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最新章节,第二十章 杀戮

xlp425 收藏 3 1641
导读:《2009,台海战争》最新章节,第二十章 杀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七部 停战 第二十章 杀戮


作者:gerry522



第七部 停战


第二十章 杀戮


卡尔少校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在地面上,无数子弹呼啸着从他上方的空气中划过,发出令人心颤的声响。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贴着头皮的子弹,现在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被对手压制在距离2号区域以西不足800米的一处小凹地中根本无法动弹,而这个小凹地也不过百米方圆。中国人的第一发迫击炮弹已经落在了凹地的边缘上,零星还有35mm的榴弹落在附近,更恐怖的是对方竟然让一辆靠近边缘的军车打开了大灯!虽然光柱还达不到这么远的距离,可战场上的可见度却被大大加强了!他深知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对手的迫击炮弹和榴弹发射器就会越打越准,将这片小小的凹地完全覆盖一遍!那可就真是没有任何出路可言了!


难道自己没救了吗?心中第一次涌起了深深的绝望,经历过无数次作战任务的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再害怕死亡,甚至不再有恐惧。可当自己真正绝望地被对手压制的时候,恐惧还是如同潮水般淹没了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也许是以前的对手都没有能将他们逼到这个地步的能力吧?他现在才知道了什么叫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好半天卡尔少校才猛然察觉自己的部下都一脸焦急地望着他,军医正大声向他询问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除了杀出去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卡尔少校突然发现自己的腿肚子和握着枪支的手都在微微发颤。努力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卡尔少校大声命令所有队员轻装,将身上那些目前没有多大用处的辅助设备卸下来破坏掉,准备全体向南实施突击。他飞快地部署了狙击手解决那个复活了的机枪火力点,高射机枪距离太远了,狙击手没有把握干掉,只能让每一个士兵都向高射机枪的方向投掷一枚烟幕手榴弹作为掩护了。正要下达拼死突击的命令,耳机里却传来了蓝岭号上指挥员的声音:“海豹1号,海鸥已经临空,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卡尔少校就吼叫起来:“我们被困住了!……让海军的飞行员赶快干掉那挺高射机枪!”


“明白!……摧毁机枪后你们向东南方向转移,战机将为你们提供不间断掩护!”


话音刚落,卡尔少校突然想起来高射机枪的位置是在对方被怀疑是医院的2号目标区的核心位置!自己的要求竟然是空袭一个极有可能使野战医院的地方呀,他不觉冒出一身的冷汗。正要在无线电中呼叫中止轰炸,可想到这可能是自己唯一摆脱对手高射机枪压制的方式,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轰隆!”超级大黄蜂发动机的啸叫声刚刚听到爆炸声就传来了,看来是使用飞行速度更快的导弹,高射机枪子弹的呼啸声嘎然而止。卡尔少校没时间去想究竟是什么型号的导弹帮自己解决了那挺高射机枪了。对着自己的队员大吼一声:“行动!”


数颗烟幕手雷在2号目标区与洼地间爆开了,浓白的烟幕随风飘开很快就形成了一条数十米宽的烟幕带,遮蔽了这边的情况。海豹们没有了压制,迅速展开战斗队形,将一连串的点射洒向了正在接近的小四川的分队,转眼就将人单势孤的分队压制在了地上,一个被子弹击中了大腿的士兵在痛苦地翻滚着。狙击手迅速开枪,留在中间火力点剩下的唯一的那名机枪副射手眉心中弹,仰身倒在了田埂上……


没有了机枪掩护的小四川处境就更艰难了,他趴在一块大石后面根本没办法移动,一分钟之内,自己带上来的另外两名士兵全部阵亡,他只要稍稍一动就有精确的子弹打在石头边上,用来试探的头盔更是被打飞了出去。小四川只能将步枪探出石头边缘盲目地射击,希望能压制住敌人的火力,可几秒钟后手上就被对面打来的子弹迸起的石屑打得鲜血直流。这样单方面透明的夜战实在是让小四川浑身有力也使不出来!不得已,小四川借着射击的火光张望了一下十来米远的一个弹坑状的可以藏身的地点,估算了一下距离,掏出一枚手雷一扬手扔到了开阔地上。


借助爆炸抛起的烟尘,小四川一个鱼跃跳进了远处的弹坑,一串子弹跟着他的身形打在了弹坑边缘发出令人心颤的噗噗声。有了这里较好的射击位置,小四川将枪身侧转,贴着地面水平横扫了半梭子,将对面的火力稍稍压下去了一点。这时,远处登陆场医院方向一串榴弹照着刚才手榴弹爆炸的大致方位砸了过来,飞溅的钢珠一下子横扫了凹地的边缘地带。连远在百米外的小四川都听到了一声闷哼。


打中了!小四川心中一喜,侧滚到弹坑的边缘借着爆炸的余光看到了几个黑影正在跌撞着向东南方向移动着。稳稳地举枪,乒!


