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保钓人士渔船与日本军舰相持 用饮料瓶还击

sl_168 收藏 3 15
导读:台保钓人士渔船与日本军舰相持 用饮料瓶还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艘日本军舰将“全家福”号围在了当中,包围圈越缩越小,“两艘日本巡逻舰突然冲出来,摆出包抄及夹击的队形,意图冲撞我们……”双方就这样在海上对峙,“黄锡麟等人则用饮料瓶还击”。






随船出海的台湾记者,这样描述了8月16日当天,保钓船“全家福”号与日本军舰相持的紧张场面。



计划中,这本是一次包括两岸四地在内50艘保钓船的大规模行动,然而最终却只剩下了5人1船孤军奋战。



《松花江上》募集了2.4万美元



今年对“保钓运动”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1996年9月26日,香港保钓英雄陈毓祥在试图登陆钓鱼岛时不幸溺水牺牲。11天之后,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成功登岛,并第一次将中国国旗竖立在了钓鱼岛上。这之后,大陆、台湾、香港、纽约等地的“保钓联合会”纷纷成立,继1971年之后,再一次掀起“全球华人保钓运动”的高潮。



据说,今年的保钓行动是由香港“保钓联合会”最先发动的。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主席柯华告诉记者,“选择10周年的时候登岛,是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在年初就达成的共识。”



香港振臂一呼,大洋彼岸的纽约保钓联合会立即发出声援。先期准备工作也主要在这两个地方展开,其首要的任务就是筹款。



7月28日,纽约法拉盛金丰大酒楼,纽约保钓联合会主办了大型造势筹款餐会。纽约保钓联合会主席陈宪中对记者说,“餐会门票35美元一张,作为捐款。”

在陈宪中看来,这次筹款会显然非常成功。“来宾绝大部分是纽约华人,也有一些美国朋友。”他介绍说,把筹款会推向高潮的是歌曲《松花江上》和《满江红》,很多听众都是热泪盈眶。在场华人捐献了2万美元,餐会总共筹得近8万美元。国民党美东支部常委张学海代表国民党捐出6000美元,并特别跟在场媒体提到了该党主席马英九当年曾参加台湾保钓学生运动。



而香港保钓组织的募款则从去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时就已展开,募集到130万港币,买下一大一小两艘船龄16年的旧船。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对其进行整修,并将其中较大的一艘命名为“保钓二号”。当年陈毓祥烈士所乘坐的船只,正是“保钓一号”。



“我们把‘保钓二号’送去了汕尾的船厂整修,这又省下了将近20万港币。”柯华说。



8月2日,柯华在香港正式宣布了此次保钓行动计划:将有来自大陆、港澳、台湾和北美地区的50多名保钓人士参加这次行动。8月12日,大陆和港澳的保钓人士,从香港出发,2艘船;北美和台湾保钓人士从台湾出发,5至6艘船。两支船队将在海上会合,8月15日,一同登岛,宣示主权。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接连不断的麻烦



事情并没有按计划发展。保钓组织最先在台湾遇到了麻烦。



“民进党当局从来不敢在钓鱼台(台湾称钓鱼岛为‘钓鱼台’,下同)的事情上跟日本说不,还想方设法地限制台湾的保钓行动。”台湾保钓行动小组执行长黄锡麟告诉记者,“海巡署规定渔民不可以租船给保钓组织,否则就要扣船罚款,而且渔船所在渔会都要跟着受罚。”



早在6月,纽约保钓联合会主席陈宪中曾估计可在台湾租到50艘船,组成一个大船队。在听取两岸三地保钓同仁的建议后,他将租船数量降到了15艘。现在看来,15艘的计划都过于乐观了。



同样遇到问题的还有香港保钓行动联合会。他们在汕尾整修的“保钓二号”,也无法及时出厂。



身在厦门的前中国保钓联合会常务会员李义强,较早得知了港台保钓行动受阻的消息。他联络了台湾的黄锡麟,准备另辟蹊径,进行一次小规模的保钓行动。



又见钓鱼岛



8月16日晚间11点10分,黄锡麟、张春明、赵德申、徐政辉及张钦德等五名台湾保钓人士乘坐“全家福”号渔船,驶往钓鱼岛。船上预备了11个直径约30厘米、写着“钓鱼台隶属台湾宜兰县”的大气球和约300个支持保钓者的签名球。



船出海不久就遭到台湾海巡署的拦截,按照台湾方面的规定,渔船只能离开台湾本岛24海里,否则要罚款并吊销执照,而钓鱼岛距离台湾本岛则超过90海里。



这让年届七十的赵德申着急不已,他质问海巡署,“你们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甚至还摆出要跳海的架势。海巡人员这才退让,不过离开前,他们没收了船上用于自卫的弹弓。



“钓鱼台是台湾的,台湾是中国的。”年届七十的赵德申说。



8月17日凌晨4点多,开始有日本舰艇尾随“全家福”号。5点多时,日方舰艇增至8艘,并出动3架侦察机一路监视。6点,“全家福”号距离钓鱼岛15海里,日本巡逻舰开始反复用无线电和扩音器广播“这是日本领海”,并要求保钓人士的船只返航。



终于,“全家福”号开始了与日本军舰的对峙。



“全家福”号只是一艘40吨级的渔船,实际上丝毫没有与军舰对峙的能力。从安全的角度考虑,5位保钓人士在将气球和签名球抛撒在附近海域后,决定返航。



“我已经准备好了一面五星红旗,本来想要挂在船头。”黄锡麟说,“五星红旗是护身符,日本军舰对大陆渔船非常节制,对台湾渔船就像殖民地的老爷。”据了解,台湾一些渔船在捕鱼时,为防止与日本船只发生冲突,也会悬挂五星红旗。



“全家福”号返航时,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的10多名代表已经游行到了日本驻港总领事馆,抗议日本保安厅拦截台湾保钓人士的船只,并向领事馆递交请愿信,要求日本撤出钓鱼台。



人同此心


当被问及此次行动是否成功时,黄锡麟说:“我们不以登岛为第一目的,只要宣示了主权,我们就成功了。”



而香港的柯华则说:“人同此心,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正在研究9月18日抵达钓鱼岛宣示主权的可能性,也同时在办理“保钓二号”开离汕尾的手续。届时他们计划尝试抢滩登岛,并将花圈抛进大海,悼念陈毓祥烈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