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之华夏王朝 第二章 果然等了会就见

fcl119hy 收藏 2 19
导读:赌徒之华夏王朝 第二章 果然等了会就见

哦,首长,这是他们三个东西,现在连人带物全部移交给你,请你点收”队长从车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交到了那叫首长的人的手里。

“恩,好!你们可以回去了,记住哦这次任务是要绝对保密的。”首长冲着队长说到。

“是,请首长放心,集合,向后转,全体上车,目标营地”队长向首长敬礼后转身对手下的兵发出了命令。

呜!呜!又是一阵汽车的轰鸣声由近而远......

我们三个象木桩一样储在原地,“张志,收好他们的东西把他们带到五号休息室”“是,把他们带到五号休息室”听完首长的命令后那 个叫张志的以军人特有的口吻接受着命令。话音刚落我便被两个人架着向前走去,我想他们两个肯定也受到了同样的礼遇吧。

被他们架着不知道上了多少楼梯,砰!一声开门的声音,我被带了进去,“把他们的头罩取了,让他们在沙发上坐好“张志的声音。

眼前突然一亮,然后被两个士兵推在了沙发上,在他们两个被推到沙发上和我挤在一起的时候,环顾了下四周,好大的一间房子,明亮宽敞,沙发前一张茶几,一张办公桌在门的对面,上面一台电脑和一架飞机模型看起来简洁明快,七个武警战士站在我们面前,在看看他们两个,还好我们三个还在一起。

“你们好好的呆着别耍花样,等候处理”张志躬下身象点名一样指着我们说道。

砰!随着一声关门的声音武警全部退了出去。

移了一下挤在一起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日,啥子事情哦?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做什么啊?”坤哥先开了口。

“那个晓得喃!遇到疯子了”小勤接了过来

“是不是你们两个虾子泡妹妹的时候把那个高官女儿啊情人啊什么的泡了然后又不认账才害得我和你们一起享受这么高规格的待遇哦?”我站了起来用还戴着铐子的手指着他们道。

“爬,爬,爬 你说个毛毛哦”

“算了不想了,老子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参加刮民党,就算泡了哪个那也是两厢情愿的撒”

“就是想毛哦既来之则安之,养会神”

无语中......尽管心中十万个为什么,尽管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管他呢一句话“等候处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门外一这脚步声伴随着笑声传了过来。

“报告首长!人犯全部在里面,请指示”

“哦,他们怎么样了,开门我们要见他们”

“是 !他们在里面很安静”

砰!一名战士把门打开了,一个手里拿着一叠资料的军官和两个老头走了进来,等等,等等,老头,是两老头,该死怎么是他们啊?我心里暗暗的感到事情不妙......小勤和坤哥的脸色和眼神一样惊恐,他们的惊讶决不下于我

“这里没什么事了,把手铐给他们打开,你到门外守着吧,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首长对着战士下着命令。

“是”一个立正一个敬礼,哎~~军人啊回答句话都这么麻烦,郁闷......

手铐解了,好轻松好舒服,揉了揉起了痕迹的手腕,眼睛盯着一脸坏笑的两老头。

“我们又见面了三位小老第你们好吗?”笑得最贱的那个胖老头放马过来了。

“不好,你被人戴着手铐戴上头罩再折腾了一夜你会好吗?”我愤愤的说着。

“就是就是,想感觉你来试一下”小勤附和着

“我说大爷不就是赢了你们点钱吗,你就派武警派部队把我‘请’来,你至于吗?大不了我们退给你嘛”坤哥就是坤哥说出来的话都是重量级的。

“嘿嘿!那个嘛......”还是一脸奸笑的胖老头。

哼!一直没说话的瘦老头从他的猪鼻子里发出了一个声音打断了胖老头的话。

日!苦瓜,绝对的苦瓜脸和前面打牌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小朱啊,事情我们已经给你说了,下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苦瓜转过身笑着对军官说道。

“呵呵!好的好的,我知道怎么处理了,请二老放心,二老请坐”军官挺客气的对着两老头做了个请的动作后自己坐在了办公桌旁。

把手里的资料放在了桌上,“冯浩、男、年龄28岁、身高175cm、学历大专、未婚、XX市SS镇人、职业打牌,杨坤、男、年龄30岁、身高170cm、学历高中、未婚、XX市SS镇人、职业打牌,邓小勤、男、年龄26岁、身高177cm、学历高中、未婚、XX市SS镇人、职业打牌,我说的对吧?”张首长边翻看着资料边说的。

我日,民政局的啊?什么都打听清楚了,三个人目瞪口呆中......