一个黑影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其他的黑影们也都飞快地倒下了……


这时登陆场医院方向沉寂了几分钟的机枪和榴弹发射器再一次响起了,60迫击炮也开始调整射向,一发接一发的炮弹越来越近。不过这一次不是高射机枪,而是普通的5.8mm机枪。这里距离医院的防御阵地超过了700米,几乎是最大有效射程了!可胜在阵地上四五挺重机枪和班用机枪一齐开火,弹药似乎不要钱一般洒过来,还是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敌人的行动。


夜里声音传得特远,小四川趴在弹坑里,对面敌人间或打来的火力让他根本无法抬头,隐隐约约能听到对手是在用英语大声地叫喊着,夹杂着几声惨叫。


“看来自己确实打中了一个!……看样子还真是美国佬!”小四川暗想,“NND,当初我怎么没好好跟着队长和林绣春他们学学外语!?”


要是他能听清听懂对方的喊话,恐怕会惊讶的面无人色!


敌人在呼叫空军对正在猛烈射击的2号目标区进行摧毁性打击!


※※※※※※※※※※※※※


当小四川和海豹接上火,美军的M4卡宾枪熟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早就跑到了榴弹发射器阵地的卓凡就下达了三无榴弹发射照明弹的命令。虽然距离还是偏远,可照明弹的闪光还是将美军的大致位置指示出来。卓凡留在高射机枪掩体那里的热像仪和观察哨,此时也能够在林际线上找到一些热敏图像,大致判断出了美军的位置。


几秒钟后,高射机枪的子弹就拖着火焰横扫了美军出现的地方。卓凡一面给战士们鼓劲,一面一瘸一拐地来到了靠前布置的60迫击炮阵地上,亲自操炮向敌人的方向轰了一炮。黑夜中距离判断不准,炮弹砸在了远处掀起冲天的泥土。卓凡心中暗骂,正要调整火炮的射向,空中却传来一阵熟悉的嘶叫声。


卓凡骇然抬头,隐约能看到一条火舌在天宇中划过一条短而弯的亮线飞快地逼近着,转眼就只能看到一个黑点和后面淡淡的光圈了!卓凡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跃跳上沙袋垒起的工事沿,大吼:“隐蔽!……空袭!”


话音未落,黑点就钻进了还在哒哒哒射击的高射机枪掩体,厚厚的沙袋垒起的半环形掩体如同纸糊的一般被钻透,黑点直直地扎进了工事下的土壤里。画面似乎顿了一下,又猛然地爆裂开来,一团刺眼的光焰从掩体深处腾起,数十公斤重的沙袋仿佛没有重量般被高高抛上天空,人体的残肢夹杂着枪械的碎块也在肆意地飞腾着。刚跳到高处的卓凡瞬间就被冲击波掀了下去摔在地上,伤口带来的剧痛差点让他昏厥过去,还未等他张口,砂石就夹带着硝烟和血腥的味道劈头盖脸地洒了下来。这个时候,他才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耳膜震得嗡嗡作响。


卓凡躺在冰冷的地上,脑海中一片空白。敌人怎么就能够空袭医院呢?难道他们看不出这么明显的目标是一座医院吗?卓凡心中充满了疑惑。他想挣扎着站起来,可伤口已经迸裂稍稍一动就撕心地疼痛。直到一个战士跑过来将他扶起,他才喊出声:“疏散!……快!把所有的伤员和医护人员都疏散到防空壕!快!”


半靠在沙袋上,卓凡看着刚才压制住敌人的方向已经出现了一道烟幕屏障,小四川所在的方向上枪声已经低落下来,轻机枪早就不响了,只剩下一两支步枪还在零星射击。他知道小四川的分队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力量,起不到遏制敌人的作用了。卓凡不知道自己战友的生死,不由得心中一痛。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几乎是反射般跳了出来:“一定不能让这伙敌人跑掉!”


卓凡抓起有线电话,对着散布在近两百米长的防御阵地上的所有哨位大声下令:“机枪射击,阻截住敌人!……坚持到树林里的增援部队赶到!”


