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这个沉重的话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红军中存在大规模的性犯罪,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强奸。在查阅了大量的史料以后,我被这些详实材料所震撼。虽然俄罗斯人对这些证据一直坚决予以否认,认为是国际上敌视苏联的人编造的谎言。

英国一本讲述二次大战期间,苏联红军强奸德国妇女的书籍出版后,很多沉默了50多年的受害人,都纷纷打破缄默.受害人中包括德国前首相科尔的夫人,她在去年自杀身亡.当年她只有12岁,和母亲同时被红军强奸,军事历史学家比弗出版的《柏林:1945年沦陷》,是根据俄罗斯档案中一些未经公开的材料,德国,美国,法国和瑞典的战争档案,以及受害人的忆述而写成的.


他在书中指出,在差不多三年多时间里,苏联红军由普鲁士与纳粹德军作战并攻打柏林,估计共有200万名妇女被奸,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轮奸.单在柏林,就有13万妇女遇害,其中有一万人因不堪打击自杀.


该书今年9月在英国发售后,被俄罗斯驻英大使指为"侮辱",俄国军事专家并否认书中内容,但不少当年的受害人看过书后,再度勾起多年前的伤痛,并公开这段被人忽略的历史.


人们再次审视战争的丑恶一面.我刊特约柏林撰稿人发来专稿.


战争总是丑恶残暴的


《拯救大兵瑞恩》一开场被炮弹掀起的水柱此起彼落,登陆艇的钢板船舷被机枪打成筛子,冲向岸边的士兵被击中,胸前鲜血喷涌,炸断的手臂,撕下的大腿,掀开的皮肉,刺出的骨头,胸腔翻开,肠肚横流,满脸血污,身首异处,布满了几百米宽的海岸.斯比尔伯格把战争的残酷无情,战争的丑恶恐惧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震撼.他用最形象,最生动,最直接,最明了的语言告诉人们:在战争中,每个人--不管他是坏人还是好人,英雄还是狗熊--死得都是那样脏,那样破,那样恶心,那样难看.他把描写战争的片子拍成了反战的宣言.与此形成鲜明的对比,好莱坞很多其它战争片,还有我童年时看过的很多"打仗电影",演的都是"好人"的机智与英勇.即便有牺牲,也是化妆得整整齐齐,额头裹上一条象征性的绷带,微笑的嘴角或许有一滴鲜血,在曙光的照耀中,安详地死去.这些电影不是在描写战争的真实,甚而美化牺牲,宣扬英雄主义.难怪在这样的电影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代人不怕死,不怕战争. 二战中苏联红军在德国的行径


战争无论"正义"与否,都是残酷无情的.这不仅体现在战场上,也常常体现在给平民所带来的灾难上.无论战争的发起者与指挥者怎样标榜自己军队的风纪,侵扰,甚至掠夺,凌辱,虐待,强奸对方的平民,妇女,在所难免.


1990年著名女权运动家海尔克·桑德与芭芭拉·波尔合作编写并导演的电影《Befreier und Befreite. Krieg, Vergewaltigungen, Kinder(解放者与被解放者--强奸,儿童,战争)》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和激烈的讨论.桑德采访了很多经受了战争创伤的妇女,让她们在摄像前讲述自己遭受苏联红军轮奸的经历.作者在同名的书中写道:"1945年,当45万红军攻打柏林时,城里有140万姑娘和妇女.1945年初夏到秋天,这些姑娘和妇女中有11万人遭到了红军士兵的强奸,占总数的7.4%.……这些遭到强奸的,处在生育年龄的姑娘和妇女中,有11000人怀了孕……被强奸的姑娘和妇女的人数与强奸的次数不重合,因为40%的受害者被多次强奸.……历史学家莱西灵估计,在柏林有一万妇女死亡或者留下了终身的伤残."


很多妇女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军队所到之处,不仅烧杀抢掠,而且高声呼喊:"Frau komm(女人来)".他们挨家挨户搜集德国妇女,从未成年的小姑娘到中年以上妇女,进行集体强奸,轮奸.很多妇女不堪暴行而惨死,另一些妇女不能忍受侮辱而自杀.剩下的年富力强的则被抓回西伯利亚作苦工,成了活的战争赔偿.苏联军官索尔仁尼琴回忆说:最幸运的是那些没有被强奸就被枪毙的德国妇女们.另外一些历史学家估计,在1945年4月24日到5月5日之间,柏林有近50万妇女遭到红军官兵的强奸,占总数的30%.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受到苏联红军士兵强奸的德国妇女总数在200万以上.