“好了,你既然都知道了,就不用拐弯抹角了你就明说把我们带到这儿来做什么吧?”底都被别人查了好有什么还说的还是直奔主题吧,我站了起来继续揉着手对首长说到,妈的,这手铐还真不是一般的现在手都还很痛。

“做下”随着首长的吼声我坐了下来(什么不坐?晕!好汉不吃眼前亏,在说了我有选择吗我?哼!继续看,没事别添乱)“你们来老实事的交代下今天晚上做的事情,你们是怎么‘血洗’这两位大爷的,还有把你们以前做的那些事情通通的都说出来”声音提高的八倍,首长眼里带着一种当官的特有的威慑。

终于来了,从两老头进门我就感觉肯定是这事,日!不能交代,不能坦白,我傻啊这年头不坦白还好点你要是老实交代了那问题就严重,“什么事啊?不就和两位大爷打了一晚麻将嘛,手气好赢了一点点,在说了我们不还请两大爷吃宵夜了嘛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去关我们什么事啊”我怕他们两个把事情说穿了那样就够我们吃的了所以赶紧答了上去,一边说还一边用眼睛瞪他们俩。

“是啊,是啊 还是二老主动邀请我们的啊”小勤读懂了我眼神的意思马上反应了过来 。

“对,对 我对二老可是尊敬的很啊桌上我没怎么胡他们的牌还一直给他们敬烟呢,打牌前刚买的一包烟就剩下两只了,嘿嘿,啊个首长,说到烟你能不能先给只来抽抽啊?你看,就看你们抽这心里挺难受的啊”坤哥,绝对是坤哥不看我也知道这话是他说的只有他这样的老油条才会说出这种又讨好又卖乖的话。

“少废话,叫你们交代问题谁要你们说废话啊”

“首长,我们都说的是实话,要不你问问二老”我边说边用手指着两老头,哎~~老头你们怎么转身啊,你们到底是说话啊。

“你们到底说不说?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首长生气了

“说什么啊?我们没做什么坏事,你要我们说什么啊?”

“对,我们一不偷二不抢......”

“是啊,我们还不参加刮民党,我们没什么交代的”

明显感觉到首长出气的声音粗了许多,‘啪’拍桌子了,“看来你们是准备将顽抗进行到底了,我到要看看你们的嘴有多硬,警卫员”

到!门开了,两个警卫员走了进来。

“王老、刘老、请你们二位先出去下,下面的节目是限制级的”

“呵呵 小张啊,注意点,适可而止哦”两老头起身出去的时候胖老头笑着对首长说。

日!要动手了,“随便怎么都别说,说了不光是退钱那么简单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要不是往死里打就都管住自己的嘴”我小声的对他们说,看着我,可能他们也知道事情严重了眼神坚定的对我点了点头。

“嘿嘿,现在后悔还来得急,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到底说还是不说?

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对着首长摇了摇头。

“好!看你们的嘴硬还是拳头硬”说着首长走到警卫员身边小声的嘀咕着,“给我打”说完后转身出了门.

噼!啪!砰!警卫员立刻在我们身上表达了他们的肢体语言。

“哎哟,好痛”

“救命啊!打死了”

“警察打人了,救命啊!哎哟!别打脸啊”

瞬间三个杀猪般的叫声从屋里传了出来。

走廊里,“小张啊你看这样能行吗?你给他们打了招呼没有啊?可别把人给我打伤了”“是啊,把人给我打伤了我可不放过你哦”一边接过首长递过来的烟两个老头一边问到,“请二老放心了,我给他们打过招呼了,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几通拳脚我想他们还是受得了的

“呵呵,那就好,我们可是注意他们很久了,情报人员回来说了他们的情况我们不放心这次专门来看看的,他们可是我们手里的宝啊,你可千万别给我弄伤了”

“知道了”首长脸上笑着回答到,心里:罗里罗嗦的,你们不就是什么国家什么试验室的教授嘛。“好了,烟抽完了,我没进去吧”掐灭手上的烟头和老头一起向屋里走来。

“好了,别打了,你们出去吧”对着手下挥了挥手自己和二老坐了下来。“怎么样舒服了吧?胫骨也松了现在该说了吧”

三个被打得爬在沙发上的人坐了起来同时对着首长‘呸’然后闭上眼手不停的揉着身体。

首长身体向后一仰吃惊的盯着眼前的三人。二老却偷偷的笑着,

“小张啊,你跟我们出来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