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小学类韵书之属六十一部zt

cuidehai 收藏 3 745
导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小学类韵书之属六十一部zt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四十四 经部四十四纪昀等



○小学类存目二

△《韵经》·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梁吴兴沈约撰类,宋会稽夏竦集古,明宏农杨慎转注,江夏郭正域

校”。前有正域《自序》曰:“近体诗惟宗沈韵。今所传韵非沈也,唐礼部韵也,

故唐诗宗之。沈韵《上平》有《九咍》、《十八痕》,《下平》有《二十二凡》。

上有《十六混》、《十九豏》。《去》有《八祭》、《十代》、《十七焮》。

《入》有《十六昔》。而今韵无之。”其《凡例》又称家藏有《四声韵》及约故

本。案《梁书》、《南史》、《沈约传》,并载约撰《四声谱》。《隋志》载其

书一卷,而《唐志》已不著录。观陆法言《切韵序》,历述吕静、夏侯该、阳休之、

周思言、李季节、杜台卿六家之韵,独不及约书,是隋开皇时其书已不显。唐李

涪作《刊误》,但诟陆韵而不及沈书,则僖宗时已佚矣。正域何由於数百年后得

其故本?且沈韵虽不可见,而其集犹存。今以所用之韵一一排比钩稽之,惟《东》、

《冬》、《锺》三韵同用,《鱼》、《虞》、《模》三韵同用,《庚》、《耕》、

《清》、《青》四韵同用,而《蒸》、《登》两韵各独用,与《广韵》异。馀则

四声并同,又安得如正域所云“九咍”之类。其为赝托,殆不足辨。至夏竦《古

文四声》五卷,本采钟鼎奇字分韵编次,以便检寻,乃字书,非韵书,乃古文,

非今文。正域乃称夏竦集古,尤为乖迕。观其首列徐蒇所作吴棫《韵补序》、

杨慎《转注古音略自序》,而不及竦《序》,知并未见其书,而但以名剿说也。

王宏撰《山志》乃指此为沈约真本,讥屠隆未见《韵经》,误指《平水韵》为约

书,不亦傎乎?又朱彝尊《重刊广韵序》曰:“近有岭外妄男子,伪撰沈约之

书,信而不疑者有焉。”考王士祯《居易录》,记康熙庚午,广东香山县监生杨

锡震,自言得沈约《四声谱》古本於庐山僧今帾。因合吴棫《韵补》而详考

音义,博徵载籍,为《古今诗韵注》凡二百六十一卷,赴通政司疏上之。奉旨付

内阁,与毛奇龄所进《古今通韵》订其同异。彝尊所指,当即其人。今内府书目

但有奇龄之书,而锡震之书不录,未知其门目何如。疑其所据,即正域此本也。



△《书学正韵》·三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元杨桓撰。桓既著《六书统》、《六书溯原》,又依韵编次是书。兼以字母

等韵各分标一、二、三、四,以辨其声之高下。然或有或阙,体例不一。所列之

字,兼存篆、隶二体,逐字之下注云“统指、统形、统声、统意、统注”者,见

於《六书统》者也。注云“原指、原形、原声、原意、原注”者,见於《六书溯

原》者也。指即指事,形即象形,声即谐声,意即会意,注即转注,省其文耳。

其所分韵目,大概因《集韵》之旧而稍有订改。如《真韵》三等合口呼“麔、

囷、奫、筠”等字,移入於《谆》。《谆韵》四等开口呼逡字,移入於《真》。

则《真》与《谆》一为开口呼,一为合口呼,两不相杂。陆法言以《魂》、《痕》

次《元》后,许敬宗等遂注三韵同用。是书移《魂》、《痕》於前,与《真》、

《谆》、《文》、《欣》为一类。移《元》於后,与《寒》、《桓》、《删》、

《山》、《先》、《仙》为一类。於古音以侈敛分二部者,亦各从其类。然一以

今读移旧部,一以古音移今韵。虽言之有故,执之成理,究不免变乱之嫌。至於

平声并《臻》於《真》,少一韵目,而入声不并《栉》於《质》。且《隐韵》、

《焮韵》内二等开口呼“{角秦}、龀”等字,不知其即《臻》、《栉》之上去声。

是四声一贯之故犹未尽知,其亦好为解事矣。



△《蒙古字韵》·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元朱宗文撰。宗文字彦章,信安人。前有刘更《序》,又称为朱巴颜。盖宗

