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戴着面具,我还能带上谁》[转]

华夏怒吼 收藏 38 408
导读:《除了戴着面具,我还能带上谁》[转]

第一章 文 / 夏茂兴




像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晚上跟白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当然,这只是对市中心而言,像一些郊区并不会如此。


早上六点,天色还不太亮,室内就更不必说了。只有一丝朦朦胧胧的光线从圆圆的玻璃上透射进来。我的眼睛是睁开的,并不是我醒得这么早,而是昨晚一夜都没合眼。


借着那份微弱的光,我已经能够彻底看清室内的所有东西了。一张书桌,一个书柜,一张椅子,还有我身下躺着的床,还有白得如雪的墙壁,就这些了,哦,还有空气,虽然看不见,但少不了它。


我并不是个精力充沛的人,之所以睡不着,是因为我没有工作,不过,我还有一次机会,因为今天还有一个公司等我去面试。虽然以前的九十九次都失败了,可我还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这一次我一定会成功的。


我今天多挤出了一些牙膏在牙刷上,我想这样,或许可以把牙齿洗得更干净些;洗脸时,我用了洁面乳,希望脸上没有细菌和螨虫;穿衣服时我特地照了照镜子,看看是否合身?不是我这么讲究,实在是迫不得已,现在去求职的人都是这么得体,我也只好效彷一下。


到达那家公司的时候,刚好八点,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听说面试是很准时的,不然,会给人不好的印象,我走进大门的时候,太阳露出了笑脸,大概是在恭喜我吧!


我被秘书小姐带进了办公室,只见一位四五十岁,很有贵族气质的男人严肃地坐在那里,我知道他就是这里的人事部经理,我礼貌地对他点了点头。


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简历表,边看边问:“你叫白悠然?”


“是的。”我恭敬地说。


“你刚从学校毕业,来到上海还没找到工作?”


笑话!我要是找到了工作,还来这里做什么,我又不是神经系统有问题。心里虽是有气,却也不好发作,毕竟我是有求于他。


“是的。”我依旧点着头回答。


他仔细地看了看我,然后翘起了鼻子,带点神气地说:“你可以走了。”


我站起身,不相信地看着他,这是我的最后一次希望,不可能就这样破灭了吧?我有知识,有技术,我举止文明,我衣着得体,为什么却没有一家公司肯录用我?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平静得出奇地问。


他看着我,半晌才开口,“因为你是一个秃顶!”


我怔怔地立在原地,仿佛被五雷轰顶似的全身颤抖。是的,我是个秃顶,可那会影响我的工作能力吗?我不懂!


记不清自己是怎样从那里出来,又怎样坐上车回来的。我如同行尸走肉,毫无知觉,唯一知道的是太阳很刺眼,使我睁不开眼睛!


回到出租屋里时,时针指向了正午十二点,而我却感觉已经是晚上了,整个室内一片漆黑似的,我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我是个秃顶,但不是天生的,好像是在十岁那年,也好像是九岁那年,又好像是几个世纪以前,我得了一场大病,然后头发就开始慢慢脱落了,最后一毛不拔了。


已记不清当时有多痛苦,更不记得流了几个月的眼泪,只记得欲哭无泪。心碎之后,我想到了死亡,如果不是父母抱着我,求着我,或许我已经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了。


也就是那时,我知道我的生命不在是只属于自己,而是属于父母,我活着也完全是为了他们。也就是在那时,我知道自己一生的命运都将以悲剧告终!


因为我是个秃顶,几乎没有人愿意接近我,哪怕是和我相隔一丈远,别人也会把身体往远处挪开坐,我不在乎,一个心死了的人又怎会在乎这些呢?


在孤独的日子中,我念完了上学,上了初中,也就认识了林风和林云!


林风和林云是两兄妹,不是亲生的,而是堂兄堂妹,他们一个英俊,一个美丽,就好像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一样耀眼夺目。班上的人都整天围着他们俩,因为女孩都喜爱俊男,而男孩子却难过美人关。


我也被他俩吸引了,但我不是个普通人,绝不会像其他同学那样去百般讨好他俩。即使和林风是同桌,我也没有主动去和他说话的意向,我是没有朋友的!


不知是怎么和他说上话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先和我说话,不然,我们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他很特别,不会像别人一样嘲笑我,疏远我,他总是夸我的学习好!


慢慢地,我也就和他话多了起来,和他熟悉后,自然也就和他堂妹林云有了接触的机会。她也是很特别的女孩,不会用另类的眼光来看我,这让我冰冷的心里出现了一股暖意。


很多男孩都爱上了林云,我也不例外,但我只字不提。因为我是个秃顶,没有资格去喜欢她!别说别人知道后会想笑,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于是,我一直以朋友的身分和她自居,直到中学毕业,我们各分东西,她也不知道我爱着她!


我上大学的时候,她已经步入了社会,我们也失去了联系,但我爱她的心从不曾改变过。有一天,林风把她的地址告诉了我,我高兴得快发疯了,我在信中真切切地吐露了我所有的爱意!尽管我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希望,可我还是忍不住期待会有好消息出现!


然而,我失望了,她说我跟她是不可能的,我们永远只能做朋友。天知道我当时有多难过,多痛苦,就因为我是秃顶,就注定不能拥有爱情?慢慢地,她和我又渐渐疏远了,又没有联系了。


再后来,因为钱的事情,林风误会我,也和我不欢而散。他们两兄妹就这样走出了我的生活,和他们走进我的视线时一样,令我措手不及,我又成了孤家寡人,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宿命,从我成为秃顶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要一无所有。


大学的那几年,我的生活里都没有上演新的故事,也没有新的人物出场。当我离开学校,独自一人踏上上海的列车时,没人为我送行,也没人为我祝福。我也不需要这些肤浅的东西,我是为父母而活,除了父母,我毫无牵挂。只是夜深人静时,有那么一份心痛,不知是为了林云,林风,这两个我心中仅有的朋友,还是为了我自己?


我之所以会选择来上海,一来是因为这里离家乡比较远,我不用担心自己会碰见以前的同学,这里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没人认识我,也就不会生活得那么狼狈,心想我就算是猪八戒,你不认识我总不会当着我的面说我丑吧。二来,我才二十一岁,虽说我的青春已过早地消逝在我的残梦中,但我还是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希望,所以我选择来这个繁华先进的大城市!


晚上八点的时候,我坐上了火车,那时窗外一片黑暗,随着火车的快速前进,我想我的痛苦生活也该结束了,等到明天早上,到了上海,又是一片光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把过去的一切都当作是一场噩梦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