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实行美式民主的国家陷入血雨腥风之中

loudspeaker 收藏 241 16408
导读:又一个实行美式民主的国家陷入血雨腥风之中

痛苦的菲律宾人面对政治暗杀恐惧


林友顺


总统歌丽亚.阿罗约执政至今,已经有七百三十名异见分子被暗杀,情况比马可斯执政的军事戒严时期更严峻,包括同情左派的农民、工人、学生、法官、新闻从业员及地方议员等。今年一月到五月,已经有七十五人被暗杀,菲律宾的政局俨如一个「没有宣示的军法统治」。暗杀及掳绑行为主要由政客、军警特、地方豪强指使。杀手多为两个骑着摩托车的蒙面人,枪杀事主后马上驱车离开。由于警政及司法系统腐败不堪,凶手大多逃之夭夭。


菲律宾是一个标榜拥有民主政治的国家,一个高唱人民手上握有投票权的国家,然而,政客、军警特、地方豪强看不顺眼的异见人士,却屡屡遭到暗杀、掳绑。母亲霎间失去亲儿,女孩忽然被掳走,从此音讯杳然。在菲律宾的土地上,有人跳着乐天知命的快乐舞步,但也有人坚毅而痛苦去追寻理想,然后突然被暗杀。


菲国人权组织统计,从二零零一年歌丽亚.阿罗约(Gloria Arroyo)执政至今,已经有七百三十人被暗杀,包括农民、工人、学生、教师、教会工作者、律师、法官、新闻从业员及地方议员等,单是今年一月到五月,已经有七十五人被暗杀,二十五人失踪,今天菲律宾的政局,俨如一个「没有宣示的军法统治」。今年七月,亚洲周刊深入菲律宾吕宋岛中部的达腊省(Tarlac)、邦邦卡省(Pampanga)和布拉干省(Bulacan)等主要发生暗杀事件及菲共散居地区,调查采访这个正在淌血的国家。


政治暗杀在菲律宾近代史上一直纠缠着苦难的菲律宾人民,其中尤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军人独裁政权马可斯时代及当前执政的歌丽亚.阿罗约最猖獗。暗杀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两名乘摩托车的蒙面杀手,或是清晨突现于候车亭,或是突现于月黑风高四周一片黑漆漆的农村小屋,或是在夕阳西照高速大道回家途中、艳阳高照闹市大街上出击,人民惶惶不可终日。这些人或是法律上赋予武装的军人、警察、民兵,或是地方庄园霸主雇用的职业杀手,只需一百美金,就可买下人头,夺走手无寸铁敢于抗争的平民百姓的生命。


四百年前,菲律宾开始成为西班牙的殖民地,也承袭了西班牙封建庄园制度,全国土地由少数家族拥有,菲律宾前总统科拉桑也是大庄园主的后代。直到今天,虽然阿罗约政府提出土地改革措施,但距离人民能真正分享这片土地的日子仍然遥远,不少被暗杀者,就跟争取人民土地权有关。


今年七十一岁的马茜玛(Punsal Maxima)是名农村妇女,一直与四十一岁儿子迪卡罗(Rio Degaro)住在菲律宾吕宋岛中部一个农村。迪卡罗是名画家,十五年来依靠画户外广告及T恤维生。他与妈妈的生活虽然艰苦,不过还是充满欢乐。


母亲亲睹杀子凶手


二零零五年九月的一个下午,马茜玛在屋里看电视节目,迪卡罗则在屋外画画,突然,她听到一声枪声,赶忙走到屋外,惊觉儿子躺在地上,马茜玛急忙抱起痛苦呻吟的儿子,迪卡罗颈项有个枪伤口,更抬头看着凶手离去。不久,迪卡罗便丧命。


警察很快抵达,匆匆拍照后离开,没有深入的调查。邻居告诉马茜玛,她的儿子被杀是因他是菲律宾共产党武装组织新人民军的支持者。然而马茜玛怀疑,她的儿子可能是因成为左派压力组织劳动群众党(Anakpawis)的成员,参与解决当地市集被拆事件而被暗杀。警方至今并未逮捕任何嫌犯,迪卡罗案不了了之。


