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转]

华夏怒吼 收藏 69 433
导读:《似水流年》[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 文 / 王子游




我虽然算不上沉默寡言者,但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但既然决定向读者敞开心扉,也就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凡事总得有个开始,我就从1991年春天开始讲起吧。



那一年,我十七岁。依稀记得正月里的天气冷得可怕,许多人都像冬眠的蛇与青蛙一样蜷缩在自己的窝巢里。开年后的一连上十天都没见到一丝温暖的阳光,X镇上空被一种阴郁的气氛所笼罩着,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尽管家家户户的门联上都写满春光春色;但在我心中,冬天的尾巴还在枯树的枝头上摇摇摆摆。



那时,正读初三下学期的我,成绩与初二时相比显然大幅度下降了—(初一、初二时我的成绩在班上总是保持着一二名),但基本上还保持着中上游。眼看开学已过一个礼拜,我的学杂费却还没交到学校;因此那两天,班主任总在班上不停的催促。对我们这些没交学费的学生,他连新书本也不肯发给我们,甚至还不时出言奚落,尽管也不曾指名道姓;但不知何故,我总疑心他只是在针对我一个人,他的那许多刺耳难听的话,似乎都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每想至此,我的心就有如针刺般难受。当然,有时我也会宽慰自己说:你不要太担心,或许明天就会有钱交给那个胖子了。——但我心里更清楚:眼下父亲正外出跑生意,母亲在家携着我们三姊妹,连维持日常生计都成老大的问题,又怎能拿得出钱来让我交学费呢?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这只能使我心里徒增更多的烦乱!



元霄节的前一天,冰针般的蒙蒙细雨夹着刀刮似的冷风,淅淅沥沥下了一上午。直等下午我们上完两堂课之后,雨才渐渐停了下来,而冷风依旧阴测测地吹着。天空中那些铅灰色的云层,仿佛一床巨大而厚笨的棉被,紧压着我胸口,令我喘不过气来。就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我身边的同学们或是在聚精会神地啃书本、做习题;或是兴致勃勃地谈天说地;或是跑到室外的场地上踢毯子、跳绳和高唱流行歌曲。而我呢?却显得无精打采的,完全没有一点青年人所应具有的朝气。四周里发出的那种闹哄哄的声音,使我如同身处梦境中一样。



我闷闷不乐地望着教室左侧的窗外,教学大楼前面是个宽大的操场,场外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在呜呜的阴风中,那些弱小的生命此起彼伏地跳着悲伤的舞曲。麦田过去是条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柏油马路,但路上却冷冷清清的鲜有行人。我接着换了个姿势,将视线移向右侧,透过明亮的窗玻璃,我能很容易地看到教学大楼背后那条湿漉漉的碎石子路:它的西端通往镇上,东端斜插着柏油马路,在灰暗的天空下,它显得格外醒目而抑郁。这是一条我几乎每天都要来来回回地走好几遍的老路,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得甚至让我觉得有些——讨厌。但是,假如当时我能猜到,以后我将不可能再接近它时,大概是不会有这种心绪的;相反,我只会觉得它是如何令人思绪万千、倍感亲切!由于我不能未卜先知,所以当时我根本就猜不到。



下堂是政治课。按理说副课比正课上起来要轻松得多,但我一点也不高兴——因为代课的老师便是我们的班主任。他是一个严肃而乏味的男人,给我的感觉有点像《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三十七八的年纪,有一头硬似钢针的短发,纯正的“国”字脸上,一双不怒而威的眼睛深陷于眼眶之中,身材高大而魁梧。他的脸通常都是紧绷着,如同蒙在二胡上的蛇皮;在讲课时,有竖起右手食指的习惯。在还没有上课之前,身后忽然有人用尺子顶了一下我的后背,接着有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喂喂,你在想什么?”



我一扭过头,便看到坐在我后排的同学赵德。赵德是属于那种早熟性的小男生,平常总是满口胡言乱语,喜欢说某某某被谁强奸了,某某某有同性恋等等。他这时把脖子伸过来,等待着我的答案。



“没想什么。”我没好气地甩了一句。



“上一堂的物理课,老师讲的你都听懂没有?”



“勉强听得懂。”我微微一笑。



他忽然将嘴唇凑近我耳边,带着热烘烘的气流低声道:“我们物理老师色得很,你晓不晓得?”



我摇摇头。



“你想不想听?”他似乎在吊我胃口。



我觉得这实在真他妈的无聊,但仍是带着姑且听下去的心理点点头。



“那好,志云,”赵德用手擦了一把鼻涕,“我跟你讲了,你千万不要到处乱说。嘿嘿!物理老师什么狗屁!你别看他表面装得一派斯文,像个正人君子。还他后娘养的,其实是个大大的流氓,‘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的男盗女娼’!”



