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十四章、蛇蝎美人

wqorgt113 收藏 0 21

艳姬打量着眼前这面容可鞠的秃顶老和尚,细细思量他如何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

惊异一闪即逝,换过的是更添娇艳的俏脸,柔声哂道:“老和尚,你不知这世间有些事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的么?”


玄云禅师淡淡一笑:“施主不问自取,抢了《天局神谱》,现在又以如此手法杀人,竟还与老衲大谈非礼勿视?”


艳姬听了却咯咯娇笑起来,一面摩挲着绕在身上的钢甲巨蛇的下颚,一面晃了晃手中的黄纸包裹:“这局谱又不是从你手中抢的,再说天下杀人方法万万种,哪样杀不是杀?我毒死他和凌迟剐了他又有什么区别?大师却拘泥这诸般种种,岂非有道貌黯然之嫌?”


玄云禅师轻轻一叹:“好一对伶牙俐齿,可惜局非局、谱非谱,世上万物皆有因数,施主贪多勿得,只怕到头来仍是空欢喜一场。”


艳姬巧眸含笑,闪过酥骨的媚光,直勾勾地往玄云身上眺去:“艳姬的事倒不劳大师费心,只是大师这么推崇天命因果,可有算到自己会是怎样结局?”


玄云禅师双掌合十道:“老衲身居方外,数十载向道求禅,虽不至做到无欲无求,却也不在意那一朝生死,还望施主悬崖勒马,好自为之。”


艳姬俏然,捋了捋耳边长髻,道了声:“好!好一个不知羞耻的道貌和尚,可是你见我真身,就只能有一个结果。”话音落,魅影动。濯足凌空,纤指疾点,化出百条机械触手,由四面八方扑来,有如漫天舞动的铁甲魔虫,噬向玄云。那条钢甲巨蛇也是灵动异常,急窜而出,绕至玄云禅师身后,一个回旋直往其腰腹间咬去。


玄云禅师叹息一声,袍袖微鼓,双掌合十,凝出数道暗劲,霎时游遍全身,不待八面机械触手接近,抬手画出两道弧光,先发制人,将袭至近前的两只触手生生绞断,碎件散天。背后巨嚎传来,却是那钢甲巨蛇张开巨齿獠牙,直往玄云禅师肩颈处咬去;右边呼啸之声再起,艳姬脱开那百条触手,摆开双掌,往玄云禅师面门以及胸腹软肋处急拍而至。


四方遇险,腹背受敌之下,玄云禅师白眉微动,旋身一扭,前后两掌分出,


一手凝力格开巨蛇獠牙,另掌平齐排出三道劲力,在空中结出一道“万”字型劲芒,直冲数百触手绞杀过去,零零碎碎散了一地 。


艳姬双掌袭至,瞬间化出十枚钢节锥刺,分别直插玄云禅师背心与右肋腰腹处,裂帛声响,玄云禅师白袍应声迸裂,多节钢锥只入肉两寸便再难进分毫,锥尖指处,筋肉虬结,肤皮坚韧,还不时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金色辉芒,哪里像个年过至少六旬的残年老者?


正惊异时,玄云禅师暗劲气发,周身金芒大盛,抬掌将艳姬连人带锥震离老远,摆脱艳姬,玄云禅师即刻左手凝劲,扼住钢甲巨蛇颚部,就势一捣,将巨蛇连头带颈一起砸入身前的硬土石中,立时碎石纷飞,爆响连连。


那铁甲畜生吃了暗亏,呜呼一声窜回到仓皇站稳的艳姬脚边。艳姬倒没理会那畜生,收回钢锥,花容一淡,略带半分惊奇地叫道:“少林金刚身!”


玄云禅师望了望自己白袍破烂,衣不蔽体的模样,不觉老脸一红,道声:“善哉!”


