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



九月,阳光褪去了炽热的外衣。秋风,带来些许清凉的晚风。整个天空都在秋天抖动的树阴里一泄千里。




雨飞说:"越到秋天,心情就越变的沉闷,心里总有一种期待很久的悸动,不停地追赶着……"




秋天的水波在鱼尾的抖动下,闪着一串串耀眼的光,一夜间,公园的小径铺满了告别夏天的落叶,踩上去,发出脆脆的响声,不知道它们是否还有生命,雨飞回过头,望着被自己踩碎的树叶发呆,清晨的风有些微凉,晨起锻炼的人,喘着粗气不停地抖动着身体。




“终于可以休假了,”雨飞微笑着望着云雾燎绕的山显得有些兴奋。慢跑着,合着在军校时的步子,好像还有以前急训时的样子,雨飞在心里想着,泛起微微的酸楚。披在身上的外套被风吹的不停地向后摆,在清晨微红的阳光下,显得很是帅气。


围着南湖公园跑了整整两圈后,雨飞选了靠近湖边的坐椅,脱下清绿的外套,爱恋地叠在双腿上,然后望向深处的湖水,看着水波一圈一圈地向外扩散。


这件外套是一个女孩送给雨飞的,每次看到这件衣服,他总会想起那个女孩,他曾经问自己还爱吗?


“是的,还爱。爱的很深很深!”


可是现在却没了她的消息,雨飞怔怔地望着那冒起水泡。




走过了很久,爱情还是很深地嵌在雨飞的思想里,他知道是自己不小心丢掉了她,他一直很后悔,想起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懊恼包围了他的思想。




和尤欢相识在那年的八月,他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她在南方的某个城市读书,相识在网上,两个人却坚信网络里也有真诚,于是两人经常在网上聊着各自的生活,她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那年她在深圳的姐姐家,他在著名的风筝之乡,也许有着很多共同的话题,两个人经常聊天到深夜,在不舍中下线,融入各自的夜晚。


不眠的思绪里总是她举着咖啡可爱的笑脸。他突然发现,自己爱上她了,慌乱中坐起,想着所有,决定在第二日把想法告诉她,好不容易等到太阳挂起,匆忙打开电脑。静静地等着她的出现。


时间指向清晨的那个数字,她的图像跳跃着出现在他的屏幕上。他把昨夜的想法告诉了她,她沉思了一会,说着种种的不可能,可他坚信,只要真诚,距离不应该是爱情的绊索。


最后,他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等你五年,”也或许是这句话的真诚,打动了尤欢的芳心,她同意了。之后他们还是按时在网上聊着兴趣的话题。


除了网络,短信是另一个联系的方式,尤欢经常打长途过来,说着她的生活,他总是很认真的听,告诉她不要再熬夜,要注意营养。他相信,那时的爱,没有一丝折扣,他甚至想跑过去看她,那种相思感觉,在他心里糟透了。


当然,雨飞的家人不很赞同他的这种爱情,总认为爱情的虚幻不能抹杀。


在雨飞看来,这些观点,在恋爱的季节,是无法认同的。


他们依然发着短信,甚至一天要发几十条,雨飞经常站在地图旁,看着远离自己的城市,用直尺量着那段遥远的距离。


雨飞告诉尤欢:“在心里,永远留着一面等你的天,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我的新娘”。


尤欢告诉雨飞:


“如果生命最终如轻烟消散,我愿在空中化成你微笑的容颜,如果再不能见你可爱的笑脸,我愿在化作轻烟消散。”


那一天,尤欢说:“我看见一件非常漂亮的外套,很适合你,我买给你吧。”


雨飞说:“什么样的,”


尤欢说:“给你就知道了。”


雨飞不停地从心里感受着来自远方的幸福,要知道,还没有女孩送给他什么礼物,更别说衣服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


尤欢特别叮嘱雨飞,要学会把自己打扮的阳光一些,雨飞听在心里,记住了。




阳光男孩,应该属于自己,因为他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友。




终于拿到礼物了,在去邮局的路上,雨飞把车子骑的飞快。


一个四方的硬纸壳,看着粘贴的邮单上娟秀的字体,就像看到了尤欢可爱的笑容。


那一刻,雨飞迟缓好一会,才从柜台上拿下邮包。飞快地骑车回家。


回到家,雨飞迫不及待地打开邮包,一件浅绿色的外套,整齐地放在纸袋里,一根休闲腰带和一个牛仔钱包,还有一张纸条。




尤欢说:“这件衣服她试过了,上面留有她的香味,”


雨飞回复说“那我会不舍得洗掉,”


尤欢说:“那脏了咋办,”


