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四章、少年樊周

wqorgt113 收藏 0 17
导读: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四章、少年樊周

“谁?……”

话语被人突然打断,江天津又惊又怒,几乎是有些不可遏的转头望去,那满面的怒容仅维持了几分钟就立刻僵住,只是干瞪了两眼,却再也哽不出半句话来。


因为他发现刚才说话的人只是一位十三四岁模样年纪的少年,正歪着头,斜身倚在离他不远处的一张红漆木椅上,优哉游哉地咬着手中红扑扑的苹果,脆生生地嚼着,时不时还发出嘣嘣的声音。


“小……小孩!?”一向暴烈如火的江天津此刻却凉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起来。毕竟他也算是一代成名棋手,若要与这么个小孩大吵大闹成何体统?


江天津没有注意到,本来神态怡然的玄云禅师一见到少年,那舒展的白眉立刻要打结到一块去,慌忙连连摆手叫道:“樊周啊!你怎么可以随便乱吃给客人的东西啊!”


“喂喂,大头师父,别那么小家子气好不好!我今天被逼一大早起来,结果还是起晚了,没赶上吃早饭,肚子都快饿扁了……谁教你们把早饭做那么早的?” 那叫樊周的少年不但没理会玄云禅师的话,反而顺手又从桌上的果盘里多抓出一个鸭梨,狠狠下去又是一满口,对于周围众人的讶异目光,却如完没见一般。


“这樊周还真有意思,明明是自己起床晚了误了时间,现在却说得好像全是人家的不对了……”


“嘿、嘿、嘿,大姐姐,背后说人坏话可是会长青春豆哦,我耳朵可是很灵的。”樊周突然转头朝雪莲摆出个很诡异兼且顽皮得很的微笑,倒着实让本以为是在自言自语的雪莲吃惊的捂了下嘴巴,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姜何因为自己受窘而望向樊周的咬牙切齿地眼神。


“真是,我可没功夫陪小孩子瞎闹。”江天津瞧见樊周一副存心瞎捣蛋的模样,知道多说无益,也不想多做纠缠,正要回头找玄云禅师问个明白,却被少年一把叫住:“喂,暴躁老兄,你不是要见《天局神谱》吗?”


乍听到《天局神谱》四个字,江天津全身为之一震,双目中精光一闪,回头狠狠瞪了正优哉游哉樊周一眼。


“和我下盘棋怎么样,赢了我就让你见《天局神谱》。”樊周脸上仍是一片狡黠,介乎似笑与非笑之间,让人猜不出真假。


听到这句话,江天津简直要抓狂地晕倒,这该是他一生中听到的最不好笑的笑话,可是偏偏却又发作不得,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什么,强压怒火转头朝玄云禅师高声问道:“大师,这次大会的主持是您吧,难道你就任由小孩子胡闹吗?”


江天津的原意本来是想提醒玄云禅师制止樊周继续胡闹下去,毕竟眼下大家最关心的还是那主人家迟迟不愿拿出的《天局神谱》。不想玄云禅师只是淡淡望了他一眼,以出乎意料地平和语气缓缓答道:“江施主无需动怒,樊周虽然有些瞎闹,却也没有胡乱说话,老纳虽主持此次大会,但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中一位中介者而已,《天局神谱》本是老衲一位故友寄托之物,此次大会亦是老衲还其一桩心愿。而老衲这位故友愿意将《天局神谱》公诸于世的唯一条件,便是凡得见局谱者必须先胜过他唯一的徒儿——樊周!”


“扑——”,刚喝了口茶便呛着的姜何心想自己此时怎么不喝咖啡,不然一定可以喷到对面的独孤天云满满一身。


四周更是嘈杂一片,不少人脸上露出不解甚至愤怒的神色,有几位还站起来转身想走,但最后想想都还是悻悻地重新坐了下来。


“喂,我怎么觉得现在好像有被当猴子耍?”雪莲这会吸取了点教训,悄悄歪过头去冲姜何小声嘀咕道,心里却开始为没跟女伴去校门口新开张的点心店,而跑来这鬼地方后悔了。


“放心,就算真是猴子,现在被耍的也不是我们。”姜何掩着小半边嘴边说边意味深长的望了同样似笑非笑,让人琢磨不出真假的独孤天云一眼。


“大师以《天局神谱》的名义广发拜贴,现在天下棋手云集此处,怎么到头来却找种种借口百般推脱,不会是这寺中根本就没有《天局神谱》,存心要拿我们这些人物消遣好玩吧?”


