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记忆的炎夏(一) 文 / 水水犹寒




1、

王然坐在田埂上,看天空,一片蔚蓝。看田地,绿浪滚滚。在一些人的眼中,这是一幅美丽的画卷。看着自己满身泥泞的衣服,忍不住苦笑。不由的想起初中毕业的时候,和最好的朋友坐在路边,听夏夜的蛙叫虫鸣。那个时候,对于未来,总是充满希望并且有无限的遐想。现在自己读了大学,应该能够真正的看到希望,可是,却发现,离的越近,反而越无法把握。那时的美好的憧憬,慢慢的变成了一种压力。

每一次回家,他都会有一些深刻的感受。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人们能够安于天命的生活在自己的轨迹上,往往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和自己处于同一水平线上。我们内心深处所能理解和接受的,也就是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可是一旦打破这种层次,让不同阶层的人深入到彼此的生活内部,定会诱发心理的不安分。上了一年多的大学,他心里才真正的接受都市人的生活方式。曾经的迷惘的追求,最终的化为了一种现实生活,让他为之努力。

生活的艰辛,让他明白了好多的道理。

他总是这样说,贫穷或者平庸的人,如果不在心理安慰上下苦功夫,定是无法生存下去。

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拿起铁锹,回家。回头看看,那田间通往远方的小路,绵延悠长。



“这位小姐,能告诉我你的电话么?”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再说一次。”

……

超级震撼的音乐,让人眼花缭乱的灯光,随着音乐扭动肢体的舞群。午夜,阑桂坊。路绎博早就习惯了林晞在这样暧昧的环境中用这样的一个开场白和陌生的女孩子搭腔。这一夜的短暂情缘或许能够满足他的体内最原始的某种欲望。他有女朋友,在另外的一个城市里读高中,他们之间的感情用他自己的话说就简直是像万里长城一样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他说:“经历那么多年的雨雪风霜和烽火连绵的战争,早就已经练就了无坚不摧的品格。再说我们都不是十八九的小孩子了(他20岁),怎么能让一个女人难倒?有什么解不开的,床上说话,我对自己的性能力有信心!”

他不仅对自己的性能力有信心,他应该对自己的一切能力有信心。在这个讲求“综合实力”的社会中,他的“经济实力”、“父母的社会影响力”、“个人能力”都处在别人望尘莫及的高度。



路绎博一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林晞和那个女孩子打车去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绎博拿起手机,拨了香香的号码,没等接通就挂断,再拨,再挂断……凌晨3点,香香一定还在睡梦中,他想象着她熟睡的样子,不忍心去打扰她。

香香是路绎博的女朋友,在另外一个城市读师范大学。每当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想起她。他自顾认为香香是在他人生的低谷时上帝送给他的一份礼物。她总是能让他在黑暗中感到光明,在寒冷中感到温暖……就好像在她曾经对他说:绎博,看不见雪的冬天,我们把它当作春天,好不好?

他坐在一个街心广场的长椅上,点燃一根烟,抬起头,用手梳理梳理凌乱的头发。他看到两个高楼中间,有一抹酒红色的光。一轮崭新的太阳,呼之欲出。在高中的时候,她就喜欢和他一起看日出。在教学楼里,早自习上到一半,她就悄悄的挤到他的座位旁边,拉着他的手,说:“看,太阳。”

他竖起衣领,拍打拍打裤子上的灰尘,奔跑起来。在这个喧嚣的城市的宁静的清晨,他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第一次如此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

凌晨5点。韩宇非准备上床睡觉。他把文本保存好,关机,合上笔记本。他习惯在夜里写字,总是相信只有文字和自己最亲近,它能让人抛却肉体的皮囊直抵灵魂深处。写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成了一种状态。他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他需要,把手放在键盘上,文字就会爬满屏幕。那淡淡的温暖,就好像一双手,轻柔的抚慰内心的创伤,永无背叛,永不失却。人,都会给自己戴上一幅面具。就好像他,在外人的眼中甚至是一个极尽诙谐和幽默的人,可是从他的指端流淌的文字,却只是那些彻头彻尾的寂寥和歇斯底里的喧嚣。



“绎博,回来了。”

“嗯,怎么,我的大作家,刚要睡觉?”

“怎么样?昨天晚上玩得高兴么?”

“当然了。看只有我一个人回来就知道昨天怎么样了。呵呵。王然怎么还没有回来?”

“不知道,好像是家里有点事。可能明天就回来了,他家离学校又不远。反正他是不会耽误课程的。”

宇非顺手拉上窗帘,关上灯,爬上床。不一会儿,他听到了绎博的鼾声。他翻过身去用被子捂住耳朵,慢慢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