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帝国称霸世界精密战车T64全接触!

历史上,俄罗斯人曾多次成功地对其采用最先进装甲技术的新型坦克实施保密,然后在适当时机将这些坦克突然投入使用,并给敌人造成极大的震撼。

当T-62坦克在1960年投产后,北约清楚地意识到,苏联已经拉开了新一代坦克的研发序幕,于是立即督促谍报人员加紧情报搜集工作。因此,在60年代中后期,有关苏军新型坦克的报告层出不穷,但其中却没有一份能够清楚地说明这些坦克的模样。

直到1970年3月,西方情报人员获得了一些关于白俄罗斯军区举行的“德维纳”演习的照片,其中赫然出现了一种完全陌生的坦克 (T-64初期型),该坦克外形紧凑而布局均衡,北约遂称之为M1970。待后续零散资料汇总后,西方逐步了解到,这种M1970坦克安装了新型火炮,并采用防护性能更好的炮塔及新型发动机。

北约回过头来翻检自己装甲部队的兜囊,竟然找不出与其相抗衡的坦克,不管是美国的M60,还是西德陆军的“豹”1,均无法应付来自东方的挑战。一时间,恐慌笼罩了北约装甲部队的心头,他们被这款设计新颖的主战坦克深深地震撼了。 从1971年开始,苏联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一些关于T-72主战坦克的资料和照片,这使北约情报机构错误地做出了“M1970为T-72坦克早期型”的判断。到1973年,T-72批量装备部队后,苏军的多种传媒开始对其性能进行大肆渲染,或真或假的消息不时地敲击着北约装甲部队原本已经脆弱的心。1976年,大批T-64A突然源源不断地出现在驻东德的苏联精锐重装集群中,北约才突然明白——这款与T-72大相径庭的坦克才是苏军真正的王牌坦克,而翻遍自己的所有情报,却没有多少相关详细资料,直至苏军坦克军官斯维洛夫(化名)叛逃西方后,北约才对T-64的一些大概情况有所了解。在西德的“豹”2坦克入役(1979年)之

前的日子里,驻东德的苏军重装集群紧握着T-64这把锋利的尖刀,肆意在北约装甲部队面前晃来晃去。作为战后苏联坦克发展史上最有争议的坦克之一,T-64的发展过程始终笼罩在神秘的迷雾之中。十几年间,关于该车的各种误解一直充斥于国外军事报刊中,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苏联一直通过大张旗鼓地宣传T-72来掩盖本国装甲力量的真实主力——T-64,直到苏联解体后,这种幻影战车的真实面目才暴露在世人面前。

以前西方一直认为T-72是在T-64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简化型坦克,而实际上从设计伊始,T-72的思路就与T-64存在很大不同。T-64是苏联高新装甲技术的一个综合平台,T-72则是侧重实用性、经济性和出口可能的产品,但该车确实利用了部分T-64上的成熟技术来进一步提高自身性能,不过,这种利用受到了严格的成本限制。

以T-64坦克为起点,苏联主战坦克在30余年的发展时间里,自始至终都在延续和贯彻紧凑型3人坦克的发展思路,包括廉价的T-72、复杂昂贵的T-80、以及打算既抓先进技术也适当兼顾经济性的T-90,均未能走出T-64划定的套路。鉴于T-64的独特地位,搞清其研制脉络,对了解苏联坦克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50代末,在T-62还未进入量产时,苏联下一代坦克的前期预研工作已经展开。针对T- 62在火力、防护和机动性方面的不足,位于哈尔科夫的莫洛佐夫设计局(现属乌克兰,已更名为马莱谢夫设计局,该设计局因成功设计了 T--34坦克而著称于世)从1958年开始,展开了代号为Ob-430中型试验坦克(430工程)的研制工作,并在1960年完成样车组装。当时,苏联领导人对这一工程寄予厚望,把它作为下一代主战坦克的侯选者。初期的尴尬


