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样我都要带你走出死亡之海....."这是我团长抱这坐在汽车副驾驶口,鼻都流着血的新婚妻子说出的话.....

抚摩着键盘,不愿意敲出这悲伤的文字,但是,为了要论坛里的朋友知道,爱一个人,是要用心去爱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事情是发生在8月1号建军节,我们团长相恋8年的女朋友要来部队和团长举行结婚仪式,我特意从车队(我是一名军籍赛车手)赶到部队参加他的婚礼,来到我们的团部,里面已经经过装饰了,简单的几个吊饰,红红的喜字告诉我是团长要结婚用的房子...由于提前赶到,就在军队的团部住下了,在7月28号晚上,团长找到我要我为他找一辆车,他要完成他自己的承诺,为了爱,他不愿意他爱的人留下遗憾....

我拿着我的赛车证在新疆《人在宁车迷俱乐部》里找到两辆新自动档的帕吉罗,当我开道军队大院后,团长的女朋友刚到营房门口,她很漂亮,高条的身材,大大的眼睛,常常的睫毛,一身得体的运动装,显得好有活力,她好白好白,没有血色一样的白....我把车停好就去找团长报到,因为车子是我花费一天的时间说好话别人才借给我的.....见到团长我分明看到他迅速的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我向他说明了车的来历,以及事项,他就拿出两多红的耀眼的红花走出了所谓的不像洞房的洞房,他把车子佩带好红花,就和我说"XX走,去试试车去”。我和他每人一辆驶出了部队大院,在荒漠里我两个尽情的让车子撒欢的跑了一阵子,然后我看到团长的车子停了下来,我们停了车,他看着天边的一抹红对我说:XX,假如一个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再要他死,你觉得心情怎样?我笑了笑说:生命成可贵,爱情价更高,我愿意在完成自己梦想之后就是死心里也是幸福的。。。。。。

团长没有说话 ,默默的上了车,我们这次没有全速回到团部,我们在荒野上就是那么好无目地的跑着,到了晚上11点24分,我们回到团部,我分明看到了团长脸上的泪花。。。。。。

8月1号建军节到了,团部里好不热闹,因为今天是我们军人的节日,也是团长结婚的日子,在我们边防上还没有人在这样的条件下结婚的,一大早就是红纸贴满了团部的墙壁,就连我们用自己舍不的喝的谈水养活的第一绿色的小树上也是贴上了XX和XX用结莲理的话语。。。。。9点正,新娘一身洁白的婚纱走出团部会议室,在会议室门口等待看新娘子的我们炸开了锅。都说新娘子好美。。。。在啧啧的羡慕中团长和新娘子缓缓的走到车子旁,我们都很纳闷,该进洞房了为什么去开车呢 ?我跟了上去,团长示意我上车,我打开 我开的那部车里面已经是满当当的物品,什么水,饼干,衣服,汽油,工具。。。。。。我感到纳闷,随后就听到新娘子那甜美的声音,同志们,我和XX今天决定去沙漠的死亡之海去结婚,等我们回来!。。。。。

车子启动了,我们步入了沙漠,在去死亡之海的路我好熟悉,因为我曾经在这里参加过耐力赛,是我懂得在死亡之海最重要的是车子不要坏,油料补给要充足。。。。水一定要够,因为我们没有救援和补给车子,我们按照我以前的赛车地图开始了长途跋涉,开始新娘子还用车载电台和我聊天,谈笑风声的后来也许是累了,就没有了声音。。。。。天开始拉下夜幕咯,我用电台呼叫团长要他停车休息,搭建帐篷,因为在沙漠里的战友都知道,晚上的温度和白天相差很大,我呼叫他7边他才停下车子,我看到新娘子在副驾驶上已经睡熟了,他悄悄脱下衣服给她披上,我开始在车上拿帐篷,铁锹,我两个搭建帐篷还是有一套的,因为要野营训练时我们都要自己尽快速度搭建自己的帐篷,我们在20分钟后完工,已经是晚上10点了,天开始冷下来了,我找出煤油炉打开放在团长的帐篷里,团长看看我说:拿走,你会冷的。我一再坚决后,团长勉强留下了,我回到帐篷,看看两部车子的机油,燃油和水表状况确保明天走更恶劣的路面时不会抛锚。