文尝充蒙古字学弟子,故别以蒙古语命名也。按《元史·释老传》,元初本用威

乌尔字111111111111111

以达国言。至世祖中统元年,始命帝师制蒙古新字,其字仅千馀,其母凡

四十有一。其相关纽而成字者则有韵关之法,其以二合、三合、四合而成字者则

有语韵之法,而大要以谐声为宗。字成,诏颁行天下。又於州县各设蒙古字学教

授,以教习之。故当时颇有知其义者。宗文以《蒙古字韵》,字与声合,而诸家

汉韵率多讹误,莫知取舍,因重为校正。首列各本误字及重入汉字。次列总括变

化之图。次字母三十六字。次篆字母九十八字。次则以各蒙古字分韵排列,始

《一东》,迄《十五麻》,皆上冠蒙古文,下注汉文对音。先平声而附以上、去、

入声。每一蒙古字,以汉字音注,自四、五字至二、三十字,末附回避字样一百

六十馀字。盖文移案牍通行备检之本也。元代国书、国语,音译久已传讹。宗文

生於至正间,虽自谓能通音译,而以南人隔膜之见,比附推寻,实多不能吻合。

即如陶宗仪《辍耕录》载元国字以可侯字为首,而是书又依《韵会》以见经坚訇

字为首,其字母已不相合。而《元史》既称首有二合、三合、四合之法,而此书

乃用直对,而不用切音,甚至累数字以释一音。清浊重轻,毫无分别。又字皆对

音,而不能翻译成语。观《元史》及诸书所载蒙古字诏旨行移,皆能以国语联属

成文。是当日必别有翻译之法,而是书概未之及,遂致湮没而不可复考。盖其时

朝廷既无颁行定式,官司胥史,辗转传习,舛谬相仍。观於国姓之“却特”而讹

作“奇渥温”,载之史册,则其他错互,大概可知。且刊本久佚,今所存者惟写

本。其点画既非钞胥所能知,其舛误亦非文士所能校。不过彷佛钩摹,依稀形似,

尤不可据为典要。我国家同文盛治,迈越古今,《钦定元史蒙古国语解》,考订

精确。凡相沿之踳谬,尽已阐剔无遗。传讹之本,竟付覆瓿可矣。



△《正韵笺》·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时伟撰。时伟有《春秋编年举要》,已著录。是书前有崇祯辛未《自序》,

大旨以《洪武正韵》不行於当代,故因其原本,增注於下,谓之“补笺”。又取

吴棫《韵补》、陈第《古音考》诸书所据古书之音,附於各韵之后,谓之“古

音”。又取熊忠《韵会举要》、杨慎《丹铅录》诸书所收字,增附於韵后,谓之

“逸字”。其用意颇勤。然《洪武正韵》分合舛误,窒碍难通。虽以天子之尊,

传国十馀世,悬是书为令甲,而终不能使行於天下。二百六七十年之中,若存若

亡,无人置议。时伟乃於举世不用之中,出奇立异,冀以匹夫之力颠倒千古之是

非,抑亦难矣。且所注古音,杂取吴棫、陈第二家,不知其体例各别。所收逸

字,不能究《广韵》、《集韵》之源,仅据杨慎等之书,尤为疏略。所补笺亦皆

辗转裨贩,如日在木中为东,此许慎所引官溥说,明载於《说文》,而乃引郑樵

《通志》,足知非根本之学矣。



△《声音文字通》·三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赵捴谦撰。捴谦有《六书本义》,已著录。是书乃所定韵谱也。考《皇极

经世声音唱和图》,日、月、星、辰凡一百六十声为体数。去太阴、少阴、太柔、

少柔之体数四十八,得一百一十二为日、月、星、辰之用数。水、火、土、石凡

一百九十二音为体数,去太阳、少阳、太刚、少刚之体数四十,得一百五十二为

水、火、土、石之用数。捴谦此书则取音为字母,声为切韵,各自相配,而注所

切之字於上。凡有一音,和以十声。盖因邵子之图而错综引伸之。然以一卦配一

音,又以一卦配十声,使音与声为唱和,卦与卦为唱和,欲於邵子《经世图》之

外增成新义,而不知於声音之道,弥滋穿凿,殊无足取。焦竑《笔乘》载捴谦殁

后,其门人柴广敬以是书进於朝,未及版行。《明史·艺文志》载是书为一百卷。

此本尚存三十二卷,盖别本之流传者。然卷首起自一之四,亦残阙之书,不足取

证。以败楮视之可矣。



△《韵学集成》·十三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章黼撰。黼字道常,嘉定人。是书分部,一准《洪武正韵》。每部之中,