由于T-64是苏联在设计上追求高新技术的一种大胆尝试,所以在研发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难题。如全新设计的新型履带,理论上可连续行驶10,000公里,而以前的履带每行驶2,000公里就需要更换,但新型履带说不定会在什么时候突然脱落----这在战场上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在部队的试用过程中,还发现 T-64初期型的自动装弹机、二冲程柴油机和液气悬挂装置的故障率也很高,使得官兵怨声载道。面对以上现实问题,苏联在1967年举行 10月革命胜利50周年的阅兵中,只得用老式的T-55坦克替换试装部队不久的T-64。

b-430试验坦克采用全新设计的车体外形,每侧6个小负重轮、双销履带、悬挂系统为扭杆式结构,但在第1、2、6负重轮上有液气悬挂装置。发动机为体积较小的600马力5TD型柴油机,有效地缩小了动力系统占用空间。 Ob-430装备D-54-TS型100毫米滑膛炮和与 T-62坦克相似的抛壳装置,车体正面航向机枪和同轴机枪均采用7.62毫米SGMT机枪,另装有1挺14.5毫米KPVT重机枪。此外,虽然在设计中打算使用复合装甲,但在制造过程中没能完成,样车炮塔依然为铸造炮塔,车体正面则由是三层压延钢板构成。Ob-430同步进行的验证坦克样车,还有L·N·卡尔采夫领导的第18352厂设计的Ob- 140(即140工程),其设计模式与Ob-430大致相同。后由于莫洛佐夫的影响力,政府最终确定Ob-430为T-64坦克的原型车,其实测工作从1960年一直持续到1963年。T-64初期型

根据430工程的测试结果,结合战后西方坦克的发展趋势,莫洛佐夫设计局认为新型坦克需要更强大的火力。因此,在Ob-430基础上换装了1门D-68型115毫米滑膛炮,该炮是 T-62的U-5TS型115毫米滑膛炮改进产品,新改型命名为Ob-432(即432工程)。该车还装有弹道计算机控制的综合火控系统和自动装弹机,在车体和炮塔正面,换上刚刚研制成功的复合装甲块——由多层压延钢板、玻璃钢等材料构成。这种复合装甲不仅对破甲弹极为有效,即使对穿甲弹也可以发挥相当于410毫米均质钢板的防护作用。 此外,Ob-432进一步更换1台700马力的 5TDF柴油机,使坦克单位功率达到19.5马力/吨,公路最大速度提高到70公里/小时。从上述性能看,该车拥有较强大的火力、自动装弹机和以往从未出现的复合装甲(西方直到70年代后期才开始实际使用),机动能力也非常突出,在当时属于超越时代的产物。但是,技术先进性往往伴随着使用可靠性的降低,Ob-432也未能幸免,其自动装弹机经常发生故障,不是造成炮弹卡死,就是将乘员挤伤——这个难题直到后来换装125毫米炮且采用分装式弹药后,才得以解决。但在1963年,苏联陆军断然决定投产这种虽然存在问题、但潜力诱人的坦克,Ob-432遂被正式定名为T-64中型坦克。1964~1969年,初期型T-64生产了大约600辆,后来大多数该型车被改装成安装i25毫米炮的T-64A,所以关于这种车型存在与否,直到80年代末才被外界确认。正式量产型:在Ob-432研制进展的同时,研究院还进行了给其换装燃气轮机的可行性试验,并于1963年完成了样车,称为T-64T。该车采用一台700马力的GTD-3TL型燃气轮机,其它部分分与T-64完全相同,1963~1965年进行了实际测试中,由于其性能不如预期,因此该计划不久被束之高阁。不过,这为后来T-64坦克的终结版——T-80的研制奠定了基础。

-64与T-72在外型上的主要区别为前者负重轮较小且有托带轮,后者为苏联传统的大直径负重轮。

另外,前者炮塔前方的主动红外探照灯局左,后者具右(以坦克乘员视角)

在初期型T-64坦克生产即将完成之际,一名伊朗军官驾驶M60坦克叛逃至苏联境内,经过对M60测试后,苏联发现其105毫米炮的威力超过了原来的估计,因此命令军工部门加紧研制大口径滑膛炮的步伐。

根据新的要求和部队提出的意见,莫洛拖夫设计局对初期型T-64进行了大量改进,将改型命名为Ob-437。其主要变化是用2A26式125毫米滑膛炮取代115毫米滑膛炮,并全面提高了自动装弹机、发动机和液气悬挂装置的可靠性,并改进了火控系统。新坦克于1969年定型,被称为T-64A型,该车分别在马莱谢夫坦克厂(现称之为哈尔科夫运输机器制造厂和鄂木斯克坦克厂(现称之为鄂木斯克运输机器制造厂)投入批量生产。1976年,驻东德苏军开始以T-64A主战坦克取代老式的T-55, 1980年8月驻匈牙利苏军也开始换装该型坦克。

