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下流氓的鞭子猛抽狗日的》[转]

夺下流氓的鞭子猛抽狗日的 文 / 南国风光




夺下流氓的鞭子猛抽狗日的



(长篇小说)

南国风光



第一章



胜男一起床,就走进了父母的房间。古金波一直在闭目养神,胜男的脚步声也没能使他睁开眼,倒是陈翠兰开口了。

“胜男,还不去上学啊?”

“妈,给我30块钱交早餐费。”

古金波的脑袋离开了枕头,眼也睁开了:“前几天交的是什么钱?”

“茶水钱。”

“现在的学校也是邪完了,开学才几天功夫,今天收钱,明天收钱,喝点水也要学生交钱。”

“那是纯净水!”

“不管是什么水,总是变成一泡尿屙了。”古金波又把脑袋放上枕头上,嗟叹道:“老师开个口就是一二十块,我得补一两天皮鞋才能赚回呢。”

陈翠兰从床头柜里拿出几张黑乎乎脏兮兮的钞票交给女儿,说:“花钱紧着点,挣个钱不容易……吃不完的早点别扔了,记得中午放学带回来给我们吃。”

“哎!”胜男的应声还没落地,人已出门了。

夫妻晨话仍在进行,话题是围绕陈翠兰的五十岁生日展开的。

“过几天是你的五十岁生日,祝不祝寿?”

“怎么不做寿?我让人家晓得,我虽说是五个女儿,也不比别人差多少。”

“你就喜欢生这份闲气……”

“同屋共院的这么多人就没人说我只会生女儿啊?还五朵金花呢……你没看到对门的赵素珍那副德性,有事没事的就爱显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陈翠兰撇着嘴说。

古金波又发烦了,说:“够了够了,我又没嫌你只会生女儿!”

“你凭什么嫌?你这个死鬼,把我折腾死了,还是没生一个带把儿的……”

“是我没用,行了吧?!”古金波苦笑着说。

陈翠兰神气地说:“要是我花儿也找了一个好丈夫,胜男也考上了大学,我不到海上渔家、皇家食府去办寿宴才怪呢。”

“你还要到人民大会堂去办酒……哎,你同萍、芳、琴说过没有?”

“早就同她们姊妹几个打了招呼。”

崔家大屋是一幢老屋,前后有两重,中间夹着一个天井,前面一重住的是王家和杨家,古家和库家住在后厅的两边厢房里,天井的两侧让古、库、王、杨四家瓜分改造成了厨房。老屋后是一个小院子,在库家的那一侧堆满了赵素珍拣回的破铜烂铁啤酒瓶……,古家那一侧的空地上栽满了竹子、冬青、月季……花花草草。

胜男在自家厨房外的水池刷着牙,库有余、赵素珍挑着大担小担的东西从前房走了过来。

库有余在自已的水池里冲刷着碗筷,说:“你们读高中真辛苦,进了大学就可以养养血。”

“出水才看两腿泥……还不晓得能不能考上。”胜男谦和地说。

“你学习那么刻苦,你不进大学,谁进大学?”似乎触动了愁肠,赵素珍喟叹了一声,“像我家伟利,又蠢又笨又怕吃苦,连个专科也考不上。”

“伟华哥还不是念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如今在省城工作,多好。”

赵素珍有了点笑模样,说:“明丽、伟利要是像大哥二哥,我不晓得要省多少心。”

“别操心了,他们不都工作得好好的?”

胜男回到自已的房中取过课本作业本,又抬腿出门了。一只脚刚踏出崔家大屋大门,胜男又碰上了两个极为熟悉的人。1

“红军哥,你怎么同丰收哥一道回来的?”

杨红军是胜男的三姐夫,也就是说他是古琴的丈夫。尽管夫妻俩整天有扯不完的皮,对小姨子的关切还是不能不有所表示:“我刚下夜班回家,是在路上碰见丰收哥的……丰收哥已在六里垸收了一担菜送到长春商场去了。”

话虽语焉不详,胜男倒是清楚,王丰收收购的蔬菜是送给妙玉去卖——她在长春商场集市上租了一个摊位专操此业。她冲丰收一笑,说:“这么早哇?丰收哥,你也够辛苦的。”

丰收黯然神伤,苦笑着说:“命苦啊……为了这张嘴呗!”

崔家大屋的古、库、王、杨四家又开始了新的一天。都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每个新的一天对他们来说却是平常如斯,但又隐含着一个个难解的谜。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