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五千新生报到两万家长陪同(组图)

共军的坦克 收藏 7 706
导读:浙大五千新生报到两万家长陪同(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生报到处门外坐满了家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校园里到处是家长的身影




“亲友团”来了!这两天,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率先迎来了学生开学报到的高潮。5500多名新生报到,却有约2万名家长陪同。为此,学校调集了大量的校内资源和校外资源,提供了数千个床位,通宵开放餐厅、剧场,宿管中心通宵值班,同时联系校外的宾馆在校园内设点登记,校园里进进出出的接送大巴,坐满了家长……


庞大的陪送队伍,让高校接待能力面临巨大的考验。


现象


学校调动全部资源安排家长住宿


“30元一晚的房间还有么?”“哪里还有住宿的地方?”这几天,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的丹阳生活服务中心内一片繁忙。前来询问是否有空房间的家长络绎不绝。每年新生入学时学校都会出现大批“亲友团”,但今年更是盛况空前。浙江大学今年入学的新生是5500多人,但随行的“亲友团”却有近2万人。丹阳生活服务中心门口贴起了告示:学校接待能力实在有限,请家长见谅。


据中心工作人员昨天对记者说,该中心已经连续两天通宵接待新生家长1000多人次,订房情况空前火爆。昨天早上9点50分左右,就只剩余少量30元/天的4人间。“估计不到中午就会全部订完。”工作人员预计。


该校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陈安莉说,原先学校依据不同层次的家长需求,安排了不同的宿舍,经济困难的家长可与同性子女在寝室挤住,另有30元/天的四人间、40元/天的空调四人间、130元/天的标准间可供住宿。尽管这样,大批新生家长仍然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为了解决问题,学校已经将未报到的研究生宿舍中的1500个床位提供出来。餐厅、剧场及场内空调均通宵开放。学校还联系了多家校外宾馆。


在该校区设登记点的一些校外宾馆因此而生意兴隆:“我们特地包了辆大客车来接送家长,大概住了200人,快住满了……”


食堂加入“亲友团”大备战


人数众多的“亲友团”的到来,考验的不仅是高校的住宿,连食堂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位于浙大紫金港的“亚洲最大的学生食堂”这两天就过得不轻松。“都烧了100锅饭了,居然还不够,平时只要70来锅就行了。”食堂休闲区的负责人老王指着一个能供应50人饭量的超级大锅感叹。


据粗略统计,昨天,光休闲区一处的午餐用餐人次已超过6000人次,比往常高出40%,食堂购置的蔬菜量多了250公斤,午餐的结束时间由原来的1点延长到1点半。老王预计全天的营业额将近5.5万元,高出预期近2万元。虽然营业额可观,但巨大的人流让工作人员有些吃不消。


那么以本地生源为主的省内院校情况如何呢?


记者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了解到,由于该院今年3000多名新生中大部分都是本地学生,“亲友团”一般都能当天来回,但独立学院的家庭一般经济条件较优越,因而各种各样的私家接送车在开学时总让校园“车满为患”。该校老师表示,今年预计会有1000多辆私家接送车出现在报到当天,“能停车的地方都提供给学生家长停车。”但老师同时也表示,其实学校不主张家长们大张旗鼓地送孩子上大学、替孩子办理入学手续。


要在新生中寻找独自上学的,一年比一年难。浙江大学在今年学生报到的时候,特意在报到入口设了“卡”,让家长在场外休息,学生必须自己进场完成报到手续,这才挡住了热情的“亲友团”。


心声 这毕竟是孩子第一次出远门


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送孩子去大学报到不亚于一次家庭盛典。


来自哈尔滨的刘先生及其妻子是专程送儿子来浙大报到的,“学校安排很周到,本来家长要到市区去找住宿,现在学校就能解决,不错!”当问到为何两夫妻都要千里迢迢“送子报到”时,刘先生说:“这毕竟是我们家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啊。”


“上大学第一次报到还是要送的,行李多,我们女儿有两个大箱子,要用4年呢!”来自南京的张先生说。


记者发现,即便是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家长也咬咬牙,借了路费一路陪着孩子到大学。


新生小李来自农村,是安徽宿州某县的理科状元。报到那天,她在爷爷和父亲的陪同下来到学校。“孩子的路费、学费,都是借的,亲戚朋友东拼西凑,不容易。”爷爷说,“我们村就出了她一个(大学生),我们光荣、我们为她高兴啊!”


