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约会 [转贴]

382328538 收藏 38 671

美妙的约会

简介


本书是韩国著名小说家金圣钟的主要作品。小说一开头就给人留下悬念:还有两天就要当新娘的吴妙花为什么还在与情人幽会?随后是一个个扣人心弦的情节:新娘新婚之夜失踪、新娘情人死于新人卧室浴缸之中、新郎接到匿名电话、并有人跟踪、暗杀他;接二连三有无故的人失踪、死亡……一件件令人费解的事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呢?当然,案情最终水落石出。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紧扣、十分引人入胜。










嘴唇和眼泪


“啊,这是美妙的幽会……”

他用蘸水钢笔在纸上乱划,字迹七歪八扭。室内响着俄国风味的庄严音乐,他估计这是肖斯塔科维奇①的《第五交响曲》。他的手指尖直颤,又接着写下去:

①肖斯塔科维奇(1906—1975),前苏联著名作曲家,《第五交响曲》是他的一部重要作品。

“但是我们得分手!”

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掉到纸上。他掏出手绢擦去眼泪,又写下去:

“去年一年我是和她一起度过的。幽会可真美妙呀!我们紧紧地拥抱,如今松开了,要各走各的路了。”

他叹了一口气,把视线投向半空:

“然而,我无处可去。她有地方去,我无处可去!”

他低头看了看酒杯,又吸了一口气:

“啊,她年长,她比我年长……可我是死心塌地爱她的。一天,她突然宣布要离开我,为了去当一个陌生男人的妻子……啊,这是不可能的。不行,不行!”

他扔掉手里的蘸水钢笔,把纸揉成一团。尽管房里安静又暖和,但他浑身乱抖,脸上直淌冷汗。

他是一个二十三岁的懦弱的大学生,中等身材,干枯的脸上戴着一副度数很深的眼镜,看上去不太摩登。然而,笔挺的鼻梁,闪烁的目光,说明他很聪明。他是一个秀才,而且像女人一样害羞、内向。但是他胸中燃烧着苦闷的火焰,炽烈到足以把他的身体焚毁的程度。实际上,在即将和那女人分离的时刻他非常痛苦,最近几天一直发烧,两眼充血,通红通红,吃不下东西,还睡不着觉,所以本来就不漂亮的面孔,瘦得不成样子。

他做了个手势招呼女服务员。身体很结实的女服务员急忙向他走来。红色连衣裙底下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看上去笔直,惹人喜爱。

“再来点啤酒。”他含糊不清地说。

“嘿,算了吧!”女服务员以关心的口吻说道。

她的脸上有几颗很大的粉刺。

“叫你拿来!”

他突然神经质地瞪了她一眼,女服务员吓了一跳转过身去,不一会儿就拿来一瓶啤酒放在他面前,然后悄悄地坐在他对面的位子上。

“我替你倒,”女服务员小心翼翼地朝他的杯子里斟酒,“今天就您一个人?”

他一声不吭,拿起酒杯朝嘴边送。

“您有什么心思吧?”

他放下酒杯,瞪了女服务员一眼。

“怎么一个人来?”

他默默地瞅着女服务员的大鼻子和厚嘴唇。

“咦,您好像在哭?”

女服务员发现他的眼睫毛湿乎乎的有水气,便抬起了屁股。

“不能安静点!”

他用发怒的眼光瞪着女服务员,但女服务员的神情显得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好奇地接着问:

“那位没有来?”

他沉重地点了点头。女服务员眼睛眨巴眨巴地闪动着,连忙替他把空酒杯斟满。

“为什么不来?”

“往后她不会来了,”他嗫嗫嚅嚅地轻声说罢,反复嘀咕道:“往后不会来了!”

他的声音发抖,好像就要哭出来似的。也许是为了要忍住哭,他端起杯子把酒全部倒进嘴里。

“为什么不来?为什么?”