想到俄罗斯同样也否认了其实根本就无法否认的1940年发生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大屠杀事件,以及资料中还有苏联红军在出兵中国东北后,对中国妇女也发生了数目可观的强奸事件。我们不能不得出,苏军在二战期间的性犯罪是相当严重的,并且不是个别现象。令人感到愤懑的是那些强奸者受到的惩罚人数非常有限,处罚也十分轻微;绝大多数罪犯带着勋章,毫无悔意地逍遥法外,没有受到任何追究。


如果资料真实的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到苏联红军士兵强奸德国妇女总数在200万以上。二战的苏军应该是军纪最坏的一支部队,称为“两条腿的野兽”的“日本鬼子”恐怕还难以望其项背。


二战的苏军有三个因素促成了其性犯罪的严重。


第一,在苏联红军中当兵是世界上危险性最高、死亡率最高的一种职业。及时行乐恐怕是苏军性犯罪的主要原因。在1945年东普鲁士战役后,德国戈培尔的宣传机构就爆出了苏军在东普鲁士奸杀了64名德国妇女与女孩录象短片,苏联方面予以否认,宣称是纳粹德国诋毁红军形象的惯用伎俩。其实这则新闻还只是揭开苏军性犯罪的冰山一角。


二战期间,苏军最早的性犯罪可以追溯到1939年波兰战役,当时苏联和德国共同出兵瓜分了波兰。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是战胜国,所以后来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责任由纳粹德国一人承担,苏联对波兰的入侵没有受到任何谴责。1939年,对于波兰承担保护义务的英国、法国也只对纳粹德国宣战,而不对同样侵略波兰的苏联宣战,其中确实有值得让人玩味的猫腻在里面。


在苏联占领的波兰东部据说有100万波兰妇女被强奸,其中24万妇女被奸杀。因此以对纳粹的国仇家恨来解释苏军的性犯罪是解释不过去的,波兰人可没招你惹你。当然对于发生在波兰的强奸,苏联政府予以否认,认为是别有用心的人的诬蔑。苏军的强奸暴行实际上伴随着它在整个欧洲的征战历程。


在柏林战役中,因为希特勒的判断失误,德军的主力被错误地布置在匈牙利,但当占绝对优势的250万红军冲杀过来时,德国的上到六十多岁的老人,下到十多岁的小孩义无返顾地投身到抵抗中,许多人根本不需要纳粹党去作任何思想工作,因为他们很清楚失败的后果。因此一群基本上没什么军事知识的老人和孩子占相当数量的部队在泽落高地,仍能取得击毁了800辆苏联坦克与击毙4万苏军的战果,是否也有因此而减少了4万起强奸事件的因素在其中呢?


在关于那段历史许多资料与文艺作品中,当失败的命运已经无法改变时,甚至在希特勒的地堡中,许多绝望的人们,特别是未婚女孩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找个德国男人,随便谁,拼命地性交。


根据欧洲某些组织的调查,柏林战役胜利以后,抢劫、强奸成风,苏军对手表情有独钟,德国人的手表一律被洗劫一空。我们见到二战中标志性照片——三名红军战士把红旗升到帝国大厦楼顶的照片是经过艺术加工,原版中那个苏联红军指挥员是戴着两块手表的。在柏林有10万德国妇女被强奸,其中40%被反复强奸,这10万德国妇女中有1万因为各种原因而死去,整个苏联对德国的占领期间总共有200万德国妇女被强奸。


苏联政府予以否认,认为是别有用心的人在诬蔑。因为绝大多数的当事妇女保持着缄默,而愿意说出来的人又被说成是对苏联红军的诬蔑,是否二战苏军的性犯罪确实是子虚乌有呢?


而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中,日本兽兵强奸了八万中国妇女,受到国际舆论和正义人士的普遍谴责。如果资料真实的话,是否苏军比日军更有资格被称为“兽兵”呢?