有人戏称,如今没有“亲友团”相随的,或许只有家力实在不济的学生了。


观点


教师:为何开学热闹毕业冷清


“每年大学新生报到,‘亲友团’如影随形,校园好不热闹,可到了大学生毕业典礼,我们的家长,又有多少来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一名未透露姓名的高校教师说,“我们的家长,是否过于关注孩子‘进’大学,而忽视孩子‘出’大学了?”


这名教师表示,在外国的高校,“亲友团”现象正好与中国高校相反,“每当高校举行毕业典礼时,整条街都会张灯结彩,毕业典礼上家长座无虚席,学生们以家长出席自己的毕业典礼为荣,商家都趁着这个时刻迎来他们的旺季。”


“而在中国,‘考上大学’的意义远大于‘大学毕业’,从孩子生下来那一刻,考大学便成为孩子、家长为之奋斗的一个重大目标,‘亲友团’陪同孩子报到,这不仅是因为他们过分关爱孩子,更因为家人的快乐也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期望终于得到一个支点,所以陪孩子报到,累一点,苦一点,家长都不在乎。”这名老师表示,但是很多家长都没考虑孩子入校后会遇到的问题,诸如是否适应生活、角色、学习习惯、人生观的转变等等。


专家:家长大可放手让孩子自立


浙江省家教协会副会长朱棣云认为,新生入学时的“亲友团”日益庞大,要从两个方面来看。


从情感方面看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如今几乎每个孩子都是独生子女,被全家视若珍宝。孩子长到十八九岁,基本上是在家人的呵护下成长的,上大学要离开家,一个人生活,家长一路送去学校是可以理解的。其次,考上大学在一些家长看来也是整个家庭值得庆贺的事,欢庆、送别自然就难免了。学校为家长提供便利,也是细致周到的考虑。


“但家长管得太多,想得太多了。”朱棣云说,许多家长从小就“包办”孩子的一切,从吃饭到穿衣,事无巨细,家长们都希望“为孩子排除万难”,让孩子专心学习,长此以往,孩子在家长的羽翼下,连解决问题的基本能力也失去了。从孩子的成长角度来看,这不利于大学生的独立能力的培养。


朱棣云建议,家长们要从平衡情感与理智的角度来做,要考虑到大学的接待承受力,可以由一两位家长去送;孩子入学要办的手续,家长不要“越权包办”,培养孩子独立能力。


浙江教育学院教管学院副院长高亚兵教授,从青少年心理研究方面发表了看法。


高亚兵认为,十八九岁的大学新生,正处于青年初期,从其自身心理发展角度,要注重其独立能力的培养。许多家长从小对孩子呵护过度,造成一些大学生对家长依赖过度,生活自理能力弱,人际交往能力比较差,所以出现了许多大学生无法适应大学生活的事情。她认为,家长应该给孩子机会,给其独立发展的空间。在高校任教的她解释说,每年新生入学,学校都会做好各种准备,接新生,并让师兄师姐们从各方面来指点帮助,家长大可放心让孩子一个人来上学,报到、注册、住宿自己都能办好。


从大学新生本人来说,可能并不希望家长去送,更渴望独立。大学新生所处的年龄阶段,最容易跟父母发生冲突,在心理学上称为“亲子冲突”。有的新生觉得“让家长去送,很没面子”,甚至对家长说“你们这么多人来送,同学们还以为我不自立呢,让同学们怎么看我?”尊重孩子感受,让新生做好自己的事,自己上大学,不仅让新生们体会到“成人感”,与家长的关系也更和谐。“孩子要从小树立自立的意识,进了大学,走向社会才能好好适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