T-64车首复合装甲由外至内分别为锻压钢板、陶瓷材料,高硬度锻压钢板、玻璃纤维,陶瓷材料和防中子材层.与T-62相比,T-64A车体部分较低,除首上装甲板采用了复合装甲外,其它部分均由装甲钢板焊接而成。首上装甲板上有3~4条钢质加强筋,具有防弹和登车防滑作用,另外,还装有V型钢制防浪板,以避免在泥沼地形和渡河时泥水飞溅影响驾驶。车首下装甲板前方装有齿型推土铲,能在需要时迅速进行土工作业。前装甲下端还设有几个基座,可安装KMT-4型滚筒式扫雷装置,当坦克行驶或扫雷时,推土铲向上收起紧贴车体。 车内由前向后分由驾驶舱、战斗舱和动力传动舱3部分。驾驶室内设有动力和传动系统的操纵装置,驾驶员座椅位于车体前部中央,上方有1扇可旋转开启的单片舱盖。驾驶员前方配有1具观察境以及1具用于夜间驾驶的主动红外夜视仪。

T-64A的旋转炮塔安装在车体中部,结构呈圆卵型,材料为铸造钢。由于采用了自动装弹机,T-64上取消了装填手,炮塔内只有2名乘员,这与当时传统的3人炮塔坦克相比,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炮长位于火炮的左侧,车长在火炮右侧,车长指挥塔可反方向旋转,上有向前打开的固定舱门,舱门前安装12.7毫米高射机枪固定支架。

T-64A车体左右两侧翼子板上布置有油箱,在车体后部上方可固定2个附加油筒,在车体的尾部还携带有自救圆木.T-64A型配备2A26式125毫米滑膛坦克炮,该炮身管较长,为单肉结构,采用横楔滑动式炮闩。火炮中央有圆筒形抽烟装置,用于排除膛内火药气体,炮管外部包有4段轻质金属热护套。当发射常规弹药时,身管寿命约为600~800发,发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时,身管寿命约为280发。

T-64使用的主要弹药,自右至左分别为光尾翼稳定脱壳装甲弹(APFSDS-T),尾翼稳定空心装药破甲弹(HEAT-FS),尾翼稳定高爆榴弹(HE-FRAG)

2A26滑膛炮通常配备3种类型的炮弹:一是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初速1,600米/秒,最大有效射程2,100米,穿甲厚度335~375毫米,二是尾翼稳定榴弹,弹重23公斤,初速850米/秒,弹丸装药量4公斤,最大直接瞄准距离为 2,300米,间接瞄准距离为9,400米:三是初速为900米/秒的空心装药破甲弹。坦克内的弹药基数为40发,其中22发放置在装弹机弹舱内,另外18发炮弹储存在坦克车体内。

T-64坦克的自动装弹机采用了吊篮式结构,弹丸和药筒均放在装弹槽中,再一同装进炮膛,射速约为6~8发/分。由于炮弹不是水平摆放,而是竖着排放在战斗室周围,造成扬弹过程比较烦琐,故装填机构比T-72坦克上的自动装弹机复杂很多。西方曾经长期认为,苏联为T-64装备自动装弹机是为了提高射速,并减轻坦克乘员的工作强度。实际上,苏联当时主要考虑的是缩减炮塔内乘员(去除1名装填手),以缩小炮塔正面暴露面积,从而降低中弹几率,并非出于人性化考虑。T-64安装自动装填系统后确实达到了这一目的——与当时西方主战坦克相比,T-64的高度降低20厘米以上。

T-64A的火控系统由T-62M坦克改进而来,包括合像式光学单目测距仪、红宝石激光测距仪、模拟式弹道计算机、炮长昼夜瞄准镜、耳轴倾斜传感器、瞄准点注入装置及射击控制面板等。光学单目测距仪主要作为激光测距仪的辅助设备,两者均与主要武器联动。瞄准镜由车长操纵,内有测距刻度线(带照明装置)、校正仪和炮膛轴线调整装置。这种火控系统使 T-64坦克在1,600米远距离对T-62大小的目标的命中概率为52%,而T-62在1,500米距离上的命中概率仅为33%。在夜间射击时,T-64A通过安装在火炮左侧与火炮一起联动的红外探照灯,可以对800米距离上目标进行射击。另外,火炮安装有双向陀螺稳定装置,理论上具有行进间射击能力,但命中概率会降低不少。

