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二十三章、武汉

wqorgt113 收藏 2 59
导读:[原创]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二十三章、武汉

武汉, 中国中部最大的现代都会。

得天独厚,得水独优。接临长江、汉水交汇口,是能够连贯东西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因此素来有“九省通衢”之称,也属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三国时赤壁大战,关羽水军便镇守于此。相传当年军中因垦田缺水,云长大怒之下,卓刀于地,当即泉涌三丈,水色淡碧,冬温夏凉,味甘如醴(li),是名“卓刀泉”。

太平天国兴起之时,与清兵鏖战连连,武昌重镇,九易其手。即至湘军重兵陷城,有太平女兵九人,不惧豺狼虎威,奋战抗敌于东湖西北岸头,力战而竭,不甘受俘执之辱而投湖殉国。乡党感其英烈,收其骸骨,合葬于斯,称为“九女墩”。

二十世纪初叶,满清腐败,乱政失德。列强瓜分,耀武扬威。武昌城下一声枪响,楚望台上几通炮战,湖广都督府衙便如鸟兽散,登高一呼而革命功成。堂堂三百年满清气运,浩浩两千年帝王基业,就此烟消云散,东方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拔地而起,举世震惊,是为“武昌首义”。

延至近三十年后,日寇猖虐,兽屠南京。国民政府被迫迁临武汉,扼守长江要冲。集全国之军力,与兽军决战于武汉三镇,中国存亡在此一息。虽然最后因敌盛我衰,苦战失利,却也予兽军以极大重创,我大汉之魂在此彰显,彻底粉碎了兽国三月灭我华夏之黄梁美梦,中华抗战的烽火从此燃遍大江南北,如火如荼。

建国以后,天下大定。共产党政府对武汉进行大规模改建,1957年与苏联专家合作建成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九省通衢”实至名归。

改革开放二十年(1979年-1999年),由于中央政府工作重心逐步转移沿海与华东地区,武汉地区经济逐渐衰落,成为内陆地区的二等城市。

进入二十一世纪,沿海地区经济发展过剩,已经趋于饱和,导致大量的恶性经济竞争与重复建设,甚至在某些行业中出现大规模泡沫。中央政府开始实行“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大政策扶植,试图将沿海过剩的资金项目全部引向经济欠缺发展的广大西部城市。然而由于政策调整失横,加上一些地方级政府急于求成,产生了相当数量的,类似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的躁进情绪。不顾己身发展现状,大规模引进房地产、金融信贷、初级工业产品加工等一系列风险高,环境破坏严重,收益极度不平衡的经济项目,产生了更大规模的经济隐患与泡沫现象,百姓失业严重,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也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沿海与西部地区经济规模急剧膨胀,中部地区却呈现出经济进一步塌缩的畸形模式。

2018年3月,美国政府终于经受不起长达十余年的巨额军费拖累,在国内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人民反战情绪严重的情况下,被迫宣布撤出驻扎在伊拉克、以及阿富汗的全部美国籍军人。并且迫使五角大楼放弃筹备已达五年之久的进兵伊朗军事计划。美军前脚一撤,伊拉克各大反美势力便开始为夺取政权展开激烈火拼,恐怖袭击愈演愈烈,逐步波及到沙特、科威特等海湾石油富国,最后又牵涉进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叙利亚,黎巴嫩的武装冲突,大有又一次中东战争一触即发之势。大仗没有,小仗不断,整个中东搅成了一锅烂粥。石油市场极度飙升,更是给本已创痕累累的美国经济最后一击,终于导致美国各大主力行业多米诺骨牌效应,股市、期货、金融、IT、制造等行业全线崩盘。超过世界历史上1933年经济危机的恐怖萧条由此爆发。美洲、欧洲、日本、亚太经合组织、东盟10+3经济贸易圈、上海合作同盟,几乎所有的世界性经济体与经济合作组织全在这一刻遭到毁灭性冲击。

而在中国国内,因为长期畸形经济模式发展而形成的巨大泡沫终于彻底破碎。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相继暴出贪污丑闻,四大银行声誉扫地,坏帐呆滞率高达30%。引发国内房地产、金融信贷、制造加工业的大规模破产狂潮,大批工人,技术人员下岗,失业,流离失所者无数;大批富人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跳楼者不可胜数。刚刚建立完全的劳动社会保障金(救济金)制度入不敷出,人民币汇率也经不起周边各国(尤其包括日本)的疯狂兑换,加上美元汇率的急剧狂泻,更如雪上加霜,无法继续负担中央政府作出的“人民币汇率不会贬值”承诺,开始急剧缩水贬值,亚洲经济彻底崩溃,同时也宣告了中央西部大开发现行计划的最终流产。