卡琳(Carlyn)是著名的菲律宾大学社会学系学生,二十二岁的她多才多艺,也是一名活跃的学生领袖。卡琳在事发时正着手进行贫农问题研究,同时参与农民联盟,协助处理农田被厂房污染的问题。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凌晨二点,十多名军人乘坐卡车来到卡琳的租房,军人命令房东开门,然后冲进屋内把卡琳及其同学瑟琳(Sherlyn)掳走。至今两人毫无音讯,人们普遍相信她们已被杀害。


类似迪卡罗被暗杀、卡琳与瑟琳被掳绑的事件在菲律宾经常发生,以前任独裁者马可斯及现任总统歌丽亚时期最猖獗,两者最大的不同是马可斯是实行军事统治,公开指示军警枪杀左派异见分子及新人民军成员;歌丽亚则被指一方面高谈民主人权,一方面则放任军警对其政权最大威胁的左派组织进行秘密斩首行动。左派人权组织促进人民权益联盟(Karapatan)协调员科拉指出,马可斯在执政二十年期间,杀害逾千名左派异议分子,但歌丽亚在短短的五年执政期间却逾七百人被暗杀,大有超越马可斯的毒辣手段之势。科拉形容当前的菲律宾是「没有宣示的军法统治」。


根据促进人民权益联盟在全菲收集的数据显示,从二零零一年歌丽亚执政至今年八月,已有七百三十人被暗杀,其中三百人是三个主要的合法左派压力组织成员,即人民第一党、劳动群众党及卡柏拉妇女党。大部分暗杀事件发生在马尼拉以外的地区,被暗杀者包括农民、工人、学生、教师、教会工作者、律师、法官、新闻从业员及地方议员,这些人大部分是因为在地方上领导居民进行维护权益的斗争,以致成为当权者或利益受损集团暗杀的目标。


今年已有三名记者被杀


就在今年五月二十二日,支持人权分子的新闻记者费尔南多.巴图尔(Fernando Batul)在公主港市被两名骑着摩托车的杀手枪杀,巴图尔是今年第三名被暗杀的新闻记者;去年共有七名记者被暗杀。


维护自由律师组织(CODAL)发言人科墨纳斯(Neri Colmenars)指出,过去五年,共有十五名律师及十二名法官被暗杀,这些案件大部分都没有破案。此外,仍有众多律师被掳绑或被骚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当大部分菲律宾人沉醉迎新年的庆典时,曾经负责审判多起贪污案件的法官金俄荣(Henry Guingoyon)被暗杀。金俄荣出任法官前曾是人权律师,他较早时裁决政府收回阿奇诺国际机场第三终站工程不当,必须赔偿菲律宾国际机场公司六千二百万披索(约合一百二十一万美元)。人们普遍相信他因此判决丢命。


科墨纳斯表示,大部分被暗杀的律师都是因为积极参与维护工人权益和人权,而被军警单位列入「国家敌人的名单」,成为被暗杀的目标,著名人权兼维护工人权益律师达谷(Dacut)就是其中一人。


达谷出席会议途中为孩子买奶粉时,两名骑摩托车的枪手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趋前朝他开枪,然后扬长而去。身中多枪的达谷现场毙命,警方至今仍然无法鉴定凶手身份。科墨纳斯指出,任何组织一旦被治安单位卷标为左派或共产党前线组织,该组织领导及成员就有被暗杀的可能;任何个人若被治安单位列为「国家敌人」,这些人任何时刻都有可能丢命。他说,根据当局的手法,被列入「国家敌人」名单者,初时会接获情治人员的威胁,若受威胁者还不知趣继续进行群众运动,情治人员便开始跟踪,迫使这些群众领袖退却;若被跟踪者再不「知难而退」,暗杀就是下一步行动。