女服务员奇怪极了。

去年一年,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学生几乎每天都和一个美貌的姑娘在这爿店里相会。她一直怀着好奇心用妒忌的眼光注视着他们。怎么看也是女方胜过男方。脸蛋漂亮,身材颀长,言行文雅,显得超群脱俗,这样的姑娘竟然心甘情愿地和一个猥琐的大学生幽会,不禁使她觉得奇怪。然而,现在他们好像终于分手了。这就对了!女服务员心里暗暗称快:“我早就晓得会这样的嘛,现在该轮到我了!应该好好安慰一下这个小伙子。”

实际上,女服务员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学生怀有好感。起初她连正眼儿也不对他瞧一瞧,等到几乎每天都看到他和美貌女子相会,最后竟觉得这一对原本不般配的男女非常般配,连男方也开始显得满像是一个人物了。她甚至想过是不是男人身上有某种魅力,才使那美貌女子如此神魂颠倒。

这所谓的魅力是很容易想象到的,也就是说那男学生的家里好像并非是财主一类,因为最近几乎都是女方付帐,由此看来,女方反而可能是富家女。

“干吗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他蜷缩着上半身,瞪着眼睛,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显得很沉。

“担心断了客人。我巴望你们两位经常到我们店里来。”

“以后不会来了。”

女服务员冲着他抬了抬下巴:

“两个人都不来?”

“我会来的。不过,不能经常来,没钱!”

酒瓶空了。他瞅了女服务员一眼,女服务员站起身来故意扭着屁股去拿了两瓶酒来,一放下酒,又问道:

“那位为什么不来?”

“这种事你何必一定要问?”

他似乎在瞅女服务员的两只小眼睛。

“不愿意告诉我也没关系。”

“她……要嫁人了!”他把目光朝下一垂,黯然神伤地说。

“天哪!哪能这样……”

女服务员好像很愤慨。他紧闭着嘴唇注视着酒杯,又把酒杯端到嘴边。

每当他把酒喝干,女服务员就替他斟上。起初还佯装劝他不要喝得过量,后来就机械地替他斟了。他直到身于都难以保持平衡了,才不再要酒。他眼睛发花,舌头打转,话都说不清楚。他把名字和电话号码写在一张小纸上递给女服务员:

“朴小姐,请你打个电话……说我在这儿,叫她来一下。”

“这是那女人的电话号码吗?”

“对。是我爱人的电话号码。求求你,朴小姐!”

“她要出嫁了,还打电话给她干什么?”女服务员以挖苦的口吻说。

“我有话要对她说才让你打的……最后有一句话一定要对她说……快打呀!”

他把脸靠在桌子上粗重地喘着气。女服务员撇撇嘴站了起来,隔了一会才去拨电话号码。尽管是别人的事情,她也非常激动。电话铃声停了以后传来了悦耳动听的声音:“谁呀?”

“请问是吴妙花家吗?”

“对,是的。”对方的声音非常有礼貌。密斯朴骨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吴妙花小姐在家吗?”

“我就是吴妙花。”

男人唉声叹气,悲痛欲绝,女人的口气里却完全没有难过的味道,密斯朴不禁暗暗恼火。

“我是水碓房……”

“啊,什么……”这一下她的声音好像才显得有点紧张。

“不是经常有个大学生到我们这儿来玩吗?”

女服务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这样说。对方一下子就听懂了。

“对,对,说吧。”

“这个电话是他叫我打的……要你赶快来一下。”

难堪的沉默。对方没有马上回答,闷声不响,好像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弄得手足无措。

“您打算怎么办?”女服务员生硬地催她回答。

“让他听电话!”本来很温和的口气变得冷峻起来。

“没法让他听电话,他喝醉了,动弹不了。”

“那就请你告诉他我不能去。”电话挂断了。

“该死的!”

女服务员对着听筒瞪了一眼,然后把听筒放下转过身子,飞快地走到大学生跟前一屁股坐下,说:

“她说不能来!”

孙昌诗把靠在桌子上的头抬起来,用昏花的眼睛瞅了她一眼问道: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她说不能来,说罢啪的一下就把电话挂断了。”昌诗吸了吸鼻涕,轻轻地咬着嘴唇。

“她是什么女人?这么冷冰冰的,真没意思!碰上她,算我倒霉!”

女服务员耸耸肩膀,撒了撇嘴。孙昌诗则把滑下来的眼镜朝上推了推,瞪着女服务员说:

“不许你侮辱她!我宰了你!”

声音尽管低,但很激动,是威胁性的。女服务员吓了一跳,连忙把身子挺直了。

“妈呀,天哪!”

“别疯疯癫癫的!”他大吼一声,气势显得很凶,好像要咬女服务员一口似的。

“妈呀,能这样吗?我又没有说什么……”

女服务员气得发抖。

“叫你别疯疯癫癫的!”他继续威胁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霍地欠起身来:

“别反咬一口,谁疯疯癫癫的!难道你要杀了我?哼,目中无人的东西!”

密斯朴的声音一高,客人们的目光就全都朝她这边投来。另外两个服务员冲过来帮忙,她的气势就更高了。

“怎么回事?”

