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赌徒之华夏王朝

fcl119hy 收藏 8 1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 抓的就是你


四川,自古以来人杰地灵,山清水秀,天府之国,能人倍出

说到四川不能不说说四川特有的文化-龙门阵-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什么火星,月球,外太空就连给火车装轮胎给飞机装喇叭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拿来冲一盘壳子。

但是四川人比龙门阵更强的是打麻将。蜀中民风痞懒,自古而然,所以四川人嗜好麻将,男女老少皆好此道。四川有一句话,叫做";;全城一片麻,家家二五八";;。四川无论是城市还是乡镇、民居,到处是四四方方带高边贴绒布的麻将桌和打麻将的人。当然,也带出来了茶馆文化。人们在茶馆里不是品茶,不是听评书或曲艺,也不是如广东早茶或西洋咖啡馆一样搞社交,而是打麻将。茶馆就是麻将馆。当然,他们也会边打麻将边社交,但不会边喝茶边社交。 我要说的故事就是这茶馆里麻将上发生的事......

2010年,初秋,深夜

四川,成都平原上的一个小县城里,清冷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远处昏暗的路灯下三个人影兴奋的边走边说......

“今天把两个老虾子赢安逸了”满口的四川腔,一人兴奋的说着。

“快数一下今天赢了好多?”另一人也带着同样的兴奋。

“要得,老子早就想数一下了,刚才人多不好数,现在嘿嘿......一百,两百,三百...一千二...二千一...三万六...安逸,除去吃宵夜用去了两百块,我日,一共赢了三万八”最后一人一边走着一边清理着今天的战果,一张笑得稀烂的脸上满是兴奋与满足。

“冯浩,你娃数清楚没有哈?赢那么多啊。”

“坤哥,日哦,你怕钱咬手啥?还嫌多,拿去拿去你自己数一下”冯浩笑骂着把钱递给了一脸坏坏的笑的杨坤.

“爬 爬 爬 嫌钱多的人还数的来钱,我来数”一个瘦高个一把把钱抢了过去,厚厚的一叠钱在他手里,也不理会坤哥的表情,陶醉的数了起来。

“日”同一个字两个声音,紧接着两只手两根中指全世界都认同的动作在小勤眼前一晃.

“爬哦,不要挡着老子数钱哈”现在眼里只有钱的瘦高个都没抬一下。

我,姓名冯浩,28岁,175cm,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见人爱,妹妹杀伤效果A级(我日哦,快快帮我提只桶来我要吐了)汗......

坤哥,杨坤,30岁,170cm,长相嘛嘿嘿...当然也不错了,妹妹杀伤效果B级是我们三个里最稳重的也是我们的军师,什么小计谋啊,小手段啊 都由他来(日哦,你就A我就是B,你娃要乱来撒?哎呀,坤哥 坤哥饶了嘛,谁叫我是主角你是配角喃,不要那么多意见嘛)

瘦高个姓邓名小勤,26岁,177cm,是我们三个里最小的一个也是我们的第一海拔,关于他的长相嘛还可以,妹妹杀伤效果C级(哎~~说他是C级完全是照顾他的情绪了,哎哟~哎哟~勤哥 勤哥 放手,我的耳朵,以后的章节我把你写帅点嘛,放心了会给你多安排几个美女的,放手了撒)

关于我们的职业,嘿嘿,那可是二十一世纪最有“钱”途的职业哦!我们是职业找吃将,呵呵 什么不懂?给你124(四川话就是一耳光的意思)这个都不懂,就是坐在茶馆里打上一通电话叫几个人出来或者就在茶馆里等茶老板帮我们安排两个人打打麻将啊,斗斗地主啊...再搞点小配合,出点小老千啊,然后在赢点小钱啊,呵呵,只要我们坐上两个人那今天就是赢多赢少的问题了,今天就是我,坤哥和老板安排的两个说普通话的老头打了局小麻将,小样,羡慕了吧,不说了分钱去了

“分钱了,分钱了一个人一万二千五留下500作组织活动经费”满脸奸笑的小勤把分好的钱递了过来,数了数钱,心想:今天那两个说普通话的两老头真是只猪输了那么多钱还笑得那么开心,分手的时候还说等会见,日死,难道他们还想打午夜场,那两个老头这几天都在这里喝茶我们注意他们好几天了,前几天每次我们打牌他们都会来看我们打,说是学习,今天一进茶馆老板就说那两个老头想和我们打麻将还说大小由我们定,哈哈,第一感觉,送钱的来了,当然是要打大点了难得有这么好的客户。那两个老头根本不太会打每盘就是给钱,给钱的时候还是笑嘻嘻的,搞不懂了,照理说输钱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发点脾气吧,就是牌品特别好的人嘴里不说可脸色还是不好看的,可今天那两个老头输到底都还是笑嘻嘻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快,散场了请他们去吃宵夜不但不去还反而叫我们吃好喝好,晕,这什么人啊?最后还说了句:等会见。渐渐的我感觉心里不踏实起来,哎~~头痛了,不想了,不管了回去睡觉觉了...

嘟,嘟...几道强烈的汽车灯从被后射了过来.

“日哦,吼毛哦,你虾子会不会开车哦?”