在菲律宾,所有的政治暗杀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模式:枪手蒙面,两人一组,共乘摩托车;案件往往没有破案。面对越来越横行无阻的暗杀行动,没有能力阻止暗杀行动却也不愿向军法行为低头的左派组织向国际组织发出求救讯号,邀请各国司法、记者、工会、农民等组织前往菲律宾进行调查,向菲律宾政府施压。


国际特赦组织在菲律宾完成人权情况调查后日前发表一份厚达五十一页的调查报告,谴责菲律宾政府践踏人权,并要阿罗约总统采取有效的行动阻止暗杀行动继续发生。该组织强调:「(阿罗约)政府有责任保护每一位菲律宾人民,不论他们的政治信仰是什么。」


一支由荷兰及比利时法官及律师组成的调查团也在菲律宾完成调查后发表一份长达四十二页的调查报告,指责菲律宾政府没有采取有效行动保护手无寸铁的人民。报告指出:「虽然菲律宾的民主机制健全,但暗杀行动却让人深感忧虑。这很清楚显示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宪制国家无法正常操作,那就是因为有股势力破坏民主机制的操作。」


在强大的国际舆论声中,菲律宾国内安全及地方政府部长普诺在今年五月指示警方成立以副警察总长拉松(Razon)为首的项目小组,负责调查在二零零一年至今被暗杀的政党领袖、记者及激进组织成员的案件。然而,人权组织认为当局设立项目小组只是一种门面功夫,以好向国际舆论交待。国际人权组织对此也有同感,他们质疑菲国警方的破案能力,同时指不少暗杀案件事实上牵涉警队人员。


拉松在今年七月于马尼拉警察总部会见成员包括亚洲周刊代表的香港真相调查团时表示,过去五年,只有一百零一名政治领袖被暗杀,另有二十六名记者因工作关系而被暗杀,这与人权组织记录的七百三十人的数据差异极大。根据拉松向调查团提供的资料,涉及暗杀者除了军警人员,也包括新人民军及民兵组织。他指出,在一百零一起政治暗杀案中,二十七起政治暗杀及二十六起记者被暗杀案件已完成调查,并有十三名嫌犯被逮捕归案。


国际人权组织对警队项目小组的公信力没有信心,他们要求歌丽亚成立独立调查团,着手处理暗杀案件。


随着暗杀事件日益增加,国际对菲律宾人权情况也日益关注。菲律宾最重要的盟友美国国务院罕见发表声明,对菲律宾人权情况表示关注;国际特赦组织、亚洲人权组织、国际律师公会、国际新闻从业员协会、国际贫农组织等也纷纷派遣调查团到菲律宾,实地了解政府践踏人权的情况。


为了应对国际日益高涨的舆论,歌丽亚在今年七月的总统献词中首次公开谴责暗杀行动,不过,她也在同个场合上公开赞扬被左派组织形容「屠夫」的第七旅指挥官巴巴兰将军。人权组织认为,歌丽亚的行动只是「假谴责,真赞扬」,谴责暗杀行动声明只是向国际社会交差,赞扬巴巴兰将军(Jovito Palparan)则是向军警部队发出错误讯号,要其它军警首领以巴巴兰为榜样,采取强硬的手法对付左派势力。巴巴兰是吕宋岛中部的军事指挥官,自从他派驻这个地区后,当地的暗杀事件层出不穷。


暗杀事件在菲律宾持续发生,一方面是因为菲律宾疆土辽阔,中央无法有效控制地方政府,以致割据一方的军阀、地主及政治领袖得以为所欲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歌丽亚对左派势力的态度及政策。


阿罗约是在二零零一年第二次人民力量运动中推翻当时的总统埃斯特拉达后上台,这次人民力量运动的主要推手是组织及动员力量强大的左派组织。歌丽亚一直把左派视为动摇其政治地位的主要威胁之一,因而需要借用军警的力量消灭这股势力。


