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十五章、迭变

wqorgt113 收藏 0 8
导读: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十五章、迭变

回说广场之上,俞连城面前炸裂,抽身疾闪,倒退数步之后方才站稳脚跟,抬头极望,不觉周身大骇。

众人一愣,都顺他目光望去,身后烟雨阁楼殿顶,脊檐之上,一名身材矮小的瘦削老头抱膝斜坐,俯睨殿下众人,以一种近乎有气无力的沙哑声音说道:“俞连城,你磨磨蹭蹭的毛病还是没改么?”


俞连城愁眉深锁,却不住向四周围急望,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转头冲避到一旁的姜何、樊周没来由的大喊道:“喂,你们两个,快跑……”


樊周与姜何皆是愣了愣神,还没来得及反应,四围突然乍现一红一黑两道气诀,瞬间化成两只聚气幻兽,如虎,如狮,如豹,如狼,直往两人头顶迎头扑下。


“糟!”俞连城眼见二人躲闪不及,青笛急旋,横近唇边,两道急劲应声而发,电光火石一般直射而去,恰巧与两只气诀幻兽激撞一处,幻兽应声迸裂消散,护得姜、樊二人妥当周全。


“瞳老,有本事冲我来,不要伤及无辜!”


“无辜?”矮小老头眉眼一抬,腕间一转,右手指尖向上,聚起一团不断跃动的紫色火焱。“洛苍明那迂腐的老小子尽教给你这些无聊的东西么?”边说边两指劲弹,紫色火焱径直往广场另一方横七竖八昏迷不省的棋客最集中处射去。


俞连城大惊失色,横笛欲救,却早已赶不及。危急时刻,一道劲光抢先贯过紫色火焱,一声爆响,火焰中蕴含的巨大的能量如同引燃火信,突然炸开,震得广场中的一切嗡嗡作响,热浪灼面,搅得衣袂乱翻。众人脸上皆是骇然,这一击若让他打实,只怕要尸横遍野了。


“他是谁?”虚静一击即中,收指凝劲,立在俞连城身边,青布道袍随风飘曳,凝神望着殿顶的矮小老头,不敢有半分松懈。


俞连城白衣微颤,带不走一脸颓丧,苦苦笑一声说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小子,你干嘛不直接问我?”矮小老头打了个哈欠,左手微抬,打出一个响指,众人四周次第出现数十道黑红气诀,幻化出数十只形态各异的凶兽,沉声低吼,将众人团团围在其间。“……我叫幻瞳老叟,名字不是太好,你可以简单的称我作瞳老或者幻叟,还有,我最喜欢看的东西是——血。”


众人的注意力皆被四周咄咄逼近的幻兽所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那幻叟说完话时左目微睁,瞳孔收缩化作血红,刹那间,以此为中心,数圈诡异眩光激射开来,瞬间布满整个空域。


“危险,不要看他眼睛!”俞连城急急喊了一声,却已迟了,众人皆是心神一震,就觉被什么罩住,头晕目眩,气闷郁结,全身如挂上千斤磐石,仿佛身体各部位都被割裂,再也不能协调行动……


“我这人不太喜欢拐弯抹角,樊老头,你是现在跟我走呢,还是要等这里尸横遍野后跟我离开。”望着场中几乎动弹不得的五人,幻叟指尖微抬,再现出一团青色细小火焰,映照他毫无生息的邪异面庞,惟有赤红的左瞳中精采奕奕,转过无数神光。


樊周与虚静试着动弹一下,只觉全身如遭电击一般苦楚难当,左右手更如灌了重铅,抬不起来。


俞连城凝立不动,静静观察眼前的一切,右手指间轻颤,劲透笛管,却听得一声轻缓细语传来:“不要动。”


俞连城心中一惊,听声辨人,晓得是樊羽天暗中用腹语唤他,马上用腹语回道:“前辈?”