“他敢情要杀人!”

“天哪,出事了。”

女服务员们瞅着昌诗窃窃私语。他低着头看着桌子,态度分明是决心不再争吵,但是密斯朴下面的几句话又使他冲动起来。

“存心干仗你就去找那个女的泄愤去,干吗把气出在我头上?真叫抱不过黄瓜抱瓠子!”

女服务员话音未落,他就霍地站起身来大吼一声:“你说什么?”接着啪的一声打了女服务员一个耳光。几个女服务员一齐喊叫起来,密斯朴跺着脚哭开了。

“他要杀人!”

孙昌诗对着正在哭泣的密斯朴的屁股端了一脚。长得像柏油桶似的店老板刚巧出来,便猛地朝孙昌诗脸上打了一拳。孙昌诗一歪身撞倒了桌子,滚翻在地。

店老板三十五六岁,曾经打过拳击,一边骂一边又照着孙昌诗脸上打了几拳。孙昌诗完全僵直了,不像是起得来的样子。他像死了一样躺在淌满了咖啡的地上,脸上沾满了血,气色倒显得非常平静。

店老板是稀里糊涂动手的,谁知竟把孙昌诗打得鼻血直淌。孙昌诗的脸歪扭了,被鲜红的血弄得斑斑驳驳,看上去有点凄惨。他只是酒喝多了神志不清,在别人看来好像是被打昏了。周围的人都说不送他到医院去肯定要出事,这下店老板慌了,抓住孙昌诗摇了摇。

“喂,起来,起来!”

但是孙昌诗一动也不动。店老板更加慌了,想从背后把他拉起来。

这时有一个女人悄悄地走进来,她举止文静,容貌姣好,周围好像突然亮堂起来。她头上豆绿短大衣的肩膀上积着雪,仿佛是忽然从遥远的国度飘然而至的。

服务员们认出了她,避到一边给她让路。店老板扶着昌诗的上半身,惶恐地看着吴妙花。吴妙花一声不响地注视了孙昌诗一阵,从脚下拾起折断了的黑边眼镜塞到口袋里,冲着店老板说:

“请你让开点!”

声音尽管好听,但却有一股凛然不可犯的派头。店老板十分没趣,站起来掸了掸手。

“谁把他弄成这样的?”吴妙花直勾勾地瞅着店老板问道。

“他打我们的服务员,我火了,稍微打了他几下。”说罢,店老板把密斯朴喊过来,“他打她,还威胁说要杀她。”

两个女人的视线猛地碰到了一起,但是不一会密斯朴就抵挡不住吴妙花的眼光,悄悄地把视线移到别处。

“难道你安安分分地呆着,他会打你,还说要杀你吗?”

密斯朴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不知所措。

“不是这么回事,他喝醉了酒,发酒疯……”

吴妙花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密斯朴遭到这意想不到的打击,晕头转向,怔怔地瞅着吴妙花。吴妙花把视线转向店老板,严厉地责备他说:

“怎么能把一个喝醉的人打成这个样子?”

店老板涨红了脸,谢罪道:

“对不起。”

吴妙花弯下腰,把嘴凑到孙昌诗的脸上,用又白皙而又细长的手指抓住孙昌诗的手晃了晃。“我是妙花,我,是妙花。别睡了,起来吧!”她就像姐姐在叫熟睡的弟弟,声音非常柔和。

奇怪的是,刚才店老板抓住孙昌诗使劲摇晃,他也不动一动,这时眼睛竟睁开了一条缝,悄悄地欠起了身子。他迷们地望着围在身边的人,然后把视线长久地停留在妙花的眼睛上。他的脸上逐渐显出放心的表情。

“能走吗?”

听了妙花的话,孙昌诗点点头,挪动了一下脚步,可是跌跌撞撞十分不稳。妙花扶着他走进了盥洗室,替他洗去脸上的污垢。他呕吐了一阵又洗了一次脸,他的鼻梁和眼眶发青,肿得老高。

妙花始终很有风度,举止沉着。她走到柜台上去付清了孙昌诗的酒帐,然后扶着孙昌诗走出了水碓酒吧。外面,大朵大朵的雪花以很快的速度飘落着,好像是节日的夜晚。

“喊你出来很抱歉。”孙昌诗含糊不清地说。

“别说这种话。”

吴妙花把他朝停车的地方拖。他们紧紧地搂抱着,不论是谁都看得出这是一对恋人。吴妙花的个子显得比孙昌诗高一些。

“看起来难看,分开一点走嘛!”

