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里的鱼》[转]

华夏怒吼 收藏 53 792
导读:《深海里的鱼》[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4岁生日时的日记 文 / 清露沾衣




(一)

14岁生日的前一天我给自己买了两个海蓝色封面的本子。那晚,它们在我昏黄的台灯光亮下面安静地躺了很久。

我只是很安静的注视着它们,提起笔没有写名字,却是在封面和纸页的侧面写下了“GZ”的标记。

从那个夜晚之后,它们就出现在我所有的书籍和笔记上面。

记忆中,似乎没有谁真正的知道它们所代表的意义,它们只是属于我的,是我心里安静的秘密。


第二天我的生日依旧过的很安静。没有人提起,也没有谁表示什么。和平常一样我早晨起来去上学,中午回来吃饭,下午放学回家。

其实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局,在心底也是默默的期望着它会安静的流逝。可是,觉得在心的底处还是会有些我无法忽视的疼,一些从很早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疼。

那晚的文字是我海蓝色的日记本里的第一篇日记,第一篇真真正正的属于我自己的日记。

总觉得我是在那一晚才开始真正长大的。


那时候我念初二,是班里的班长兼纪律委员,留着一头的短发,在人群里是个爱说爱笑的疯丫头。回家的时候从不带书,因为我会学校里写完所有的作业。

成绩很好,是班里唯一不用功而能把成绩保持在前五名的学生。

那是我14岁之前的事情。


翔是个眼睛很大皮肤很白的男孩子,脾气很温和,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他唯一的缺点就是上自习的时候太容易说话,所以常常会被我叫起来罚站。

那时侯我不懂什么叫做“偏向”,总之谁说话我就要谁站着。每次他站起来的时候总是会用他那双大的出奇的眼睛看我一眼,可是我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直到后来他在放学的时候递给我一张纸条,具体的写的什么记不得了,大概的意思是说我是我们班里最有个性的女生。

后来重新排位的时候他就坐到了我的旁边。

再后来,他的名字就频频的出现在我海蓝色的日记里。


我不知道以前我单纯的心思都到什么地方去了,似乎我再也不能在学校里写完所有的作业。

晚上想到翔的时候,常常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气。

觉得我是在翔的那张字条之后才发现我是个如此平庸的女孩,没有出众的容貌,也没有好看的衣饰。除了校服之外,我似乎都找不到可以替换的衣服。

我没有多余的衣服,除了每个季节里必须要有的几件。继母不常给我买衣服,即使是买的时候,也从不问我的意见。

常常都会是红色的,那是她所偏爱的颜色。

她还是会在爸爸不在的时候说很多我不爱听的话,用很大的嗓门。在数落弟弟的时候也还是不忘捎带上我。爸爸也还是不和我说话,我们之间像客人一般的冷淡而客气。

早晨起来上学的时候还是很安静,我悄悄的收拾东西去学校,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因为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从我很小的时候。

翔的母亲每天都给他带点心做为课间的零食。很多的时候他会让我吃,可是我只会摇摇头告诉他我没有吃零食的习惯,因为我没有什么好回赠给他。

似乎是从那之后,我常常会听不下去课,会觉得饿。

回家吃中午饭之前,弟弟通常都能有些从学校回来的时候继母买给他的零食。我知道他早晨有早餐可以吃,上学的时候一般也不会穿校服。


翔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和班里那个被认为最漂亮的女孩子一起走,因为他们的家离的很近。她有着美丽的衣服和好看的头饰,长长的头发几乎每天都能变出不同的花样。

我的话慢慢的少了起来,上课的时候也不再专心。

晚上在我的小屋里我会在我的日子里写那些寂寞的文字。

在并不是很清晰的意识里,我能觉察到我再也回不到我以前单纯的日子里了。在我们的心不在意的时候,所有的苦难都不会是苦难,可是当我们在乎的时候,哪怕是一些小小的情绪,都足以把整个人都压垮。

我不知道人所有苦难的来源是不是因为伊甸园里的那颗智慧果。


我的成绩开始以惊人的速度下滑着。我开始讨厌老师的谈话,他的追问和关注要我透不过气来。我想我自己也并不清楚其中的原因,我不知道我该如何给他解释这一切。

用沉默来应对所有的语言。

爸爸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给我说话的时候口气越来越坏。他不关心我每天吃的饱不饱,穿的暖不暖,也能在继母指责我的时候保持沉默的态度。从不主动的和我说什么,除了我的成绩。

在我成绩好的时候,我在他的眼前是个透明的人,可是一旦我成绩不好,我似乎就可以成为他愤怒的所有根源。他严厉的追问我原因,声音大的要人战栗,我从开始的沉默渐渐的发展为以后的麻木。心不会再疼,我想我再也不在意他的愤怒。

终于在一次我拿回成绩单之后,他抽起身边的笤帚打了我。那似乎是他和妈妈分手后第一次打我,直到他把笤帚从中间抽断,我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逃避,也没有眼泪。只是在他打完之后安静的刷牙洗脸回屋睡觉。

身体上的伤疼了好久,我不知道到底伤的如何,只是在很久之后坐板凳和睡觉的时候都会有疼的感觉。


开始用沉默的态度对待所有的人,也能觉察到有时候那是一种要人无法忍受的安静。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不是还有思想和感觉,可是在夜晚安静的时候还能有一些寂寞的文字在笔下流淌出来。

更甚一步的变动来自一个我并没有想到的变化:我的日记不见了,我不知道是父亲还是继母拿走的。

我都不记得在我看到我空空如也的抽屉的那一刻我究竟是怎样的反应了,只是在我确认了这个事实之后愤怒和绝望充满了我整个的身体。

我相信那就是心空的感觉,长那么大以来我不记得我曾经恨过谁,即使是在现在,心里也没有对谁的恨意,只是除了那一次,对于那个拿走了我日记的人,我相信我是恨他的,无论他究竟是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