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八章、姜樊决,风云起

wqorgt113 收藏 0 15
导读: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八章、姜樊决,风云起

自从崔金焕进入阁内之后,姜何现在简直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会时不时转过脸来看他一下,像看猴似的。

更恼气的是那樊周,与师父说完话后,倒似变得无比清闲起来,非但大张旗鼓地说要 “中场休息”,还凑到雪莲身边撒起娇来,一会儿漂亮姐姐长,一会儿漂亮姐姐短的,把雪莲哄得不亦乐乎。雅然几次想再插进嘴去,却被樊周以一句“老大姐姐”顶了回来,气得雅然花容蕴怒,索性撇开不管了。


姜何心里晓得这又是樊周搞的攻心之计,静下心闭目养神什么都不想,结果就是樊周更加肆无忌惮了。


……


“姐姐,那里有好多可爱的兔子哦。”


“噢,真的吗?”


“真的,真的,等待会樊周赢完了棋就立刻带姐姐去看,所以姐姐一定要替樊周加油哦!”


“啊,好的,待会姐姐替你们加油。”


“不行,不行,姐姐只准替樊周一个人加油……”


……


姜何:¥#%#……#(心若冰清……)


……


“那……一人一半。”


“不行,只许给樊周一个人加油。”


姜何眉头直动:@@@$$#%%^(我的刀在哪?)


樊周凑到雪莲耳边:“而且要给樊周加油,给姜何减油。”


姜何终于暴跳而起,怒发上冲冠:“小子,单挑!”


樊周躲到雪莲身后,一把抱住雪莲的腰(趁机揩油?),“姐姐,姐姐,他好凶,不要跟他玩了。”


姜何很想喊一声谁要帮我揍这臭小子,我把这棋皇位子让给他。


“两位,可以开始了。”待众僧道布置完毕,玄云禅师走到姜、樊二人面前提醒,却生出一种又晕又汗的感觉。


“哼!”


姜、樊二人相互对视了一下,各自把头一扭。


包括天云、玄云禅师在内的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无奈地浮现出两个字——“小孩!”。


当樊周率先走到重新布置好的棋台前面坐下时,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望了一眼登上棋台的樊周身影,姜何心中却是感慨万千,一脸肃然地对身边的天云说道:“云先生,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这么在意棋中的胜负?我现在就告诉你,那是因为……我有一个——绝对不能输的理由。”


此语一出,姜何立时收敛了心神,撞向樊周的眼神迸发出锋锐无比的利芒,似企盼,似兴奋,也似烈血沸腾的呐喊。


两颗各自透显无穷战意的“棋心”,终于毫无保留地激撞在一起,宣告一场命中注定的龙争虎斗拉开序幕。


姜何、樊周。


这两位不世出的绝代少年,就在这烟雨楼阁之下,展开了他们不凡人生中的第一次交锋。


倒还真是应证了阁中的那句“烟雨阁下风满楼”。


姜何实在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对眼前这个叫樊周的小子产生这么重的“敌意”,他自然晓得这敌意并非来自雪莲,因为他还不至于白痴到去把一个小孩子列入所谓“情敌”的范畴。相反的,对于樊周技高人胆大的棋艺,以及对待棋的那种不拘一格的态度,他是说不出的欣赏与佩服,所以可以肯定他们间的“敌意”应该属于另外一种。


如果真要用语言概括的话,那便是绝佳对手之间的那份永不服软的“争胜之心”。


樊周是一个小孩没错,可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能以十三四岁的年纪参悟“化境”的小孩,一个能让反璞归真后的崔金焕差点铩羽而归的小孩。若说当今世上他姜何还要视谁作对手的话,这少年樊周自是首当其冲。


人生一知己难寻,对手又何尝不是?


世人皆叹“既生瑜,何生亮”,但又有多少人来了解瑜亮之间那份英雄相争的心心相应,那份豪杰相斗的快意恩仇……


姜何不觉暗自好笑,竟然擅自做主把自己与樊周两个烂头小鬼比作周瑜和诸葛亮?若让这两位先人晓得还不要从坟墓里跳出来给他好看。


依据二人的选择,这盘棋采用了互让互先的方式。


姜何率先行了一子,而樊周却不急于落子行招,只是优哉游哉地从棋盂里拈出一粒棋子停了一会,慢慢说道:“姜何哥哥可知道这是一局樊周等了很久的棋局?”


望着樊周恢复到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狡黠表情,姜何不免又是头疼又是好气,心中暗暗地道:“可别当我是江天津与崔金焕那么老实巴交啊,比耍花样哥哥我可不输你!”


哪知樊周下面的话却没有了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哥哥你知道吗?从很早以前开始樊周就一直等待着,等待着这样一个能与姜何哥哥你堂堂正正决胜负的机会……”樊周说着语言中明显透出一丝激动,抬手将手中的黑子定入盘中,掷地有声。