1944年末,在南斯拉夫苏联的一个坦克军就制造了1000多起强奸案件,如果说有1000多名妇女在说谎污蔑英勇的红军,恐怕是解释不过去的。


在中国的东北苏军抢东西,强奸妇女两项,造成了东北许多群众的严重恐慌,苏军在中国抢东西还是比较喜欢抢手表。1945年在国人的眼里,进入东北的苏军除了没有杀戮中国人,比日本占领军好不到哪里去。据说有许多滞留在东北的日本移民的女性被苏军强奸,即使是女扳男装也难逃厄运,她们的痛苦永远也不会有人去同情。因为语言不通有不少的中国妇女比较冤枉地被当成日本妇女遭到强奸。


第二,苏军的素质低下,很多是大字不识的农民与牧民。苏联士兵的斜挎的背袋就像个垃圾袋,除了干瘪的黑面包,就是甜菜叶、破土豆以及其他抢掠的东东。苏联政府很重视对军人爱国主义,仇视纳粹的思想教育,却忽视士兵的正常性要求恐怕是苏军性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


日军大规模的性犯罪主要发生在侵华战争的初期,譬如南京大屠杀。因为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后期日本人设立了慰安所,强奸行为有所收敛。


在德军中的集体性犯罪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方面,德军也有慰安所,希特勒不愿意因此而军纪涣散,影响日耳曼军人的战斗力。另一方面,德军受到希特勒种族优越论、日耳曼血统的纯洁性等等的影响,是不能与被占领国的女性,尤其是东欧血统的女性、犹太女人有性关系。所以德军中性犯罪现象相对而言很少。德军中有专门的随军法庭对违记犯科者(含性犯罪方面)进行严惩,因此法西斯德国军队对苏联妇女施暴的例子几乎是看不到。如果有德军强奸苏联妇女的例子,也绝大多数是苏联人为了挑拨苏联平民与德国人的关系,由苏联的克格勃内务部队穿上德国人的军装干的,斯大林曾经秘密颁布了臭名昭著的《第0428号》训令(俗称《纵火者训令》)。德军在苏联的暴行是不包含强奸这一项的。


而苏军中始终都没有慰安所这种机构,甚至女兵文艺宣传队也不象我国军队这样重视。官兵的性要求只有自己解决。苏军指挥官对于手下的性犯罪采取纵容、鼓励甚至亲自参与的态度,是二战苏军性犯罪长期,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据一些自称为受害者的德国妇女回忆,苏军的性犯罪是有组织的集体行动而不是个别现象,在德国的民宅被严禁加琐,苏军甚至大白天私闯民宅,用冲锋枪顶住女人的脑门,实施强奸行为,男主人稍有反抗和阻拦就被开枪射杀。还有被释放的苏军战俘,因为长期的性压抑,也迫不及待地加入到强奸大军之中。


第三,苏军中斯拉夫人的酗酒习惯也是苏军性犯罪的不可忽视的原因,俄国人几乎个个喝酒,特别是夜晚,而且苏联士兵很多就不是住在军营,也不是住在帐篷中,是直接三五成群地住在德国平民的家里,德国十六岁至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只要没有伤残大都被作为战俘被关在盟军或苏联的集中营。“酒是色媒人”,可以想象得出,当夜暮降临以后,在德国人的家庭里会发生什么呢?......


在战争胜利以后,在东欧的城镇的街道上经常能看到喝得醉醺醺苏联阿兵哥。一幅著名的摄于维也纳街头的照片,两个喝醉了苏联军官拉扯着走在前面的德国妇女的衣襟多少折射了苏军的军纪松弛与行为不检。


看完那些关于二战中苏军的性犯罪的资料,我真的希望这只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对苏联红军的一种诋毁,因为我们许多的国民,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受到教育仍然是基于中苏友好的前提下,对苏军的积极性方面的介绍与吹捧,也许并不是事实的全部真相。






〓★〓附件:


斯大林第0428训令


1941年11月17日


最高统帅大本营命令:


1.对在主要战线后方40到60公里纵深的德军占领区内的所有居民点要一律摧毁并焚烧,道路两侧的摧毁范围定为20到30公里。在既定半径内毁灭居民点的行动中须调用空军,须大面积使用重炮和迫击炮,同时要使用配备燃烧瓶的侦察、滑雪特遣队和游击武装。狩猎特遣队应主要穿上缴获来的德国陆军和党卫军的制服来实施这一毁灭计划,以此来激发对法西斯占领者的仇恨,并使得在法西斯后方征召游击队员更为容易。必须注意,要留下能够陈述“德军暴行”的活口。


2.为达此目的,每个团要组成由20—30人构成的多个狩猎特遣队,任务是爆炸和焚烧居民点。为实施这次毁灭居民点的行动,必须挑选勇敢的战士。对那些在德军战线后方身着敌方制服、毁灭居民点的人建议勋章。在民众中必须散布是德国人为报复游击队而烧毁了这些村庄和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