“就是,就是,开不来老子来教你开”

绝对的正版川骂。

“哎~哥子,慢点慢点,我又没有骂你你怎么向我撞来啊?”

哧~~哧~~哧~~几声紧急的刹车声

两辆军用吉普车成八字型的把我们围在街边。

哗,哗,车门打开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武警立即把我们围了起来

“举起手来,手抱头,转身,爬在车上”

妈哟!黑洞洞的枪口向我们指了过来。

“做什么?你们做什么?”

“我们没犯法啊,你们要做什么啊?”

“是啊,是啊,武警叔叔,我们是良好市民哦,哎呀~哎呀~你的枪,别指头啊,小心别走火了,我还没结婚呢,还有好多妹妹等着我呢”我叫着

“别废话,把他们身上东西全部授走然后带上车”一个军官说道

“做什么?做什么?我的烟,我的手机,我的钱钱,唉,唉 我的钥匙留给我哦,我还要回家睡觉,武警叔叔,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爬在车窗上的我狂叫着。

“妈的!鬼吼什么啊?抓的就是你”军官一边说着一边用他的脚招呼了我。

哎哟!哎哟!伴随着两声痛苦的吼叫声同样的待遇也在小勤和坤哥身上体现出来。

“上车,上车,全部带上车”军官向士兵吼到:“带上手铐,带上头罩”

“你们抓我们做什么啊?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王法啊?”小勤带着哭腔说着。

“是啊,是啊,我不带手铐,我不蒙头,你们不说清楚我不走”坤哥近乎绝望的吼着.

就在一个拿着手铐的武警抓着我的手的时候我大声喊到:“我抗议~~你们凭什么乱抓人?你们是不是武警啊?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看,电话,电话把电话还给我,我要打110我要报警”

“妈的,还鬼吼鬼叫,给我打”“哎哟,哎哟”一阵拳脚雨点般的招呼在我们身上,“哎哟,好痛哦,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吼了,我不抗议了我不报警了,哦,哦!你们就是警察,哎哟~~~别打脸啊,我还靠它多吸引几个妹妹来和我们打牌牌呢!唉!说你呢杂个不听招呼喃?喊你别打脸,哎哟~哎哟~”

咔嚓,咔嚓,咔嚓,手铐声音响起,眼前一黑,晕,没办法了,反抗是徒劳的,挣扎是白费的,抗议是无效的,我们三个被分别拖上了两辆车

砰,砰,砰,几声关门的声音,被按在了车的后坐上的我紧接着又听见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汽车发动了在我记忆的街道上快速的穿梭着,渐渐的经过无数次的左传右转我迷失了方向,道路还算平坦只是被人按着的感觉实在不舒服。

“警察,武警叔叔,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按着我啊,好难受哦,再说你按了这么久手也累了吧,你放开我我向毛主席保证我不闹了,不反抗了不抗议了”真把我闷坏了,说说软话求求情吧,自己少受点罪,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也下不了车了。

呵呵,呵呵,一阵笑声“小王,放开他吧,铐上了他也跑不掉了”妈的,就是这声音,那个该死的武警军官的声音,这个今天晚上对我来说,哦,不,是对我这二十几年来说最讨厌,最痛恨,也最难忘的声音,就是这声音,把我的钱钱,我的手机,我的精神粮食,通通的本来放在我身上的东西都授走了,就是这声音让我带上了手铐蒙上了头罩,把我弄上了车带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妈的,我发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从他手上跑掉的话我一定要,一定要赢光他所有的钱钱泡光他所有的女人,但是现在我只有...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两个字-无语-

“是,队长”那个叫小王的战士松开了他那只粗笨的手把我扶起身来坐好。

“我说那个长官......”还没说完马上就被那个当官的打断了。

“什么长官啊,你叫谁啊?我们不是国民党,我是队长,猪老壳(四川话猪头的意思)还有那个批准你讲话的?讲话要先报告,猪老壳”

汗......半句话换来两个猪老壳,晕!日死!

“报告!”

“什么事?”

“我想说话!请队长批准。”

“嘿嘿!老壳转弯还有点快喃,批准!可以说话”

日!这样也行

“队长,我想问两个问题可以吧?”

“可以,保证回答”

“队长,请问你们抓我们做什么啊?好象我们没什么地方配得上和你们打交道吧?”

“不知道,到地方了你就知道了”

“那请问你们要把我们送到那去啊?”

“不知道,到地方了你就知道了”

汗...老子124,你回答个屁啊,你答了等于没答,你当老子是白痴啊,鄙视你个神经病,二百五,桥老壳(四川话,桥是短路的意思)瓜批娃娃(相当于白痴),老子不问了毕上眼睛养神不和你这种低智商动物说话。

大约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车慢了下来,听见开门声音,进门后车停了下来。

“下车,下车把他们带下车”我大概被那个叫小王的战士带下了车

“小勤,坤哥”下了车我喊了一声

“在”

“在”

还好,我们还在一起。

“报告!武警特勤小组野狼小队奉命把三名人犯带到,请首长指示”

“好,这没什么事了你们回去吧,记着这次行动任何人不得想外界透露半点”

“是,请首长放心,我们回去了”

“等等,队长,等等”我对着队长说话的方向喊道

“什么事?”

“最后问你一次,队长,你真确定没抓错人?”我不甘心

“对,没错,抓的就是你”

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