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林彪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这首诗是林彪死后,毛主席写的,大概意思是说(准还是不准,大家拍砖):群山万壑,象起伏的波涛奔腾而赴荆门(群山万壑也向林彪元帅朝拜吗?此荆门应取“荆”为荆楚,代表湖北,即林彪的家乡?)林彪生长的地方现在还有村落吧?可是作为闻名天下的林彪却已经不在了,另人感叹。一离开紫台就和沙漠连在一起,只留下一座长着青草的坟墓向着大漠,黄昏,孤坟,这些都让人觉得凄凉,作为名动天下的大元帅,最后竟是这样的凄凉。

林彪刚刚遇难,按当时的情况,别人只能给他按上“自绝于人民”,可是毛主席却写了这首诗,又不表态。最后还是周恩来总理顾全大局,出来替毛主席表态,说,主席这首诗是写叛徒的下场的。

无论如何,林彪元帅之死,对毛主席的触动是很大的。

毛主席对部下写诗纪念就2次,一次是罗荣桓元帅(林彪的搭档),一次就是林彪元帅。

毛主席在罗荣桓逝世后写的诗句里有“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问可问谁”。可是他对林彪在书房里写诗纪念,无法公开。我想如果林彪是正常死亡的话,毛主席应该用比罗荣桓更高的评价的诗给林彪吧,更用不着在书房里偷偷的怀念。

唐代大诗人杜甫在《咏怀古迹》中写道:“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这是写昭君之美,在于既有沉鱼落雁之貌,更具凄楚艾怨之情。而昭君之怨,则是对命运的无奈的怨艾——锁在深宫人不识;向往像寻常女子那样生活,就只能代替皇家骨肉远嫁异邦;思念故土却欲归不能……。当你来到昭君台前凭吊时,便会被这千头万绪的深深的艾怨所包围,满心凄楚抑郁难平。

这首诗毛主席只改了两个字,可是公认毛主席改过的比原来有气魄。可是毛主席对后面几句没做修改,而是舍弃,莫非毛主席欲言又止?

有人说毛主席的这首诗的确是改了杜甫的,这首诗可能是毛主席花费时间最少的,可是并不影响诗的意义。所以说毛主席改后的这首诗是中国最有气势的诗句之一。

★林彪的威信有多高?

黄克城是第一个建议老毛要抢占东北的高级将领,并且一开始就建议毛主席派有“威望的军事领导人去东北”。而陈毅自告奋勇要到东北去,中央却不批准。要知道可是去了20多位大人物啊。陈毅还有一次自报奋勇去朝鲜,好像也没有批准的样子。中央派了林彪去了。林彪在东北确实是有威望的领导人。

黄大将在东北见到林彪后,立即就把自己带来的3万多部队交给林彪指挥,与他在苏北对陈毅的态度相去甚远。对黄克城这样上过井冈山的老革命,林彪早就建立起了威望,这是整个红军时期形成的。但对东北的广大战士和干部,他们对林彪的了解却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林彪后来之所以有威望,之所以能建立“执行林总的命令就是胜利,虽然也有不如意的地方,但是林总的神话却一直在延续。

林总指到哪里打到哪里,林总说三天以内消灭敌人,敌人准活不了四天的威信,不是因为搞个人崇拜,而是一个个胜仗打出来的。大家唱“林总的命令往下传”,“我们是林彪的战士”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情流露。正如四野老将军所说:“林总非凡的天才,渊博的学识,以及他的谦虚、平易、简朴、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和巨海般的胸怀,使得林总在部队中、在东北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信。全军上下,无论干部、战士都愿意见到他,都愿意接近他。我们纵队干部,常常争着到总部去开会,都愿见到林总。林总的一言一行,都可以使自己学到许多新的宝贵的东西,去总部开会去见林总就是“取经”“取宝”。林总不仅是我们一贯正确的英明的领导者,而且是我们的良师益友。”……这就是林彪威信的来源。

再看林彪在整个领导集体中的威信,林彪在七大的中央委员选举中得票为第7位,差一票就是全票了,是所有将领中的得票最高的军事将领,看来他的威信并不仅限于某个他领导的地区或单位,在整个共产党中林彪的威信都是很高的。在后来的八大上的选票也是高高在前。后来林彪被选为接班人,因为治国者需要权威。

★ 林彪的威信真的不高?

但是林彪周围的人却说林没有权威。因为人们一谈起权威,往往反应出是这样几个词:办事雷力风行,行之有效,说一不二,部下俯首帖耳,无条件顺服。林彪似乎与这些词靠不上边。如1938年林彪负伤,在无知觉的情况下,大衣被部下顺手牵羊拿走,试想换成聂荣臻,可敢?事后林也没追究。1945年林彪被派往东北主持工作,在前线指挥,东北局没打招呼就把他在哈尔滨的房子收回做了幼儿园,根本不把这个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放在眼里。

林彪生活俭朴,不讲吃不讲穿,不好女色,吃喝方面,林彪和彭总有一比较。林彪讲究俭朴节约,做了好吃的,101一般是不吃,开始哼唧一句“不要这样嘛”,如果还做,哼唧也懒得哼唧了,依然是不吃。然后厨师(或者关心领导的其他部下)也就不做了。彭总也讲究节约,部下弄点特殊吃喝,生气,大骂,不吃,还弄到大会小会上展览。如果有威信的话,部下一定会效仿,林彪看到部下有违反规定者也会斥责,可实际情况是,警卫员都比他吃得好,一个铁路公安局处长都敢把他的秘书调走,其它一些人大吃大喝就更不要说了。林彪对此视而不见,不斥责不追究,独善其身。部下也不怕他。就在他眼皮底下吃吃喝喝。可见彭总的权威高于林彪。这还不算,林有失眠的毛病,他手下的一帮人竟在他隔壁一夜一夜的吵闹,至使叶群不得不出面劝说秘书们下次玩小点声。换一个角度,即使是个邻居,早就不能忍受,半夜起来砸隔壁门去了,偏偏林彪能忍的下去。林彪的威信从何谈起。

据说在五十年代,林彪一度住在钓鱼台,许多老总也住在那里,用服务人员的话说,“当时林彪党内没什么职务,地位不高,不爱与人交往,所以我们也没太把他放在心上,不象朱老总,爱与人聊天,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说出来马上就解决了,林彪不喜欢说话,我们也没主动问。”即使当了副统帅后,有的秘书也敢当面顶撞他。从上可以看出林彪并没有什么权威,老毛让这样的人做接班人,是选错了,他并不适合这样的角色,没人怕。

不光没有权威,而且不会处理人情事事。举例来讲,一般来说,同僚和部下很少因琐事去找林彪,找了,林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林彪任红28团团长时的政委熊寿祺找到武汉,请林彪帮助安排工作,林彪去问萧克怎么办,萧克顺手就给了熊一个小官。可笑的是,晚年时,林彪却对儿女大谈如何如何人情世故,要求他们对单位领导要拍马……林彪贵为副统帅,却不知道人家都得拍他(以及儿女)。林在文革时候专门派人去回收歌颂他的语录本和大字报。

林彪的一生是个历史的误会,他的威信是与地位不相当的。这么大的国家需要一个强硬的领导者,即使真有一天接了班,他的话也没人听,或被人驾空,指导思想与实际行动脱节,光凭这一点就比毛主席差远矣,毛主席说自己的影响只限于中南海,林的影响呢?

所以说林并无治国之才,解放后当过寓公就好,方能善始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