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五章、化境虚无

wqorgt113 收藏 0 23
导读: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五章、化境虚无

“奇怪,云先生到底上哪去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出现?”雅然望了望嘈杂的四周,就是没有发现天云的影子。

“是啊,云大哥不告而别的情况很少见,经雅然这么一提,雪莲也不觉随着四下张望起来。


“哎呀呀,好像越来越乱了,不过也只有这样才有意思啦,我说的对吗?这位老兄。”正当众人分神之际,樊周忽然转过头来,那异常犀利的眼神恰巧与姜何的目光撞上。


这目光却是姜何生平所未见,隐约间心下竟泛起几丝寒意。


即使面对棋神崔金焕,他也不曾知畏惧为何物,而眼前这少年的目光却让他感到莫名的不安,甚至还夹杂着几分本不该有的激跃。


姜何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却半分笑不出来,因为那感觉很真实,没有半点虚幻。


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但他生性倔强,加之自己新败棋神,威势正盛,又岂肯示弱于人?即便是心中再怎么不安,亦决不收回目光,竟直挺挺的与樊周对峙起来。


良久,姜何忽然轻轻一笑,撤回目光,不再理会那少年,起身缓步向外走去。


“老兄你到哪里去,真正精彩的现在才要开始啊!”樊周显然没有料到姜何会有如此举动,情急之下竟喊出声来。


姜何走了几步猝然停下,回头向樊周说道:“我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也不想知道。我来这里只是想看看《天局神谱》,既然暂时还不让见,那我留下来做什么?”


姜何话音未落,樊周已纵身而起,姜何只觉眼前什么一晃,已经被樊周挡住了去路,樊周刚才站的地方离姜何少说也有十几米,而他竟在说话间欺到跟前,前后时间怕还没有一秒,动作之快用目不暇接来形容都显得大不相称。


姜何原来也只在旧版的小说中读过哪位哪位轻功绝纶,身法异常之类,只道那是信口胡诌。不然世界短跑冠军那还会有外国人的份?却想不到今天竟然会亲眼碰上,心中吃惊的程度可想而知,纵使他再如何见过世面,此刻脸上也如同石化一般,每一寸肌肉完全僵固,讶异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嘿,早说了不要这么紧张嘛!难道当今天下排名第一的棋皇大人是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人吗?”樊周把头一歪,回复了捣蛋鬼的笑容,嘻嘻哈哈地拍了拍姜何的肩头。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的手搭在肩膀上。”姜何定了定神,狠狠地扒开了樊周的手,冷冷的说道。


“哎哟~很疼咧!”樊周撇了撇嘴,揉着被姜何打中的手腕,嘟噜着转过头去,正好瞧见姜何身边呆若木鸡的雪莲,立刻打出了一副最纯真的孩子脸。


“嗨!大漂亮姐姐,你好!”


“哎~啊~你好,你好!”雪莲先是一愣,但马上回了个灿烂的笑容,“呵呵,当众被这么叫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女孩就喜欢人家夸漂亮,雪莲自然不会例外,先前因樊周说她插话引起的不快瞬间消失殆尽。


“姐姐你好漂亮哦,等会我请姐姐一起吃饭好了,”樊周说到这里似乎还嫌不够,故意把头凑到雪莲的耳根边,轻轻说道:“我们这里有好多很好吃的菜噢!……”


望着樊周用腻得可以冒出油来的表情,同雪莲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的样子,姜何终于可以理解到江天津的心情了,不过在他看来似乎还夹杂着一丝说不出来的酸溜感,心底早把眼前这不长事黄毛小子骂了千遍万遍,只骂得眉头直皱,却苦于无从插口。


雅然望了望姜何怪异的表情,心中不免好笑,人言男人小器,这话还真是不假,即便是叱咤风云的年轻棋皇也不外如是,信手往樊周身后一指倒是替姜何解了围:“喂,小孩,那边那位先生好像有点不耐烦了。”