江天津这句话顿时激起台下议论纷纭。在座棋客多是棋坛成名人物,参加各式各样的迎来送往自然不在少数,普通的拜帖又怎么会轻易看得入眼,只是这次“破局大会”的请贴之上,别出心裁的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局谱残部图,其中不乏引人入胜的的奇妙招路,这才引得众人巴巴的跑到这里看个究竟。谁知道主人家又是端茶水又是送点心招待,颠来倒去摆架子折腾了半天,可就是偏偏不拿出《天局神谱》,那憋了一肚子的郁闷就别提了。现在竟然要大家与一个乳嗅未干的毛小子比棋,岂不是荒谬至极?于是乎都纷纷附和起江天津来,搞得整个广场一时间吵嚷万分。


突然听到嘭的一声脆响,场中众人全都为之一震,刹时安静下来。寻声望去,原来是樊周狠狠的在棋桌上拍了一记,震得桌上的棋盘棋盂嗡嗡作响。 既而樊周丝毫也不理会众人或惊异或恼怒的目光,学着江天津刚才的口吻反唇相讥道:“喂,喂,喂,老兄你这家伙好没道理,刚才大头师傅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赢了我便让你见《天局神谱》,是真是假赢过我便知分晓,像你这般推三阻四叽叽歪歪的,难道是因为怕了我,不敢与我下这盘棋吗?”


“你,你……”,江天津为之气结,竟一时语塞,指着樊周说不出话来,许久才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好!小子,你要怎么比法!”


樊周笑嘻嘻地打量着眼睛要喷出火来的江天津,倒像是欣赏一件难得的艺术品一般,嘴角撇出一丝得逞的微笑,朗声说道:“我师傅曾经告诉过我,要击败一个对手就要从他最强的地方入手,你最擅长的是快棋如风的霸烈,我自然就跟你比快棋!……唔,不好,不好”正说到激动处,樊周似乎记起了什么,皱着眉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什……什么不好?……” 江天津话还没说到一半就又被樊周接了回去,“当然不好,你们这么多人,要是一个个接着找我下棋,还不把我给活活累死。不好,不好,恩……”樊周一边伸出手指在嘴角处轻轻点了点,又望了望如待爆火山一般的江天津,突然灵光一闪似的,右拳在左掌心狠狠锤了一记:“对了,就这么办!”


不等江天津反应过来,樊周已经兴高采烈凑到江天津面前:“喂,老兄,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


“游~~戏!”江天津此时恨不得拧断对方的脖子。


“THAT’S RTGHT!”


樊周看也不看江天津的表情,肆无忌惮地打了个响指,伸出三个手指悠悠地说道:“由你们中间任意挑选三个人与我下棋,要是我输了一场就按你们的方法做,但反过来如果我赢了就按我的意思办,如何,以实力决定一切,这样最公平!”


江天津:¥#…&;#8226;¥#—%#


雪莲/姜何:1?


崔金焕:……


全场:!?!……


……


“臭小子,你看不起人吗?”江天津气得直抖,等他要再说什么时已经被身后火山爆发般的议论所吞噬。


……他在说什么?……


…………让我们……任选三人和他比棋……


……开什么玩笑…………


…………就任由小孩子这么胡闹下去吗?……


…………


…岂有此理……


…… ……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谁也没有想到樊周还提出这样的要求。


其实樊周说什么众人本来并不在意,真正被深深刺痛的却是那句“要是我输了一场便按你们的方法做……”


要知道,此时此刻间,此处已经云集了世界棋坛上几乎所有能称高手的最强阵容,恐怕在整个棋坛史上也要算独一无二的一次。而樊周刚才的话无异于对整个世界棋坛的一次严重挑衅。


好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樊周还没有察觉,他因为一句话已经被推到被所有棋客敌视的彼方,或者他根本就不在意这点。


姜何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切,许久没有说话。


沉默,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


和他一样的还有崔金焕。


平静的心情,往往是暴风来临前的预兆。现在姜何开始完全相信这句话了。


虽然他还说不清楚为什么,但棋的直觉却告诉他,大战,已无可避免。


姜何的异样很快被雪莲察觉,他的表情出奇的凝重,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老实说,这还是雪莲第一次看到如此表情的姜何。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雪莲试探性的伸过手去要摸姜何的额头。


“别闹!”姜何躲了一下,募然发现旁边的天云早已不知所踪。


“咦,云先生哪去了?”


“恩,刚才还在这里的啊?”雪莲回头时吓得差点没把心吐出来。


“嗨!”一位着白裙的靓装女孩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跟他们打招呼。


“雅——然?!”姜何雪莲异口同声地将嘴巴张成大写的“O”。


“嘿,你们可真无情,来这么好玩的地方竟然也不通知我……”


“好玩?!”姜何与雪莲相视一眼,有点哭笑不得。


“……要不是白姐姐告诉我,还真让你们俩给蒙过去了呢。” 雅然丝毫也没注意到姜、雪二人的神色变化,亲昵地一手楼住雪莲的脖子,一手拍了拍姜何的后背,嗔怪地将飞瀑一般的披肩秀发一甩,两位素白纱裙的女孩并排站在一起,立时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


…………


“哎呀呀,好像引起来很大的反应呢,少年樊周望着逐渐骚动起来的周围,不惊意的脸上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似乎还在眉宇间显现出一缕难得的意外,但都只是稍纵即逝,马上就被那无限自信的表情所吞噬。


“不过这样才会有意思啦,而且,一定还会更有趣的。”樊周抬起头望了望鼓噪的人群中唯一依然平静如常的姜何与崔金焕,眼中刹时迸发出无比锐利的光芒。


请看下章《化境虚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