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对《<政友会史>红茶版》的几点置疑

渔阳大夫 收藏 135 1064

看过ID“红衫加里波第” 加贴在“士兵俱乐部”的《红茶版》,http://bbs.tiexue.net/post_1502240_1.html发现其中不乏谬误之处,为了让大家更好的了解真相,特指出如下:


第一话:达曼斯基岛的争端:政友会的初战

“‘反毛反苏的网特们便都来战吧!’ 2月初,与政友会主要成员往来密切的红茶魔术师以哈苏派的立场撰写了名为《又论苏联与世界人民利益的一致》,那是他的番号进化为J大约1年左右的事情。”


——这个时候政友会并未成立,基本处于秘密谋划阶段,外界并不知晓,何谈“初战”?


亚马逊雨林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将会引发大西洋的一场风暴。虽然当事人对此并没有丝毫的觉悟,但铁血历史的走向却从此发生了些须微妙的变化。 一开始,并没有引发什么大规模的骚动——或者说,骚动的规模还仍然处于可控制的范围内,但随着数天后渔阳大夫的登场,局势陡然发生了变化 ”


——渔阳大夫是历史区老人,经常出现,登场一词,不知何解?“骚动的规模还仍然处于可控制的范围内”是说大家的反对不够强烈呢,还是不够有力,能够被你们压制?


“如果就文章本身的立意或论证而进行中央突破的话,自己的实力比起红茶来还差得很远,根本就没有胜算。因此,还是从细节方面进行迂回的攻击好了。”


——如此厚颜无耻,实在可笑,不过幸好不是红茶自己说的。渔阳大夫是历史区原创名人,未见实力有如何差距,而且,便是出名厉害的月之暗面,渔阳也曾经多次与之正面交锋。如何就怕了这位红茶?而且,回帖不过是讨论问题,有什么“胜算不胜算”的?可见,这位作者一开始就把这个讨论认定为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了。


至于“细节方面进行迂回”,倒是XX会一贯的伎俩,有链接为证:http://bbs.tiexue.net/post_1339555_1.html;http://bbs.tiexue.net/post_1079563_1.html


“如此盘算着,渔阳开始了质询。”


——就算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也未必能如此知道我的想法,这位作者不知如何得知。


“达曼斯基岛乃是苏联方面的称呼,现在用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用意?! ”


——大家可以找出原帖看看,我的最早回帖是“楼主是否笔误?”不过是善意的提醒而已。这个也可以看出,渔阳并非一开始就是打算兴师问罪的。作者选择性地忽视了早期的回帖,得出“胜算”“攻击”之类的结论,也就毫不奇怪了。


况且,这个“达曼斯基岛”并非只是苏联的称呼这么简单,而是苏联当时妄图吞并我国领土珍宝岛时的妄称,可以说,如果承认可以有“达曼斯基岛”这个地名,就相当于承认珍宝岛是苏联领土,这么严重的问题,如何可以忽视?


“‘将我国的固有领土珍宝岛称之为“达曼斯基岛”却可以堂而皇之的置顶?” 渔阳意气风发的步步进逼,而此时出面应战的并非是作为当事人的红茶——他此时神秘的消失了,而是那些政友会派系的人物,如丁丁、倭蛙等。”


置顶的帖子,当然不应该有重大错误,这是常识。如何渔阳的置疑就成了“步步进逼”?况且,这是在渔阳多次善意规劝无效的情况下,作出的置疑,如果说是忍无可忍,倒还差不多。


楼主被问得无言以对,逃跑了事。会众便随之鱼贯而出接应,可见这个组织的纪律性和战斗力非常了得,绝非自己说的什么“共同爱好者的松散学习讨论组织”。


“大约在一年前,天俊在政坛失势,由在职的主流派成为在野的非主流派。而天俊派的人物在历史区也随后被逐渐肃清。以含恨下野的天俊为核心,反主流派就如地下水那样沸腾着。 渔阳是北府军团的重臣,在派系分布上看,并不属于天俊系统——事实上北府系与天俊系素来存在着矛盾。但是就反对目前执政的政友会系统方面,两者达成了一直,并采取了一定的联合。”


——渔阳来到铁血的时候,天俊已经下台,渔阳并不认识这个人,而且渔阳大夫很长时间一直是独立派,即使加入北府之后,也长期是普通一兵。这个大家有目共睹。作者挖空心思找渔阳的背景,不知何意?