雅然指的正是江天津。果然如她所说,早已按耐不住的江天津终于暴喝起来:“喂,臭小子,你玩够了没有?乱夸什么海口,别来这么多花花肠子,有本事先赢过江天津再说吧!”想是因为一时气急,竟随手抓起手边什么东西向樊周猛力砸了过去。


众人顿时惊呼起来,连江天津自己也暗叫糟糕。


那砸出去的便是原本好好放在桌上的棋盂。纯铜的棋盂,加上满满一盂棋子,再被人全力掷出,那份量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江天津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棋盂脱手后立马失了准头,那盂中棋子眼看就要散落一地。说时迟,那时快,樊周又一次玩杂技似的,身影一晃,轻描淡写的抬手一扬,已把沉甸甸的棋盂稳当当抓在手里,手腕轻转,连同几粒已经散出的棋子一齐舀回盂中,竟然粒子不漏,手法之快,技艺之高实在令人闻所未闻,激得不少人脱口叫起好来。


“好漂亮!”雪莲惊叹得差点要拍起手来。


姜何:“#¥……%¥%……”。


“喂,喂,老兄,生气也不要乱摔东西嘛,这玩意打在身上很痛的……”樊周把棋盂在手里掂了掂,似笑非笑的眼睛忽闪忽闪的,让人看了就心里发毛。


“哼,这是比棋,又不是玩杂耍……”自知理亏的江天津难掩脸上的窘态,虽然嘴里忿忿地嚷了一句,声音却越来越小到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


樊周笑了,转身向姜何、雪莲等人摆了摆手,昂首大阔步地向江天津走去,刚走几步,似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甩出一个有点诡异的笑:“对了,我也不喜欢别人称我作小孩,你叫我名字好了,我叫樊周,记住了吗,老大姐姐!”


他这声老大姐姐自然是对雅然说的,虽说在称呼上没什么,但听起来却和先前叫雪莲的“大漂亮姐姐”老大不同。


樊周说完,笑嘻嘻的再摆摆手,哼着歌儿走到江天津对面座下。


望着这少年远去的背影,姜何心中已不知是什么滋味,禁不住偷偷瞄了雪莲一眼,哪知正好与雪莲的目光触上,吓得赶紧缩了回来,哪里还有半点先前与樊周争锋时的威风?雅然瞧在眼里笑而不语,雪莲先是奇怪,既而觉得心里一甜,泯着嘴凑到姜何身前,用手肘轻轻撞了他一下:“诶,吃醋了?”


姜何脸上刷地一红:“开玩笑……一个小孩,我跟他……”话扑一出口,方觉上当,赶紧把话咽回肚里,脸上那红一阵白一阵,那至极的窘态就别提了。


望着雪莲三分狡黠加七分顽皮的笑容,姜何只觉心里麻秫秫的,正不知该怎么好时,只听到旁边雅然打了个哈欠说道:“啊——好像突然感到有点渴了,是不是啊,雪莲?”


姜何一听如获大赦,连忙抢着说道:“我去买,我去买!”不待二女反应过来,早已一溜烟躲鬼似的飞出场外。


说来也怪,棋局一开,本来像坐在火药桶上随时要炸开的江天津瞬时恬静下来,心定深思,眼睛只是望着棋盘,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舒展含笑,仿佛除了眼前棋盘之外再也看不进其它事物,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的土匪脾气?


