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越做越爱:一个二奶的独白

我叫桑桑,24岁,眉清目秀,腰细腿长。职业,二奶。

我tmd最讨厌所谓的清纯少女,良家妇女说到这个词好像有人在大街上偷看了她们的内裤或者在公交车上被人偷摸了屁股一样义愤填膺,恨不得诅咒我们和那些在发廊在路边在酒店3p的野花们一样,得性病、得盆腔炎、得宫颈癌,最好得艾滋病,死的惨不忍睹,以解心头之恨。

靠,我们招你惹你了?我敢说我和写字楼里面那些鲜亮的白领一样职业高尚,你出卖你的智慧,我出卖我的美丽,目的都是为了钱,为了生存。只不过我更容易的获得一个ATM提款机。你骂我,说明你嫉妒我,你以为一张情人的脸好长阿。那是资本。


今天桑桑我很郁闷,今天我tmd看谁都不顺眼。我开着奇瑞QQ进小区的时候,保安不怀好意的盯着我胸口看了半天,靠,我不就是穿了个低胸的小吊带,露了个小肚脐,穿了条刚盖住PP的牛仔短裤。我对那淫秽的目光怒目而视。长得像《小兵张嘎》里面的胖翻译的保安抛了个媚眼说,小姐,你发育的真好。我刚喝的卡布奇诺差点恶心的从嘴里喷出来,操,没见过女人,回家看你妈你姐去,让开。

保安接过出入证,我开车过去,听见他在后面说,靠,装的真的一样,浪货。

憋了一天的气喷涌而出,我把车停下。我说,你tmd再骂一遍?你再骂一遍,你信不信我废了你?

那个汉奸保安居然骂了,浪货。

我想都没想一个耳光就盖了过去,我说,你算什么东西!我是浪货,你tmd工资是这些浪货给的。浪货就是上帝。我给你经理打电话,我就不信打不回你原形。

旁边的保安赶快过来,姐,姐,得,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喝酒了喝酒了。您开您的车,回去消消气。

我骂骂咧咧的上了QQ,回头骂了句,我日,别让我见到你!


我郁闷。今天是我做二奶一周年纪念日。

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今天,晚上11点,那个大我20岁的老男人把自己疲软而情欲旺盛的身躯压在了我的身上。老男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像一个破旧的风箱。粗大的DD因为药力的原因坚硬的让人害怕。当他毫无怜悯横冲直撞的进来的那一刻,我差点痛得背过气去。靠,真疼。这不是人干的事。他干了一个小时,我在心里骂了一个小时,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我tmd赚点钱我容易吗我?

老男人结束战斗之后,检查自己的劳动成果,看到了雪白床单上的血迹。老男人像得到珍宝一样紧紧地搂住了我,宝贝,你真是处女阿。

我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

宝贝,我一定好好对你,爱你。老男人说着,就把两串钥匙交给了我,我说过,我的女人是不会跟我受苦的。这把就是这栋房子的钥匙,这把就是你看上的奇瑞QQ的钥匙。好好跟着我,会给你更好的东西。

我拿着这两把钥匙,看到了我的青春锁在了上面。

其实老男人除了年龄大之外,并不是很难看,至少没有中年人常见的啤酒肚,那会使我恶心。我对他知道不多,只知道他姓何,大家叫他何老板。不过,我叫他河马,不是他长得像,就是想这么叫。知道他那么多干嘛?给钱就行呗,我又没打算嫁给他,而且,从来没有爱过他。


那天完事之后,河马呼呼的像个死猪一样的睡着了。我揉着疼痛的小腹,简直想自杀。我tmd难受啊,要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坚持什么啊?

我大学时的男朋友bb,再怎么情到浓时,欲火焚身,我也没有给他。那时候的我还是小家碧玉,受过良好的启蒙和教育,矜持保守,tmd把处女看得像生命一样重要。我说,要把最好的留给最后,反正要嫁给他,多一天少一天有什么?

毕业后我们留在这个城市打拼,这个中原叫ZZ的城市像个暴发户一样快速发展。男朋友bb向我索要数次,我都坚忍没有结束处女生涯。尽管后来租了房子,我们还是以礼相待,纯洁的冒傻泡。

直到一年后我在出租房里看到了他和一个女人光着身子纠缠在床上。我当时的感觉是恶心,恶心。我最爱的人就那样丑态百出的在我面前。我靠,我当时杀人的心都有。那个女人慢悠悠的穿好衣服,嗲声嗲气的说,给钱,有这么好的女朋友还在外面搞,丢人。bb甩给女人一把钱,滚!然后跪在我的脚下,桑桑,原谅我,这是最后一次,原谅我。我说,滚!滚!滚!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

我现在还记得bb离开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桑桑,我是个男人,有一天你会明白。

靠,明白什么?越做越爱?去死。

当天,我就答应了一个一直追着我的老男人,就是河马,一次无意中和原广告公司的同事在KTV唱歌时认识的,可能是客户的客户的朋友,记不清楚。河马对我一见钟情,狂追不止。现在爱情都没有了,我只有一个奋斗目标了,钱!好好的,轻松的,不浪费青春的,不用拼命工作的去赚。

对,最好的职业,是二奶。


可是今天,河马一个电话都没有。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来过这里了,我tmd像个失宠的后妃一样等着他的召见。什么好好爱我,狗屁。什么有钱实在?

我爱钱,它使我有安全感。

钱现在是有了,时间也大把。我该怎么打发这个无聊寂寞的夜晚?

怎么打发阿?靠,郁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