8月2号我们要到”瑶池“位于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具体座落在海拔5445米的天山博格达峰半山腰处。我的车子在半山腰的时候出现高温,我被迫停车,由于车子的排风扇不工作造成的,我找出工具在修里排风扇时团长的车子从我身边跑过,我看到副驾驶的围子上面拉手上挂着一个点滴瓶,新娘子脸色苍白的躺靠在坐椅上。。。。。我修理完毕,试车成功,我把分动器改为后驱,因为要节省燃料,四驱行驶太费油料,我在加速到170追了即将半个小时才追上,我们他前我后的跟着,到达了”瑶池“我们停车休息,我看到“瑶池”真面目她是一湾半月形冰积湖,湖面海拔1928米,长3400米,最宽处1500米的淡水湖,在我急着个他们夫妻两个拍照时,我看到新娘子的鼻子流出了血我还以为是高原反映,我要她擦擦学然后排了好多照片,但是一直学都没有停下,在吃过所谓的“午饭”后(已经是下午4点42分了)就上车继续前进,在上车时新娘子说了句“走吧我怕我走不完这段路程咯”我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一路上团长的车没有像前一天那样快了,他尽可能的放慢车速,在荒漠里,到处是沙坑沙丘,我们从“谣池”出发走了400多公里 在一个当路旁看到咯了横风标志,我们都很害怕横风,他可以请请的掀反120吨的大型货车,在穿越死亡只还时,出现一次横风,是对着我们垂直通过的,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新娘子身体不止了,他开始嘴里鼻子都开始流血,我劝团长结束这次旅行,团长这次对着我流下泪,说新娘子已经不行了,她的了白血病,已经没有治瘀的可能了,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病情,他劝过团长离开她,可是。。。。。在以后的是里他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在那广漠的沙漠里,我们显的好渺小,走完死亡之海是新娘子的愿望,所以我们坚持走完下面的路程在以后通过死亡之海我们足足走了8天,在8月10号我门成功度过死亡之海,那时新娘子时不时出现了休克,鼻子大量出血,我们团长就把车子给我拖着,因为是赛车俱乐部的车字都有一个改装自救和拖车支架,只要把轮子卡住就可以了,车子拖车子,使车子的动力受到了影响,我没有办法把分动器重新拨回4驱,就这样走出了死亡之海在反程中,我每逢下山就用档位的限速来控制刹车,因为这么多天的折腾,刹车基本不听使唤,在这样停停走走中新娘子休克过三次,每次都是团长把她叫醒,每次看到新娘子鼻子流下鲜红的血,和她那白的不相称的脸混在一起,我觉得心里酸酸的 。。。

在回到吐鲁番时,一次横风查点夺走了我们三个的生命,我开车在沙漠里行走很慢,在翻越一座沙丘后,一道莫名的横风高达14级至多,掀翻了我们的车子,团长和我紧紧的把新娘子抱住,在横风横扫过后,新娘子又处于休克状态,我马上从翻了的车里拿出点滴扎上,然后团长拼命的叫着她的名字,最后团长叫哑了喉咙,因为天气干燥和他没有过多的喝水(因为在沙漠里时间太长,水接近枯竭)因为要给新娘子保证有充足的水,我和团长已经两天没有喝水了。。。。。

在黄昏时分,新娘子醒了过来,她问团长:“你会带我走出死亡之海吗?”我团长含泪说道:“我会陪你走出死亡之海,因为我爱你,8年来我一直都是那样深深的爱着你,不管怎样我都要带你走出去,。。。在我们看着翻倒的汽车不止所措的时候,一个是叫”鹰之队“的摩托车队从312国道疾驶而来,我就在新娘子用来遮脸的婚纱盖头撕下来拴在铁锹上爱会摇动,还好他们看的见,要不我们真的是要走出沙漠了。有他们的帮忙和救助,我和队长总算喝了口水,又得到一个摩友的 急用氧气袋。。。。。

来到国道,路比较好些,我就直奔团部,一路上团长重复那句话“不管怎样,我都要把你带出死亡之海。。。。。。”进了团部大门是8月13日上午10点11分,团长彻底的放弃了以前的矜持,哭出了声,新娘子最后一句话是在车子进入团部大门后的对后一句话:“XX谢谢你爱我这么长时间,以后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答应我。。。。。”团长也是默默的说:“我带你走出了死亡之海,你为什么还要去呢?难道我爱你还不够吗?。。。。。。”

我还了车因为车队有重要比赛正在加紧训练中,我在8月16日坐飞机回长沙,当时是新娘子火化的日子,飞机起飞了,我看到了茫茫的沙漠,我对着窗外大喊:“团长,自己保重,我们回为你祝福的。。。。相信嫂子,她在九泉之下也是幸福的,因为你爱她,他是笑着离去的,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