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关于诗家用韵(写诗词必读)我看过不敢写了

近体诗和词的格律,讲的人比较多。今天重点讲一讲古体诗的格律。王力先生在这方面的论述已相当全面,我就以他的论述为主,稍加整理,并略作增补。

开场白:新旧韵之争


我认为,旧韵不能废。应该先掌握旧韵,再运用新韵。理由:

1)写旧体诗词,必然要读古人之作,要从学古人起步。不了解旧韵,就不能全面了解古人之作。

2)入声不能废,故旧韵也不能废。因为很多方言还保留入声,丰富的声调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有很高的美学价值,有助于增强诗歌的表现力。

我主张新旧韵并存,但在同一首诗里不能混用。

举例说明新旧韵之不同。


山行

[唐]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依沪语)


春望

[唐]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依粤语)


㈠古体诗的韵

古体诗既可以押平声韵,又可以押仄声韵。在仄声韵当中,还要区别上声韵、去声韵、入声韵。一般地说,不同声调是不可以押韵的。(浩按:依今韵写诗,上声、去声可以通押。)现在把平声30韵、上声29韵、去声30韵、入声17韵开列在下面。在韵书里,平声分为上平声,下平声。平声字多,所以分为两卷,等于说平声上卷,平声下卷,没有别的意思。


上平声15韵:

一东 二冬 三江 四支 五微 六鱼 七虞 八齐

九佳 十灰 十一真 十二文 十三元 十四寒 十五删

下平声15韵:

一先 二萧 三肴 四豪 五歌 六麻 七阳 八庚

九青 十蒸 十一尤 十二侵 十三覃 十四盐 十五咸

上声29韵:

一董 二肿 三讲 四纸 五尾 六语

七麌 八荠 九蟹 十贿 十一轸 十二吻

十三阮 十四旱 十五潸 十六铣 十七篠 十八巧

十九皓 二十哿 二十一马 二十二养 二十三梗 二十四迥

二十五有 二十六寝 二十七感 二十八俭 二十九豏

去声30韵:

一送 二宋 三绛 四寘 五未 六御

七遇 八霁 九泰 十卦 十一队 十二震

十三问 十四愿 十五翰 十六谏 十七霰 十八啸

十九效 二十号 二十一箇 二十二禡 二十三漾 二十四敬

二十五径 二十六宥 二十七沁 二十八勘 二十九艳 三十陷

入声17韵:

一屋 二沃 三觉 四质 五物 六月

七曷 八黠 九屑 十药 十一陌 十二锡

十三职 十四缉 十五合 十六叶 十七洽


古体诗用韵,比律诗用韵稍宽,一韵独用固然可以,两个以上的韵通用也行。但是,所谓通用也不是随便乱来的,必须是邻韵才能通用。依一般情况看来,平上去三声各可分为十五类,如下表:

第一类:平声东冬;上声董肿;去声送宋。

第二类:平声江阳;上声讲养;去声绛漾。

第三类:平声支微齐;上声尾荠;去声实未霁。

第四类:平声鱼虞;上声语麌;去声御遇。

第五类:平声佳灰;上声蟹贿,去声泰卦队。

第六类:平声真文及元半;上声轸吻及阮半;去声震问及愿半。

第七类:平声寒删先及元半;上声旱潸铣及阮半;去声翰谏霰及愿半。

(第六类和第七类也有通用的。)

第八类:平声萧肴豪;上声篠巧皓;去声啸效号。

第九类:平声歌;上声哿;去声箇。

第十类:平声麻;上声马;去声禡。

第十一类:平声庚青;上声梗迥;去声敬径。

第十二类:平声蒸。(蒸韵上去声字少,归入迥径两韵。)

第十三类:平声尤;上声有;去声宥。

第十四类:平声侵;上声寝;去声沁。

第十五类:平声覃盐咸;上声感俭豏;去声勘艳陷。

入声可分为八类:

第一类:屋沃。

第二类:觉药。

第三类:质物及月半。

第四类:曷黠屑及月半。

(第三类和第四类也有通用的。)

第五类:陌锡。

第六类:职。

第七类:缉。

第八类:合叶洽。

注意:在归并为若干大类以后,仍旧有一些韵是独用的。

现在试举一些例子为证:


玉华宫

[唐]杜甫


□□溪回松风长,苍鼠窜古瓦。不知何王殿,遗构绝壁下。阴房

□□□□□□□□□□□□△ △

鬼火青,坏道哀湍泻。万籁真笙竽,秋色正萧洒。美人为黄土,

△ △

况乃粉黛假。当时侍金舆,故物独石马。忧来藉草坐,浩歌泪盈

△ △

把。冉冉征途间,谁是长年者。

△ △

(全篇上声“二十一马”独用。)


