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活儿全凭良心(ZT)

独行侠智清 收藏 1 515
导读:良心活儿全凭良心(ZT)

(转帖者注:豆腐虽小,也算国货的一部分.本文值得豆腐房老板看看.)


今年56岁,开了25年豆腐坊的刘海生,是黑龙江省泰来县塔子城镇做豆腐的一把好手。刘海生说,他做豆腐凭经验,更凭良心。

每年的四五月份,是这一带农民餐桌上最单调的季节,单调得甚至只有豆芽菜和长满了芽的土豆。当地有“穷人吃豆腐”的说法,赶在这个季节,连穷人都吃得起的豆腐,更让刘海生忙得不可开交。

两间略显矮小昏暗的平房,是刘海生的作坊。灶台是砖砌的,上面的瓷砖已失去了光泽,只留下了刚刚冲洗后的水珠。煮浆的大锅,直径1.5米左右,上方吊着木架,木架上挂着过滤豆浆的纱布包,白白净净的。灶台的左侧是一台磨浆机和5口大缸,转过去是机井和水池,右侧是一个水泥抹面的台子,台上放着10多个木制的豆腐盘,都用纱布罩着。灶台对面是一排条桌,桌上摆着刚刚洗过的铲子、舀子、刷子等工具。豆腐房的中间拉起一根尼龙绳,上面搭着一片片洗净的纱布。地面是水泥的,墙壁是灰膏的,顶棚是人造革的。2004年,共有3500公斤黄豆在这个豆腐坊里被做成了豆腐,刘海生赚了六七千元。

“这豆腐房———旧了一点。”记者试着提起了话题。

“旧一点不假,可不破,也算干净。做豆腐是良心活儿,这个豆腐坊里做出的豆腐,乡亲们吃着也还放心。”刘海生的口气透着自信。

刘海生说,做豆腐的每一道工序都是良心活。清洗黄豆,不仅要洗去灰尘,还要淘净残留的小石块,这样做出的豆腐没有土腥味,不牙碜。浸泡黄豆,水温和时间都要适当,水温高或时间长,做出的豆腐多,但口感、色泽都差,营养也少。磨浆是机器的活,滤浆要用细纱布,不能将豆渣做进豆腐中。煮浆煮透即可,点卤水最讲技术,水豆腐讲究个嫩,还要丁是丁、块是块经得起翻炒,干豆腐讲究个薄,拿起一张用手一抖,要发出抖布料的响声还不破不碎。

刘海生属于个体工商户,有营业执照,每天的工商管理费1元,每年做多少天豆腐,全凭个人申报。每年春季镇卫生所组织一次体检,每次体检的费用20多元,镇里每个季度还收30元的卫生管理费。他每年交给政府管理部门的钱还不到400元。刘海生回忆道,去年夏天,县质量技术监督局的人到他的豆腐坊里看了看,问了一些情况,他以为又要发证收钱了,结果没有这回事。刘海生感到这种管理比较宽松,没给他找麻烦,合他的心意。

塔子城镇有3万人口,加上附近村屯的农民,刘海生的主顾主要来自这个方圆不过5公里的市场。3年前,镇里还有18家豆腐坊,但现在只剩下12家了。倒闭的6家有的是经验不足,有的是良心活没有做好,有的是不讲卫生。熟能生巧,做豆腐经验不是最主要的,正常情况下,1公斤黄豆出0.9公斤干豆腐,但有的豆腐坊加长浸泡黄豆的时间或提高水温,1公斤黄豆做出1.3公斤甚至更多的干豆腐,这就是贪心了。一旦起了贪心,在农村这个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唾沫也能淹死人的环境中,不倒闭才怪。不讲卫生的,如连续多天不清洗工具或不消毒,豆腐坊任苍蝇飞来飞去,这些从豆腐上一般看不出来,但左邻右舍传出闲话,又有谁买你的豆腐?

刘海生每天早上3点起床做豆腐,9点从市场卖完豆腐回家,无论怎样累,也要把豆腐坊收拾干净再睡觉。他多年来已养成了习惯,无论在家在外,穿戴都干净整齐,他的家也收拾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为的是不给乡亲们留下话柄。

2005年春节,从哈尔滨回家探亲的女儿想带几张豆皮走(豆皮是煮沸豆浆冷却后的表层凝结物,晒干后即腐竹),这让刘海生犯了难。刘海生对记者解释说,一锅豆浆揭一张豆皮,对豆腐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这张豆皮却带去了这锅豆浆的精华,用失去了精华的豆浆做豆腐,他心里不踏实,走在镇上都会觉得有人指着他的后背说三道四。他最终也没有答应女儿的要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