以平仄相从。四声具者九部,三声无人者十一部。其隶字先后则从《韵会举要》

之例,以字母为序。其分配五音,以影、晓二母从《玉篇》旧图属宫,不从《韵

会》属羽。匣、喻二母从《韵会》属羽,不从《玉篇》图属宫,帮、滂、并、明

四母从《玉篇》属宫,不从《韵会》属羽。非、敷二母则以旧谱均误属宫,而改

为属徵。其字多收《篇海》、《龙龛手鉴》之怪体。其音兼载《中原音韵》之北

声。凡四万三千馀字。《自记》称始於宣德壬子,成於天顺庚辰。计其用力凡二

十九年,可谓专精於是。然以《正韵》为主,根本先谬,其他不足言矣。



△《韵略易通》·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兰廷秀撰。廷秀字止庵,正统中人。爵里未详。其书并平声为二十部,三

声随而隶之。以《东洪》、《江阳》、《真文》、《山寒》、《端桓》、《先全》、

《庚晴》、《侵寻》、《缄咸》、《廉纤》有入声者十部为上卷,以《支辞》、

《西微》、《居鱼》、《呼模》、《皆来》、《萧豪》、《戈何》、《家麻》、

《遮蛇》、《幽楼》无入声者十部为下卷。又并字母为二十摄,以“东风破早梅,

向暖一枝开。冰雪无人见,春从天上来”二十字,尽变古法以就方音。其《凡例》

称:“惟以应用便俗字样收入,读经史者当取正於本文音释,不可泥此。”则亦

自知其陋矣。



△《韵学大成》·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濮阳涞撰。涞字贞庵,广德人。嘉靖丁酉举人,官南昌府通判。是书大抵

本之《中原音韵》,而不取其入声隶三声之说,又广其十九部为二十,如《鱼模》

之分为《须鱼》、《苏模》,《江阳》之分为《江黄》、《姜阳》是也。其字母

则专以新鲜、仁然等立法,稍增益之为三十母,而不用见、溪、群、疑四等门法,

意在简捷。然新鲜等母仍即字母之变,不识字母,又乌从而识之?其所分各部,

亦无义例。既云“宏萌”不宜入《东钟》,又不附之《庚青》,且分《庚青》为

庚生、京青二部,真所谓进退失据者也。



△《读易韵考》·七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张献翼撰。献翼有《读易纪闻》,已著录。此书专考《易》中之韵。案

《易·象传》实有韵,至於《彖词》、《系词》之类则无常格,亦如《淮南子》

诸书偶然叶读耳。献翼一举而韵之,非惟汉、魏以下之音杂然并陈,甚至释氏之

偈言、道家之章咒,亦泛引以证圣经,殊伤芜杂。即如《爻词》“潜龙”“龙”

字,忽以为“勿用”之“用”音庸,是从本音也。《文言传》则谓“龙”当音性,

与“遯世无闷”叶。又曰“龙”当音庞,与“不成乎名”叶。颠倒瞀乱,岂复有

体例乎?此真不知而作也。



△《古今韵分注撮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甘雨撰,陈士元注。雨字子开,永新人。万历丁丑进士,由翰林院检讨谪

德安府推官,迁南京刑部郎中。士元有《易象钩解》,已著录。是书首列今韵,

而以古韵附后。今韵误称沈约,足见其茫无根据。古韵又误执通转之说,既云

《东》通《冬》转《江》、《阳》,则四韵为一部矣。而《东韵》后所列之古韵

与《冬韵》、《江韵》、《阳韵》后所列之古韵乃各有其字,是其随叶取读,知

有通而不知所以通。徵引愈繁愈乱,似治丝而棼之矣。



△《书文音义便考私编》·五卷、附《难字直音》·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登撰。登有《六书指南》,已著录。此书刻於万历丁亥,前有姚汝循、

焦竑、王兆云《序》并登《自序》及《例论》。其部分既不合於古法,又不尽合

於《洪武正韵》。如《灰》、《皆》既分,《支》、《微》、《齐》反不分。

《庚》、《青》既分,《江》、《阳》反不分。而且《真》之兼《侵》,《寒》

之兼《覃》,《咸》、《先》之兼《鉴》,尤错乱无绪矣。至於三十六母中,知、

彻、澄、娘非五母之复出,前人亦有疑之者。然竟去之,而又改并母为平母,定

母为廷母,则未免勇於师心。若如其说,即敷、奉二母,端、定、穿、床四母,

心、邪二母,亦皆归并矣,而何以仍不并乎?又字之平仄虽分,而纽之从来无二;

入声部分虽少,而上、去转轴则同。今谓平则三十一母,仄则二十一母,以臆改

创,谁其信之?其谓仄声纯用清母,似为直截。然清浊相配,犹阴阳律吕之义,

六律可该六吕,而不容尽删六吕之名。如平声之清浊既分,则四声依转,自可从

流溯源,如叶从枝,枝从幹,不可以平声而废仄也。所论殊为偏枯。又其每韵所

收古字,多沿篆籀之体。虽其例创自《集韵》,然亦不怪僻至此。登尝作《摭古

遗文》,捃摭庞杂,加以杜撰。以为字书尚不可,以为韵书,益以傎矣。其难

字直音,尤为舛漏。如“佟”音同、“侦”音称之类,皆参杂方言,岂可以注韵

书乎?