痛定思痛的中央政府立刻召开各部委紧急工作会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在会议上指出“若不采取断然措施,改革开放四十年成果将毁于一旦。”

提出:

1、将四大银行全面停业整顿,派出中央专案组一查到底,严厉惩治其所涉及的贪污渎职行为,从重从严办理,平息民愤。

2、按照《国家紧急事务状态法》规定,派出武装警察部队担任各大主要城市治安,打击犯罪,特别是要严防恐怖袭击以及不友好国家敌特分子渗透扰乱,必要时实施宵禁令。

3、停止全国范围内的房地产业、金融信贷业的运作,实行全行业停业整顿。

4、迅速调整全国经济产业结构,重点加强中部地区城市硬件建设,如全面加强“十三五”(第十三个五年计划)期间,“京港线高速磁悬浮双向轨道网”建设等高科技项目投放,扩大内需,提高就业率。

5、确立“华中大武汉经济圈”,进一步建立更加完善的“光谷高新技术特种科技园”,为“京港磁浮线”等项目提供必需的技术硬体支持,既而带动华中以及整个中部地区的经济复苏。

6、改选中央,所有重要部门全面换血,由中央以降开始全面裁汰冗余公务人员,切实做到实事实管,提高政府工作效率。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共中央最负争议性的国务院总理,强硬改革派代表,湖北籍经济学家出身的谭正功登上历史舞台。而几乎堪比1979年邓小平同志“深圳经济特区论”的新改革计划“大武汉经济圈”亦浮出台面。

至此,沉寂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大武汉地区,重新回到中国改革开放大时代的风口浪尖。

2020年初,武汉行政区划开始进行全面改造,除武昌、汉口、汉阳三镇老城以外,在黄陂、江夏、蔡甸、新洲四大区的基础上并入红安、孝感、嘉鱼三市镇,并称“武汉十镇”。

2022年3月,武汉市政府在中央的支持下,开始在江夏、嘉鱼二区兴建更大规模的“光谷特别技术经济圈”,并且将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重点高校的理工技术类学科合并迁到此处,加强技术力量开发支持。

2023年5月,武汉市政府开始将武汉钢铁集团、神龙汽车制造公司等重工制造企业迁至新洲区南部,接临湖北黄冈、黄石市交汇处。比近鄂州与湖北大冶矿脉区,建立“华中重工业生产基地”,直接为“京港磁悬浮轨道”提供优质硬件生产设施。

十年生聚,十年收获。到2034年“京港磁悬浮轨道”全线通车之时,已经升格为中国第五个直辖市的武汉东、南两侧,逐步形成了拥有特大规模的优质重工业生产基地的“钢谷北城重工制造圈”,以及拥有超高精工技术研发力量与集散枢纽的“光谷南城科技研发圈”。

2036年,“北城经济圈”与黄冈、黄石合并一处,由于位于武汉东北,遂称为“北江市”。因为其优秀的重工业生产能力,也被冠名为“钢谷北江”。

2037年,“南城科技圈”与鄂州合并一处,称为“南江市”,因为其卓越的科学研发与技术产业能力,也被誉为“光谷南江”。

北江、南江与武汉三城品立,形成了带动中国中部经济崛起的新型重工产业铁三角。

至此,谭正功提出的“大武汉经济圈”构想全面实现。

在世界经济总格局萧条十几年的大气候下,中国人抓住机遇,用被美国与欧洲各国诟病连连的“国家社会主义集权调配法”,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又一个奇迹”。

邓小平先生提出的改革开放第二步,“先富起来的区域带动后富起来的地区”战略构想,在经历重重波折后,终于在改革开放六十年(2039年)时基本实现目标。中国国力全面超过因经济萧条而萎缩的欧洲、日本,攀升跃居世界第二。从此也拉开了世界经济实力排名第一的美国,和世界经济实力排名第二的中国长达几十年的明争暗斗,人们私下称其为“二十一世纪新经济冷战”。