歌丽亚有意搞好菲律宾经济,稳定政局却是让经济走上去的第一步。自马可斯在一九八六年被推翻后,菲律宾政局就一直动荡不安,军人政变,菲共及南部回教武装叛乱及政客的投机行为,让曾经是东南亚经济最发达的菲律宾沦落为贫穷及落后的国家。在拉莫斯出任总统期间,军人出身的拉莫斯一方面得以控制军队,没有军人政变之忧,另一方面他则对反对势力采取怀柔政策,分别与菲共及回教叛军举行和谈,为菲律宾创造短暂的稳定政局。不过在一九九二年拉莫斯任满下台后,菲律宾政局再次动荡起来,这为才要发展的菲律宾经济造成重大打击。


歌丽亚靠军方固政权


现 年五十九岁的阿罗约出身名门家族,父亲是菲律宾第五任总统马卡柏加尔。政治观察家形容她为「聪明、冷静及敏锐」,有「铁娘子」的美称。为了确保参众两院得以通过她所制定的政策,阿罗约通过各种手法成功争取两院议员的支持。多次面对军事政变的歌丽亚也拉拢军事将领的支持,同时限制高层将领的任期,避免军事将领有足够的时间在军队里培植势力。歌丽亚至今已撤换八个武装部队首长。


为了赢得企业界及外资的支持,歌丽亚采取高压手段对付具有强大群众支持的左派势力。左派基本上控制了菲律宾的工会、农民组织、学生组织及环保组织。为了争取工人、农民的权益及保护环境,左派往往成为领导工人、农民及小区群众抗争的最主要力量,这也往往损害大地主、大资本家的利益,很多时候抗争皆以流血结束。二零零四年鲁西安达糖厂发生罢工事件,劳资双方一直无法解决纠纷,最后军警开枪镇压,导致七名工人被杀。数名协助罢工工人的左派人士也在随后被暗杀,成为菲律宾历史上最血腥的罢工事件。


菲律宾大学政治学教授菲里尔相信,当前菲律宾发生的政治暗杀事件,可能与国家保安政策有关;她相信这项政策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她指出,左派政党在选举表现良好,令歌丽亚政府产生戒心,以致在二零零四年开始了针对左派的打压行动,这包括军事上,政治上及暗杀行动。


需商界经济支持的阿罗约在对付左派异议分子一点都不手软。阿罗约在一方面逮捕及提控参与推翻她的五名左派议员,致力将他们投入狱,她也向军方指示,要在两年内消灭左派势力,包括武装及政治势力。阿罗约的高压手段显然赢得部分资本家的欢迎。一个名字不愿被引述的企业家直率的表示:「这些人应该被杀。他们平时只会带头闹事。」


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人权及左派组织并不因此坐以待毙,他们一方面在国内抗争,另方面则在国际积极动员,邀请国际组织前往菲律宾了解真相。但最讽刺的是,菲律宾却在最近与中国等当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由各国政府设立的法律人权委员会主席桂顺宾日前向成员国发出警告,菲政府至今仍未能向联合国提呈人权报告,而且暗杀行动与掳绑事件继续发生,将导致联合国将菲律宾列入黑名单。


掳绑在菲律宾与暗杀一样严重。从二零零二年至今,菲人权委员会调查五十八起左派成员被暗杀案,同时调查五十八起掳绑案。在这些掳绑案中,十八起怀疑由军人所下手,十二起怀疑由警方所干;大部分被掳绑者最终都没有音讯。人权组织指军警掳绑左派成员主要是获取情报,一般人也相信,被掳绑者在三个月内没音讯,极大可能已被杀害。


至今没任何迹象显示暗杀事件会停止,在国际压力下阿罗约承诺将成立一个由退休法官领导的独立调查团,并赋予「比总统更大的权力」,负责调查一系列暗杀案件。然而迫切需要军人支持的阿罗约又如何能确保在照顾军人的利益的同时正义得以伸张?


菲律宾无休止的暗杀行动是个可悲、可耻的事件,这让人回想起国共内战时期及拉丁美洲独裁时期的失序黑暗年代。当太阳照耀世界各地之时,菲律宾却因火山的浓烟掩盖大地,几乎令人窒息。无助的菲律宾人民无法等待二零一零年歌丽亚任满下台,唯有期待国际社会的支持,走出政治暗杀的恐怖阴霾。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