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第六章节下续

dvbill 收藏 1 27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第六章节下续

二零三三年美国西点

“军官最重要的品德是是胸襟!”教官说道;“一个高级军官要学会容忍别人的胸襟,就像胡世庸肯主动站出来为最看不起他的前任南京军区司令朱海鹏洗脱一切罪名!那不仅需要勇猛、坚强、忍耐等等,更需要伟大的人格!”

=============

==================

=========================

二零三三年中国石家庄陆军学院校长室内

“朱海鹏!”胡世庸抬头想到;“这名字好熟悉啊!”

“别装了!”吴仁笑道;“他今天下午才罚你站了半个钟!你会不记得他?”

“是啊!”李绍良也跟着说;“全校教员中数他罚你次数最多,几次喊着要开除你。只怕他化成灰你也认得吧!嗯---至于你为他洗脱罪名吗?就算你不在一边落井下石的话---你也不是胡汉三了!”

胡世庸一脸憨笑道:“周主任!你看:我会为朱教员洗脱罪名的事----说出去,谁信啊?”

周主任低头想了想:“也许将来,他的人品、、、、、”

“不过话说回来!”胡世庸抱头靠在沙发上;“如果要是美女求情或、、、、”

“或者说有人用枪顶着他的猪头!”李绍良想当然的说;“他一定会这样做的!”

============================

=================================

======================================

二零一零年南京二二九师师部

“世庸!我不得不承认我过去对你成见太生了!”欧阳明月面带微笑的说道;“你智破日谍的那件事,虽说我亲眼所见,可直到今天我还是不太相信;至于汤山之战的胜利更让我感到是在作梦!恐怕我还在思索时,你只怕又创造了新的奇迹了是吗!”

胡世庸受宠若惊看着昔日对自己拳脚相加的“暴烈女”今日竟然对自己如此客气,不由的深吸一口气:“这恐怕是与您认识以来,您第一次称赞我,我真是、、真是、、”说着双手不停的搓着!

、、、、、、

、、、、、、、

“对了!”欧阳明月突然说道;“你不是说过华东战局失利是由于日谍造成的吗!”

“是啊!”

“那就应该与朱海鹏司令员无关吧?”

“当然!”

“如果我们将这些写成材料上报中央,朱司令员就会没事对吗?”

“那是一定的啦!”

“那你怎么不上报?”

“这个、、这个、、”胡世庸心道:“他没事的话,一定又回南京当军区司令员;到时,我不得去吃屎吗!再加上他平时对我、、我不在他背上补上一刀,我就己经比佛祖还伟大了!”

“你是不是因为他平日里、、、”

“明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难道我是那种鼠肚鸡肠的人吗?”胡世庸心中在想:“我不是,我不是才怪!我不是的会全世界的人都不是了!”

“可是、、、、”

“明月,不用急吗?”胡世庸说着双手握着欧阳明月的双手;“我会安排的,只怕、、、、”

欧阳明月突然感到不对劲,胡世庸的双手到了她肩膀上了,她突然想到:对面的男人是胡汉三啊!、、、、

、、、、

、、、、、

、、、、、、

“你到底上不上报!”欧阳明月再现巾帼风采,左手用手枪顶住胡世庸的下巴。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胡世庸求道;“我上报还不行吗?我上报还不行吗?”

“狗改不了吃屎!”欧阳明月头也不回的走了。

、、、、、、

、、、、、、、

刘云看了看材料,忍不住向胡世庸问道:“胡司令,据我所知你与朱海鹏的关系、、、”

“说句良心话,朱海鹏平日对我并不好!”胡世庸激动万分的说道(他妈的!你们怎么不早点处决他,害得我被人逼着来为他求情!)、、、、

刘云一边听着,一边喝着茶,他想过胡世庸可能会说的一百万理由,可当听到胡世庸下面的话时,茶硬是从口中飞出、、、、

“现今日寇入侵,我等应以党国大业为重!看在党国的份上,兄弟怎么也得拉他一把!”

==========================

==================================

==========================================

二零一零年北京秘密看守所内

一个标准的中年军人端正的坐在铺上,反复思索着,华东战事是彻底的失利,可自己问心无愧啊!不由得长嘘短叹:“古有袁督师,今有我朱海鹏啊!”

就在此时,关着的门打开了。

三名秘密宪兵走进来,为首的说了一句:“朱司令,请跟我们走一趟!”

“看来是时候了!”朱海鹏从容不迫的站起来,跟着出去、、、、

、、、、、

、、、、、、

朱海鹏只见总政委部的欧阳全友老将军站在屋子里等着他,桌子上一套崭新的将军服、、、、

“朱海鹏!”欧阳老将军淡淡的说道;“你的问题己经清楚了!你自由了!不过党和人民需要你、、、”

“是不是南京失守了!我军损失多大?现在的战线在哪里?”朱海鹏急忙问道,他明白凭胡世庸他们三大草包决不是近藤的对手,现在总政治部放自己出来,只有一个可能,前线的情况己经万分危急了!

“嗯!---”欧阳老将军摆了摆手;“小鬼,打开电视给朱司令员看!”