“基督教与义和团定性事件、北府的共和国宪法解释事件、无政府主义的告密事件……此前历史区的一系列矛盾,此时全部被引发,使得就达曼斯基岛问题的争论迅速便得混乱起来。当事人的红茶因为对事情的发展感到无聊,于是提出了妥协案。”


——作者把不同时期的时间混杂在一起,自然会感到混乱。至少渔阳不知道作者提出的几个所谓“事件”与“达曼斯基岛”和红茶有什么关系,似乎红茶并没有参与这些“事件”。当然,如果那时尚未公开的政友会认为是自己组织的事情,别人也无话可说。至于红茶的“妥协”是因为无聊还是迫于大家反对的压力,就无从得知了。


“……应该在原文的“达曼斯基岛”一词后补充“(珍宝岛)”这么一个注释,俺愿意纠正这一微不足道的小小疏忽。”


——事关国家主权尊严的问题,却被红茶说成“一微不足道的小小疏忽”;“'达曼斯基岛’一词后补充(珍宝岛)这么一个注释”很明显红茶还是认为“达曼斯基岛”是正式名字,珍宝岛不过是别称,这个解释补充,实在看不出妥协的意思来。如何能得到大家的原谅?倒是很像某国的道歉词。


“事情到此,本来是可以收场了,但是就在此时,另一件大事件发生了——政友会正式宣布成立,并发了扩招的公告。 虽然政友会并不打算真的如公告所说的那样,对外全面扩充,但是渔阳等人并不了解这些。他兴冲冲了报了名……然后豪无悬念的被拒绝了。”


——红茶并未更正、认识错误,版主也没有作出处理(那时的版主多是政友会成员——大家不要多想),事情如何就可以收场了?一厢情愿吧?政友会的真实打算和公告并不一致,那发公告为何?拿大家取乐吗?外人又如何知道政友会的真实打算?渔阳看了公告,衡量自己符合公告提出的条件,自然可以报名,如何会被“毫无悬念”的拒绝,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莫非是因为对政友会成员的帖子提出过疑问的原因?


“可恶!我究竟哪里不够格?到底为什么不能让我加入呢?政友会的那群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这句话不知是谁说的,不好评论,建议作者给出出处链接。


“屈辱、愤怒、疑惑……种种人类负面情感的混合物,在渔阳的内心熔岩般的翻滚着。以达曼斯基岛事件为为喷火口,大夫的对政友会怨念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先有政友会还是先有“达曼斯基岛事件”,作者说的很明白,不用渔阳提醒了吧?以我的智力只能想出两种解释:1,渔阳精通五行八卦,周易之术,算出将来会成立政友会,所以预先愤怒反对——渔阳大夫还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不敢如此夸口。


2,渔阳有马甲卧底在政友会,而且是早期发起人。早期发起人就那么几个,都是版主或者老资历,大家看看哪个像?


“不,还不仅仅是因为被政友会拒绝的缘故,在此前很久,渔阳等北府系就几乎在一切历史问题上,都与政友会派系成员们存在着截然相反的看法。这不快感在逐渐积累着,成为了近乎私仇的存在。终于,以申请加入政友会为导火索,愤怒终于总爆发了。”


——很久以前,渔阳还没有加入北府。至于加入政友会,渔阳不过是想了解一下政友会是否像他们自己公告里说的那样,是一个可以公开加入的学习组织。鉴于和那里几位高层关系不密,被拒绝也是有准备的,至于爆发愤怒吗?而且,就“达曼斯基岛事件”而言,渔阳反对的也不过是个称呼,并未反对帖子的主题,不知道这个“截然相反的看法”有何根据。


“那群混蛋!竟然敢小看我……好,就让你们见识下我的厉害!”


——这句话还是不知是谁说的,不好评论,建议作者给出出处链接。


“渔阳的双瞳中仿佛有火焰在熊熊燃烧,他感到热血不可抑制沸腾了起来。” “现在,就是现在!抓住这个机会,一举打垮政友会!”


——渔阳大夫的电脑并未安装摄像头,不知这位如何能够千里传图。如果我肚子里面有蛔虫的话,似乎还没有进化到会上网的水平。而且渔阳一向吃的不错,很久未用肠虫清了,蛔虫也不应该如此陷害歪曲我啊?看来该去药店了,那个“两片”是什么药来着?