我淡淡地笑了,心想,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人现在实在太多了。“呸!”他吐了一口浓痰,又接着道:“就说昨日,他在讲课时,一边手里拿着课本假装念书,一边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坐在第四组的女生梁小如,看样子恨不能一口把别人吃下去。别人的脸都被他看得通红,他还不肯放手。哼哼!”



我认为物理老师是否好色,就如同别人的老婆是否怀孕一样,对我来讲毫无意义,只是听他提到梁小如,才忍不住问了一句道:“真有这回事?”



“哪个狗子骗你!”他见我来了兴趣,愈发显得有些神气活现,“还有今天下午那堂物理课,你也看见的:他当时点梁小如回答问题时,梁小如没有答出来,他就要她上讲台罚站。你想想,人家一个大姑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到讲台上,这多丢脸?当然不肯动。他就用手去拉她。谁不晓得,说得好听是拉,说得不好听就是乘机在她胳膊上揩油。哼!真是‘老太婆喝稀饭——无耻(齿)下流’!”他的眼里透着不屑。



我一边竭力在脑中搜索着有关上一堂课的情景,一边却不知不觉将目光停留在了坐在四组的第二扇窗旁的梁小如身上:她有着极标准的五官,白里透红的脸蛋和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连那些明星们也自愧不如。在她月牙儿尖似的嘴角上,一抹半是温和、半是高傲的笑容,总是那么深那么深地吸引着我,使我的思绪顿时陷入重重的云雾之中。



认识梁小如,是在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她当时是班上的留级生,语文成绩在班里出类拔萃。记得有一回班主任为方便给每个同学排好座位,让我们按高矮次序排队。梁小如个子不算高,按理说应站在前面,但她偏偏颠起脚尖,排在了别人身后,班主任也禁不住一下子被她逗笑了。也许从那时起,我便开始留意起她了。不知不觉的,我发觉自己非常喜欢听她讲话,因为她的声音像夜莺一样悦耳动听。每当看见别的女同学所穿的衣服颜色与她所穿的相近,我都会油然而生一种亲切之感。每次放学回家,我都会装着无心地在路的另一边和她并排地以同一节奏走着,这样我会觉得心里很骄傲、很踏实。在我内心深处,曾一度有种很模糊的念头,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应该是“暗恋”。直到我们一同跨进初三的大门,偶尔曾听说她父亲做生意赚了一大笔钱,而且还盖了间高大的楼房后,那种念头顿时化成一种苦涩的滋味,也不再有意与她一同走路了。我只是远远地偷看她,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

我看她的时候,她正在桌上用彩纸精心地叠一束花。或许是女性天生的那种感觉,使她觉察到有人在从某个角落里注视她,于是忽地朝那个方向瞥了一眼。我的目光跟她一接触,心里就“咚咚咚”地乱跳,耳根也“刷”地红了,连忙将视线转移开来。这一切自然逃不过赵德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像猎人碰到猎物一样,放射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光芒,令我产生一种寒毛倒竖的不舒服的感觉。“你心里在想什么呀?”他忽然不怀好意地说。我立刻窘得难受,仿佛跟做贼给人当场拿住似的。



“乖乖,是生得漂亮!”见我一语不发,他忍不住夸赞了一句。



实话实说,我是一个根本不会隐藏内心的人,所以我红着脖子抿嘴笑了,算是默认。他感觉到自己猜中了我的心思,于是便放肆地用手搭在我肩上,将他的嘴唇很神秘地凑近我耳朵,蚊子似地轻声道,“你,有没有看过她胸前的那个?”



我疑心自己听错了,呆了一呆才道:“你说什么?”



“我是说——你有没有见过她的奶子?”



“开什么玩笑?”我吓了一大跳,觉得简直有些夷匪所思。



“嘘——小点声!”赵德说,一副生怕被人听见的样子,“老子就瞧过。嘿嘿!”



我觉得头脑一阵发热,同时也感觉自己心中那片纯洁的天地被人污染了。但他的话听得我既紧张又刺激,莫名其妙地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你‘白豆腐能说出血来’呢,我根本就不信。”我装着若无其事一般,其实却很迫切地想听到有关这件事的下文。



“要是我骗了你,你砍我老娘都可以。”他十分认真地说,“她就住在我隔壁,还有谁比我更清楚?就在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屋里一只叫‘苗苗’的小花猫蹭地跳进她屋的窗户里去了。我连唤几声它都不肯出来。于是我跑过去颠起脚往里面瞄了一眼,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

我问:“你看到了什么?”