△《并音连声字学集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明万历二年会稽陶承学得此书於吴中,属其同邑毛曾删除繁

冗,以成是编。承学自为之序。其书并上、下平为二十二部,以上、去、入三声

分隶平声之下,并略为笺释字义。前列《切字要法》,删去群、疑、透、床、禅、

知、彻、娘、邪、非、微、匣十二母,又增入勤、逸、叹三母。盖以勤当群,以

逸当疑,以叹当透,而省并其九母,又无说以申明之,殊为师心自用。承学《序》

乃拟为徐锴《说文韵谱》与李焘《说文五音谱》。作者、删者与刻者,均可谓漫

无考证矣。



△《交泰韵》·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明吕坤撰。坤有《四礼疑》,已著录。是编乃所立切韵简要之法,仅有序文、

凡例、总目,而未及成书,然书之体要则已具括于是。其法於平声之字各以阴阳

相切。如“同”字旧用“徒红切”,“通”字旧用“他红切”。坤则以为“他红”

二字仍切“同”字,不切“通”字,改“通”字为“他翁切”。又上、去二声各

以本声为母。如“宠”字用“楚陇切”、“送”字用“素瓮切”之类。平、入二

声则互相为母。如“空”字用“酷翁切”、“酷”字用“空屋切”之类。其“交

泰韵”之名,即以平入互为终始之义也。盖因古来合声之法,更加以辨别。故不

用字母摄法,而於字母摄法相辅而不相碍。其论定首领一条,谓“东、董、冻、

笃”何等明白,乃旧谱相沿,领韵则以“东、董、送、屋”,领声则以“公、孔、

贡、穀”,殊为淆乱。其说亦极有理。惟其分部纯用河南土音,并《盐》於《先》,

并《侵》於《真》、并《覃》於《山》,《支》、《微》、《齐》、《佳》、

《灰》五部俱割裂分隶,则太趋简易。於无入之部强配入声,复以强配之入声转

而离合平声之字,则太涉纠缠。未免变乱古法,不足立训矣。



△《音声纪元》·六卷(通行本)

明吴继仕撰。继仕有《六经图》,已著录。是书大旨以沈约以来诸韵书但论

四声、七音而不以律吕风气为本未为尽善,惟邵子《皇极经世书》、李文利《律

吕元声》为能穷天地之原而正律吕之误,於是根据二家,作为此书。综以五音,

合以八风。加以十二律,应以二十四气。有图有表,有论有述,而以《风雅十二

诗》附焉。然所见未精,得失参半。如八风之配八卦,本之服虔《左传注》。十

二律之配十二支,八风之分为十二风,以及十二支、十二律之配二十四气,本之

郑康成《周礼注》,其说尚有根据。至於黄锺律长九寸,历代相传,初无异说。

惟李文利独据《吕氏春秋》谓黄锺之长三寸九分,而以司马迁九寸之说为误。又

即其三寸九分之说推之,以为黄锺极清,而以宫声极浊之说为误。单文孤证,乖

谬难凭。而此书独以之为本,遂致宫羽舛错,清浊逆施。以是审音,未睹其可。

又论与表自相矛盾,亦为例不纯。他如以《风雅十二诗谱》为传自汉儒,以《礼

部韵》为毛晃作,以《平水韵》为《韵会》,以《礼部韵略》为《唐韵》,又云

是今所传诗韵,失於考据之处,不一而足,更不必论矣。



△《字学元元》·十卷(内府藏本)

明袁子让撰。子让字仔肩,郴州人。万历辛丑进士,官眉州知州。是编因刘

鉴《切韵指南》所载音和、类隔二十门,出切行韵,参差不一,其取字有凭切者,

有凭韵者,学者多所轇轕,因为疏明,使有条理。又广等子门法为四十八类,

较《玉钥匙》、《贯珠集》诸书颇为分明。名曰“元元”,盖取班固“元元本本”

语也。然惟凭唇吻,未见古书,至谓《礼部韵略》为陆明德作,故分《元魂》为

二,而合《东冬》、《清青》为一。又忽论七音,忽论六书,体例糅杂,茫无端

绪。所论六书,亦纯以臆测,不考许、顾以来之旧义。所谓聪明过於学问者,其

子让之谓乎?