众人只到这时方才有些明白,为何江天津性烈如火却能俨然跻身棋法名手之列,心下不免对江天津多出几分敬意。


那樊周也是一样,一改先前嘻皮笑脸的皮态,面如明净,凝目观局,抬手行意间,宛如流水行云,隐然间竟透出一股只有棋坛大家才会散出的俊逸与优雅。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场中大家早没了躁动吵嚷,都是屏住呼吸,凝神观局,生怕再弄出点声响惊扰了一场好戏。玄云禅师自然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着令一班小僧小道将二人棋路一一默记下来,再细声报于各桌,于各桌棋盘之上一一摆开,以供众人研磨揣测。


别看那对局的二人神情一个恬静一个飘逸,似乎怡然自得,那盘中局势却是凶险异常,不到一盏茶时分,双方已经你来我往攻杀了数个轮回,皆是大开大盍,行掠如风的猛招。你有你的霸烈无常,我有我的罕世莫匹,走的全是刚猛的快棋路子。


众人看了不免啧啧称奇,暗赞樊周厉害。要知道,江天津综合棋力虽算不上绝顶,可那一手快绝棋路却能独树一帜,旁人与他交手时多采用策略避其锋芒,比如“棋皇争霸战”中那一场大战,宫泽喜一便是暂掩其锋,以斜旁迂回截断江天津后路方才侥幸赢回半子,得胜时己方却已损失惨重,哪里能像樊周今日这般争锋相对,不让分毫。众人正看到激烈处,姜何与崔金焕等几名绝顶棋客不觉间眉头一动,不约而同的轻叹一声说道:“江天津输了!”


刚刚舀了两勺姜何“孝敬”回的冰激淋的雪莲、雅然均是一愕,抬眼瞥见樊周嘴角只划过一丝怪笑,纵横十九道里便在顷刻间攻守势易。江天津尚未来得及反映,那本该快猛无匹棋路突然如遭到万千电亟,全都溃散于千千劫杀之中。那棋犹如被什么死死拖住,越走越慢,到最后竟然每落一子都要思索半天。再观其势,黑子早已处处机先,厄住各大关键所在,只等龙局一现,即可追残逐寇,歼灭仇雠;白子却是四面楚歌,着着受制,俨然一副死局模样,纵使乌曹复生,棋祖重临,这局也同样难救。旁人看了禁不住地摇头,只当是江天津为好面子苦苦支撑,死不认帐。


为棋之道,无外乎权舆、棋势、先机三项,三者皆受制于人,这棋自然没法再比,这点道理江天津又怎么会不明白?唯独他自己有苦说不出,不是他不愿认账,而是根本容不得他认账,每当他想抽手时,对方精妙绝伦的杀招便飘然而至,还几乎全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招。试问但凡棋中好手,有哪个不是嗜招如命之人,陡见奇招,又哪里会有白白放过的道理?这着蛇打七寸当真妙不可言,直搅得江天津满头大汗,心力焦瘁,却也欲罢不能。


这场对决固然精彩,尤其是少年樊周行棋柔水千转,酣畅淋漓,千子连环中浑然天成,竟没留存一丝滞待,实在是说不出的漂亮,说不出的潇洒。


然而看在姜何、崔金焕等人眼中却是另一翻气象:旁人只感到樊周所显出的那份潇洒俊逸,但只有姜何与崔金焕这般级数的棋客才能真正看出,其实樊周早已臻至一种“以心观棋却又心中无棋” 的绝妙佳境。不再以棋为棋,却又以心为棋,只在这种似棋与非棋之间去感悟无常无定的成败得失。


这或者就是前人所提过的“化境中的虚无”。


尽管姜何与崔金焕心里都深深地明白,成就“化境”与年龄并没有直接关系,但依旧为樊周吃了一惊。要知道,将己身的棋艺臻至化境谈何容易,犹如佛家所说的机缘顿悟,若无一番造化,万般机缘,便是穷其一身也休想一窥门径,否则天下间早已棋神满地,岂会任由崔金焕称雄无敌十数年?而樊周十三岁便能窥悟化境,比起他们俩人的二十年华出世天惊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准确点说,他们此时对樊周棋艺的高下真正产生了兴趣,使得他们胸中那颗因登临绝顶而磨灭的争胜之心重新燃烧起来。


而这,也正是樊周所要达到的目的。


请看下章《棋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