在T-64坦克的火炮右侧还安装有1挺7.62毫米并列机枪,由弹带自动供弹,射速为650发/分,有效射程为 1,000米,备弹2,000发(分别装在8个弹匣内,每个弹匣250发)。在车长指挥塔旁边安装有1挺12.7毫米高射机枪,具有360°环射能力,高-平两用,弹链自动供弹,由车长操纵。该机枪为风冷式,有效射程1,000米,初速860米/秒,备弹300发(分别装在5个弹链上,每个弹链60发)。 在动力系统上,T-64A使用二冲程卧式5缸对置活塞水冷增压柴油机,输出功率750马力。所谓对置活塞式发动机,是将两个直列发动机对头结合到一起,对置活塞的中间共用1个燃烧室,5缸就有10个活塞,实际上相当于10个气缸。

从理论上讲,2冲程发动机具有体积小、重量轻和输出功率大等优点,也同时存在油耗高、热效率低、振动大和故障率高等缺点。因此,后来的T-72又恢复使用了较为传统的4冲程发动机。

T-64坦克的传动装置采用机械行星变速 箱,带同步器和液压助力装置,有7个前进档和1个倒档。转向操纵装置为离合器和制动器。坦克可以进行以任何一侧履带为中心的转向,但不具备原地转向能力,最小转向半径基本等同车宽。

与T 54/55和T-62相比,T-64坦克的行动装置发生了很大变化,采用了复杂的液气/扭杆混合式悬挂,车体两侧有6个小直径全金属双轮缘锻压小负重轮和4个单轮缘拖带轮,拖带轮靠近车体一侧。主动轮在后,诱导轮居前,主动轮齿圈有12个齿。在第1、第2和第6负重轮处装有筒式液压减震器,进一步减缓了坦克振动幅度最大的前后两部分。履带为销耳挂胶双销式钢制履带,履带板之间用端部联结器连接。

和T-62坦克相比,T-64A坦克的防护能力大为提高。其车体前侧采用了复合装甲结构,炮塔采用了整体铸造加顶部焊接结构,炮塔前部装甲相当于400毫米均质钢,顶部装甲厚约 40~80毫米,炮塔侧甲厚120毫米,后部为90毫米。相比之下,西方在60、70年代装备的“豹” 1、M60等坦克炮塔前部最厚部位也只有110毫米左右。从防护性能上,T-64A至少高出西方二代坦克一个等级。

为增强在核生化作战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T-64A车内装有集体超压式防护系统,该系统由辐射探测装置、粉尘分离/增压器和滤清器等组成。由于主炮射击时会造成封闭车体内氧气含量剧减,因此该坦克还备有供氧设备,总供氧时间可达30分钟。另外,在炮塔内壁上还装有可防中子辐射的含铅衬层。

至1976年,T-64A共生产了1,400辆,在量产中还进行了如下的改进: 1972年增加NSVT型12.7毫米高射机枪; 1973年增加KMT 6型扫雷具;1973年出现安装R-130型无线电通讯机的T-64AK指挥型; 1975年出现具有发射“眼镜蛇”无线电制导炮射导弹的Ob-447样车(在其后的T--64B上炮射导弹真正实用化);1983年换装了6TD型柴油机(功率1,000马力)和加装烟幕弹发射器的T-64AM。性能提升

1972年,莫洛佐夫设计局针对T-64A进行重大改进,项目代号为Ob 477A。在改进中除重点增强装甲防护能力外,还加装了9K112型炮射导弹系统,这种改型被命名为T-64B主战坦克,并于1976年开始投产并装备部队。

T 64B又被称作T-64-5型,北约则称之为T-64M1981/1。1985年在莫斯科“五一”劳动节阅兵式上,T-64B首次公开露面,立即引起了西方军界的极大关注。该坦克的单价约为122.1万美元(1981年币值)。

T-64B主战坦克的总体布局与T-64A基本相同,但重新设计了车体和炮塔装甲,提高了装甲防护能力;以激光测距机彻底取代T-64A上的光学测距机,取消炮塔右侧的光学测距物镜孔,而在此位置上安装了“L”型炮射导弹制导天线盒支架(由早期型号改进而成的T-64B坦克仍保留有上述物镜孔)。

