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之行----夜宿贾登峪

月映萧湘 收藏 7 136
导读:新疆之行----夜宿贾登峪

夜宿贾登峪


贾登峪,顾名思义是姓贾的人家住的地方,离喀纳斯湖二十多公里。为了保护喀纳斯湖的原生态,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近年来规定游客不得住在湖边。贾登峪便兴建了许多旅馆,专供游人住宿。

我们一行入住了两栋别墅,依山傍水,别有一番清幽。晚餐应我们的要求,摆在门外的草坪上,蒲公英伸长着肥厚的叶子四处探看,小黄花开了一地。

旅游团餐总是很普通的,要想好吃的得自己放眼拿来。看来旅馆管理员深谙此道,一个造型奇特的羊肉串摊就摆了出来。烤肉的小伙子是哈萨克族,高大卷毛灰眼珠,头上照例戴一顶小帽。他手势好,调料怪(好象是一盆面糊糊),更会鼓动,说他的羊吃的是中草药,不膻无异味。惹得大家纷纷解囊,一时油烟四溢。司机夏师傅介绍说羊油更好吃,他们的风俗是客人来了先敬羊尾巴油。我试了试,果不其然。

乘着苍茫的夜色,我偷偷地拔了些蒲公英,打算煮点清热解毒的药汤喝。在溪水中洗时,冻得手发疼,象古诗说的“水寒伤马骨”。旁边两个中年哈萨克人直乐,这可是雪山来的水。

我请他们坐下来吃吃烤肉,顺便聊聊。来新疆之前我从未碰到过哈萨克人,一路上导游又讲了不少少数民族的逸闻逸事,很好奇。他们估计也是少有外人说说话,欣然就坐。据说哈萨克人是天才的语言大师。他们一个没出过门,一个年轻时当兵去过四川,但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又会说蒙语,维语和藏语。我试着学了句蒙语“你好”,舌头要卷得跟俄罗斯人一样,只有作罢。

他们大我七八岁,但气候和劳作及过多的孩子让他们瞧起来苍老得多。我们聊起了医疗,工作,收入,子女读书,婚嫁习俗,生活开支等共同关心的话题。牧民们的生活是艰苦的,又少吃蔬菜,米饭。牛羊好象是自己养的,但羊一年只生一头羊羔,吃了可就没了。谁说的:“卖油的娘子水梳头,卖花的姑娘插竹叶;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汉人的生活其实更好,肉吃得多。游牧的孩子们上学不便,耽搁多了跟不上,然后就不爱读书,成了父母的心病。好在开发了喀纳斯,可以赶马赚赚外快,更重要的是,外界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态度传了进来,不过同时又好象失去了什么东西。喀纳斯一年可开放的时间不会超过五个月,最难熬的是大雪封山季节。当温度降到零下四十多度时,就只能在家喝酒打发日子了。他们很健谈,性格爽朗坦诚,与这无边的山野空旷的草地很相称。

不知不觉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寒气拢来,冻得人很难受。晚上前面草坪上有篝火晚会,十点半开始。。我真想去看看牧民们热情奔放,欢快明丽的歌舞,看看他们在一天的劳作后享受的方式。可白日舟车劳顿,实在乏力,只好和他们道别,看他们消失在舞蹈的人群中。

生活啊生活,你的美丽和忧伤都让我战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