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武大帝全集,第41—60章,本人原创!

宋七少 收藏 23 210

当我挤进人群,抬头看见高台上的人时,我愣住了,真没想到在这儿又碰见了她。她仍旧是一身蓝衣,英姿飒爽。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卖艺,台上的左角竖着一杆大旗,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比武招亲”。这会儿,她正在跟一个半拉老头儿比试,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连老头子也想来凑凑热闹。上次在镇南王府,她挨了我一掌,虽然我及时收回掌力,但她至少也得三个月动不了武,现在居然能跟人动手,可见内功根基之厚。我一直在猜想,他们为什么要行刺镇南王,难道是和镇南王有私怨?

“好!”一阵轰然的叫好声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蓝衣姑娘一记漂亮的“豹尾脚”将那老头儿踢下了台,摔了个四仰八翻。

“各位英雄,还有谁想要上台于小女比试?今天小女已经连胜七场,如果没有人上台,那我们只好就此结束了。”上次与我一起渴酒那魁梧的老者站了出来,冲台下抱拳行礼说道。台下一阵骚动,众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人敢上台去比武,看来,对这位蓝衣姑娘的功夫颇为忌惮 。

“我来。”一个人说道。他声音虽然不大,众人却听得清清楚楚,扭头看去,却是一个夷人。头上裹着头巾,上穿一件小褂,下着一条齐膝的短裤,看样子可能已经三十好几了。身材奇高,只怕六尺有余,站在人群里如鹤立鸡群一般。这时,见他要上台,众人鼓动一般喝起了彩。那人得意的笑了笑,身形一纵,跃上了高台。这一手轻功倒还不错,众人又一阵喝彩。

“姑娘,我先申明,我可不是来讨老婆的。”那夷人一上台就笑嘻嘻的说道。

蓝衣姑娘疑惑的问道:“那你是来。。。”

“我是来讨小老婆的。”此语一出,蓝衣姑娘顿时粉面含霜,台下却是一阵轰然大笑。那夷人回过头下冲台下点了点头,我循着角度看去,那边还有几个夷人,看来跟他是一伙的。看来,这姑娘今天有麻烦了。

“姑娘,我可来了。”那夷人轻佻的说了一句,突然发动,抬腿就踢。他身材本来极高,腿自然短不了,可难得的是他却如此的灵活,一双腿上下翻飞,连踢带扫,简直是密不透风。那姑娘手中的长剑根本起了不任何作用,只得一味的防守。那夷人要只是这样得胜也还罢了,他却趁比武之机,两脚直往那姑娘身上禁区踢,不是胸膛,就是胯下。那蓝衣姑娘羞红了脸,顿时章法大乱,险象环生,她的父亲却端坐在台后,似乎没有看见这一切。

眼看蓝衣姑娘就要落败,我足下一顿,轻飘飘跃上台去。施展幻影迷踪步,绕行于那夷人左右。众人大概还没看清楚台上怎么就多了一个人,一时间,惊咦声四起。那夷人突然放弃进攻,一跃跳出半丈以外,大声喝道:“啥子人?敢坏老子好事?!”我停了下来,转身打量了那姑娘一番,问道:“姑娘,你没事吧?”她感激的看了看我,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虽然一闪而没,却还是被我看到了。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她冲我拱手道。我笑了笑:“在下上台,只是因为看不惯这厮如此无礼,姑娘不要多心。”听了我这句话,那姑娘似乎有些落莫,刚要说话,那夷人已经叫了起来:“哦,原来是个小白脸,啷个,你也想来凑哈热闹啥?”

我转过身冷笑着对他说道:“看你功夫还不错,怎么行事却如此卑鄙?你不知道人家是女儿身么?”那夷人大笑道:“哈哈,就是看她儿身,老子才这么疼她,要换作男人,早就一脚踢爆他卵蛋了!”

“那好,你如果能胜过我,我就让你继续和这位姑娘比武,要是打不过,你还是乖乖下台去,洗干净你的嘴巴!”

那夷人打量了我一番,不屑的说道:“老子又不是虚的,对小白脸没兴趣!给老子爬,免得老子把你龟儿打残废老。”

“哦?只怕你没那个本事吧?这么着吧,如果三十招之内,我没把你打下台,就算我输了,怎么样?”这种人武林中人最忌别人用激将法,我如此轻视他,他必定会火冒三丈。果然,那夷人一听,差点跳了起来:“啥子?三十招?老子。。。”说到这儿,他气得几乎说不下去了,随即指着我恶狠狠的说道:“好好好!小子,来,老子今天不把你龟儿收拾老,老子给你下跪!”