T-64B主战坦克的主要武器为2A26M式 125毫米滑膛坦克炮,总重2.35吨,身管长6,350毫米,重1,850公斤。其药室长840毫米,正常后坐距离270~320毫米,最大后坐距离340毫米,复进机初始压力6.17--6.37Mpa,助退机内注有400毫米空气,以补偿液体热膨胀效应。

与T-64A装备的2A26型火炮不同的是,2A26M型火炮采用立楔式炮闩,配有身管与炮尾快速分离装置,抽烟装置和铝制热护套无变化。火炮俯仰范围为-5°18’~+14°,使用昼视瞄准镜最大射程4公里,使用夜视瞄准镜为800米,射速6~8发/分。 2A26M式125毫米滑膛炮可以发射一系列采用半可燃药筒的分装式125毫米炮弹,包括 3ВБМ3式、3ВБМ6式、3ВБМ7式、3ВБМ8式、3ВБМl3和3ВБМl7式尾翼稳定托壳穿甲弹:3ВБК7式、3ВБК10式、3ВБКl6式、3ВБК17式尾翼稳定破甲弹;3ВОФ22式和3ВОФ36式尾翼稳定杀伤爆破弹等。其中,3ВБМ13式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初速为1,720米/秒,2,000米距离上最大垂直穿甲厚度为460毫米,3ВБК10尾翼稳定破甲弹初速为905米/秒,最大破甲厚度为475毫米;3ВОФ22式尾翼稳定杀伤爆破弹的初速为850米/秒,有效射程2,300米,最大射程 9,400米。

该炮配有9K112型“眼镜蛇”炮射导弹系统,炮射导弹型号为9M112型(北约称作AT-8“鸣禽”,Songster)。导弹直径125毫米,带药筒全长1.2米,最大飞行速度500米/秒,射程100~5,000米。采用无线电指令制导,配用破甲战斗部或反直升机爆片杀伤战斗部,破甲厚度 800毫米,最大射速4发/分。坦克内共可携带有4枚炮射导弹,储存在自动装弹机弹舱内。

导弹发射后,炮长需要将测距瞄准镜对准目标,火控计算机自动确定导弹相对于瞄准线的误差,并将误差数据转换成弹道校正信号,通过无线电发射机传递给飞行中的导弹,直至导弹命中目标。无线电发射机安装在坦克车长指挥塔前部的制导天线盒内,不用时可拆下。

在T-64B总携弹量为40发(含4发炮射导弹),其中24发放置在自动装弹机的弹舱内,16发在车体内。

T-64B的自动装弹机也较T-64A作了较大的改进,分装式弹药分别放置在上下2层圆盘上。其中弹丸水平放置在战斗室底板上的弹舱内,弹头指向旋转输弹机中心,药筒垂直放置在较低的位置。炮长通过控制台选择弹种,圆盘通过旋转将所选弹种送到电动扬弹机下方,扬弹机首先提起弹丸,然后提起药筒,由推弹杆将弹丸和药筒同时推入炮膛。炮弹发射后,遗留的金属短药筒底壳被送回扬弹机,然后再从炮塔顶部的圆形舱口抛出车外,任务完成后火炮自动回复到预先设定的高低位置。

-64B坦克的火控系统由车长和炮长瞄准镜、模拟式弹道计算机、火炮双向稳定器、控制板和其它设备组成。车长配有5具观察境和 1具昼夜双目潜望瞄准镜,瞄准镜昼间放大倍率为5倍,视场10°,夜间瞄准镜同车长红外探照灯联合使用,放大倍率为4.2倍,视场8°。此外,车长还有1具单目潜望对空瞄准镜,视场为50°,用于操纵高射机枪对空射击。 炮长前方配有1具昼间单目测距瞄准镜,该瞄准镜视场双向独立稳定,内装有激光测距机,放大倍率为3~9倍,可将数据显示给车长和炮长,并传送给火控计算机。转