、、、、、

、、、、、、

、、、、、、、只见电视里传出方月容的新闻发布会:

“我二二九师之一部于汤山一线与日第十三师团主力展开惨烈交锋,我二二九师全体参战官兵抱着为国家为民族血战到底的崇高思想,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与日军发复激战,阵地几度易手、、、、虽然他们缺乏重武器,可他们的战斗意志是无坚不摧的、、、、(电视中播送出决死一团左侧阵地上团长带头用手榴弹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的一幕、、)、、、、由其我二二九师某团教导支队为有力支援兄弟部队作战,连续对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第十三师团第四旅团发起十九次冲锋,并将其数度重创、、、、(播送出牛杰率众冲锋,战死的一幕、、、)、、、我二二九师终将有着日“第一联队”之称的吉本联队全歼于汤山,并击退日第十三师团部第四、第十九旅团,是役我军阵亡21689人,伤6751人,失踪1213人;日吉本联队与日士官观摩团4127人无一生还!”、、、、、、、”

“虽然很艰难,虽然很惨烈!”欧阳老将军平淡的说道;“可他们还是胜利了!只是代价太大了、、、听说重创小鬼子“钢军”的指挥员就是老马的儿子,不过在最后一次冲锋的时候、、、、”

朱海鹏看着电视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还有!”欧阳老将军看穿了朱海鹏的心思;“你之所以没事,全是因为胡世庸写材料为你证明!”

“什么!“朱海鹏还吃惊了、、、、

=============================

====================================

===========================================

二零一零年南京

“刘主任!”胡世庸笑容可掬的说道;“我还有一事!”

“什么事?”刘云说道;“原则上我无条件支持你们保卫南京的工作,只要不过分,一切都没问题!”

“我想向您要一个人!”

“谁?”

“康德彪!”

“他是?”刘云一脸茫茫然、、、

“一个水兵!被你们关着、、”

、、、、、、、、、、、、

、、、、、、、、、

、、、、、、

南京政治部特别监狱内

“刘主任!”胡世庸问道;“问句不该问的!如果我们守不住,你们是不是会把他们处理掉?“

“会!”刘云看着胡世庸斩钉截铁的说;“如果你们失职的话,我们也会将你们处理掉!”

“开个玩笑吗?不要这样认真!”

、、、、、、

、、、、、、、、

“你就是康德彪!”刘云打量着面前的海军中尉,想不出胡世庸要他的理由,又看看胡世庸,胡世庸像是看见稀世珍宝一样,打量着康德彪。

“这位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胡世庸将军!他有事找你!”

康德彪正要行礼,胡世庸立即上前问道:“你真是康德彪?”

“是!”

“会不会发射C801导弹?”

“我一个人、、直怕、、”

“我找几个机灵的,你好好教教!”胡世庸看着他说道;“党和人民相信你是清白的,并给你一次证明以前的战事失利与你无关,有没有信心为海军血耻!”

康德彪一听,全身一抖:“我、、我、、、”

“怕死就别去!”刘云烦了、、、

“保证完成任务!”、、、、、、、

=======================

=============================

====================================

二零三三年中国大连舰艇学院

一位教官正在对学员们说道:“在中日开战之初,由于日本间谍的渗透与当时一些腐败官员的变节,使得我们海军损失惨重,很长的时局我们没有还手的能力,可有一位海军中尉在南京决战的舞台上,为中国海军争挽回了最后的颜面!”

、、、、、、、

、、、、、、、、、

=====================

=============================

二零三三年美国西点

美国教官则是这样说:“康德彪一个普通的中国水兵,虽然没有军舰,没有潜艇,可是他还是将中国海军在开战之初失去的面子,一下子争回来了!”

================

======================

=============================

======================

================

胡世庸正要同刘云离开秘密监狱,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你们让我看看我哥吧!”

“不行!”得到生硬的回答。

胡世庸三步并两步的上前一看----是黄娟!

“她不是在北京倍赵俊浩吗?”胡世庸心想,可嘴上轻轻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出了什么事?”刘云向看守问。

“报告!她要求进入探监!”

黄娟咬了咬嘴:“我只想看一看我哥哥!”

“喔!----”胡世庸想了想,回头对刘云说道;“其实她哥也是冤枉的!这些我在材料中也提到过!刘主任,您看能不能、、、”

“胡司令是南京的最高长官,而且出示了充分的证明材料、、、、这里凡是因为华东战事失利的人员,都可以获得自由!”刘云顺水推舟送了个人情,心里也不想有太多冤狱出现在自己手中、、、、、、

、、、、、、

“哥,你没事了!”黄娟看见哥哥黄天鹏平安无事的走出来,高兴万分,并说了一句让刘云也深感愕然的话、、、

“我们走吧!”黄娟得意忘形的说;“我们一起座俊浩派给我的飞机去北京去!”

、、、、、

一身海军少校服的黄天鹏走到胡世庸与刘云的面前:“谢谢胡司令!谢谢刘主任!胡司令,我听康德彪说,你有任务派给他。请也叫上我吧!”

“我们二二九师不缺指挥官,缺的是技术士兵!”胡世庸丢下一句话向前走,当走到门口,左手将要推门时,突然深深的对着黄娟回望了一眼,双眼泪水忍不住流出来了、、、正好胡世庸身上的手机响起了“忘了怎么哭”的音乐、、、、

“胡司令,感情的事不能强求的!”刘云看出了点头绪,走过去拍拍胡世庸的肩膀,走开了、、、、

“我知道!”胡世庸只是点点头,泪水还在流、、、

“师长!为这一女的哭不值得!”警卫员直言道。

“我知道!”胡世庸依然在流泪、、、、

“那您别伤心了!”

“不是啊!”胡世庸指右手指着说;“我的左被夹着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