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

月映萧湘 收藏 10 78
导读:喀纳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喀纳斯


作者 月映潇湘



“天堂很远,喀纳斯很近。”

喀纳斯湖位于阿尔泰山脉,中俄交界处,蒙语的意思是“神秘的地方”。这是喀纳斯的广告词,引人遐想不已。

上午十点,我们乘上了景区的专车,向湖边靠拢。白桦树,柳兰,赤芍,情人的眼泪,奔腾的小河,一路多情相伴。路随河转,山形万变。风徐徐地吹着,清冽如洗。阳光弄影白云,让浓翠的山色闪烁变幻,气象万千。

车是穿梭式的,一站一站地往前开,乘客可跳上跳下,随意逗留,自有下一班车接应。“鸭泽湖”,“卧龙湾”“圣水泉”等处,人声鼎沸,大家争着抢占有利地形拍照。喀纳斯湖还远,河湾的水色已是变了又变。有时浅蓝,有时亮白;有时墨绿,有时翠绿;有时是波光滟潋,有时却又死气沉沉。据说是因为深浅不同或河床上石头所含矿物质不同,我却宁愿相信是河段心情的不同。

景区里做牛做马是多么幸福啊!绿草如茵,鲜嫩酥润。时不时见河滩上一群花牛白马在悠然品草,或静卧赏花。花是野花,也不见特别之处。但大气磅礴,呈燎原之势,是怎样的让人惊喜!这些牛马的神情是主人般的从容大度。这是他们的地盘,哈萨客牧民的地盘,游人不可以随便,它们却可以撒野。两车道的山路上,常见汽车恭让牛马们先过,它们也当仁不让,真是一大胜景。

湖边零星地点缀着一些木屋,原木垒成,一副笨拙纯朴的样子。屋子低矮,门外也不事修饰,这就是喀纳斯湖的真正主人――图瓦人家。他们惯看春来繁花着锦,夏天游人如织,秋来树叶变金。冬天,才是患乱见真情的时候。当零下三四十度的严酷把千山飞鸟赶绝,万径人踪俱灭时,相看两不厌的,只有结冰的湖和这些默默守侯的图瓦人家。

登观鱼亭。观鱼亭建在一个山脊上,最初是为科考工作者方便用的,可俯瞰湖面,后成一景点。通往观鱼亭的路蜿蜒在向阳的山坡上。极目四望,是远处银光闪闪的雪山,浓墨色的冷杉,层层梯田一样的植物带,起伏如少女胴体的小山。身边则除了花,还是花。颜色变得象打翻了的调色盘,品种多得说不出数不出。是谁发明了花海这个词?实在是妙不可言。

花在欢笑,花在跳跃,花在嚷嚷,花在感恩。这些花依旧是野花,没有经过人工侍弄。在这片未被污染未被过度开发的土地上,它们活得娇艳滋润楚楚动人。真想在花海中打个滚。可刚趴下摆了个姿势,还没摄进照相机呢,就被一个哈萨客小保安请了起来。

观鱼亭上看湖,能看到两道湾,传说有人在此见到大得奇怪的罗哲鱼。我等无缘,但见一汪碧水静静地镶嵌在群山中,恰似古人的诗句:“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湖宽两公里多,长约三十公里,曲曲折折的,有“六道湾”的别名。如果不深入其中,岂不是入宝山而空手归?我们坐上游艇,探悠揽胜。太阳时隐时现,巨大的云影偶尔投影波心,微风若有若无地吹着,湖面艳丽如翡翠。湖上眺望,仿佛置身于英国湖区。一样的水,一样的山,一样的心境,不同的只是湖区人为的明艳照人,而喀纳斯则绿衣白裙不施粉黛。

也不知是连日舟车劳顿,还是这风这景如故人一样让人惬意,不知不觉间我竟然睡着了,睡在青山绿水中,蓝天白云下,坦然地睡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