。那时由于姥姥照顾我,妹妹很小就进了托儿所,那以后,全园最晚走得一个也是妹妹。


母亲就在妹妹上四年级的时候离开了一段毕业班教学,其余时间里一直是带毕业班。每次夜里醒来看见母亲不是备课、就是在批改作业。小学有一首赞美老师的歌“静静的深夜,星星在闪烁,老师的窗前,灯光明亮,每当我轻轻走到你窗前,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啊啊……每当想起你,亲爱的好老师……”当时有顽皮的同学阴阳怪气的唱,我还跟着学,现在想想其实那时候我的感触应该是最深得。就这样母亲忙了又忙,一年又一年,母亲把我和妹妹送到了初中、高中。




母亲在得时候,我的衣服都是她给我们做,一年四季不断,除了给家人外还给一些同事、朋友做衣服。只要有人赞扬就是母亲最大的快乐,有次她的一个学生学习不好,晚上被父亲打出了家门,穿着单衣单裤跑来我们家找我母亲。由于是初冬母亲赶紧把一件大衣披在他身上,并且亲自把他送回了家,以后那个学生很听母亲的话,成绩也有很大的提高。




我小的时候经常生病,并且每次病得都比较重。听姥姥说我很小的时候得了一次白喉病,当时是唐山地震刚刚过去,医药很紧张,那时也没有什么好方法只能输液,我病得厉害只有在前额找到血管输了,母亲就抱了我三天三夜,后来是姥爷找到了偏方给我治好了,整整三天母亲就抱着我吃、喝;还有一次是妹妹刚刚会跑,不小心碰到了煮水的锅,双手全被烫伤,母亲就每天下班后直接去医院,在小小的病床上抱着妹妹过了三夜。“生儿就是母难之日”。小时候生病时我在晚上睡觉定要抱着母亲的一支胳膊睡觉,让母亲的手抚摸着我,我才能睡得安稳,当时觉得母亲粗糙、温暖的手就是最好的良药,这样的习惯一直到升上初中才改掉。




1995年,清明节后母亲生病了,这次来的很猛很重,以前母亲很少得病,所以她也没有在意。不过查出来后大家都瞒着她,我得知后躲在厕所里哭了一个小时,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多好呀!慢慢的学校让母亲休了长假、入院再后来不能下床了。那以后母亲不愿意住院了、不愿意再花钱、不愿同事、朋友,尤其是她得学生来看她。回到家后母亲说,她早就知道自己的病了,从休假那天就明白了,听到她说完家里哭成一片。母亲的病越来越重,可是弥留之际她还放不下我和妹妹、放不下年迈的姥姥、还提到了她毕业班的学生,说还有一个多月他们就要毕业了。




农历乙亥年五月初十凌晨三点四十七分,母亲最终离我们而去了,没有吃到新麦,没有送走她另一批毕业班学生,不再理会妹妹的呼唤、不再看一眼身旁悲痛欲绝的姥姥,就这样走了。我当时没有哭,而是骑车去通知了舅舅们,只是心里一直在说“我没有母亲了,我是个没有妈得孩子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姥姥在母亲出殡的那天昏死了好多次;妹妹当时只能在家里输液。最让我不能忘记得是,那一天母亲的学生来送行,当车驶离的时候,一群学生整齐的站在了路旁,戴着红领巾在班长“敬礼”的口号声中给母亲送行,一直到我再也看不到他们。这件事很多年后我的朋友们每次谈起,都说当时心里就受不了,一直到现在也不能忘记。




失去了,我的母亲;失去了,家里的温暖;失去了,每次进门时那一声熟悉的呼唤;失去了,在我生病时被我紧紧抱住得胳膊;失去了,那双能让我安然入睡即粗糙又温暖的手;更失去了,那个紧紧抱着我和妹妹关怀、爱护我们的人,我们的母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