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征文原创 ]讲坛 父亲和那段时光(二)

我出生时,父亲已是中学校长,但家里还是很穷.家里有3间房子,土坯,草盖的顶子,稻草是金色的,我叫它金草房.父亲的学校离家十里,平日住校,星期天才能回家.和我们一起住的还有奶奶,那时已是古稀之年,父亲弟兄四人,他最小.母亲在家种着几分地,赶上星期天父亲回来帮一下手,星期一清早又要赶回学校.


熟悉父亲的人都叫他四哥,当然在农村叫一个人“哥”和现在江湖片上的“哥”是不一样的,那一声“哥”里充满了真诚.回来总有人对我说:农忙时,四哥回家一趟,返校时裤脚上都会裹着泥巴.父亲是个能吃苦,又是个细心人,母亲总说,论插秧,父亲插的秧在村子里最漂亮.


结婚时,父亲30岁.学校里的老师都是小青年,母亲说,那几年,有时农忙,大家都会到我们帮忙,忙一天,晚上母亲会做一桌好菜,款待他们.后来他们也都成了家,慢慢的就不来了.我总会想到一幅画面:打谷场上灯火明亮,谷子装满一个个口袋,一群年轻人高兴地喝酒,说着美好的明天.


我一岁时动了一场肺部手术,很险,所以父亲一直很疼我.闲下来时,我们一家可以度过快乐的星期天.父亲怕我出去吹风受寒,就抱着我在小小的家里转来转去,窗子露出淡淡的光,淡淡的光是那时的记忆.


一天天长大,我对父亲的学校生活充满了好奇,在学校,那里是怎么的一片天空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