△《韵表》(无卷数,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叶秉敬撰。秉敬有《字孪》,已著录。是编凡《韵表》三十,又《声表》

三十。其《韵表》用刘渊旧部,而以《东》、《冬》、《江》、《阳》、《鱼》、

《虞》、《佳》、《灰》、《支》、《微》、《齐》、《寒》、《删》、《先》、

《萧》、《肴》、《豪》、《歌》、《麻》、《尤》二十部为居中开口音,谓之

“中韵”;以《庚》、《青》、《蒸》三部为向内开口音,谓之“内韵”;以

《真》、《文》、《元》三部为向外开口音,谓之“外韵”;以《侵》、《覃》、

《鉴》、《咸》四部为向外合口音,谓之“合韵”。故颠倒其次序,不与旧同。

其《声表》於三十六字母中删除知、彻、澄、娘、敷、疑六母,仅存三十。其法

以轻清为阴,重浊为阳,以腭、舌、唇、齿、喉、半舌、半齿七音为经,以纳口、

出口、半出口三阴声,半出口、出口、半纳口三阳声为纬。改旧谱四等为二等,

而以粗大、细尖、圆满、圆尖分庚干、经坚、觥官、扃涓四纽为四派祖宗以管摄

之。又以《真》、《文》、《元》诸部向外之韵非四祖宗所能统,又於庚干派中

附以根干一派,经坚派中附以巾坚一派,觥官派中附以昆官一派,扃涓派中附以

君涓一派。其用法不为不密,然亦自为叶氏之法而已。乃自云“圣人复起,不易

吾言”,谈何容易乎?旧称无入十三部分配入声自章黼始,然考黼《韵学集成》

皆仍旧谱,其以意分配实始自秉敬此书,说者误以为黼也。



△《音韵日月灯》·七十卷(问南巡抚采进本)

明吕维祺撰。维祺有《四礼约言》,已著录。是书凡《韵母》五卷、《同文

铎》三十卷、《韵钥》三十五卷。其说讥沈约知纵有四声而不知衡有七音,司马

光知衡有七音而不知纵有四等,故作此三书以正其谬。总名《音韵日月灯》,象

三光也。亦名《正韵通》,以遵用《洪武正韵》及续刊《洪武通韵》二书也。其

韵母以一百六韵为经,以三十六母四等为纬,而以开口、合口标於部上,独音、

众音注於字旁。其《同文铎》举一百六部之字,以三十六母易其先后。大致本之

《韵会》,而注则稍减,盖《通韵》即孙吾与《韵会定正》之改名也。所注古韵

通转,则吴棫《韵补》之绪馀耳。其《韵钥》则仍以《同文铎》所收之字,删

其细注,但互注其字共几音几叶,以便检寻,故名曰“钥”。《自序》称《同文

铎》如编年、此如纪传是也。维祺於等韵之学颇有所见,而今韵、古韵之源流未

能深考。观其称古韵二百六部沈约并为一百六部,则其他可知矣。



△《律古词曲赋叶韵》·十二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程元初撰。元初字全之,歙县人。是编成於万历甲寅,首有《自序》及

《凡例》。大旨以古韵、律韵、词韵、曲韵、赋韵、叶韵合为一书。其例每部以

四声相从而纬以三十六母,诸通转之法则冠於各部之首。体例冗杂,持论亦无根

据。其《凡例》称沈休文因律诗分四声作诗韵。夫齐、梁时安有律诗,又安有诗

韵乎?



△《韵谱本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茅溱撰。溱字平甫,丹徒人。其书成於万历间。就世所通行韵书每字下作

一篆文,略采《说文》原注列於其下,故云“本义”。然《说文》所有之篆文,

此书或取或否,皆无义例。又每韵后附以通叶,不标出典,亦茫无根据也。



△《韵总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朱简撰。简字修能,万历中人。其书一卷为《古韵》。以干、葛、该等十

四字标全韵,使各归其类。又取安、干、丁等三十八字为阴、阳平之准,分注於

各类中。与陈第、顾炎武所考古韵未尝有一字之合,不知其何以称“古韵”也。

二卷为《唐韵》。乃世传《平水韵》本,以为《唐韵》尤误。三卷为《元韵》。

即周德清《中原音韵》也。其《前例》谓古人有上平、入、下平三声,而无上、

去,举《诗》、《离骚》上、去之读为平者作证。不知此乃四声通用,非必无上、

去二音也。《释文》一字数读,多兼四声,《类篇》、《集韵》说同,简未之详

考耳。



△《韵会小补》·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方日升撰。日升字子谦,永嘉人。万历间馆於京山李维桢家,成此书。维