一股酒气扑鼻而来,有几个男人从他们身边经过,讥讽他们说。

“你是他妈?就没有搂着人走过路?实在叫人看不下去!”

“搂着他赶快回去吧!”

有几个喝醉了酒的小青年一句接一句没好气地说。孙昌诗和吴妙花根本不理他们,搂得更紧了。

“狗东西!”

孙昌诗想扑过去,吴妙花紧挽着他,用身体挡住他,拖着他走。孙昌诗无奈只好哼歌。

吴妙花让孙昌诗坐在自己汽车的前座位上,然后绕过车头,屁股先进了驾驶座。当她启动引擎的时候,孙昌诗点起一支烟叼在嘴里,问道:

“姐姐到哪儿去?”

“送你回家。”吴妙花冷冷地说。

“不,我不想回家!”

孙昌诗打开车门想出去,吴妙花慌忙拉住他的袖于。

“别胡闹,这是干什么?”吴妙花气呼呼地问道。

她真的光了火,心想这样会没有个了结,要分手就分手嘛,这样子算什么呀!

她离结婚还有两天,原定明后天就将成为别人的妻子。这是不可违反的约定。所谓结婚不只是当事人之间的结合,而是两个人、两家人家的约定和结合。因此,如果她违反了这个约定,那就不仅是对对方,而且是对两个家庭的背叛。她害怕由此而引起的巨大波动和对自己的责难。她还没有力量和勇气去排除这些干扰。同时,她也没有信心选择比自己小四岁的大学生做丈夫。对她来说,他只是个一度与她热情相处的年少的恋人,而不是可以一辈子共同生活的新郎。他应当懂得这一点,乖乖地让开才对。这么纠缠下去怎么办?她明后天就要做人家的妻子,还得敷衍这个毛孩子发酒疯,真叫人烦心!她对自己优柔寡断的性格感到非常不安。

“我不回家,你随便把我送到哪一家旅馆里去。”小伙子把下巴埋在胸脯上,自言自语地说。

吴妙花叹了一口气,俯视着孙昌诗的头。他的后脑勺显得像孩子一样可爱。对我耍赖要耍到几时呢?她克制着想摸摸他凸出来的后脑勺的冲动,轻轻地踩了踩油门。

“你打算一个人在旅馆里干什么?”

“在这神圣的夜晚总不能一个人睡觉吧?”

“不行!”吴妙花斩钉截铁地说,“我得回家去!”

“姐姐,我说要你跟我一块儿睡了吗?”

“那你准备跟谁一道睡?”

雪还在下,加上又是圣诞节前夕,路上车辆如潮。有些车子开不出去,引起了一场大混乱。吴妙花踩了一下煞车,头转向右边,瞟了一眼小伙子。在这以前她一直紧紧地闭着嘴。

“那么你打算跟谁睡?”吴妙花反复地问着同样的问题。

“跟一个名叫玛利亚的妓女睡。只要给钱,尽可睡个够。就算是在这接受祝福的夜晚积个德。”

车子朝前面一蹿,孙昌诗的额头差一点碰在车窗上。他偷眼一看,吴妙花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苍白起来。车子拐了个弯,不一会儿便进入了地下道。

“水碓酒吧女服务员取笑我,说我被打了退票,蛮好。她挖苦你接电话的态度,侮辱你。所以我打了她一个嘴巴,老板便冲出来把我揿在地上。”

他为了要看前面皱起了眉头。车子驶出了地下道径直朝前开。道路从这儿起就不怎么混乱了。当车子被红灯挡住停下来的时候,吴妙花掏出折断了的眼镜放在孙昌诗的膝盖上。孙昌诗拿起破碎扭曲的眼镜,一面看一面自言自语地说:

“唉,太惨了!”

他的视力本来就弱,一摘掉眼镜就眼前一片模糊。车里突然冷了起来,他把眼镜扔到外面,然后把窗户摇上来。

“真的不回家去?”

“宁可在外面冻死,我也不愿意回家。”他摇摇头。

“玛利亚在哪儿?”