“原来大师竟是少林高僧?”艳姬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眉眼一眨回复了先前娇媚情态,理了理身上红绸长裙,似有若无的笑问道。


玄云禅师望着眼前媚态百出要勾他千百遍的女子,依旧风过无痕的答道:“老衲只是粗瞧了些拳脚强身,怎敢妄称少林门下。还盼施主行个方便,将那《局谱》还于老衲,大家就此作罢,岂不安好?”那平静的表情就仿如眼前衣衫少得快要玉体横陈的艳姬,与庙堂里摆的泥胎雕像一般熟视无睹。


艳姬心里暗骂一声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哪里是什么粗瞧些拳脚?自己手上的钢锥可是连钢甲都能刺个稀烂,刚才却连这老和尚的皮都没蹭破一层。这样要算是粗瞧拳脚,那刚才被自己轻易干掉的霉蛋墨玄恐怕要叫手无缚鸡之力了。


心念转处,艳姬笑意更增万千,轻轻撩开自己上身红衣,露出怀揣的黄纸包裹一角,摆出一副任君大嚼的模样,冲玄云禅师淡淡地道:“局谱就在此处,大师若有兴致,自行来取好了。”襟衫微动,隐隐露出白暂高挺的胸脯若隐若现,较之往常诱惑胜过何止千倍?饶是玄云禅师这般定力高僧也禁不住心神一颤,侧目低首,道声:“罪过。”


艳姬等待的便是玄云禅师分神的这一刹那,眼中杀机一现,襟衫飘舞,犹如一道红霞急电,往玄云禅师双眼戮去。玄云禅师耳边风响,意随心发,眼睑一合,激出一道金芒,恰巧抵住艳姬横刺过来的钢锥,划出刺耳的金戈交击声。艳姬一击之下便已撤回双手,既而双臂斜空急划,两样物事裂皮而出,瞬间化为两柄畸形利刃,刃锋边缘兹兹作响,直往玄云禅师颈项斩去。


玄云禅师刚要伸指要去钳那刃锋,只觉一股强劲的罡风贯透手背,立时感到不妥,运势回收,使了个粘诀,不想与那双刃甫一接触,双手剧震,沿着刃锋颤震而被扰乱的气流竟然发生爆炸,将玄云禅师生生炸开。玄云禅师亦在被炸离的瞬间,探手一道粘劲将艳姬怀内的《天局神谱》包裹顺势带出,艳姬一惊,畸形刀刃就势一划,将处在二人正中的黄纸包裹劈作两半,黄纸炸碎,包裹中的《天局神谱》立时散现出来。二人同时一惊,同时伸手去抢那《天局神谱》书卷,那书卷哪里经得起如此争斗,撕啦一下竟被二人扯成两半。


玄云禅师与艳姬相视一望,又看看各自手中的半卷《天局神谱》,心下都是骇然。


青书黄卷,古色书香,却了无余字,一片空白。


手中,令各方不惜誓死拼杀争夺的《天局神谱》,竟然通篇空无一字。


艳姬怀着侥幸心理将手中的半卷《天局神谱》重新翻阅了一遍,还是连一点墨渍都没找到,不觉玉面森煞,“老和尚,你做了什么?”


玄云禅师也是一愣,既而缓声反问道:“局谱一直在施主手上,老僧可以做些什么?”


艳姬听了娇哼一声,一阵邪异的轻笑过后,抬手一道寸劲将手中的半卷白板《天局神谱》化个粉碎。


“这样也好……”,原本红润娇俏的脸膀煞时化作铁青颜色,怒目圆睁,凶光毕露;全身骨节啪啪作响。震颤过后,肩胛、背脊、肘部各关节皆有物事裂皮而出,瞬间化为六把大小不一的黝黑色畸形利刃,如利爪,如羽翅,展翼振天。


“……赶快开始下面的章节吧,最后冒昧介绍一下,我是魅影天王,他们通常称我作‘六翼天使’……”说话间,巨型的钢甲巨蛇亦乖巧的缠绕在其腰间,游至艳姬灵动的右手上缓缓张开獠牙,更添几分妖异的狰狞。