桢门人周士显令建阳时刻之。《韵会》原收一万二千六百五十二字,是书一从其

旧,无所增减。惟每字考其某音为本音,某义为本义。其馀音义,次第附后。注

文多所增益。凡一字有数音者列於前,如止有一音者则云“独音”列於后。若字

在他韵而可读入此韵者则云“古读”,可叶入此韵者则云“古叶”,亦并附於后。

其搜讨颇勤,於原书之外多有援引辩正,然亦时有讹误。如《一东》“曈”字、

“犝”字、昽字之类皆引《说文》,不知为徐铉新附字,实《说文》本书所无。

又如《韵会》“稷”字注引《周礼》注“四秉曰筥,十筥曰稷,十稷曰秅”,

不知此《仪礼·聘礼》之文。“鍐”字注引《后汉舆服志》“金鍐”,不知

《舆服志》本作“”,音“亡范切”。凡此之类,多未能驳正。其他古音

古读,舛谬尤多。顾炎武《音论》诋其劳唇吻、费简册有甚於前人者,亦非无故

云然矣。



△《篇韵贯珠集》·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释真空撰。真空号清泉,万历中京师慈仁寺僧也。是书分为八门,编成歌

诀。一曰《五音篇首歌诀》,二曰《五音借部免疑海底金》,三曰《检五音篇海

捷法总目》,四曰《贴五音类聚四声篇海捷法》、五曰《订四声集韵卷数并韵头

总例》,六曰《贴五音四声集韵捷法总目》,七曰《创安玉钥匙捷径门法歌诀》,

八曰《类聚杂法歌诀》。大旨以《五音集韵》、《篇海》为本。二书卷帙稍繁,

门目亦碎,故立捷法检寻之,无所发明考证。又俗僧不知文义,而强作韵语,读

之十九不可晓。注中语助之词亦多误用,其难通更甚於《篇》、《韵》也。



△《西儒耳目资》(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金尼阁撰。金尼阁字四表,西洋人。其书作於天启乙丑,成於丙寅。以西

洋之音通中国之音。中分三谱:一曰《译引首谱》,二曰《列音韵谱》,皆因声

以隶形。三曰《列边正谱》,则因形以求声。其说谓元音有二十九。自鸣者五,

曰丫、额、依、阿、午。同鸣者二十,曰则、测、者、撦、格、克、百、魄、

德、忒、日、物、弗、额、勒、麦、搦、色、石、黑。无字者四。自鸣者为万音

之始,无字者为中国所不用也。故惟以则、测至石、黑二十字为“字父”。其列

音分一丫、二额、三衣、四阿、五午、六爱、七澳、八盎、九安、十欧、十一硬、

十二恩、十三鸦、十四叶、十五药、十六鱼、十七应、十八音、十九阿答切、二

十阿德切、二十一瓦、二十二五石切、二十三尾、二十四屋、二十五而、二十六

翁。二十七至二十九非中国所有之声,皆标西字而无切。三十隘、三十一尧、三

十二阳、三十三有、三十四烟、三十五月、三十六用、三十七云、三十八阿盖切、

三十九无切、四十阿刚切、四十一阿干切、四十二阿根切、四十三歪、四十四威、

四十五王、四十六弯、四十七五庚切、四十八温、四十九碗、五十远。皆谓之

“字母”。其辗转切出之字则曰子,曰孙,曰曾孙,皆分清、浊、上、去、入五

声,而五声又各有甚、次,与本声为三。大抵所谓“字父”,即中国之字母。所

谓“字母”,即中国之韵部。所谓“清浊”,即中国之阴平、阳平。所谓“甚次”,

即中国之轻重等子。其三合、四合、五合成音者,则西域之法,非中国韵书所有

矣。考句渎为穀、丁宁为钲,见《左氏传》;弥牟为木,见於《檀弓》。相切成

音,盖声气自然之理。故华严字母出自梵经,而其法普行於中国。后来虽小有增

损,而大端终不可易。由文字异而声气同也。郑樵《七音略》称:“七音之韵出

自西域,虽重百译之远,一字不通之处,而音义可传。所以瞿昙之书能入诸夏,

而宣尼之书不能至跋提河,声音之道有障碍耳。”是或一说欤?欧逻巴地接西荒,

故亦讲於声音之学。其国俗好语精微,凡事皆刻意研求,故体例颇涉繁碎,然亦

自成一家之学。我皇上耆定成功,拓地葱岭,《钦定西域同文志》,兼括诸体,

巨细兼收。欧逻巴验海占风,久修职贡,固应存录是书,以备象胥之掌。惟此本

残阙颇多,《列音韵谱》惟存第一摄至十七摄,自十八摄至五十摄皆佚,已非完

书,故附存其目焉。



△《元韵谱》·五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乔中和撰。中和有《说易》,已著录。是书以上平为阳,下平为阴,上声