虽然谭正功本人由于其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触犯到中央地方一大批因循守旧派的既得利益,激怒守旧集团,任期未满五年就遭到弹劾免职,最后因积劳成疾,郁郁而终。但中央出于动荡的世界大环境格局考虑,还是继续推行了“谭氏革改”方案,完成了“大武汉经济圈”建设,带动了中部地区的崛起,最终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沿海轻工业经济圈”——“中部重工业科技圈”——“三线军工业制造圈”三位一体的中国式经济战略格局。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当年很多人看起来并不十分高明的无奈之举,却在二十多年后的种种机缘巧合下为地球人类筑起了最后的屏障,间接挽救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覆亡命运,甚至扭转了宇宙战略格局,成为中华民族称雄宇宙的奠基之石。不论初衷如何,谭正功若泉下有知,当老怀畅慰,含笑甚甚。

武汉,国立协和医院。

单人VIP特护病房内,虚静无奈的看着只顾玩弄自己手中的掌上游戏机,一言不发的樊周,叹了口气,端起病床台桌上没有动过一口的饭菜,走出房门。

“还是一口都没有吃么?”天云看了看虚静手中未动一口的饭菜,摇了摇头。

“那边那位又怎么样?”虚静边说边往隔壁病房瞅了一眼。隔着玻璃,雪莲静静的坐在床边,转头望着窗外呆呆出神。一位穿着一身白色职业套裙的靓丽女子正侧身坐在床头,轻轻给她削着苹果。

“站在天台发花痴呢,都三天了。”天云答到,也顺着虚静的目光望向屋内的二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

天台。

虚静与天云缓步踱出顶台楼门,发现姜何动也不动地立在天台边墙栏沿上,默默看着远方的蓝天白云出神。

武汉的六月晴天已十分燥热,白晃晃的阳光照得水泥地面发烫。楼顶上的风还是有些,却是热得逼人。远方,高高耸立的老龟山电视塔从种种林立的写字大厦中撑刺出来,与长江对面隐隐露出一点金顶的黄鹤楼隔岸相对,纵贯南北的长江大桥如一条屹立百年的钢铁巨龙,横跨龟蛇二山间,形成江城武汉百年来最具特色的标志风景。

望着姜何这几天来略显消瘦的背影,天云心中感到一阵愧疚。虽然他已经明白地告诉了姜何他所知道的事情经过,却不知道眼前这位十九岁的倔强小子是否能够接受。

他是早已认识了玄云禅师,却的确不甚了解樊羽天的一切。若非一年多以前,因高考失败而失魂落魄的姜何钻进他店里下的那盘棋,他也不会接受玄云禅师要求照应姜何的委托,而去翻查那些陈年的棋坛旧史。虽然玄云禅师并没有告诉天云为什么,天云也没有多问,却还是从那些仅有的旧史资料中查出蹊跷,最后顺藤摸瓜地找出了有关樊羽天的旧年往事,只是没有想到樊羽天会和《天局神谱》扯上如此紧密的关系,直到后来姜何在“棋皇争霸战”上折桂,玄云禅师送来托他转交的“破局大会” 请帖,一切才开始初露端倪,只是这些姜何是不信的。

对于姜何,说实话,一开始他还真是有些敷衍之意,但后来发现姜何这个带着几分傲气、几分顽固又显几分文酸气(虽然并不严重)的犟小子真是个可造棋才,也就收了应付差事之心,开始认真地结交与培养起姜何来。通过一年多的接触,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姜何那并不难懂的脾性。这小子,发起痴来像个九世不醒的大笨蛋,(这大概要算他的“大智若愚”吧)可一旦机灵起来那鬼主意就跟翻天似的,气不死诸葛亮至少也可以把周瑜气疯;如果要是蛮犟起来那就成了粪坑里的石头——又臭由硬,就如眼前这般,钻进了牛角尖,再多十匹马也拉不回来。

正当天云与虚静两个努力思考该如何开解眼前这不醒事的笨蛋,以免他被武汉毒辣的大太阳晒得中暑的时候,姜何却凝望着远方,很突兀也很低沉地问了句:“樊老前辈已经下葬了吗?”

天云与虚静都是愣了一下,心中涌过一阵酸楚,点头称是。

姜何沉默了,嘴角显出些微的颤动,许久才有些吃力地说出了句似问自己也似在问别人的话。

“《天局神谱》……到底是什么?”

请看下章《往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