“看招!”他刚一说完,我已经扑了上去。说实话,这夷人的腿法十分狠毒,再加上他自身的优势,可以说将腿法发挥到了极限。我没有于他硬拼,而是凭借灵活的身法和他周旋。他的腿法再厉害,却连我的衣服也沾不到。转眼已经过了二十来招,我瞅准一个机会,欺身上前,一把抓住那夷人的小褂,右脚靠住他的腿,顺势一摔,他象断线风筝一般摔下台去。这一阵说来话长,其实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那夷人若不是被台下的同伙接住,只怕早已经出了洋相。奇怪的是,这一次却没有人喝彩。他一摔下台,竟然不回头看一眼,直接推开面前的人,带着同伙离开了。丢了这么大的面子,换作谁也没脸再呆在这儿。

“好了,姑娘,在下告辞了。”我对蓝衣姑娘说道,她刚抬起手要对我行礼,那台后的老者突然叫道:“慢!”

“老人家有何指教?”我拱手说道。

那老者客气的冲我一揖,口中说道:“多谢公子出手相助,老夫代小女谢过了。不过有一件事,公子似乎没有弄明白。只要上了这台子,就等于是承认来参加比武招亲的。公子既然上了台,怎可不比武就走呢?”

嘿,这倒是怪了,难不成人家不想作你女婿,你还能强迫不成?只听过男方抢婚,没听过女方抢婿的。

“前辈,您可能误会了,在下并没有此意。上台仅仅是为替这位姑娘解一时之急,若有冲撞到前辈,还请恕罪,就此告辞。”说完,转身就要往台下跳去。这时,只听背后一阵风声,我在心里暗叹了口气,只得又使出步法,飘到一边。那老者却还是不依不饶,步步紧逼。若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又是那位蓝衣姑娘的父亲,我真想还手。现在,却只能一味的闪躲。

“爹!”那蓝衣姑娘在旁边焦急的叫道,似乎想叫她爹住手。老者突然收手,站到了那姑娘身边,冷冷的看着我。我只觉得他目光如炬,仿佛要把人看穿一般,即便如此,我仍旧平视他的眼睛,等待着他的下文,我知道,他已经看出我的武功路数。

“原来是你!”老者冷笑了一声,说道。他负在背后的手有一丝轻微的动作,我笑道:“前辈莫不是又想发暗器吧?你认为凭我的身法,你能击得中我吗?”老脸一红,他没想到被我看穿了。王洪给我讲过,在江湖上,稍有道义之人,若不是深仇大恨之人,一般不会使用暗器。这老者如此对我,想必对我那日一掌还怀恨在心。

台下的人已经散得干干净净,不仅如此,整条街都不见一个人影,连原来大开着门的店铺也停止了营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那老者好像好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不时的张望着四周。他那两个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徒弟的壮汉已经挡在了他们前面,作好了戒备。

这时,那蓝衣姑娘轻步移到我身边,低声说道:“公子,你快走吧,多谢今日相助,大恩不言谢,容日后再报。”

“呵呵,姑娘。。。”话刚说到这儿,突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我一把搂住她的腰,侧身一闪,左手闪电般伸出,接住一样东西。仔细一看,却是一支箭,箭头上泛着蓝光,显然淬过剧毒。

“快走!”老者一声大叫,话音刚落,一阵箭雨扑天盖地射过来。我赶忙抱着那姑娘就地一滚,险险避过几支箭。这一来倒好看了,那姑娘整个儿贴在我的身上,闹了个大脸红,赶忙站起身来。街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一大群夷人手提长刀正向我们奔过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拉着那姑娘正待从街尾逃走,可街尾早已经被一群夷给封住了,我们被堵在了中间。

“上房顶!”老者大吼一声。率先施展轻功跃上了房顶,那两个壮汉也紧跟着飞了上去,竟然不管蓝衣姑娘。“公子,走!”这一次,换作她一把拉住我的手,想要跃上房顶。可刚一跳,却被扯了下来,因为我纹丝未动。“公子,你。。。”不等她说完,我淡然一笑,圈住她的细腰,足下轻轻一顿,冲天而起,直跃上房顶。

“他们上房顶了,快追!”

原来在房顶搂着一位美女飞奔是如此的惬意,耳旁是呼呼的风声,脚下闪过一座又一座房屋,我一向自认为轻功不错,所以抱着她我仍旧能跑得飞快,不多时,已经奔出城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