湖城东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

[唐]杜甫


疾风吹尘暗河县,行子隔手不相见。湖城城南一开眼,驻马

△ △

偶识云卿面。向非刘颢为地主,懒回鞭辔成高宴。刘侯叹我携客

△ △

来,置酒张灯促华馔。且将款曲终今夕,休语艰难尚酣战。照室

△ △

红炉促曙光,萦窗素月垂文练。天开地裂长安陌,寒尽春生洛阳

殿。岂知驱车复同轨,可惜刻漏随更箭。人生会合不可常,庭树

△ △

鸡鸣泪如线。

(全篇去声“十七霰”独用。第三句“眼”非韵脚。)



古风五十九首(录二)

[唐]李白


其十四

胡关饶风沙,萧索竟终古。木落秋草黄,登高望戎虏。荒城

△ △

空大漠,边邑无遗堵。白骨横千霜,嵯峨蔽榛莽。借问谁侵陵?

△ △

天骄毒威武。赫怒我圣皇,劳师事鼙鼓。阳和变杀气,发卒骚中

△ △

土。三十六万人,哀哀泪如雨。且悲就行役,安得营农圃?不见

△ △ △

征戍儿,岂知关山苦?李牧今不在,边人饲豺虎。

△ △

(全篇上声“七麌”独用。莽,读作“母”。)


其十九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

△ △

曳广带,飘拂升天行。邀我登云台,高揖卫叔卿。恍恍与之去,

△ △

驾鹤凌紫冥。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

△ △

缨。

(平声庚青韵通用。“清”、“行”、“卿”、“兵”、

“缨”庚韵;“星”、“冥”,青韵。)


伤 宅

[唐]白居易


谁家起甲第,朱门大道边?丰屋中栉比,高墙外回环。累累

△ △

六七堂,栋宇相连延。一堂费百万,郁郁有青烟。洞房温且清,

△ △

寒暑不能干。高堂虚且迥,坐卧见南山。绕廊紫藤架,夹砌红药

△ △

栏。攀枝摘樱桃,带花移牡丹。主人此中坐,十载为大官。厨有

△ △ △

腐败肉,库有朽贯钱。谁能将我语,问尔骨肉间:岂无穷贱者?

△ △

忍不救饥寒?如何奉一身,直欲保千年?不见马家宅,今作奉诚

△ △

园?

(平声先元寒删通用。“边”、“延”、“烟”、“钱”、

“年”,先韵;“园”,元韵;“干”、“栏”、“丹”、

“官”、“寒”,寒韵;“环”、“山”、“间”,删韵。)



醉 歌

[宋]陆游


读书三万卷,仕宦皆束阁;学剑四十年,虏血未染锷。不得

△ △

为长虹,万丈扫寥廓;又不为疾风,六月送飞雹。战马死槽枥,

△ △

公卿守和约。穷边指淮淝,异域视京雒。于乎此何心?有酒吾忍

△ △

酌?平生为衣食,敛版靴两脚。尽虽了是非,口不给唯诺。如今

△ △ △

老且病,鬓秃牙齿落。仰天少吐气,饿死实差乐!壮心埋不朽,

△ △

千载犹可作!

(入声药觉通用。“雹”,觉韵;其余的韵脚都是药韵。)



从上面这些例子可以看出,古体诗虽然可以通韵,但是诗人们不一定每次都用通韵。特别要注意的是:上声和去声有时可以通韵,但是平仄不能通韵,入声字不能与上声、去声通韵。

律诗用韵极严,而古体诗的用韵,是因时代而不同的。实际语音起了变化,押韵也就不那么严格。中晚唐用韵已经稍宽,到了宋代以后,古风的用韵就更宽了。


㈡换 韵

律诗是一韵到底的。古体诗固然可以一韵到底,但也可以换韵,而且可以换几次韵。换韵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可以每两句一换韵,四句一换韵,六句一换韵,也可以多到十几句才换韵;可以连用两个平声韵,连用两个仄声韵,也可以平仄韵交替。现在举几个例子:


石壕吏

[唐]杜甫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踰墙走,老妇出门看。吏

△1 △1 △1

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一男附书至,

△2 △2 △2 △3

二男新战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

△3 △3 △4

孙。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

△4 △4 △5 △5

河阳役,犹得备晨炊。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

△5 △6 △6

独与老翁别。

△6

(“村”,元韵;“人”,真韵;“看”,寒韵。真元 寒通韵。“怒”、“戍”,遇韵;“苦”,麌韵。麌遇

上去通韵。“人”,真韵;“孙”,元韵;“裙”,文 韵。真文元通韵。“衰”、“炊”,支韵;“归”,微

韵。支微通韵。“绝”、“咽”、“别”,屑韵。)



