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十九章、紫剑莲华

wqorgt113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突然间, 雅然紫剑就势一搅,六把妖刀再也钳它不住,兹啦一声豁然溃开,艳姬只觉腹间一凉,就被雅然的紫剑洞穿,一股刺骨的撕裂绞痛随着被刺透的冰凉传遍全身,撕心裂肺。还没来得及反应,当胸已挨过雅然左手猝然排出的狠狠三掌,一时间竟抵受不住这三击巨震,气血翻涌下被拍得倒飞开去,紫剑亦在这一刻间从她腹间抽离,寒光中带出一抹浓烈的血。

来而不往非礼也,想不到兜兜转转之下,艳姬与雅然之间竟然仍是斗成个平手,两者皆伤。


倒退出数丈远后,单掌撑地,单膝屈跪,好容易才止住退势的艳姬探手抹过腹间隐隐作痛的伤处,一手浓血温热刺眼,散出令她不敢相信的浓郁血腥。


这是她的血!


雅然的剑竟然让她流血!让她那几乎全是纯钢甲结构的躯体重新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楚?


更让她惊惧的是,当那把紫色短剑贯穿她身体的同时,亦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只有许多年前才会感受到的恐惧——与死神擦肩而过恐惧!


原来她也是会死的,而且就像那些惨死在她手中的生命一般脆弱,不堪一击。


艳姬抬头,雅然身上明显的伤处已被其手间一抹淡黄微茫抹尽,剑锋横过,缓缓遥指向她紧蹙的眉心,剑脊上的铭文她慢慢看清,那奇异的花纹中央,是两个篆书的大字。


莲华。


紫剑莲华。


艳姬颤抖,恍然大悟一般的惊叫道:“凝血神兵!”


雅然轻笑,抬足,点地,身起。


剑。


鸣动的剑,在风中震颤。


剑身,铭文上的紫金色的微芒轻轻游走,如虚,如幻。


刀。


撕啸的刀,在手间极舞。


刀上,更甚从前的妖芒劲射,拼命将紫剑绞架阻隔,如撕,如狂。


迸裂之声不绝于耳,妖刀在光圈中迸碎,刃锋边缘的缺口不断增加,剧震如麻。


然而艳姬心中却无暇顾及这些。


凝血神兵,本以饲主一股精血为祭,如果成功就能与饲主心意相连,平常时凡兵如铁,平淡无奇,可一旦接触到主人的鲜血便会立刻恢复到本来面目,随心而动,随意而发,人兵合一,威力通神。但凝血为祭本就匪夷所思,何况个中凶险至极,其间磨难痛楚亦非常人所能承受,稍有不慎,轻则致残致狂,重则损命陨身,所以先人视之不祥,斥为魔道。加上自古神兵难觅,奇缘难逢,久而久之,此罕见功法早已失落殆尽,仅仅限于传说之中。


可是,仅限于传说的东西并不代表永远不会出现,就像《天局神谱》。


而当传说变成现实之时,必定是另一番的动地惊天。


现在,雅然手中紧握的就是如假包换的凝血神兵,随着其主人泛出隐隐杀意的紫剑莲华,如终于从沉睡中摆脱桎锢的惊天猛兽,呼之欲出。


斗气四散。


激斗连连的现场霎时安静下来,龙繇转头望了望雅然手中的神兵,哦了一声,兴致盎然。


肩上,巨剑“龙阙”犹如受了强烈挑唆,引起共鸣,剧烈的颤动起来,发出沉沉低吟,晃得柄下的锁链呤呤作响。


龙繇一笑,轻轻抚过剑脊铭刻的龙纹:“老伙计,不用这么心急,再等会儿,你没看到高潮戏现在才开始么。”


艳姬再次被逼出圈外,双腿发颤,气喘吁吁;六把妖刀已经伤痕累累,残败不堪;身上,红衣纱裙化为褴褛,腰腹、大腿、手臂间全都是被紫剑擦过留下的醒目刃痕,被割开的外皮下面,钢甲与筋肉结合的奇异组织隐隐暴露出来,好端端一个活脱脱的尤物美人竟变得如此情景,诡怖非常。


雅然凝立,身上血衣已干,眼中杀意更甚,唇边划出一丝麻木,近乎癫狂的笑:“怎么了?将人命视作草菅的你们,脸上也会呈现出这种表情吗?”言下,紫剑旋空移转,剑尖指地,紧贴己身画过一个半圈小圆,可在对首的艳姬看来,无异于死神手中舞动的镰刀。


静。


只是暴风来临前的宁静,已让人遍体森寒。


面前的雅然,人和剑,犹如一把浑然天成的绝世神兵,慢慢逼近,透散着凌厉的死亡气息。


面对这样的雅然,沉默的不止是艳姬,还有在一旁惊得目瞪口呆的雪莲。


除了云大哥,与她年纪相仿雅然可以算是她最亲近的人。可是,她却从未见过今日的雅然,或者说,雅然从未在她面前展现过今天的这一面。现时映现她眼中的雅然是那样的陌生,仿佛已不再是那个能跟她从小一起玩大,可以无话不谈的小女伴,而成了战场上不带丝毫感情的杀人机器,冷酷,无情,令她心寒,更令她心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受死吧。”雅然冷沉沉地丢下一句,平静的眼神变得更加漠然,手中的紫剑微微提起,锋芒直指,逼向对首的艳姬,没有丝毫的犹疑。