激光测距机的数据可自动或人工输入弹道计算机,弹道计算机计算出瞄准角后,再根据需要向左(或向右)调节炮长瞄准标记。计算机还根据给定距离自动计算出火炮高低角,并提供给火炮高低机。炮长通过按钮选择弹种后,利用火控面板将瞄准标志始终对准目标,按击发钮完成射??和1挺12.7毫米高射机枪,其中7.62毫米并列机枪安装在主炮的右侧,采用100发或250发金属弹链供弹,12.7毫米高射机枪安装在车长指挥塔上,由车长在炮塔内操纵,可电动遥控或手动操作,俯仰范围-5°~+70°,采用50发弹链供弹。

T-64B坦克车体前部为复合装甲结构,车体装甲厚度:首上装甲为200毫米/78°;首下装甲为80~100毫米/60度,侧装甲板60~80毫米;后部装甲为30~40毫米,底部装甲为100毫米。坦克炮塔前部为2层钢装甲和1层含铅泡沫塑料内衬结构,炮塔装甲厚度:前半半部为 400~450毫米,侧部装甲为90~120毫米;后部装甲为60~90毫米,顶部为40~50毫米。

在T-64B坦克的车体和炮塔上挂有大量的爆炸式反应装甲块,它们覆盖在坦克车体上装甲板、炮塔前部、两侧、顶部、以及车体两侧裙板(延伸至第5负重轮处)。反应装甲块的尺寸为250x150x70毫米,均用4个螺栓固定在坦克装甲板上。侧裙板上可挂4层反应式装甲(个别情况只有2-3层),炮塔上安装的反应装甲的方式与T-80不同,为双层下倾式结构,上排有2层反应装甲,下面有1层。而T-80坦克上安装的反应装甲为双层朝前的尖角形,上下各有1层。

炮塔左侧还分别安装有2组4联装烟幕发射器和2~3个高射机枪弹盒,顶部后侧固定有 2套潜渡通气筒,分别用于乘员舱和发动机。

在T-64B基础上,又有多种变形车,其具体型号如下;

T-64BK指挥坦克:该坦克系T-64B的制挥型,1976年出现,车上装有伪装天线、指挥电台、辅助动力系统和定位导航系统; T-64BM主战坦克:该坦克采用1,000马力6TD型发动机,加装烟幕弹发射器,1983年公开,

T-64BB主战坦克:该坦克装有爆炸反应装甲,烟幕/杀伤爆破弹发射器移至炮塔后部,1985年公开, T-64B1主战坦克:该坦克未采用9K112炮射导弹系统,1976年公开,

T-64BIK指挥坦克:该坦克系T-64B1主战坦克的指挥车型,又称作“T-64-7”型,1976年定型,车上装有伪装天线、指挥电台、辅助动力装置和定位导航系统;

T-64BBIK指挥坦克:该车系T-64BB主战坦克的指挥车型,1985年定型,车上装置与 T-64BIK类慨:

T-64BV主战坦克:装有179块反应装甲,但发动机换回700马力的5TDF型(1985~1987年),

T-64P主战坦克:该坦克在早期T-64主战坦克的基础上,按T-64B的标准改进而成,换装了2A46—2型125毫米滑膛炮,加装了 9M112型炮射导弹和激光测距机,此外还有其它一些细节改进,1985年公开。

战车的命运

进入80年代以后,在T 64B型坦克基础上开发的更为先进的T—80系列坦克开始大量生产,苏军王牌坦克的位置也自然从前者过渡到后者。到1982年T-64坦克停产时,各系列共生产了14,495辆,其中绝大多数为T-64B型,另有很多A型后来也被改装成B型。整个T-64坦克系列全部装备苏军装甲集群,没有1辆外销。至1994年初,俄罗斯装备T—64B 11,495辆,乌克兰装备2,103辆。 从60年代中到80年代初,T-64虽然没有得到实战的检验,却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压得北约坦克几乎抬不起头。但进入90年代后,随着苏联的解体,T-64的命运陷入了多灾多难之中。在车臣战争中,有少量T-64B型坦克被反政府武装击毁,可谓晚节不保。而美、俄签署的《欧洲常规武器削减条约》又宣判了T-64的死刑——除少数被幸运封存外,绝大多数成为一群被屠宰的羔羊。一声令下之后,在切割机的轰鸣声中,成百上千的T-64身首异处,遍地散布着被肢解的金属残骸,而从炮塔上拆除的火炮堆砌在一旁,锈迹斑斑的炮口似乎在无声地控诉着自己的不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