“任何一个旅馆都有玛利亚。随处都可提供。我现在可以走了。”

但她不想停车。她开车的技术挺好,平稳而速度快。车于沿着中央厅向洗剑亭那面驶去。由于是下坡路挺滑,她显得有点害怕,小心翼翼地开着。

吴妙花不想让他在肮脏的旅馆里睡觉,在目前状况下,如果把他送到旅馆,他肯定会喊妓女,而且毫不犹豫地和妓女发生关系。因为他现在浑身战抖想自戕,想无休止地虐待自己。

车子驶上了坡道,向右一拐,驶进了旅馆停车场。

白色的高级饭店以山为背景兀然矗立着,像道屏风环绕着幽山。吴妙花总喜欢把谈情说爱的地方选得非常奢侈。在肮脏寒碜的地方她是决不肯脱衣服的。她总是要住最高级的宾馆,吃最高档的饮食,还要有洋酒。她喜欢干净、温馨、高档次的气氛。托了她的福,一贫如洗的昌诗才能够经常出入高级宾馆,吃高级饭菜。

“下车吧!”

吴妙花把发动机熄了火,瞅了昌诗一眼。昌诗根本就不想动。

“我要在旅馆里睡。现在我讨厌这种地方。”

“别废话,下去!”

吴妙花像男人的举动一样,说罢先下了车,绕到昌诗那边去开了车门,等他下车。昌诗好像无可奈何,只好下来,身子直晃。吴妙花赶快扶住他。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并没有喝多少。”

他们走进旅馆,吴妙花在服务台办手续的时候,昌诗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吴妙花预付了房钱、拿到房门钥匙以后才转过身来。她想把他送到房间里再走。尽管她怕被在大厅里踱步的人看见,然而他连站都站不稳,总不能把钥匙扔给他转身就走吧。作为一个再隔两天就要结婚的女人,她是非常注意自己的举动的。因为万一倒霉被男方的人发现并传到新郎的耳朵里,那结婚礼服还未穿上身就会被扯得粉碎。

她和昌诗一起去乘电梯的时候,感到脊梁上直冒冷汗。没有几步的距离对她来说都显得挺远。

不一会儿,他们在十楼走出电梯,沿铺着地毯的走廊走进了一间房间。刚一进屋,孙昌诗就像小孩一样扑到她身上狠命地亲吻。吴妙花没有任何反应,随他吻了一阵。孙昌诗贪心而又起劲地舔着吴妙花的嘴唇,见吴妙花如同木石,不禁松开搂着她的膀子,瞪了她一眼。吴妙花看见他渐渐气急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倚在墙上。

“不管你喊玛利亚还是喊谁与我都不相干。因为我们的关系现在结束了,请你千万别再折磨我,我明后天就要结婚。你如果真爱我,就替我祝福吧!”

昌诗的眼睛渐渐张大了,吴妙花则紧紧地攥住他的两只手。

“别干傻事。往后我不可能出来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已经讲好了分手,就应当遵守诺言,你希望我不幸吗?”

孙昌诗不予回答,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看。

“洗个澡睡吧!我要走了。”

吴妙花转身朝门口走去,抓住了门把手。这时孙昌诗的两只胳膊搂住了她的细腰。

“不行,别这样!”

吴妙花慌了手脚,斩钉截铁地说。但是昌诗从背后把她的腰搂得更紧了。

“别走,别走,你别走!”

“叫你别这样!”

吴妙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是她的身子却被拖到屋子当中,转了一圈才稳住。昌诗仍然从背后搂住她。

吴妙花看了看漆黑的窗外。树枝上的积雪被风吹得簌簌地落下来。树枝猛烈地晃动着,看来风好像挺大。

“啊,不行!”

吴妙花不禁呻吟了一下。因为孙昌诗的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她的胸口。

“别这样,不行!”

吴妙花扭了扭身子。但是她的身体已经热乎乎的,开始蠕动起来。小伙子感觉到了这一点,手的动作变得更加大胆巧妙。左手抚摸着吴妙花的左胸,右手则朝下伸。

“别这样,我得走。”

两个人都热烈地低语着。

“啊,怎么,得回家去。”

当他忙着替她脱衣裳时,吴妙花有气无力地嘀咕道。她被孙昌诗的手富有刺激性的动作弄得束手无策,软弱无力。她突然想哭,直到她的衣服被脱光为止,一直站在那里,眼看着自己的衣裳被随便扔到地上,也无动于衷,好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孙昌诗急不可耐,用脚把自己滑下来的裤子踩住脱掉,然后把身上最后一点布条条也扯光。两个人互相恶狠狠地对视着。隔了一会儿,吴妙花瘫软在地毯上。孙昌诗把自己的身体压在吴妙花身上,吴妙花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孙昌诗用舌头去舔她的眼泪,自己也突然流泪了。