“不要说话,听我说,我知道你没被他幻术所制,我答应跟你走,等会局势一乱,你立刻带我离开这里。”


“前辈……”


樊羽天不再理他,而是扭头朝向幻叟所在方向,长声笑道:“樊某一个又瞎又丑的老废人,活了八十余年,还是第一次发觉原来自己的命是这样值钱。”


幻叟没有言语,却是指腕轻甩,青色火炎划空而过,打到离众多昏迷棋客数丈远的地方炸开,化为扑天盖地的烈炎,吞噬了周围一切,熊熊而燃。爆炸的气流将近距的棋桌全数掀翻,棋盂棋子散落一地。


接着,幻叟丝毫没有理会众人惊骇的表情,慢慢说道:“可对我来说,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众人望着此刻嘴角划出一丝笑意的幻叟,心里达成一个共识: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疯子。


“怎么样?俞连城,要不要现在解开附在他们身上的‘音障’,以免伤及你的无辜?”


俞连城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站着,虽然他也为这矮小老头刚才的行为惊出一身冷汗,但亦不是傻瓜,现在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被对方施放的幻瞳术所制,此刻解除“音障”,弄醒那些普通棋客,只会招致更大规模的骚乱,后果堪虞。


“救虚静。”樊羽天一声腹语传来,俞连城心领神会,青笛微转,巧妙迅速地在右旁虚静左肋下一点,轻劲一发即收。


虚静腰间一麻,一个激溜顿觉全身脉络一畅,一股急劲游遍全身,最后聚于双手指尖,沉力待发,却是往一旁轻点,两道暗劲射出,樊周左肩、右腹同时一阵微麻,两股温热柔劲贯体而入,带动两道暖流贯通全身要冲直抵他后腰伤患处,立时说不出的舒畅受用,功力回复不少。


“樊周,带姜何走!”虚静断喝一声,暴跳而起,指腕急转,六道异常的沉猛雄浑劲诀如六道无形气剑齐齐排出,封断幻叟各路攻势,先发制人;俞连城紧随其后,白衣忽闪,青笛音发,将扑至身前的数只气幻兽震散,急跃而出……


“须弥兄,看来樊某这次又要多欠你一局了。”不待樊羽天说完,须弥严藏淡然一笑,念阵棋发,一股清风将樊羽天就势一带,送入疾掠而至的俞连城怀中, “羽天兄,再会了。”


阵动,风狂,与前赴后继的幻兽绞杀在一起,如血,如歌……


俞连城接过樊羽天,双足疾点,游龙惊梦一般,在不断扑上的气幻兽缝隙间游刃穿梭,最后凌空跃墙,纵入密林深处;


樊周亦趁着众人引开幻兽的绝佳时刻,一把扯过姜何,由反方向扯开腿脚疾纵数道,逃了出去。


殿顶。


虚静眼见四人逃出,心中再无挂碍,全力施展六道劲诀,如漫天洒开的气网,寸寸进逼,绞扣若丝。


幻叟边闪边退,屡避其锋,突然间两手横划,格开虚静劲指,嘴上八字胡一跳,却是笑眯眯地说道:“胆大妄为的家伙,竟然完全不顾那些蝼蚁的死活了!”


“听你的只会让他们死得更快。”虚静收回指劲,化掌而出,同时抬腿急扫,猛力往幻叟小腹踢去。


“哈哈,好聪明的小子。”幻叟再笑,膝下一晃,扭身让过,紧接着脚力猛然一沉,右腕急突,打出一道紫色烈炎,直逼虚静胸口。热浪袭来,虚静不退反进,脚下一点,两掌轮翻,就势旋出两股绵劲,在空中结成一轮太极情状,自上而下兜粘住幻叟的紫火劲,同时掌法再变,运劲成指,六道诀劲穿空而下,幻叟抽身不及,臂外一凉,竟然挂彩。


幻叟吃了暗亏,惊怒交加,怒吼一声劲贯全身,轰天势发,直往跃至头顶上的虚静心窝捅去。


虚静规避不及,干脆把心一横,余下劲气全数收缩,聚于心坎,硬生生受了这一击。裂帛声响,上身道袍竟完全抵受不住这一击之威,裂个粉碎,整个人向后倒栽过去,狠狠摔在殿顶琉璃瓦间,只砸得瓦砾飞溅,龟裂之声不绝于耳,擦出一道深深凹痕,狼籍满目,口鼻间喷溢出两行腥红,染红了半边面颊。


幻叟得势不让,凌跃急上:“好轻功,竟然没跌下去……”两手紧扣,食指急并,紫光乍现,指向身下与他同步横飞的虚静。“……去死吧!”


