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职业人生(1)转

段鹏 收藏 98 295
导读:网游之职业人生(1)转

第一卷 职业玩家 (1)同学聚会



昨天突然接到以前高中班长的电话,说是进行一次高中同学聚会。

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发楞。要知道自从我们这一届高中毕业之后,还没有什么正规的聚会过;即便有也是小范围的那种,根本不是我这个穷人能够参与进去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呆呆地问班长刘佳:“怎么回事?”


刘佳是我们高中时期的班长,也是一个大美人儿,而且是那种极品的类型;即使在以校风严谨(其实是学校校长是一个老顽固,坚决制裁早恋)著称的“严华中学”仍然是追求者众多,可见魅力之大。


高中时期的同学,除了少数几个现在差不多都没什么联系,但是刘佳却是一个例外。首先,她是班长;其次,刘佳这个人十分感性,毕业前要求班上每个人将自己的详细地址和电话写下来,并且还时不时地联系;最后一个原因,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她家离我家不远,走路也不过是十分钟的事情。所以,即使我搬了家也很容易从别人那儿打听到我的地址和电话,甚至手机。


最新款的DX手机中传来刘佳清脆的声音:“就是金林接管了他老爸的生意,财大气粗,摆显罢了。”


“摆显”两个字在刘佳口中说出特有味道,就像是唱京戏那种声调,因此,原本话语中有着的嘲讽意味更加浓烈了。看得出,刘佳对于这个一直以来追求她的花花公子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金林家在以前是我们班最有钱的,开了几家大公司,高中时期的金林就是一个喜欢摆阔的主。现在接管了他老爸的生意,赞助举行同学聚会也是应该。不过,我想他的最主要目的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同学聚会吧。现在正与我通话的刘佳才应该是主要目标。


“哦。知道了,明天准时到。”我淡淡地回应着。对于这种聚会,我根本没有任何兴趣,要不是刘佳的原因,我根本不会搭理,因为这些人当中除了刘佳还真没有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


“那好。记得,穿得整齐点。”刘佳不忘嘱咐道。


刘佳所谓的“整齐”当然不是穿得干净点,而是按照“所谓”的礼仪穿西服,打领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从西方流传过来的这种礼仪现在广泛深入民间,反倒是我们自己的民族特色被大大地削弱了。除了拍戏之外,恐怕穿着复古服装的人全都当成了神经病那一类;而世人所知的所谓“唐装”却仅仅是满清遗留下来的一种普通服饰而已,根本无法凸显任何的民族特色。


不管是从历史原因,还是从自身的喜好上,我这个人平时不喜欢受约束,所以几乎没穿过西服这种东西,更不要说是打领带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上吊一般难受。不过还好,我有应对方法。


西服嘛,用那种休闲类的假西服替代,反正大体上看上去差不多不是?至于领带,原本想要买一条活结的,但是在我看到“领结”之后,就放弃了,毕竟这个“领结”戴起来更加地简便。


开着自己的那款小型红旗(市价15万),我来到市里唯一的五星级酒店——吴都大酒店。


门口的服务生含笑为我开门,询问道:“先生,您有预定座位吗?”


“没有。不过,我是来参加同学聚会的。”我眼睛四下一扫,没有发现当年的同学。


“啊!您是金先生的同学吧?聚会地点在四楼,需要我带路吗?”服务生热情地道。


“不用了,谢谢!”因为我看到了正走出电梯的刘佳。今天的刘佳打扮得十分性感,一袭低胸晚礼服将她的完美身材展露无遗露;特别是胸前深深的乳沟,吸引了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呃,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毕竟我也是一个正常男人不是。


“墨隋!你来啦!”刘佳迎了过来,右手臂十分自然地插入我的臂弯,紧紧地抱住我的左臂,让我充分感觉其胸部的伟大。


脸上微热,有点不习惯刘佳如此“热情”,我笑道:“大班长,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难道想要找一个如意郎君不成?”


刘佳虽然十分热情大方,有着东方古典神韵,但是对于婚姻的态度却是十分西方化,尊崇独身主义。所以现在28岁的“高龄”仍然小姑独处。


“怎么会?”刘佳整了整耳边的发丝,欢声道:“我可不想抛弃自己的理念。再说,你们臭男人有什么好的?”眼中波光流转,别有风味。


我尴尬地笑了笑,抱怨道:“大小姐,拜托!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在下我的感受。”


“嘻嘻,你不同啦!”话音刚落,电梯到达四楼。但是刘佳的话还是在我脑中环绕,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同?”难道刘佳她对我有好感不成?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脏急剧跳动。但是随之又化为一湖平静的水面,以我和刘佳十多年的交往来看,我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和刘佳的进场受到广泛关注。说实在的,我墨隋可以说是平平凡凡,要相貌没相貌,要才情没才情,平时绝对不会受人关注。可是现在,我和刘佳这个大美人之间的零距离接触使得大半同学的目光直刺而来,让我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毕竟面对好几十双眼睛的注视,这种感觉绝对不怎么好。特别是我看到了身为今天主人的金林以及其他几个花花公子那种夹杂着嫉妒以及阴狠的眼神,我知道自己今天别想好过了。


谁不知道金林对于刘佳的疯狂追求,这个过程已经持续了10多年,但是面对水泼不进的刘佳,金林也只能无可奈何。现在我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刘佳亲密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可以说是对他的强烈的讽刺。


还好,进场之后,刘佳放开了我的手臂,加入娘子军集团,使得情况有所好转。但是金林却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高中三年中,要好的朋友只有一个胖子。但是胖子远在国外,来不了,其他的同学可以说是平平淡淡。不过,别人对我倒还是“热情“有加。


其中当然以金林为最。


比如:


“墨隋,听说你没有上大学啊?”金林故意大声地问道。


“是啊。没有钱。”我答道。当然心中却加了一句:但是总比你花钱进入名牌大学来得好!


“那你现在有什么工作吗?要是没有的话,不如到我公司来吧,同学一场,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金林说完哈哈大笑。


“我想不用了。”我皱眉道。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愚蠢,只要是有点眼光的女人都不会看上这种张狂的家伙的。


看来金林无法忍受刚才看我和刘佳“亲密”的样子,醋性大发,借此来羞辱于我。就这么点耐性,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家都知道,在高中时期,我家很是贫穷。在高三那年,唯一的亲人妈妈也在一场疾病中死去,倾家荡产才还上医药费。当然学校也不是没有捐款,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受不了那个副校长那种施舍的语气,提前毕业为生活而奔波。


高中文凭,在哪儿都不能找到好工作;再加上平时我的学习成绩也不怎么理想,所以前两年我的生活可以说是十分清苦。


看来今天真不应该来,无端为自己惹了一个敌人,还是“情敌”。现在我隐隐感觉到自己是被刘佳给“利用”了,但是我却不能说什么,毕竟作为好朋友,为刘佳分担一点也是应该的。


之后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独自一个人看着往日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笑风生。班上大多数的同学都是功成名就,企业高级白领、公司老板、服装设计师、建筑工程师等等。到底是全市第一高中“严华中学”出去的高才生,个个在业界顶呱呱的。


与他们相比,我就显得太寒酸了,我甚至连一个正式的职业都没有。不过“职业玩家”却是别人对我现在的称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