从两边溪谷里流下来的泪水混在了一起,热乎乎的,开始打旋。时间过得越久,溪谷里的水涨得越大。他们冲向翻腾的溪水,不断逆流而上。吴妙花首先说:“我爱你。”孙昌诗接过她的话茬,反复地说着相同的话。他哀求吴妙花千万别出嫁。吴妙花左右晃动着脑袋,死命地搂住孙昌诗。一面扭着腰,一面发出仿佛来自心底里的呻吟。她那尖尖的指甲戳着孙昌诗皮包骨头的肩膀。孙昌诗则忍着痛,使出浑身力气把她朝地上揿。

“姐姐,姐姐,你不能出嫁……千万别出嫁……”

吴妙花的身于朝上挺了起来,她发疯似地在孙昌诗的脸上亲吻。

当然,他们不是真姐弟,不知怎么,他们一来就这样称呼起来。

吴妙花是孙昌诗朋友的姐姐。他的朋友当中有个叫吴致洙的,吴妙花就是吴致洙的姐姐。昌诗和致洙是高等学校①同届的同学,两个人关系极好。昌诗认识妙花,也是因为跟着致洙到他家去玩开始的。那时昌诗是高等学校三年级学生,而妙花正在读大学四年级。思春期的少年一看到妙花,就感到忧伤。因为他认为她太漂亮了,却又在无法企及的地方。尽管他知道他们之间有距离,但为了要看看她,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便死乞白赖地经常到她家去。她家的房子很大,住在歪歪斜斜的韩国式房屋里的昌诗每逢走进致殊的家,总感到非常胆怯。

①相当于我国的高中。

高等学校毕业以后,昌诗进了他所向往的大学。他毫不费力地考取了一般人进不去的大学。但是吴致洙在投考远不如这所大学的学校时,却名落孙山。吴妙花恭喜昌诗考取了大学,并说要请他吃晚饭,但要求他对弟弟保密。昌诗自然是按照她的嘱咐对两个人碰头的事严加保密,傍晚,当他到约会地点去的时候,激动得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当天晚上,吴妙花买了一客高级宾馆里做的饭菜给他吃。他生平头一次吃到这样的食物,很有滋味,于是狼吞虎咽吃了个饱,还喝了五杯白葡萄酒。当他快要吃完的时候,吴妙花说要送他一点礼物,便掏出了一个小包,叫他解开来看。他解开一看,是一只金光闪闪的手表。昌诗一时目瞪口呆,差一点把表掉到地上。他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接受她这么贵重的礼物,而且她也没有理由要送他这种东西。见他有点犹豫,吴妙花就叫他收下,不要有任何思想负担。他又磨蹭了一会儿,连一句道谢的话也说不周全,就把表塞到了口袋里。于是吴妙花坐到他旁边,叫他把表拿出来给她,她亲手给他戴在手腕上。在吴妙花的手指尖触到他手腕上的一刹那,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扑鼻而来,他不禁感到一阵昏眩。

吃完饭,吴妙花带他到屋顶花园去。从二十五楼看汉城夜景,一片辉煌灿烂。他头一次发觉汉城的夜景是如此的美。他们在窗口坐下喝酒,吴妙花敬他一杯,他喝一杯,喝了许多不知名的酒。本来他葡萄酒已经喝醉了,现在又喝这种酒那种酒,当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醉得连身子都站不稳了。他年纪不大,生平还是头一次喝这么多酒。他任凭吴妙花拖他到东到西,好像在雾中行走。

黎明时分,他清醒过来,天还很黑,由于房间里太暗,分辨不出是什么地方,嗓子干得受不了,身边好像躺着一个人,真是奇怪。他有点害怕,悄悄地用手去摸一摸,摸到了光滑的皮肤。手碰到那人的时候,对方好像也动了一下。是谁呢?接着一股香味刺得他界尖痒痒的。这香味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他屏息静气想了想,大致估计到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香味就是昨天晚上在吴妙花身上闻到的香味。眼睛习惯了黑暗以后,依稀看见一张女人的脸,但不鲜明。他发觉自己是跟一个女人躺在一张床上。他下了床,又发现自己是赤身裸体,不由得更加惊讶。这时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房里电灯亮了,一切也就明白了。

他吓了一跳,大喊把灯关掉。但是吴妙花却笑眯眯地看着他,肩肿和胳膊露在外面,皮肤白得耀眼。孙昌诗两手捂着腿裆转身跑进盥洗室。饭店里的盥洗室很漂亮。他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水,然后解了个手。