为阴,去声为阳,人声则阴极而阳生。删三十六母为十有九,四重之为七十六。

去蒙音四,得七十有二。而七十二母之中又析之为柔律、柔吕、刚律、刚吕。又

据律法十二宫分十有二佸,以佸统母,以母统各韵之字。凡始《英》终《穀》

五十有四韵,条分缕析,似乎穷极要眇,而实则纯用俗音。沈、陆以来之旧法,

荡然俱尽。如以《东冬》并入《英韵》、《岑林》并入《寅韵》之类,虽《洪武

正韵》之乖谬,尚未至是也。



△《皇极图韵》·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荩谟撰。荩谟字献可,嘉兴人。黄道周之门人也。是书本邵子《皇极经

世》声音倡和之说而推衍之,专以经纬子母为说,实即邵子之言阴阳刚柔也。其

说以为天数九,地数十二。平、上、去、入为四声,每声各有辟辟辟、翕翕翕、

辟之翕、翕之辟四等,每等九声,得三十六声,则四天九也。开、发、收、闭为

四音,每音有纯清、次清、纯浊、次浊四等,每等十二音,共得四十八音,则四

地十二也。又推其数合於九宫、八卦、九畴,虽理有相通,然声气之原实不在於

是也。



△《元音统韵》·二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荩谟撰,其门人胡邵瑛增修。凡《通释》二卷、《类音》六卷、《统韵》

十卷、《古韵疏》二卷、《唐韵疏》二卷,共二十二卷。其后六卷为《字汇补》,

则国朝吴任臣所撰,范廷瑚补入者也。其《通释》详论七音三十六母,本邵子

《皇极经世》天声地音之法推为《四声经纬图》,以标举条贯。其《类音》取梅

膺祚《字汇》诸部,删其训释而各注以韵部音纽,以便检核。其《统韵》平、上、

去三声各分三十六部,入声分二十部,每部之字各以三十六母为序。其部母改用

《一弓》、《二枵》、《三乩》、《四居》之属,分合易置,全改《广韵》以来

之旧。其《古韵疏》,用吴棫叶音之说,实非古韵。《唐韵疏》,用近韵《一

东》、《二冬》、《三江》之部,而以字母颠倒之,亦非《唐韵》。盖於辨别等

韵或偶有所得,而於音学源流则未之有考也。其《字汇补》六卷,多收俗字,未

为精核。既附此书以见,今亦不别著录焉。



△《青郊杂著》·一卷、《文韵考衷六声会编》·十二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明桑绍良撰。绍良字遂叔,零陵人。是编前列《青郊杂著》一卷,发凡起例,

并旧韵为《东》、《江》、《侵》、《覃》、《庚》、《阳》、《真》、《元》、

《歌》、《麻》、《遮》、《皆》、《灰》、《支》、《模》、《鱼》、《尤》、

《萧》十八部。又以重、次重、轻、次轻分为四科。以喉、舌、腭、齿、唇分为

五位。以启、承、进、止、衍分为五品。以浮平、沉平、上仄、去仄、浅入、深

入分为六声。以“国开王向德,天乃赉祯昌。仁寿增千岁,苞盘民弗忘”分为二

十母,又衍为三十母,七十二母之说。皆支离破碎,凭臆而谈。观其尊兰廷秀

《韵略易通》而诋徐铉兄弟为《说文》之蟊贼,韩道昭父子为《集韵》之虫蠹,

既是非颠倒,轻肆讥弹;又称《广韵》每声分五十馀部,《唐韵》约为三十,则

於韵书沿革尚未详考矣。



△《古叶读》·五卷(通行本)

明龚黄撰。黄爵里无考。是书考究古韵,自屈原离骚及汉、晋以后词赋,皆

徵引参证,而大抵以吴棫《韵补》为指归。其纰缪在於根柢,其馀不必深诘矣。



△《诗韵辩略》·二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杨贞一撰。贞一字孟公,新都人。是书以朱子《毛诗》叶韵未为尽善,因

取吴棫《韵补》、熊忠《韵会举要》之说,参考成书。其实皆以《洪武正韵》

为准,於音韵源流,固未能博考也。



△《重订马氏等音外集》·一卷、《内集》·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此本为康熙戊子宣城梅建所刊。内自称“槃什马氏自援”。建《序》惟称得