阵地上枪声大作!无数曳光弹在夜空中狂乱地飞舞,编织出一张死亡之网罩住了敌特最后出现的那片地域,几发照明弹也腾空而起在阵地前照出一大片开阔地。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野战医院的防御阵地,在惨白的光芒和无数的枪口焰映照下也渐渐露出了一些轮廓。


这时卓凡才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刚刚遭到空袭,肯定敌人的战斗机还在附近,这样大肆开枪射击不是为敌人的空军引导目标吗?想到这里卓凡背后透出一身冷汗!阵地里还有一个完整的野战医院哪,那可是近千名伤员和医生护士,出了闪失自己就是有一百条命也还不起呀!


可开火容易要停火就难了!再说了,所有射击点只要开过火就暴露了,现在停火也晚了!卓凡还是心存侥幸,树林里的部队眼看就能赶来,敌人虽然空袭了高射机枪阵地但并没有使用大威力的炸弹,看来敌人还很可能是顾忌这里是医院。他一咬牙把心一横,只要挺过这几分钟就能截住敌人,要不然以前的牺牲就白费了!只需要几分钟呀!


卓凡对着赶过来的无线电操作员喊道:“报告登陆场指挥部我们遭到了空袭,守备队正在全力拦截敌特,请求提供对空掩护!……让医院的人加快疏散!要快!”


※※※※※※※※※※※※※


第一枚导弹落下前,丁鹏飞刚刚从报务室出来。美军的电子干扰已经强大到了根本无法通过这几部老式电台同登陆场指挥部取得联系的地步,有线电话也由于前面的空袭中造成了线路损坏而中断多时。继续呆在那里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他想赶到卓凡那里了解情况,也帮着出出主意。于是就将自己的卫士留在了报务室负责监听联络,自己往卓凡的方向走来。


可还未走到高射机枪阵地那里,前方剧烈的爆炸就让丁鹏飞赶紧卧倒在地上。看到高射机枪的残骸被抛起,丁鹏飞心中有了很浓重的不安感觉!他身上有伤,卧倒容易想要再自己站起来就有些麻烦了。大声喊了几句想要引起周围战士的注意,可医院里上乱成一片,转运伤员的人大呼小叫完全淹没了他的声音。


只能自己努力了!丁鹏飞苦笑着摇摇头,转念一想敌人空袭医院的目的可能不是那么简单,还必须得找到卓凡提醒他注意,也了解一下目前的最新情况,好帮助卓凡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丁鹏飞想到这里,心下也有些着急了。拼尽全身力气用了好几分钟才算是驻着拐杖站了起来,可身上也有好几处伤口开始向外渗血,更是疼得出了一身大汗。


其实就是四五十米,可对他一个伤员来说却是那么遥远。一瘸一拐地还没等走到阵地上,整个阵地上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了,夹杂着60炮弹特有的呼啸声和35mm榴弹发射器沉闷的点射声在四面一齐响起!丁鹏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糟糕!这不是暴露了所有目标给美国空军吗!?卓凡疯了!?”丁鹏飞赶紧拄着拐杖紧走几步,跳进一个机枪掩体,大声喝道:“停止射击!……告诉我,卓凡在哪!?”


有些茫然的射手委屈地停止了射击,用手指向迫击炮阵地的方向。丁鹏飞没有多想就出了掩体,向那边走去。


已经能看到卓凡在指手画脚地指挥着对敌人最后的围剿,枪声密集地压制住了敌人。虽然守备队有一个机枪射手被狙击手打中,可密集的射击让对方的狙击手再也没有可乘之机。眼看就能将这股敌人全歼在阵地前面!


这时,丁鹏飞却听到了两种不愿意听到声音:在树林方向传来了我军机枪射击的声音,而天空中竟然有飞机发动机低空划过的咆哮声!


“糟了!”丁鹏飞想。


※※※※※※※※※※※※※


这边枪声大做,医院里也是乱成了一团。


一直都算是安全的野战医院今天夜里连续遭遇了一系列意外的打击,先是周围的友邻单位纷纷遭空袭被摧毁,紧接着派出的救护车也被导弹炸得车毁人亡还有救护车遭遇了敌特的枪击,没过多久医院周围枪声四起,连院内制高点上的高射机枪也被敌人的导弹掀翻。其实,早在卓凡下命令疏散伤员之前,医院的医生护士就开始把一些包扎完的轻伤员疏散到那几条防空壕中去了。可伤员太多,医护人员又有大半都在抢救新运来伤员的岗位上,疏散工作慢得出奇。到防御阵地全面开始射击的时候,进入防空壕的伤员还不足三成。


刚刚脱险回到医院的张婷和小薇没有被派到手术方舱区内值班,上级也想到她们实在是太辛苦又有些惊魂未定,让她们在帐篷里好好休息一晚。可她们刚刚交接了伤员,还没有躺下休息,剧烈的爆炸和密集的枪声就在周围响起!