白雪歌

[唐]岑参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

△1 △1 △2

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

△2 △3 △3

控,都护铁衣冷难着。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中军

△3 △4 △4

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

△5 △5 △6

翻。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迴路转不见君,雪上

△6 △7 △7

空留马行处。

△7

(“折”、“雪”,屑韵。“来”、“开”,灰韵。“幕”、“薄”、“着”,药韵。“冰”、“凝”,

蒸韵。“客”,陌韵;“笛”,锡韵。陌锡通韵。“门”、“翻”,元韵。“去”、“处”,御韵;

“路”,遇韵。御遇通韵。)



注意:换韵的第一句,大多押韵,不押的非常少。近体诗首句往往押韵,古体诗在这一点可能是受了近体诗的影响。(浩按:指唐以后的古体诗,唐以前无此种规定。)



㈢古体诗的平仄

古体诗的平仄没有任何规定。既然唐代以前的诗在平仄上没有明确规则,那么,唐宋以后所谓古风在平仄上也应该完全自由的。但是,有些诗人在写古体诗的时候,着意避免律句,于是无形中造成一种风气,要让古体诗尽可能和律诗的形式区别开来,区别得越明显越好,以为这样才显得风格高古。具体的做法是尽可能多用拗句,不但用律诗所容许的那一两种拗句,而且用一切可能的拗句。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看拗句:

1)从结尾三字看,常见的拗句有下列的四种三字尾:

⒈平平平。这种句式叫做“三平调”,是古体诗中最明显的特点。

⒉平仄平。

⒊仄仄仄。

⒋仄平仄。

2)从全句的平仄看,拗句的平仄不是交替的,而是相因的。或者是第二、

第四字都仄,或者是第二、第四字都平。如果是七字句,还有第四、第六字都

仄或都平。

试拿岑参《白雪歌》开始的八句来看,合乎第一种情况的有三句,即“胡

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狐裘不暖锦衾薄”;合乎第二种情

··· · · · · ·

况(同时也合乎第一种情况)的有五句,即“北风卷地白草折”,“千树万树

· · ·

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 · · · ·· · ·

(加点字为入声。)

另,不拘粘对也是古体诗的特点之一,这里不详细讨论了。


此外再举一个例子:



岁晏行

[唐]杜甫


岁云暮矣多北风,萧湘洞庭白雪中。渔父天寒网罟冻,莫徭

· ·· ·

射雁鸣桑弓。去年米贵阙军食,今年米贱大伤农。高马达官厌酒

· · ·

肉,此辈杼轴茅茨空。楚人重鱼不重鸟,汝休枉杀南飞鸿。况闻

· · · ·

处处鬻男女,割慈忍爱还租庸。往日用钱捉私铸,今许铅锡和青

· · · · ·

铜。刻泥为之最易得,好恶不合长相蒙。万国城头吹画角,此曲

· · · · · · ·

哀怨何时终?


(平声东冬通用。“农、庸”,冬韵;其余的韵脚都是东韵。)



在一首诗中,只有两个律句(“今年米贱大伤农”,“万国城头吹画角”),其余都是拗句,而且在九个平脚的句子当中就有七句是三平调。可见不是偶然的。

浩按:此体后来在七言古诗中自成一类,成为最常用的七古形式之一。可以称之为“昌黎体”,因为韩愈(昌黎是他的郡望)运用这一体写出的名作最多。

如《山石》、《华山女》、《石鼓歌》等等。

此体的特征是:1)一韵到底2)避免用律句3)大量使用“三平调”。

举一首韩诗如下: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韩愈

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环镇嵩当中。火维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专其雄。

喷云泄雾藏半腹,虽有绝顶谁能穷。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

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须臾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

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祝融。森然魄动下马拜,松柏一径趋灵宫。

粉墙丹柱动光彩,鬼物图画填青红。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庙令老人识神意,睢盱侦伺能鞠躬。手持杯珓导我掷,云此最吉馀难同。

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长终。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

夜投佛寺上高阁,星月掩映云朣胧。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


在十七个平脚的句子中,有十四句是三平调。


㈣古体诗的对仗

古体诗的对仗是极端自由的。一般不讲究对仗;如果有些地方用了对仗,也只是修辞上的需要,而不是格律上的要求。象杜甫《岁晏行》这样一首相当长的诗,全篇没有用一处对仗;岑参《白雪歌》只用了一个对仗,即“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也还只是一种宽对。并且要注意:古体诗的对仗和近体诗的对仗有下列的两点不同:

⑴在近体诗中,同字不相对;古体诗则同字可以相对。如杜甫《石壕吏》:“老翁踰墙走,老妇出门看。”如白居易的“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⑵在近体诗中,对仗要求平仄相对;古体诗则不要求平仄相对。如白居易

《伤宅》:“攀枝摘樱桃,带花移牡丹。”又如岑参《白雪歌》:“将军角弓

· ·

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 · ·


㈤几种特殊的古体诗

1)柏梁体

有一种七言古诗是每句都押韵的,称为柏梁体。据说汉武帝筑柏梁台,与群臣联句赋诗,句句用韵,所以这种诗称为柏梁体。其实鲍照以前的七言诗(如曹丕的《燕歌行》)都是句句用韵的,古代并非另有一种隔句用韵的七言诗。等到南北朝以后,七言诗变为隔句用韵了。句句用韵的七言诗才变成了特

殊的诗体。

下面是柏梁体的一个例子:



饮中八仙歌

[唐]杜甫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

△ △ △

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

△ △ △

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

△ △ △ △

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

△ △ △

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

△ △ △ △

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

△ △ △

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 △


也有一些七言古诗,基本上是柏梁体,但是稍有变通。例如:



丽人行

[唐]杜甫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

△ △ △

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

△ △ △

翠微匋(缶换盍)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就

△ △

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

△ △

素鳞。犀筯厌饫久未下,銮刀缕切空纷纶。黄门飞鞚不动尘,御

△ △ △

厨络绎送八珍。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后来鞍马何

△ △ △

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杨花雪落覆白蘋,青鸟飞去衔红巾。炙

△ △ △ △

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 △



2)长短句(杂言诗)

杂言,也就是长短句,从三言到十一言,可以随意变化。不过,篇中多数句子还是七言,所以杂言也归入七言古诗。

杂言诗由于句子的长短不受拘束,首先就给人一种奔放的感觉。最擅长杂言诗的诗人是李白,他在诗中兼用散文的语法,更加令人感觉到,这是跟一般五七言古诗完全不同的一种诗体。现在试举他的一首杂言诗为例:


蜀道难

[唐]李白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

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

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

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

猱欲度愁攀缘。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

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

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

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

之人胡为乎来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

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

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

长咨嗟。



3)入律的古风

讲到这里,古体诗和近体诗的分别非常明显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古体诗都和近体诗迥然不同的。上文说过,律诗产生以后,诗人们即使写古体诗,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律诗的影响。有些诗人在写古体诗时还注意粘对(只管第二字,不管第四字),另有一些诗人,不但不避律句,而且还喜欢用律句。这种情况,在七言古风中更为突出。我们试看初唐王勃所写的著名的《滕王阁》诗:



滕王阁

[唐]王勃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

·

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

·

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这首诗平仄合律,粘对基本上合律(“阁中”句不粘,是由于初唐律诗尚未定型化),简直是两首“律绝”连在一起,不过其中一首是仄韵绝句罢了。注意:这种仄韵与平韵的交替,四句一换韵,到后来成为入律古风的典型。高适、王维等人的七言古风,基本上依照这个格式的。现在试举高适的一个例子:


燕歌行

[唐]高适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

非常赐颜色。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校尉羽书飞瀚

海,单于猎火照狼山。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战士

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大漠穷秋塞草衰,孤城落日斗兵

稀。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筯

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边风飘飘那可

度,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相看

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争战苦,至今犹忆李

将军。



这一首古风有很多的律诗特点,主要表现在:

⑴篇中各句基本上都是律句,或准律句,即(仄)仄平平仄平仄。

⑵基本上依照粘对的规则,特别是出句和对句的平仄完全是对立的。

⑶基本上四句一换韵,每段都象一首平韵绝句或仄韵绝句;其中有一韵是

八句的,象仄韵律诗。

⑷韵部完全依照韵书。

⑸大量地运用对仗,而且多数是工对。


就古风入律不入律这一点看,高适、王维是一派(入律),后来白居易、陆游等人是属于这一派的;李白、杜甫是另一派(不入律),后来韩愈、苏轼是属于这另一派的。白居易、元稹等人所代表的“元和体”,实际上是把入律的古风加以灵活的运用罢了。

由上所述,我们可以看见,在古体诗的名义下,有各种不同的体裁,其中有些体裁相互之间显示着很大的差别。杂言古体诗与入律的古风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五言古诗与七言古诗也不相同:五古不入律的较多,七古入律的较多。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看各种“古风”,才不至于怀疑它们的格律是不可捉摸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