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三章、破局大会

wqorgt113 收藏 0 24
导读:[原创]怨剑山河之无名 第三章、破局大会

“云大哥!”雪莲边喊边快步跑了过去。天云微笑的向两人点了点头,一身笔挺的西装无时不刻不在透显出成功男士的魅力。

这家伙,还是那么帅!姜何看了心里不知是称赞还是嫉妒。


“怎么来得这么晚?”


“塞车呀”,不待姜何回答,雪莲早已抢先溜出了口,搞得姜何只好把到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崔金焕也来了,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天云朝右边努了努嘴。


“还是不要了,免的麻烦。”姜何边说边往那边看了一眼,崔金焕正和几个棋客谈笑风生,看样子早已从多天前惨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果然来了。不知为何,望着崔金焕的背影,姜何竟生出些许释然的感觉。


姜何又扫了眼四周,不只崔金焕,几乎所有在棋皇争霸战上露过脸的人物全在这里聚齐了。更令人惊异的是站在殿阁左墙角处的三位鬓发苍苍的老人,竟然是隐居数十年未曾露面的“快棋三绝”。姜何曾在旧年的棋坛杂志上见过他们的照片,不会有错。算起来他们也该是黎勇绝的前辈,自从当年他们悉数败于“棋圣”黎勇绝之手后,谁要想再找他们还真得花些功夫。


可惜黎勇绝没来,不然快棋三绝、棋神崔金焕,再加上他姜何,就是完完整整的一部棋坛风云史。


不知他们见到自己时会有怎样一番感觉?想到这里,姜何得意之余又不免生出几分惆怅。


是啊,如今“快棋三绝”早已归隐多年,就连战胜黎勇绝的棋神崔金焕也新败于自己手上,实在是印证了那句老话:“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知多少年以后,自己会不会也跟他们一样,望着后来人去感慨时代的变迁。


“喂,崔金焕过来了。”雪莲扯了扯姜何的衣角。姜何这才发觉崔金焕已经离开那几个棋客,大步流星地向他这边走来。


“姜棋皇你好。”崔金焕微微一笑,冲姜何很有风范地伸出了右手,那口流利的汉语足以让任何人怀疑他的国籍。


“啊,咳,棋神先生,那个……叫我姜何就好。”崔金焕如此大方的举动反倒让姜何不大自然起来,略显局促地的将手伸过去握了握。


“请不要这样说,您的话实在让我汗颜,棋神之称只不过是无妄虚名,不足挂齿。”


“啊!啊……”姜何觉得自己的舌头有点打结。


“回想起来还没有向您道贺,今天就当是补上吧,希望能有机会再次领略姜棋皇的无双棋技。”


“哎……谢了!”(不是说了叫我姜何就好了嘛。)姜何知道自己现在肯定笑得有点傻。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崔金焕又是一笑,朝天云、雪莲两人点头示意,转身离去。


“哎呀呀,咳,你现在是不是有很大的挫败感?”雪莲转身打趣地拍了拍姜何的肩膀,这回她终于再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姜何自然晓得她笑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地摘下墨镜别到裤腰带上,顾左右而言他:“话说回来,为什么到了现在都还没人出来?这庙里的和尚道士都干什么去了?”


“说的是啊。”雪莲转身抬眼望了望四周,果然一个和尚道士没见着。


趁雪莲不注意,姜何立马扯过天云悄声问道:“喂,干嘛要把雪莲带到这种地方来?”


“她来不好吗?哦,难道你怕待会在大庭广众下输棋,在雪莲面前没有面子?”


“开……开玩笑,我会输??”姜何第一次知道独孤天云竟然也会损人,而且还损得这么深刻,咬牙切齿的瞪着天云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正说话间,殿后帘幕浮动,从左右两侧各绕出一列人来,不多不少,恰好和尚道士各七名,依次走到大殿中央一字排开,为首的一名小僧恭恭敬敬地站出来向众多宾客行了一礼,说道:“时间已到,诸位请随我来。”


搞的众人一时纳闷,待要再询问时,那小僧只是浅浅一笑,也不再多说话,领着一班僧道径自隐入殿后,竟将一众宾客撂在大殿不管了。


殿内一时诧然,既而一阵嘈杂,纷纷责怪这庙里的和尚道士未免太不懂规矩,哪有如此待客的道理?不过窝火规窝火,《天局神谱》还是要见的,嘈杂过后也只得乖乖跟着过去看个究竟。


“喂,刚才你和云大哥嘀嘀咕咕说什么?”