危机时刻,无数碎瓦残片乍起,袭向幻叟,幻叟一愣,闪身急退,却在落回殿顶瞬间觉得脚下一沉,如被一道无形怪力吸扯住,举步唯艰。


脚底四周,不知何时隐现出一圈闪着数道蓝色光圈的五芒星阵。


抬头看时,须弥严藏头脚倒悬,由空中急旋直下,双手结成法印,萦绕柔淡微光。


“你太大意了,忘了还有我老人家在么?”掌下应声发力,催动脚下五角星芒大起,散溢出无数若隐若现的泛光铭文,尽数绞锁幻叟全身。


“念法——斗芒星光阵。”


幻叟尚未有所动作,巨压再至,裂瓦脆响,双脚底下根本承受不住无形压力,突然一空,深陷进碎瓦洞中,最后连人一起塌陷下去。本就被折腾得够呛的烟雨阁楼此刻也终于再支撑不住,伴随着无数细小裂缝中不断游走的法阵光芒,整个殿顶乃至楼层犹如被割裂一般,起了连锁反应,轰然坍塌。


乱石渐处,尘硝烟中,楼阁顶层最后一处屋粱轰然落下。


梁下,却有一名中年男子人事不省,静静躺在那里,危如累卵。


崔金焕!


醒过劲来的虚静愣了愣神,也顾不得己身伤势,飞身上前,一把将崔金焕扯将出来,倒扛到肩上,勉强提出一口劲气,急跃窜回广场的空地,却是腿下一软,跌跪到地上,好容易提起的劲气明显岔了内息,扑的一下吐出大口血来,还不住的咳嗽。


“小子,你干嘛不逃走?”双手仍然结成法印的须弥严藏,落回到不住气喘的虚静身前,席地而坐,一面继续催动法阵,一面向他问到。


“老先生又为什么不逃?”虚静淡淡一笑,加紧调息,望向须弥严藏的眼神中却参杂几分说不出的凄苦与倔强。


须弥严藏没有答话,只在嘴角隐然一弯,从和服兜内掏出一段由黄绸系住的青黄竹筒,抛给虚静。“小子,拿去。”


虚静伸手接过,听竹筒内的物事摇动声大概地猜出竹筒内里装的是什么。


“我的法阵禁制不住他多久,你还是快些逃吧。替我告诉樊羽天,我跟他之间的那盘棋就算他赢好了。”话语过后,须弥严藏傲然一笑,眼中乍闪的几缕落寞却丝毫没有逃过虚静的眼睛。


虚静不置可否的一笑,说了句“喂,还你!”便将手中的青黄竹筒丢回到须弥严藏手里。


“你!”


“我们中国可没有丢下老人家自己逃跑的习惯。再说,我又不是传话筒,你要说什么自己去找樊前辈说好了。”虚静将崔金焕轻轻放下,倔强的站起,两手指尖的劲诀重新集聚起来,巍然生风。


须弥严藏原先本想骂他一句笨蛋,可话到嘴边又有不忍,听到虚静后面这句话后,脸上却也多出几分肃然与钦佩,胸中涌过一阵豪迈,低眉笑赞道:“好!好一个有胆色的中国犟小子!”


话音落处,便觉整个地面一阵巨大震动,那倒塌的烟雨阁废墟中突然光芒大盛,既而轰然炸开,数不清紫火焰弹散射四出,几近疯狂的胡乱射向广场各角,火光映天,爆响连连,顷刻间将好端端的一座凌云禅寺后院化成炼狱血池。


两人惊逢大变,皆是惊骇莫名,眼睁睁望着无数无辜的棋客就在这一瞬间,被遍地四起火海吞没,一股焦臭气味渐渐充斥整个天地间,令人掩鼻侧目。


身后,劲风忽响。


二人赶紧回头,惊诧地望着背后头顶之上,几缕白练一般的幻光不住摇曳抖动,在空中凝聚成朦胧人形,渐至清晰起来。白面如盘,白眉如丝,刀刻一般的皱纹不住的颤动;双目眦裂,尤其是左瞳中红光流转,散发出妖异的狰狞,直直逼视眼前二人。


幻叟!!


……………


请看下章《推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