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见到了无耻的中国人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见到了无耻的中国人


2005年我一直想忘记这件事情,不愿意再想起,然而这两天来,这件事情像恶梦一样让我无法摆脱,让我为死难的30万同胞深深哀痛,让我为这些无耻的中国人感到深深的羞辱。

来到南京两天了,每天到处乱跑,尽管一直想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然而一直没有时间。

2005年8月29日那天,我决定自己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去拜谒30万死难的同胞,在那场20世纪最大的野蛮的屠城中,南京几乎所有的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军人被日军残酷地杀戮。


那天早晨,我来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一进大门,看到和平钟,读着碑文,空气中弥漫着(在太行山上)的音乐.我就不禁悲从中来。然后登上台阶,看到张纯如的塑像——这位华裔作家写完《南京大屠杀》后就悲愤自尽——突然听到了旁边传来耻笑声,一对恋人相依着从我身边走过,他们好奇地望着我。我忍了又忍,没有回击他们。

然后,我穿过长廊,来到万人坑前,突然发现这里很热闹,因为纪念馆不用买门票,所以很多恋人把这里当成了谈恋爱的场所,他们比肩携手,呢喃私语,言笑晏晏;还有很多孩子在这里大声叫喊着,跑来跑去,追逐撵打。

万人坑前放着很多花圈,花圈上写着让人哀恸的悼词,我正在读着,身边两个青年笑着说:“都是些学生献的,学生才会干这种事情。”他们不屑地笑着,从我身边走过去。

从万人坑走向陈列馆时,要经过一段走廊,走廊外,四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围在一起,大声地谈论着,一个黑胖子不断发出女人一样尖利的笑声,笑声异常刺耳。尽管在万人坑和陈列馆的墙壁上每隔几米就挂着写有“肃穆”的牌子,但他们视若无睹。一个老板模样的人从陈列馆里走出来,边走边打手机,满脸笑容,说话的声音很响亮。

走进陈列馆,陈列馆里已经有了许多人,还有一群外国青年。那群外国青年都拿着相机,他们边看边用相机拍着,满面忧伤,一句话也不说。而身边许多中国人笑逐颜开,一个男子很自负地向身边的女子讲解着,双手比划着,一副沉醉在卖弄中的洋洋自得的神情;一对夫妻带着孩子,孩子到处乱跑,妻子在追赶,一个不知道是从广州还是香港来的女人用不流利的普通话骂一个穿国民党军装的人,等到别人告诉他那人不是日本人的时候她才尴尬的离开.有男子在笑着叫喊;三个衣着普通的看不出身份的男子在一个女子被强奸的照片前指指点点,掩嘴窃笑,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指着他们说:“闭上你们的嘴巴,你们还是中国人吗?”他们看着我,看到我气愤的模样,也不敢发作,只好悄悄地走开了。身后的两个哈日模样的女子也开始喋喋不休,她们看着墙上的照片,放肆地大笑着,我对她们吼到:“你门是不是南京人?”一名留着短发的女子回敬我说:“我怎么会是南京人?”

那些外国青年一直没有人说一句话,他们很沉静,也很悲伤,我从他们的神情中能够看出来。突然,进来了两名40多岁的男子,大声喧哗着,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一名外国男子走上前去,他用不太纯正的中文说:“嘘,请别惊醒他们。”那两名中国男子有些羞赧,不再说话。

接着门外走进了一个旅游团,导游拿着喇叭高声叫喊着,解说着,不带任何感情的职业化的语言听起来特别刺耳。陈列馆的人都望着那个20多岁的导游,她浑然不觉,继续大叫着,而她的身边就挂着一个木排,上面写着——“肃穆”。


走出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的心情异常沉重,为了30万死难同胞,也为了那些无耻的中国人。

我真切地见到了中国人的丑陋、愚昧、无知、素质低下。我想起了鲁迅先生为什么要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鲁迅先生的文章写到——日本人枪杀中国人,而旁边就是呆若木鸡的看热闹的中国人——我今天真切地感受到了。

一群外国青年能够在纪念馆里恭敬肃穆,满怀悲伤,他们和我们不是同宗同祖;而我们中国人在自己的遇难同胞面前却笑逐颜开,轻佻放肆。我深深地悲哀。

我的心中只有痛,深深的痛,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要05年去过南京大屠杀纪念观的人都肯定见过这样的情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