雅然舞动的血影在雪莲眼瞳中不断的晃动,渐至生出不断分叉的叠叠重影,时空在这一刻间倒转,仿佛回朔到多年以前那个明媚的午后,花似多娇,争芳斗艳的怡香中,小不点雪莲撒开小脚丫尽情在柔郁葱葱的嫩草上奔跑着。


身前,一只蝴蝶悄然点落到足足高她半个头,俏靥如花的雅然粉嫩的肩头,故意撒娇一般,欢快的拍扇着彩衣一般的翅膀。


“我要,蝴蝶!!”雪莲欢叫着,小手已经伸至雅然肩头,可惜晚了一步,雅然肩头一耸,一股柔风将蝴蝶托上天际,翩翩而舞。


“哇,飞跑了。”雪莲一急,挺直身体蹦上去伸手去够,却被雅然一把拉住。


“不可以的,雪莲,蝴蝶是有生命的,你不可以抓它。”


“可是漂亮,我想要!!!”


“所以才应该让它留在天上啊,你抓它,它跑不掉会生病,就再也不漂亮啦!”


“可是,可是它漂亮,我好想要。”


“所以啊,什么东西都想占成自己的就是坏孩子,成了坏孩子拿再多的东西也不会漂亮起来的。”


“雪莲要漂亮,雪莲不要坏孩子!!”


“对了,让美丽的蝴蝶在天上飞,雪莲一定会像雪莲花一样漂亮!!”


…………


……


和熙的阳光,照在两个蹦着,跳着,笑面如花的小女孩的脸上,暖暖洋洋。头上,彩蝶纷飞,一只,两只,如漫天飘舞的花瓣,构筑了雪莲孩提时代最难抹去的憧憬……


“够……够了!” 终于,雪莲撕心裂肺的哭泣声音瞬间震响全场,“不要…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我不想再打了!”


雅然闻声,剑息,转头望了一眼瘫跪在地上泪痕满面的雪莲,冷冰的眼神掠起一丝淡淡的伤感。


“……雅然,我所认识的雅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那个,那个温柔善良,那个连蝴蝶花草都不忍心伤害的雅然到底到哪里去了啊!!!”


雪莲双肩抽动,嘶心竭力地喊着,却无人答话。唯有那不羁的风在空中横扫,缭乱的拂过众人布满血污的脸上的冰冷,麻木与不屑。被烈血与冷剑充斥的大地上,又有谁会在乎一个柔弱女孩的无助哭喊?


良久。


“我明白了,你要不想打就随你的便好了,退到一旁去吧。”雅然唇边一撇,笑得更冷,侧过脸去,隐然间加杂一丝莫可名状的酸楚,却是故意没有让雪莲看到。望向艳姬的眼中透出更加坚毅的煞然:“剩下的事情由我自己来解决好了。”


语毕,风响,剑动。


光华万丈,紫霞映天。


却是往空中疾展。


一声清啸,雅然急跃凌上,剑指长空。剑脊之上,泛溢紫金光芒的铭文犹如脱落下来,在空中照出无数细小的玄黄光影,绕着剑身疾旋,既而如条虚无缥缈的魔幻彩带一般环绕雅然全身。


莲华出鞘,剑锋急转,化出三缕紫幻精芒,若雷霆掠顶,由上自下袭向横开六把妖刀,蜷身凝劲硬挡的艳姬,雨瀑风狂。


瞬间,只是一瞬间,艳姬就被凌厉的紫幻精芒吞没,强压灼身,无数的外皮以及皮下的钢甲组织被无情剥落,一块又一块的撕裂,惨嚎声中,六把妖刀尽数崩溃,灰飞湮灭。


艳姬败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莲华剑威之下,她根本挨不过一招。


这是雅然最后的绝招,以凝血神兵为最大触媒的——紫幻三生。


剑鸣!


寒光,逼向垂死的艳姬,只剩一线。


一声沉吟,似龙吼,似虎啸,一股足以冲天溃地的劲势从斜刺里漫卷袭来,飞沙裂石。


雅然一促,紫锋横挡。


兵刃交响,莲华剧震,雅然竟如风中败絮一般被震得倒飞开去,紫幻精芒即刻溃散,嗡响连连,颤动不止。


龙阙!!


眼前,龙繇傲然,凛立天地之间,银发如丝,随风飘扬;银瞳如冰,奇冷,奇寒。


人如兵,兵如人,揉合出一股凛冽森寒的霸气,随风四溢,弥散天空,宛如兵中王者。


破军天王!


请看下章《天云之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