“难道这不是违反历史1949禁令的行为吗?对这种行为,斑竹为什么不但不处理,反而要置顶呢?!”渔阳有锐不可当之势。他握紧双拳,继续猛烈的向前突进。”


——珍宝岛事件在建国以后,60年代,当然不符合历史区禁止讨论1949年建国以后历史的版规,对于当时版主执法犯法的行为,提出置疑,不知道有什么问题。至于那些外星人才能看见的紧握双全之类的镜头,倒是使渔阳大夫想起前面说实力相差很远的话来……。


““我说“达曼斯基岛”不是中国领土!” “要是说珍宝岛(达曼斯基岛)还差不多!”在飘花、ALVEN等人的喝彩声中,意气风发渔阳陷入了自我陶醉之中,不经意间终于被政友会抓住了马脚。“说达曼斯基那个岛不是中国领土,这是赤裸裸的出卖国家主权!”政友会的NOFER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司法指挥权,于是渔阳因为出卖国家领土罪而被逮捕,未经公开审判就被投入了监狱。”


——大家可以翻开中国任何时期的地图,找出任何一本地方志,看看中国有没有“达曼斯基岛”这个地名?也可以查查所有的历史政府文件,看看我国何时承认过这个地名合法?如果都是没有,那么,可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不存在的地名,当然不是我国领土。难道我说“子虚乌有大陆”不是我国领土,也损害了国家主权?


而且,渔阳大夫在发表这个言论同时,明确指出了珍宝岛才是属于我国领土,而不是什么“达曼斯基岛”!这个到底是马脚还是什么,不用说了吧?政友会以此当作马脚,实在和自己标榜的“水平很高”不太符合。


政友会的NOFER(历史区前版主)的执法依据,似乎比“莫须有”还要差些,“毫不犹豫”倒是言之不假。


对于政友会的NOFER对渔阳大夫的处罚,我曾经提出过疑问:“既然说达曼斯基岛不是中国领土,这是赤裸裸的出卖国家主权,那么,请NOFER版主大人提供达曼斯基岛是中国领土的证据吧?”对于这个问题,NOFER至今不肯指点迷津,我查了无数资料,也没有得到,实在苦恼啊,哪位网友如果知道这样的证据,千万别忘了告诉在下!

“而就在此时,一向标榜“司法公正公开”的红茶又登场了。 “我不反对镇压卖国贼,但即使是卖国贼也应该是被公开审判后再处理。就这么执行秘密逮捕,是没有道理的行为!”为渔阳的释放而上下奔走呼号最为卖力的竟然是红茶,这实在是一个讽刺。不过从结果上看,渔阳确实是被释放了。自然,渔阳对红茶是不会有半点感激之清,相反,这更加激起了他对红茶的憎恶。这里顺便提一句,以后红茶也总是嚷嚷着“反正,我反对逮捕”而到处为他的论敌们奔走。”


——自己都给渔阳大夫定性为“卖国贼”了,这个“上下奔走呼号” 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想而知了。渔阳刑满,自然会被释放,毕竟判的不是永久(对“卖国贼”的处罚是否过轻?),不知道要感激什么。至于红茶反对逮捕的表演,是反对逮捕谁,还是做秀表演,我就不随便评论了,毕竟水平不高嘛。


“满怀着悲愤之情,渔阳出狱后立刻发表了“抵制铁血历史区”的公开信。政友会贝壳汉母也是收信人之一,他立刻将该信彻底于历史区公开,这使得渔阳很快又再度入狱。”


——貌似我国法律和铁血版规都没有禁止发公开信的规定,渔阳的做法无可厚非,而且渔阳是通过站内短信发的,应该属于私人行为。抵制只是一个号召,并非强迫行为,而且说的都是事实,何罪之有?


倒是政友会贝壳汉母把私人信件内容擅自公开,颇符合政友会一向反对的“告密小人”行径。


而且渔阳并未因此入狱,这个谣,造的水平又不高了。


这个帖子,说的事情很多属于主观猜测,并无根据,实在不知道水平如何之高,而且,渔阳大夫这里的回应,完全就是针对主题,看来并不在乎胜算多少了。


帖子第二部分,与渔阳关系不大,回帖中长津湖网友做了充分的分析,我就不多说了。我这个帖子,自觉不是很符合发在水区,但是毕竟原文是在水区发的,所以只好如此了,还望水区的版主见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