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征文 原创]讲坛 父亲和那段时光

此名字已被注册 收藏 5 35
导读:[教师节征文 原创]讲坛 父亲和那段时光

父亲是个教师.其实父亲一生很苦,60年爷爷去世,他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读书时离家很远,由于家里穷,不吃中午饭 ,别人吃饭,父亲也不好意思看着,就说去上街,到外面转一圈再回来.


正期待用书改变命运时,文革来了,书没法读了,回家种地,后来到学校里做了民办教师.(民办教师工资由学校自己解决,公办教师由国家财政发)等78年恢复高考时,父亲已是一名老教师了,那一年他26岁.


父亲想参加高考,村子长者说,你家境不好,不如上师范,出来就是老师,铁饭碗.于是父亲报考了师范.那一年,三个县只有一个合办的庐江师范.


考试后就是等待.许多天过去,他的许多同行都拿到了通知,父亲还是没等到,他整天在家愁眉不展.他有一个同行是小学老校长,老校长就邀父亲去他家散散心.在那里,他还是开心不起来.一天,老校长的女儿就劝了他一句:考不上师范就不活了,我在家种田不也过的挺好.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回答的,反正几天后有人把通知书送来了,原来通知书被积压在下面忘了发.


还有个事没交代,老校长的女儿嫁给了父亲,她是我妈妈.


我出生时,父亲已是中学校长.家里有3间房子,土坯,草盖的顶子,稻草是金色的,我叫它金草房.父亲的学校离家十里,平日住校,星期天才能回家.和我们一起住的还有奶奶,那时已是古稀之年,父亲弟兄四人,他最小.母亲在家种着几分地,赶上星期天父亲回来帮一下手,星期一清早又要赶回学校.


熟悉父亲的人都叫他四哥,当然在农村叫一个人“哥”和现在江湖片上的“哥”是不一样的,那一声“哥”里充满了真诚.后来总有人对我说:农忙时,四哥回家一趟,返校时裤脚上还裹着泥巴.父亲是个能吃苦,又是个细心人,母亲总说,论插秧,父亲插的秧在村子里最漂亮.


结婚时,父亲30岁.学校里的老师都是小青年,母亲说,那几年,有时农忙,大家都会来帮忙,忙一天,晚上母亲会做一桌好菜,款待他们.后来他们也都成了家,慢慢的就不来了.我总会想到一幅画面:打谷场上灯火明亮,谷子装满一个个口袋,一群年轻人高兴地喝酒,说着美好的明天.


我一岁时动了一场肺部手术,很险,所以父亲一直很疼我.闲下来时,我们一家可以度过快乐的星期天.父亲怕我出去吹风受寒,就抱着我在小小的家里转来转去,窗子露出淡淡的光,淡淡的光是那时的记忆.


一天天长大,我对父亲的学校生活充满了好奇,在学校,那里是怎么的一片天空呢......


终于有一天,父亲推出那辆高大的永久说,我带你去学校。车在乡间小路上颠簸,九月的风吹过,田野金色稻浪翻滚。我真想钻进稻浪里去抓几只蚱蜢,可我不敢,那天的路是一条神秘的路。父亲很沉稳,不爱说话,他不告诉我路上有什么,路的尽头是什么。这让我以后走在路上时,总对前方充满了未知感。


十里路,很快就到了。学校不大,不过几百人。三排红砖黑瓦的房子,其中小小的一间就是我们临时的家。上课时,我偷偷溜进教室,父亲穿着一身蓝色的中山装,站在高高的讲台上。学生看见我,就开始交头接耳,说着什么。父亲没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我便很乖乖地溜去教室,很老实的样子。那时,孩子还不懂什么是敬,我对父亲多的还是畏吧。


其他教师的子弟也陆续汇集到学校,我们年龄仿佛,正是好的玩伴。家里的像框里现在还有一张黑白照片,一群孩子排成两路纵队,我个子最矮,站在前面,能清楚地看到我穿着白色的海军衫。后来,他们有的上了科大,有的上师大继续父辈的事业,也有的回家种地。种种种种,都抹不去那些时光。


八十年代的农村,中学生也算是知识分子了,我对父亲的学生们也充满了好奇,有事没事我都爱去他们宿舍玩,在那里我听道了崔健和许多别的名字。小时候我胖乎乎的,他们都爱逗我,说我吃了肥猪菜了。夏天,初三毕业搞联欢,我也去凑热闹,看他们在一个台子上唱歌,什么《黄土高坡》什么《狼》。看着他们潇洒的离开,我很羡慕,对青春和长大的羡慕,他们会一直快乐的走下去,他们的路上洒满了阳光。一批人离开,我不会有伤感,因为很快又有另一批人和我玩在一起。


玩耍的时候我们也字长大,该上学了.乡里有个中心小学,附属一个幼儿园,我和伙伴们都要开始上学的时光了.说是上学,其实还是玩耍,整天无非是穿着一件印着幼儿园名字的白色兜兜,跟着美丽的老师唱唱跳跳.幼儿园离中学有5分钟的路程,当然对孩子来说就好似10分钟的路,我们要拿出5分钟捉捉蝴蝶,掰掰路边的玉米杆,嫩玉米杆一个字:甜,那就是童年的甘蔗.


幼儿园和中学之间是乡政府,那时我们都叫它公社,有个小伙伴老爸是干部,就住在里面.公社可比学校漂亮,花坛里满是花儿,办公室里还有一部黑色的电话,手摇式的.一天里面没人,小伙伴就带着我们一群中学子弟钻进去,我们抓起电话就是一通:喂喂,那时不知道电话要先摇的,所以听筒里什么声音也没有,不过这对我们已很开心了.更希奇的是小伙伴家有一台电视,那时正在放黄梅剧《天仙配》,晚上,我们就到他家蹭电视看,硬是把《天仙配》看完了,美丽的爱情是什么,这在孩子看来还是像天上的云一样飘忽.


公社的小朋友会把花坛里花小心地挖出来,种在自家门前,时间不长他就有了个私人花园.中学没什么花,树倒是挺多,都是法梧和冬青.我们都管冬青叫万年青,它四季常绿,又好修剪,所以被作为绿化树.说它是树,我总感觉它是界于花和树之间的植物.春天下一场雨后,我就爱去看冬青,找出最好看的枝子,折下来插在土里,然后每天来看看.许多天后,有的枝子枯了,也有的活了,慢慢的也长成一棵冬青.这时,我就感觉很神奇,我创造了一个新的生命.几年过去,学校里到处都有我的冬青了.


孩子最爱的还是出去疯玩,去挖野蒜,摘水边的秧榴,中学外面有一块坟地,我们互相传着说鬼故事,都吓的一惊一乍的.我们会搞些恶作剧,学校有个公厕,一群小男孩便跑到女厕所门口蹦蹦跳跳,大声喊叫,吓的里面的女生花容失色.说要处理我们也难,孩子们不懂事嘛!中学的姐姐们该对我们恨之入骨了吧,不过我们只是闹闹,并没有太出格.


孩子们的世界总是美丽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