杀意。


无穷尽的杀意,由眼前这妖异女子迸发出来,席卷漫天。


来自天地间的能量,开始在那不断震颤的六把异刃上集聚,闪烁出点点炽光。


破空声啸,六把异刃,划过六道妖异弧光,如同来自异世界的妖魅,纷沓而至,带动被搅乱的罡风,似乎连整个空间也要撕裂。


这千娇百媚的女子,也就在此刻间真正现出她本来面目,化作催命罗刹,迎面袭来。


玄云禅师不敢怠慢,脚力一沉,金光气芒游遍全身,却只觉头皮发紧,遍体阴寒,连四围空气中仅余的热量也似被那六把诡异的妖刀抽去。不断撕扯的缭乱气流由那六把妖刀的诡异刀刃上泄出,从四面八方急掠而过,似乎稍有不慎就会被其撕扯个粉碎。


这才是那女子的真正实力。


魅影天王——艳姬。


瞬间,一声巨吟,有如狂龙咆哮,直砸向艳姬与玄云禅师中间,碎石乱渐,一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阔背巨剑已参天指地,横亘在二人近前。


二人攻势乍止,愣愣望着眼前银光闪亮,足有一人多高的巨剑,铭刻龙纹的剑柄末端,环扣一条碗口粗细的斜长锁链,直接延伸到二人身后二十米开外,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傲然立在巨树枝叉之上,右腕微抬,擒着链锁,冷冷地望向这里,银发,灰瞳,脸如冰刻一般,没有半分表情。


“龙繇(you)?”艳姬亦是冷冷望着远处的男子,眼中充满了不忿。


“艳姬,一切到此为止,撤退吧。”男子目光如炬,眼冷,话更冷。


“哼,《天局神谱》的事情还不用你来管吧?” 艳姬嘴角划过一丝分明的不屑。


“《天局神谱》已经无关紧要,立刻跟我回去。”男子脸上表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艳姬冷笑一声,回头转向玄云禅师,六把畸刃又开始颤动起来,风生水起,散出妖异芒光。


“艳姬,你想抗令吗?”男子见艳姬如此表现,沉喝一声,面色变得阴沉下来,冷冷的眼神泛出一丝寒意,电击一般投向场中二人,至乎连空气也要凝结。两人中间的那把巨剑亦开始微颤起来,如同要出柙的猛兽般低吟。


顷刻,艳姬倔强的嘴角划过浅浅一弯,六把畸刃的震颤声嘎然而止,尽数折叠后收回体内,回复了原来的娇媚摸样,脸颊泛起一阵红润,冲银发男子悻悻怨道:“你这家伙,还真不会体贴人呢。”


“走。”银发男子淡淡说了一声,腕间一提,带动锁链将深深插入地面的阔背巨剑就势拔起,收回背上,身形一闪消逝于密林之中。


艳姬望着银发男子消失的方向,轻轻叹息一声,转头冲玄云禅师道:“今日艳姬俗务缠身,无法与大师一叙尽兴,改日必将登门拜访,再与大师盘桓小聚。”说完娇然一笑,腰肢旋扭,飘身离去。


这一声娇笑,几句媚语,却着实让玄云禅师亡魂大冒,叫苦不迭。刚才一场剧战,已让他冷汗淋漓。自己少年时有幸习得“少林金刚身”,六十年来静心修业,自命功力通玄,已远远超过当年的授业恩师。不想今日卜一与人动手,就被这样一个年轻女子玩于股掌之间,险象环生,何况还要加上先前扰乱棋会现场者与刚刚匆匆离去的男子。虽说这些人异于常人太多,但一日之内绝顶高手如此倍出未免也太过匪夷所思。


难道当真是乱世将临,无可避免?玄云禅师不免越想越心惊,不禁深深望了一眼手中仅剩的半截空无一字的《天局神谱》,喟然叹息,低声吟道:“烟雨阁下风满楼,几途萧瑟几途愁,宿命乱世因缘起,八极归真岂无名。唉,是否一切真的无法更改……”


正叹息时,却听得身后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玄云禅师大惊,回首望时,热浪滚滚,扑面而来,凌云寺方向早已火光冲天,化作一片火海。


请看下章《迭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