他不敢出去,感到不安和害怕,只好用一块大毛巾把下身遮起来,然后悄悄地开了门朝外面张望。幸亏房里的灯熄了。他趔趄着站住了,没有到屋子当中去,因为他看见吴妙花静静地站在窗口。

窗帘拉开了。吴妙花在熹微的晨光中一丝不挂地站着,背对着里面,向外眺望。肉体的线条出奇地美,看上去极富情欲。那肉体好像焦急地在等待着他。他颤抖着把围着下身的毛巾拿掉,咽着唾沫,注视着吴妙花。吴妙花好像不会拒绝。他万一讨个没趣,就不慌不忙地退回来,从此不再见她的面不就得了。他终于鼓起勇气向吴妙花靠拢,然后用颤抖的声音喊了一声:“姐姐。”她好像要回头看看,又没有回过头来。孙昌诗紧挨到她的身边,伸出两只胳膊搂住她的细腰。她似乎在等待,呼的吸了一口气,把上半身朝后靠。孙昌诗使出劲来把她的腰搂得更紧了,她就势倒在他的怀里,转过头来寻找他的嘴唇。

他们第一次性关系就是这样发生的。此后,他们发展成了恋爱关系,但孙昌诗仍旧喊她姐姐。发生了头一次关系以后,吴妙花第一次告诉他致洙是她的异母兄弟,这不禁让孙昌诗大吃一惊。不仅不是一母所生,而且也不是同一个父亲,完全可以说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原来,吴妙花的父亲在她十九岁的时候突然生癌死去了,遗属只有妻子和女儿两个人。临死的时候,他留给了她们一大笔财产。

他父亲早先搞运输业,京釜①高速公路建成以后产业突然扩大,从外国大量进口高级汽车投入高速公路,这方法非常对路,使他一下子得以插足大运输会社②。他父亲从中赚到一笔钱,开办了一家建设会社,趁着国内建造公寓热,在短期内就使建筑业得到很大发展。临死之前,他看中了电子产业,正在筹办生产体育用品的工厂。断气的时候,他的年纪是四十九岁。

①汉城到釜山。

②即公司。

吴妙花的母亲四十五岁,是个美人。她在某种程度上有点手腕,摩拳擦掌开始着手经营丈夫留下的事业。但是一个女人家要独自掌握资产超过一千亿的大会社无论如何也是吃力的。周围的人也许是看到了这一点,都竭力劝她再婚。于是,她却不过别人的情面,在丈夫死了一年以后和会社的年青常务重新结婚了。他们是同年。新丈夫和她的亡夫是远房本家,有两个儿子和一个精神病妻子。他的妻子在精神病院里住了十年,完全成了废人。所以他像鳏夫一样,独自抚养两个儿子。他为了要和妙花的母亲结婚,最终和原配离了婚。然而,他又不完全抛弃原配,仍旧替她付住院费,只是在法律上离了婚。

他在和妙花的母亲结婚的同时,把两个儿子带了来,其中一个就是致洙。致洙是长子,性格温和,不爱学习,贪玩。他没考取大学,扬言一定要重新读书。有一天,他突然动身到美国留学去了。他一走,昌诗和妙花就没了障碍,比以前更加起劲地见面。但这也是短暂的,不久他们就经历了离别的痛苦。因为妙花和义父、母亲关系不好,为了逃避家庭矛盾,动身到法兰西去了。和昌诗要好,对妙花来说不啻是玩火,她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昌诗,而昌诗却不可能成为她能依靠的对象。说到离别的痛苦,深深地感到痛苦的只是昌诗。

吴妙花在大学里专攻应用美术,到巴黎去学的是服装设计。这期间两个人经常书信来往,可以说昌诗信写得更多,内容也更真挚。三年工夫他们没有见过一次面。因为妙花没有回过国。他们重新见面是在一年以前。妙花留学三年回国以后,他们又见面了。吴妙花在巴黎生活三年显得比以前更漂亮、更干练。昌诗也已经读大学三年级了,尽管他已成长为一个小伙子,完全没了孩子气,但猥琐的样子依旧和从前一样。

反正经过三年的空白期,他们居然重新结合,这总是少有的。在以往的三年当中,吴妙花和法国男人也许并非没有一点罗曼蒂克,尽管回国以后又碰上昌诗,但这事他并不是那么容易一下子就接受得了的,然而他们终究又开始幽会了。这种关系持续了一年多。可以说,实际上他们承认是恋人,同时公开地谈情说爱是去年一年。也可以认为他们在三年前结成的关系似乎在霎时间成了逝去的幻象,而真实美妙的约会是在去年一年当中进行的。

