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驳“赠给汤恩伯的几句逆耳之言”!!

九月的高跟鞋MM:

首先感谢你对汤恩伯的逆耳忠言,在此,我替老友说声谢谢。

纵观MM全文,文笔犀利,神采飞扬,我辈自叹不如。然MM文中所言之乖张荒谬,实在令在下难以苟同,现姑且驳之以做沟通交流之用。

一,“欲为版主,自可依正道,循规矩,前去申请,可与未可,悉听铁血论坛官方评判,奈何在水区发贴,做末流政客拉票之状?似此等有正道而不走,偏务旁门左道之行为,非版主所应有之光明正大行为。私以为此一不可。 ”


依MM所言,老汤在水区发帖游说(姑且称之为游说)乃有失正道,甚至令人不耻。但遥想当年战国纷争,苏秦凭三寸不烂之舌施纵横捭阖之术,佩六国相印,功成名就千古留芳。难道也是旁门左道?而老汤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发帖展现心中抱负,接受大家点评教诲,恰是胸怀坦荡,君子所为!有何不可?此MM一谬也。


二,“欲为版主,需诚以待人。然则,日前在历史区相见,君不知错疑我为何人,百般旁敲侧击,大有欲为版主,需诚以待人。然则,日前在历史区相见,君不知错疑我为何人,百般旁敲侧击,大有刁德一对阿庆嫂之势,狐疑之念,以至于此。无开诚之心,何以至布公?君有此短,此乃私意以为二不可。


恕在下直言,

MM此乃一家之言,且主观臆测的成分居多,MM是否太过**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汤浪迹铁血非一日两日,所言所行大家有目共赌,虽称不上正仁君子,但也绝非卑鄙小人。更不会对一女子百般刁难。MM居然引“刁德一阿庆嫂”为例是否太过夸张?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汤对MM身份有所不解,略抒疑问又有何错?与开诚何关?小题大做,此MM二谬也。


三,“君欲为版主,当体忠恕之念。然观君日前在历史区版主调整贴内之行,颇有幸灾乐祸之状。又观君之签名,复就教于论坛前辈,方知君此前曾以版主见任,未知斯时君之去职心情,今还记否?古训云,己所不予,勿施于人。纵然君与去职者仇深似海(网络亦可为不解之仇,诚可悲哉!),奈何做亚美尼亚庆贺阿塞拜疆地震之状?唯有小国寡民之心,欠缺宽宏大量之度,此私意以为三不可。 ”


众人皆知铁血有一版面,时常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反党卖国之言论大行其道,否定历史英雄之风日胜一日,而某些领导却依旧不知悔改,我行我束。以致堂堂某区一时乌烟瘴气,暗无天日。如此领导下课实乃我铁血之幸,逢此大快人心之事不鸣炮高唱难道还要挥泪哀思?是非不分,大义不明。MM自说谬也不谬?


四,“君今日在水区大做宣传,称支持之人为友,莫非视反对者为敌?倘若他日君为版主,今日之“友”得无私乎?今日之“敌”岂无报乎?身以公职,私“友”报“敌”,无类朋党。假如朋党行于历史区,历史之客观何在?此私意以为四不可。 ”


何为友?何为敌?姑且不说。以MM高论,非友即敌。那世上MM不识之人何止亿兆,皆为敌乎?既然MM连“敌、友”定义都不甚明了,又何谈“公私”?至于臆测中的朋党一说就更不必说了吧。

且MM此言论令我想到“9。11”后的霉国,大行霸道报复之事时扬言,“非敌即友!”想不到被MM悉数学来,MM所思所想也尽显霸道真传。可笑可笑。谬是不谬?


就事论事,至于MM是何等人物,在下就不想知道了。得罪之处还望MM海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