雨飞说“我会等你来了洗。”






雨飞又要去上班了,算来他有两个月没有工作了,在心里也有些着急,一直以来,做一名合格的职业经理是他的理想所在,所以他也一直在努力,他曾在自己的BLOG里写道,他要给爱人一个幸福的家,这些就要他现在不停地努力来赚取更好地机会。


每天下班回来,雨飞就把自己摔在床上,晚饭经常没有时间,在橱柜里摆放了很多饼干和面包。那一刻,他经常想,要是尤欢在多好啊,每次想起就会给她发个短信,想知道此时她是否和自己一样想着自己。但在心里雨飞从没埋怨过什么,他知道,尤欢也是多么希望自己经常陪在她身边,毕竟女孩是需要呵护的,他也想过,这样委屈了尤欢。




公司又招聘了一些员工,大部分都是刚毕业的学生,他们没有什么工作经验,所以要经过培训才能更好地适应工作环境。


在做培训的时间里,雨飞经常望着窗外的远方发呆,因为在那个方向,有他要等的女孩。


培训的时间有时也有欢笑,那些员工在休息时,也会跑来和雨飞聊聊天,或者问问工作的事情,这些,雨飞很乐意和他们沟通。他们也会问问雨飞的私事,然后开一些玩笑,调侃几句,舒缓一下紧张的神经。


雨飞也很乐意告诉她们一些自己的事,比如自己的女朋友等等。


有段时间,雨飞总是觉得奇怪,他的水杯,总是满的,有时还会有橙汁,奇怪总归奇怪,也还是很高兴的享受着陌生的“关怀”。


但在怯怯私语中,雨飞知道是谁在“关心”着自己。她也是一个看来很温柔的女孩,大大的眼睛,闪闪地。也是很可爱。


在以后的几天里,雨飞也经常找她聊天,一起出去吃饭。直到在一个下雨的晚上,雨飞突然觉得她是那样像尤欢,他真的把她当成尤欢了。雨飞懊恼地把书全部摔在地上,发泄着一种来自体内的怨恨,他也不知道自己怨恨什么,是自己,还是工作。




只是很乱.......




雨飞真的怕自己把她当成尤欢,而她也真的是个好女孩。


好女孩是用来呵护的。更是用来爱的。


她们都是好女孩。


可我却爱上了两个女孩,而我也知道这是一种错误,可我尽量不去想她,把时间用来工作。


那段时间给尤欢短信少了很多,有时一连几天都不会发一条,而雨飞给尤欢的答复是工作忙.


也或许真的是距离的关系吧,亦或许是工作累的时候,想有个人陪在身边,也或许是在下班的时候能有个人做好饭等他回来的缘故吧,渐渐接受了她的爱。


雨飞是一个爱静的男孩,不喜欢吵闹.


在一段时间之后,雨飞却发现她偏偏是一个爱吵爱闹的女孩,雨飞的神经像是错乱的麻绳,理不出头绪。


尤欢曾告诉林飞,“如果你放弃她,我们还可以在一起,”雨飞在那一刻不知如何是好,她是多么希望尤欢此时能在身边。可是他却退却了,很多原因让缠绕着他的神经。


尤欢离开了林飞,带着丝丝的伤痛,看着她留下的文字,雨飞经常一个人怔怔地望着屏幕发呆,他知道,他是爱她的,只是在一个不适时的时候错爱了另一个不该爱的女孩。


记得雨飞认识尤欢时,天空经常下着小雨,有一次尤欢告诉雨飞,雨点打在二十九层的窗台上,渐起的水花打湿了窗户。


雨飞当时还想:“二十九层,天哪,刮风时人不打颤吗?”


现在每当天空下着小雨时,雨飞还是经常出去走走,走走曾经的心情,淋着的雨像是一种安慰,拍打着雨飞的身体。




千里之外,是一种思念,还是一种挂念。


千里之外,还有我的爱在心里起浮。千里之外的丫头是否还会在夕阳下遥望北方的天空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今天的天气也不算很好,预报说有小雨,雨飞起身向湖边走去。走近西餐厅,坐在靠窗的桌台,要了一份点心和饮料,看着雨滴下落时划出的弧线幂思着,音乐轻轻的。一个人的早餐,像是少了什么,雨飞多想桌台的另一面还有一个人,雨飞知道,丫头不会再原谅他,虽然他还在等。


雨飞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痴心于丫头,在心里对她的爱,依然很强烈。雨飞也见过别的女孩,都又回绝了,雨飞知道,他只是在找丫头的替身。


雨飞知道,丫头终会回来的,回来告诉他更多的事,






这一生我只向你挥过一次手,你只向我问过一次路. ---尤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