然而,这种关系的破裂是由于女方单独采取行动造成的。昌诗痛苦极了,他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但又无法抑制对妙花的热情。他认为妙花两次背叛了他,第一次是吴妙花在他心中燃起一把火后却跑到法国去了,当时他呆若木鸡,只是愣愣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直到吴妙花走了,才深深地感到自己遭到了背叛,气得浑身发抖。

他们紧挨着坐在浴缸里,就像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响一样,隔壁房里传来圣诞节赞美诗的合唱声。日本游客喝醉酒的吵闹声也从走廊那边传了过来。

“姐姐,跟我结婚吧。我现在大学毕业了,可以组织家庭了。”

吴妙花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行,这是不可能的。”她对昌诗非常抱槐,跟昌诗一样难过。但她尽可能不表现出来。

昌诗的喘气声渐渐粗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行?难道我不是男人?”

吴妙花闭着眼睛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昌诗执拗地追问为什么不跟他结婚而要选择别的男人。吴妙花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实在难以回答。昌诗自问自答地说:“是因为不爱我吗?”

“不,不是。”

“别说谎!要是不爱,为什么就不能说不爱呢?”他憎恨地瞪了吴妙花一眼。只见吴妙花又白又细的脖子在颤动。

“千万别这样,除了我自己,我什么人也不爱,真的!”

“既然你不爱那个男人,干吗还要跟他结婚?”

“唔,是的。”

“怎么能这样呢?”

“这是现实。尽管不爱,但还结婚过日子的人多着哩!”

“这就是说:要过日子不爱也可以?”

“我不会这样,我只爱我自己。”

吴妙花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那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昌诗咬着嘴唇把头扭到一边。

“我只不过是个玩物。一个老姑娘的玩物……被人家玩够了,就扔了。”昌诗自言自语地说。

吴妙花听见这话睁开了眼睛,转过身来瞅着他,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你这是真心话?”

“当然是真心话。”

她生气了:“你别误会,我们是因为彼此相爱才见面的。”

“那为什么不能跟我结婚呢?是因为我年纪小、个子矮。穷的缘故?总得有个理由嘛!”

“我们不能结婚。”

“为什么?”

他把两只手放到吴妙花纤细的脖子上,恨不得死命地卡它一下,但他连忙放下了。

“我们要是结了婚,彼此都会很不幸的。”

“你这样说有什么根据?”

吴妙花好像很痛苦,连连摇头,说:

“千万别追问,现在我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这是事实。她已经无法左右势态,再过两天就要结婚,这就像太阳从东边升起那样确定不移。

“我不能再退让了。我要了解缘由:为什么我们结婚会遭到不幸?”

昌诗抓住吴妙花摇晃起来,神情好像就要哭出来似的。吴妙花以不安的视线看着他,仿佛在求他千万别提这种问题。但昌诗还死缠着不放。

“我们就这样好。我即使结了婚,也会跟你见面的,不会借口结婚而跟你分手。”

“太妙了。你想像女王一样统领两个男人……”

“起来,我替你抹肥皂。”

“我没有勇气再跟结了婚的有夫之妇见面了。”

吴妙花一愣,开始替他擦背。

“不是没有勇气,是讨厌成了别人妻子的我。”

“也许是的。”

“不管你怎么看,结婚以后,我还是要和你见面的。”

“那丈夫算什么:)是稻草人?要不,就是你不满足于一个男人?”

“你以为我是喜欢他才要结婚的?那是没有办法呀!”

吴妙花的擦背动作快起来了。

“就是结了婚,我好像也不会喜欢那个男人。”

“那你为什么要和他结婚呢?真是无法理解。自己的将来应当自己决定嘛!”

“谁不知道,不过现实不是这样的。你不晓得女人的情况,可不是只要有爱情就能结婚的。不爱照样结婚有的是。”

“就是说恋爱和结婚不同。”

“不知道;找一想起这些事情来就头痛。”

吴妙花把毛巾扔到地上,一把抱住昌诗涂满了肥皂的身体,

“我是一个坏女人。”

昌诗抱住她的脑袋呜咽起来。吴妙花的抽泣声也像晃动的涟漪悄悄扩散开去。昌诗看着她剧烈颤抖的肩膀,才知道她在结婚前夕是多么痛苦。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