“没……没什么!”望着雪莲越凑越近的脸,姜何心里直打颤。


“哦,是么?”雪莲扬了扬好看的眉毛,上下打量着姜何。姜何甚至能够感受到雪莲嘴里呵出的气息,轻轻暖暖的挠过他的鼻稍,麻麻秫秫的,害得他差点要打出喷嚏来。


“没……没有……真……真的。”姜何很想把自己的鼻子再往前挪挪,却终究动不了半分。


“哼,懒得管你。”雪莲撇撇嘴抽身而去,使得姜何那颗扑通扑通的心总算从嗓子眼重新按了回去,还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怅然。


迈过殿后门廊,顿觉眼前一片开朗,众人这才发现已置身于山寺后的露天广场上。广场正中整齐地摆放了几十张上好的红漆木桌椅。每张桌面上都被人精心布置过,除了齐备的棋盘棋子等棋具外,还另外摆上了很多各色各样的果品糕点,色泽夺目,倒也十分诱人。


与先前不同的是这回不等走近,早已有一群小僧小道迎上来引领众多宾客依次即席就座。


待众人坐定,一位一袭白袍的老僧缓缓走将出来,双掌合十向大家彬彬施了一礼,朗声说道:“诸位宾朋不辞远访光临寒寺,老衲不胜感激……”


那老僧慈目炯炯,白眉过耳,倒很符合传闻中得道高僧的风骨。


姜何晓得他是这庙里的住持方丈玄云禅师,以前来玩时见过他做法事,怪好玩的。


只见玄云禅师顿了顿,接着说道:“如今时值正午,蔽寺特意备下粗陋茶点,供各位以充饥碌……”


“喂,老和尚,我们可是接了请贴特意来看《天局神谱》的啊……”不待玄云禅师说完,坐在姜何左手不远处的一名棋客早已按耐不住,晃了晃手中请贴,拍了拍桌子大嚷起来,紧接着是他身后一片是呀对呀的附和声。那棋客得了支持,犹如受了什么奖励似的,声音提高了八九度,嚷得更起劲了,“……不要再罗里罗嗦了,还是快点把《天局神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吧!”


“性子这么暴,怎么做得了棋手?”望着雪莲秀眉微蹙的表情,姜何与独孤天云不免相视一笑。那喊话的人名叫江天津,第一次见他时姜何也有与雪莲差不多般的感受。他也是参加了“棋皇争霸战”的,性子急得可以生出风来,而且出棋行招比他的性子更猛更烈。他的比赛姜何没有去看,只听说当他仅以半目之差输给日本名将宫泽喜一时,气得没把棋桌给砸了。


其时江天津的暴躁在棋界早已司空见惯,在场棋客均是习以为常,加上先前在大殿之上,有不少人因为凌云寺僧众的态度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处撒气,因此对于江天津的闹场大都不以为忤,最多只是摇头一笑。在场的众多僧道可都是横眉冷眼,一副剑拔弩张的气势,反而是被矛锋直指的玄云禅师,白眉舒展,不恼不气,微微颔首向江天津点头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江天津江施主吧,江施主请稍安勿燥,《天局神谱》就存放在老衲身后的阁室之内,只要施主依老衲所请,自可入内观谱。”玄云禅师扬手指了指身后的殿阁,全场立时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聚焦到玄云禅师身后那一幢雕梁画栋,配有琉璃屋顶的殿阁,那门楣之上,“烟雨观心”四个镶金的草书大字显得分外耀眼。


傲绝天下的《天局神谱》就在那里面!


一个曾经如虚如幻,飘渺无定的神话,现在离所有人却只不过一道门墙的距离。


“大师要有什么条件?”乍听《天局神谱》所在,江天津态度明显收敛许多,目光却是死死不离玄云禅师身后的烟雨关心阁。


玄云禅师刚要答话,却听见人群背后传来一阵不期然的轻笑:“要见《天局神谱》本来容易的很,但是以阁下如此性格,只怕却要难上加难。”


请看下章《少年樊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