“我看到梁小如正在房里——洗澡!哎呀,我的妈!她的那两个奶子了不得,比我们平常吃饭的碗还要大!我寒毛都吓掉好几根,掉头就拼命地往我屋里钻。”



虽然我并不相信确有其事,但他声色并茂的描述,逗得我还是忍不住开心地大笑起来。周围的同学们不知原委,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得不收敛神态,拿起桌上课本,装着极用心地朗诵起来。此时,上课的铃声也开始敲响了。



“当——当——当——”铃声有节奏地响着,每一声都像撞在我的心坎上一样。一想到那个表情严肃的胖老师将要迈着沉闷的脚步进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显得非常忐忑不安。同学们开始各就各位,教室里霎时出现了异样的安静。稍过片刻,那个脑满肠肥的班主任就抱着一大摞作业本进来了。他穿一套灰色黑的西装,内面是件桃子领的蓝呢绒衣,透过领口,看得见贴身的白衬衣和水银色的斜条纹领带。进来之后,他首先将那摞本子搁到讲桌上,然后例行公事般地进行他的开场白。一谈就是一刻多钟不歇一口气,大部分学生都开始昏昏欲睡,他这才要我们朗读昨天学过的一些政治课题。



一声令下,班上马上响起潮水般的读书声。班主任就在这时候,反背着双手,来回不停地在走廊里踱着步子。直到他返回讲台挥手喊停时,教室里才又变得安静下来,似乎地上即使掉下去一根针也能听得分明。他依次叫来各组组长,要他们把讲台上的那摞作业本分发给在座的同学,自己则拿起粉笔开始在黑板上出题,并要我们将题目抄在作业本上解答出来。就在班主任在黑板上用粉笔“吱吱”写字的时候,赵德又开始将嘴凑近我耳边讲起了笑话。



班主任大约是听到声音了,扭过头来看了看道:“谁在底下嘀里咕噜地讲小话?再不能讲了,还是赶快抓紧时间做题目吧,作业本在放学之前要交的。”说罢,威严地扫视一下四周,继续在黑板上出题。可是他刚转过身,赵德便又缠上了我。



“怕什么?”他将声音压到最低说,“顶多不过罚我多抄几遍作业。哎,告诉你一个秘密:班主任裤子上的拉链——没拉拢。”



“你不会骗我吧?”我说,想到那么严肃的老师竟然会忘了拉拉链,这实在是一件滑稽透顶的事!正在这时,班主任忽然又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我发现他的拉链果然是开着的。等他再背转身时,我和赵德便开始偷偷地笑。眼看着赵德越笑越厉害,额头的青筋根根凸起,我再也憋不住,竟哈哈哈地笑出声来。这一笑,不仅令赵德吃了一惊,而且将全班同学的目光也吸引过来,我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班主任仿佛用了电视上的慢镜头,缓缓转过头来,手中的半截粉笔不由分说地,直朝我头上甩来,然后紧皱着眉,用那双可怕的眼睛狠盯着我,一字一句地叫道:“王——志——云,到讲台上来!”



我知道悔之晚矣,只得垂着头,满脸似泼了猪血一般,乖乖走上讲台。站在上面,我觉得自己简直成了一个囚犯,似乎还看见有好多同学在朝我指手划脚,不敢想梁小如看见我这副狼狈模样心里会想些什么。我感觉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羞恼过,只想找个地洞一头钻进去。班主任却并没对我多作理会,继续在黑板上出他的题目。



不知什么时候,——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听见一阵欢快的下课铃声从办公大楼那边传来,心里缓缓舒了一口气。这时,班主任开始不徐不疾地讲起他的结束语:“同学们,在放学之前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明天就是正月十五元霄佳节了,学校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放假一天!(终于要放假了!——台下有人小声嘀咕。)而且,今明两晚的晚自习也取消了!(班上马上响起欢呼雀跃的声音。)另外,我还要噜嗦一下学杂费的事:有小部分同学目前还没有交上来的,要赶快抓紧时间交了。我想:这其中固然因为有的同学家庭困难,倒可以理解;但也有一些人根本就是死脸死色,赖着不想交。哼,真是混帐!为了让大家好专心上课,现在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原因,也不论你是王爷的儿子还是候爷的小姐,在下个星期之内,请务必将学费交清!”



说到这里,他用手朝我额上戳了一下厉声道:“王志云,你吃了狗胆!课堂之上居然目无纪律,嘻嘻哈哈,我看你怕是不想活了?实话对你讲,要是后天你还不把学费交上来,就跟我自动滚出这教室!——好了,同学们,记得后天上学时不要迟到。下——课!”



在同学们一窝蜂拥向教室门口的时候,我还站在讲台上傻瞪着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