自霑益州明经张圣功,亦不知自援何许人。今考其书,引梅膺祚《字汇》,则当

在明末。又自称籍本秦而生於滇,则云南人。得自霑益,盖其乡里也。又称所学

得自江右杨夫子、嘉兴李夫子,不著名字,则莫知为谁矣。其书自立新意,并三

十六母为见、溪、疑、端、透、泥、邦、滂、明、精、清、心、照、穿、审、晓、

影、非、微、来、日二十一母,而纬以光、官、公、裩、囗、垂、口、规、戈、

国、孤、骨、瓜十三韵。以旧谱四声为未备,增为五声,曰平、上、去、入、全。

又谓旧谱有无入之韵,皆为错误,立借入之法以通之。其删并字母,即兰廷秀

《韵略易通》括以《早梅诗》之说也。其四声外增一全声,即周德清《中原音韵》

阴平、阳平之说也。其借用入声,即叶秉敬《韵表》之说也。其末附《传响射字

法》矜为神妙者,即宋赵与时《宾退录》“击鼓射字”法也。而实皆未见诸书。

观其谓《礼部韵》为沈约作,其陋可想。检所引证,不过据《洪武正韵》及《字

汇》“韵法横直二图”,私心揣测,以成是编。其中惟平分阴阳,稍合古法。米

芾《画史》尝明此义,而晋李登《声类》以宫、商、角、徵、羽各为一篇,当即

其源。然以全声列入声后,如通桶痛突同、滩坦炭忒坛,则究非先发后敛之序。

总之一知半解,自生妄见而已矣。



△《古韵通》·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柴绍炳撰。绍炳字虎臣,仁和人。其书大旨即今韵部分立三法以求古韵

之通。一曰全通,《东》、《冬》、《江》之类是也。二曰半通,《元》入《寒》、

《删》、《先》,《魂》、《痕》入《真》、《文》之类是也。三曰旁通,则俗

所谓叶韵是也。分平、上、去为十一部,分入声为七部。其引据甚繁,其考证亦

甚辨。然今韵以今音读之,则一部之内字字相谐。如以古音读之,则字字各归本

音,难复齐以今部。如《支部》之“仪”字古实音俄,《齐部》之“西”字古实

音先,概曰《支》与《齐》通,是已使“俄”与“先”叶。则绍炳所谓全通、半

通者,与古韵皆不免牴牾。又今韵固与古殊,古韵亦自与古别。如《东》、《冬》、

《江》自为部,至汉而《东》已通《阳》。《鱼》、《虞》、《尤》自为部,至

魏、晋而虞兼通《灰》。辗转渐移,各随时代。绍炳乃上薄《风》、《雅》,下

迄晋、宋,凡未定四声以前,总名之曰“古韵”,杂然并编。此读甫谐,彼音已

碍。条例益广,蹊径滋繁。所谓“旁通”者,淆乱古音尤甚。至於以许敬宗之所

定指为忱约,以陈彭年之所音指为孙愐,又其小节矣。



△《古韵叶音》·六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庆撰。庆字宪伯,秦州人。前明诸生。是书首为《类从》,注部分之

通转。次为《审音》,列每部相叶之字。次为《集引》,则杂采古书以证之。其

《凡例》称《类从》仿之焦弱侯、陈季立、吴才老、周伯温。不知四家之中,惟

焦竑、陈第其论相合,馀则南辕北辙。庆合而一之,自不得不棼如乱丝。又分上

平《东》至《山》二十三部、下平《仙》至《严》二十三部、上声《董》至《范》

四十四部、去声《送》至《梵》四十八部、入声《屋》至《乏》二十六部,共一

百六十四部,与《广韵》之二百六部、《壬子礼部韵略》之一百七部俱不相符,

亦不知其所据也。



△《佐同录》·五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庆撰。是编据其《自序》,当有四集,共百馀卷。此本题曰“潜斋更

删补释佐同录类要集”。冠以《五音图》,次为《更删补释举要》,则皆论六书

偏旁,欲改隶从篆。次为《释略》,次为《发例》,次为《俚噡》,体例庞杂,

无自寻其端绪。次乃为《新定等韵》,考原等子旧法,自果字至流字十六摄,分

开合为二十四。有通、广、狭、局、内、外六门,各有四声。每等分四层,秩然

不紊。庆则统以如是观三字,分为前后六摄。其字母敷、奉二字改为凡、铉二字,

凡敷母诸字归之非母,而以奉母诸字收入凡母。铉母下止收“弦、威、磈、

橚、碗、汪、盎”七字。至《分韵辑呼合图》共分四十三转,前二十八转皆平、

上、去三声,后十五转皆入声。未免好事新奇,转滋淆乱。盖有志於小学,而既

无师授。又未多见古书,徒率臆以为之者也。



△《声韵丛说》·一卷、《韵问》·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木)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字稚黄,一名骙,字驰黄,仁和人。是编杂论三百篇

及古来有韵之文凡四十条,所见略与柴绍炳《古韵通》同。其《韵问》一卷则设

为问答以自畅其说也。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