张婷从行军床上一跃而起,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从床边拽出了自己那只老掉牙的54手枪。这时帐篷外传来了老院长焦急的声音:“空袭警报!把伤员都疏散到防空壕去!……快!”


军情就是命令!张婷二话不说披上外衣,拎起急救包就冲了出去。小薇则因为睡前简单洗漱过,穿衣服要慢许多,但也是手忙脚乱地将衣服穿好。正要出门,眼角瞥见了扔在帐篷一角的那位牺牲的记者欧阳烁的大背包。录像带早就已经上交,但背包上面说会有人找她来取走,却一整天都没有见人,也就一直扔在了那里。里面的东西小薇休息的时候简单看过,除了一般的毯子雨衣类的生活装具外就只有一大一小两部数码摄像机和一台颇为专业的照相机。也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小薇临出门的犹豫了一秒钟还是将其中那个小巧的手持数码摄像机装在了挎包里。也许是刚刚经历过的生死考验让她有了种想要记录下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的冲动吧……


等小薇冲出帐篷的时候,医院内所有没有当班的医护人员和勤杂人员都已经动员起来了。伤势较轻能行动的伤员自己找就近的防空壕内躲避,重伤员则需要医护人员用担架抬,还要注意搬运那些必要的吊瓶支架和医用器械,进度十分缓慢。张婷气喘吁吁地和一个男护士抬着一名重伤员刚刚从病房内出来,小薇赶紧过去帮忙。


医院虽然有足够的防空壕,但有些防空壕距离病房较远,事先也没有特别详细的疏散方案和规划,较近的防空壕内不少捷足先登的轻伤员已经占满了。大多数轻伤员对于空袭警报并不在意,大半夜的蹲在冰冷的防空壕内,让他们颇为不满。只盼着快点解除警报回到室内休息,对于医护人员让他们转移到更远一些的防空壕的请求也装作听不到,反正黑灯瞎火的也看不出哪个是负责军官,伤病们也不担心这种法不责众的“小事”。这使得运送重伤员要走更远的路,加上昨日下过雨的道路依然泥泞,搬运伤员的人往来穿梭也有些混乱,更使得重伤员的运送进度迟滞。


张婷和小薇才来得及搬了两趟伤员,正在往病房方向走去,准备再抬伤员,凄厉的防空警报就再一次响起了!天空中就出现了一大串明明灭灭的光点正在飞快地接近。有经验的战士大声喊道:“空袭!隐蔽!”刚刚恢复了一点秩序的现场顿时如炸营一般乱作一团。


还未等她们回过味来,旁边防空壕内的一个轻伤员一把抓住小薇的脚踝将她狠命地拉倒,想将她拖下一米多深的防空壕隐蔽。毫无防备的小薇一声尖叫,几乎是下意识地拽住了自己身边的张婷,两个人抱成一团滚倒在了防空壕的边上。还未等两个狼狈的女兵跌落在壕底,巨大的爆炸声就充斥了整个天宇……


刚刚接触到壕底的两个女孩子还没有叫出疼来就又被冲击波震得跳离了地面,再一次摔到泥泞的地上,差点让被压在下面的张婷背过气去!几乎就在同时,橙红的火焰抛起无数的泥块碎石如同雨点般从天上掉落下来,砸得在壕内躲避的伤员们惨叫连连,巨大的气浪将小段防空壕上盖着的防雨布如同枯叶般吹得无影无踪,垒在壕边的沙袋也被冲击波吹下来几个,被砸中的伤员大声惨叫。


空袭还没有结束,制导炸弹和导弹如同没有穷尽一般不断落在医院内,防空壕内的士兵如同在怒海中的扁舟,在战壕内被抛得来回撞动,每一个人脸上都是一种不可置信的惊愕!张婷好容易镇定下来,蹲在防空壕内右手死死抓住壕壁上半截露出的树根才稳定住了身体,脸上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


“敌人竟然这么大规模地空袭一座野战医院!?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张婷的脑海中只能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一句话,整个人几乎都被惊呆了!


小薇也是处于极度震惊之中,可还是缓缓地稳定了情绪,开到周围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和伤员濒死的惨叫,她的脸色也极为难看。等了一阵子,爆炸声虽然小了许多可还是间或发生,小薇从挎包里掏出了小DV,拍摄了起来……


※※※※※※※※※※※※※


声明:本小说纯属凭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说版权归作者gerry522所有,未经作者本人许可,任何人不得将其用于商业目的。


作者邮件地址:gerry522@yeah.net

读者如有具体建议或意见,都可以发邮件给我,谢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