“我们……好像以前没有见面过吧。”姜何一面跟进一子,一面仔细揣测着樊周嘴角那抹意味深长怪笑的用意。


“人是没有见过,不过棋却熟得很咧。”樊周笑了,也接着落了一子,又多说了一句话。


姜何心中有些讶异,樊周刚才说的是一路棋位,但却不是手上走的那一着棋路。


姜何略想了一下,也跟着行了一子,脱口说出一路大相径庭的棋位。


樊周于是又在盘中落了棋子,口中又说了另一路棋招。


……


众人看到这里方才明白,这是在棋坛上罕见异常的“连环局”。


即是对局双方手底在棋盘上行一路棋势,称为“实局”;同时另由对战双方口述对招一路棋局,称为“虚局”。虚实相映,决其胜负。这棋的最难之处就在于两局棋路必须同时行招,拖延不得半刻。实局暂且不论,单说这虚局,全凭双方口述,在脑中默记下对方棋路,略作思索后便要迅速答出应着,只要稍微有一点思绪混乱就会全功尽弃,其难度可想而知,更莫说还有那必须同时行招应对的实局纷扰。若不是先天聪颖,通晓分心而用之人,这“连环局”是断然下不出手的。到后来干脆被人束之高阁,仅且作为绝顶高手之间的消遣之用。


想不到今日却在此处被樊周与姜何这两个不出二十岁的少年用上。


这回可忙坏了那些为众多宾客报棋的小僧小道们,手忙脚乱过后索性分做两派,一路专管姜、樊二人棋桌上的那盘棋;另一路什么也不做,只管竖起耳朵仔细听下姜、樊二人口中所述,再在棋盘上一一摆开,供众人研读了事。


姜何与樊周对战得久了,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周身一震,用不敢相信的眼神重新打量着眼前的樊周——倒不是因为樊周说出什么绝难招数难住了他,而是樊周口中所说的那一路棋,以及手下行走的那一盘棋,都不约而同地给他一种惊人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不就是几天前他在醉心茶楼所走的那一路棋吗?


那盘在他看来是未分胜负的败局。


“你怎么……”姜何说到这里停住了,他想到樊周先前的那句“人未见过,棋却熟得很咧”的话,不由间心下雪亮,“难道你……”


樊周赶紧将手指移到嘴唇前作了个“嘘”的手势,小声说道:“嘘——别作声啊,不是我,是我师父……”


姜何一阵超级狂晕中,想不通这世上怎么砸个馅饼都能打死人。


也难怪他会如此惊讶,一年多以前的一个午后,在一个巧合到不能在巧合的情况下,郁闷的姜何步入了独孤天云的醉心茶楼。


然后,在一个最不是时候的时候,无聊的姜何通过那里的网络与人对下了一盘棋。下完这盘棋后,姜何气得直想骂所有不认识人的母亲。那个和他下网棋的家伙竟然根本无视公允的棋坛规则,在他完全挑不出毛病的情况下杀了他个人仰马翻。他想打字抗议,人家只丢下一句“不服气三天后这个时候再来这里比”就cut掉连接,隐入浩渺网海之中,也不管他会不会用唾沫星子将面前的电脑刷屏n亿兆赫兹。


回去以后,姜何却将他骂得地球都能翻过来的那盘棋在脑中好好过滤了三遍。渐渐地,他的骂声变得越来越小,至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第二天,他不再骂了,开始细细品味棋局中的每一个细节;


第三天,他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多小时颠到醉心茶楼,对方果然如约而至,再次杀了他个人仰马翻后,叫他一个月后的这个时候再来这里。


姜何这一次回去后,不气了也不恼了,开始真正静下心来参悟两次比试的棋局,还不时地通过各种渠道查阅各种以前棋坛各家高手的经典战例,这才发现自己所下的这两盘棋竟然完全颠覆了所有以前的棋坛经典。


好棋!好奇!


接下来,姜何便如着了魔一般,慢慢地拆解,慢慢地体悟,慢慢地发现了其中蕴涵的那么多意犹未尽的棋意走向……


一个月后,姜何再次回到醉心茶楼,一局厮杀过后,姜何输了二十三子,对方的棋路中也出现了更多不期然的招路……


再一月后,姜何输了七子,却在后来的思索中继续开阔着思维。


……


再五月后,姜何在一个不经意间悟破了难以想象的“化境”,学会了以“棋心”观棋,并且已经和醉心茶楼的老板独孤天云混得烂熟,还初次见到了雪莲……


……


半年前,姜何在独孤天云的刻意资助下,以个人的身份参加“棋皇争霸战”并成功取得晋级……


三星期前,姜何终于杀败棋神崔金焕,登临绝顶……


三天前,姜何在天云那里再次与对方战成平局,然后接到这次破局大会的请贴……


自从臻至化境以后,姜何便在这场古怪的网战中保持不胜不败的尴尬境地。只是今日的他已非一年前的吴下阿蒙,那颗躁动不已的“棋心”很明白地告诉了他,对方还没有尽全力。


长期以来姜何除了比棋以外就一直没有放弃过确证对方的身份,可惜他除了“风行绝”这个对方使用的网名外便再无所获。他曾经一度以为这位“风行绝”会是崔金焕或是哪位绝顶棋客的化名,但一切都在他登临棋皇的巅峰之位后不攻自破——事实告诉他,崔金焕没有这样的实力。他也曾问过独孤天云,以天云龙天世纪总裁的身分应该会知道些什么,何况这一切都还是发生在他的店里,可是这老狐狸总是不置可否的付之一笑搪塞了过去。


见到樊周那惊人的棋技后,姜何倒不是没起过疑心,而是压根底就没往这方面想,因为那樊周实在和他心中的“风行绝”形象相差太大了……


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老早就被下了套,恐怕连最初在醉心茶楼的巧遇也剩不下几成偶然的成分。


看来自己还真被某人当猴子耍了……


想到此处,姜何扭头狠狠瞪了天云一眼,这可恨的家伙还真是做贼心虚,只和他杀得死人的眼神稍微撞了一下便避过他的目光,转头继续和雪莲、雅然聊着什么……


……


请看下章《迷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